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一路去死[平装]
  • 共5个商家     19.30元~22.10
  • 作者:那多(作者)
  • 出版社:接力出版社;第1版(2012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482785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一路去死》编辑推荐:那多最新悬疑作品,十年作品总销量超100万册。
    中国最著名悬疑作家的精神自杀书,一群高智商粉丝与悬疑作家的极限较量。
    既然你有勇气翻开这部小说,我就好心把你的记忆撕开。现在,你愿意随我来吗?
    我是一个悬疑作家,我写杀人。这趟旅途开始之际,我就觉得阴云密布。可我仍旧没想到,它竟真的通向死亡。
    一个悬疑作家会杀人吗,一个悬疑作家被人杀的时候内心作何感想?
    在踏上这条路之前,我自己仍有好多不确定。
    现在,你愿随我前往么?

    媒体推荐

    作家那多的作品永远都是别具一格的,令人在震撼的同时反思自身,这正是其他国内悬疑作家所不具备的优秀素质。
    ——《北京晨报》
    那多是国内最具潜力的悬疑作家,他的才华令人震惊。
    ——《山东商报》
    那多的才华令人震惊,他是目前国内悬疑市场上呼声最高的作家之一,与蔡骏并称中国悬疑小说的两大希望。
    ——《今晚报》
    悬疑小说作家那多是近几年来最具市场号召力的作家。
    ——《京华时报》
    谈到本土悬疑小说,就不得不提到以“灵异手记”成名的那多,他将是卫斯理继承人的不二人选。
    ——新浪网
    本土悬疑作家之中,很少有能够将各种知识巧妙的运用到小说之中而令读者感受到快乐的作家,那多算是其中的佼佼者。
    ——腾讯网
    作家那多成功的用自己的作品吸引了一代人的眼球。
    ——网易

    作者简介

    那多,悬疑小说家,专职迷宫制造者。他创作的“那多三国事件簿”系列、“那多灵异手记”系列、“那多小说密室”系列等作品一再引发了读者的阅读热情,已出版作品30余部,作品总销量超100万册。那多擅长将人文、科学、艺术、历史等诸多知识元素巧妙融入作品,以幻想映照现实、现实支撑幻想的手法构筑惟妙惟肖的艺术空间,轻巧机智地引领读者进入真实与虚幻交错纠缠的阅读之旅,使读者在轻松阅读的审美愉悦中获取独特的审美感受和丰富的知识。

    目录

    楔子
    一、前夜
    二、在嘉峪关
    三、在床上
    四、在敦煌
    五、拼图游戏
    六、扰动
    七、在沙漠
    八、飞去来
    九、在死去
    十、在喀什

    文摘

    二 在嘉峪关
    太阳慢慢落入深渊中。我想那就是我,正投向冰冷的黑暗,混沌里已有一张大网,等着把我网住。
    那几篇被密码锁住的怪异小说并不是网,只是诱饵。
    我已经吞下了,连饵带钩子。
    这真是有一种……走入自己小说的感觉。
    如果是我的小说,主角想要破局,就只有向着网而去,迅速猛烈地撞上去。这样,至少他还能选择撞击的时间。
    若连这点儿主动权都不懂得争取,那么他必定不是故事的主角。
    因为他会死.
    “也只有它比你漂亮。”我指着夕阳,对身边的女人说。银白色的手套映着太阳的余晖。
    “那老师,你真是一直都戴着手套噢。”一个男人说。
    这时我们在嘉峪关前。钟仪——那名力邀我的策划女孩儿与我并肩而行。稍前一些,是个勉强盘桓在中年尾部的女人,我决定在明天早餐时好心地和她探讨拉皮和打毒素的问题,其实我有一个更好的建议,从现在起别再化妆,在丝绸之路的烈阳风沙里待一个月,脸上再多点儿褶子,也是一种性感。
    为什么?
    因为表面积增加了,充分抚摸就需要更多的时间。
    每当我预设了对话,就非常期望它们真的发生。
    哦,差点儿忘了,老妇人的名字是陈爱琴,还是爱玲?饮料公司代表,负责监督他们这笔钱用得有无价值。想到那段对话发生后的代价,我顿时兴致寥寥。
    和老妇人说着话还时不时回头的眼镜男负责照片和DV,整张脸写满了“业余”两个字。他和钟仪一个公司,看钟仪的眼神相当中意。这很自然,钟仪是个有气场的漂亮女人。他叫范思聪。是的,刚才不识相插话的那个就是他,我对他假笑。
    落在我们后面的是司机袁野,这名字有一阵很红,就像陈招娣张爱国王建军。他刚从新疆军区退伍,所以其实他负责的是给他们安全感。
    我不必看她,就知道她正浮出勃勃的笑容,那对我很具魅惑力。
    “它也比我漂亮。”一只纤白的手在我视野的右侧边缘伸出,指向嘉峪关。
    我们背着浅红色的戈壁向嘉峪关走去。关口前有一条向下的坡道,在远处只能见到红黄相间的三层门楼,慢慢看见了关墙上沿,然后那片土黄向下曼延,走到坡道上端,嘉峪关显出城门,露了全貌。
    嘉峪关和周围的天地融成一体,难以分割。荒野上,懒散的马和骆驼三两成伍,或行或立,远方一列火车缓缓经过。许多年前,丝路上的商旅悠悠出关而去,踏上财富之路,也许就此不归;更有弓马娴熟的叩关者在此肝脑涂地。这一缕缕意象烟雾般从鼻中吸入,沉淀于胸肺之间。
    我和钟仪沿着坡道,向关口走去。
    “你是说它吗?”我说,“它只是座墓。”
    “噢,墓?”范思聪回头,挑起一根眉毛。真是个时刻准备抢跑的插话者。
    “我们正在沿着甬道往下走,很快就要没顶。不觉得像墓吗?这里每一方土地,都有魂魄寄居,他们肢残臂断,睁眼望天,胜过这世上任何一座大墓。”
    “别说啦!”钟仪叫起来。
    我微笑:“所以别把自己和它比,你至少还差着几十年。”
    “可你拿我和太阳比呢。”
    “对呀,那可差着多少亿年。”范思聪说。
    “日,你明白嘛。”我手插在裤兜里,慢吞吞往前走。
    我话里的下三烂隐喻相当明显,于是就有些冷场。真有意思。
    走到关下,那几个人都不禁抬头,仰望这不知多少万吨重的庞大怪物。实际上重量在此刻已经失去意义,它盘踞在这里,底盘生了根,连着大地。
    “这里地势真低啊,就像在一个大坑里造的关城。”再一次开口的是钟仪。
    “也许有利于防御吧。”范思聪说。
    我哈哈笑起来。
    范思聪有些恼火,但到底碍着我的大师名头,不便发作。
    我回头看看袁野,一把把他拉上来:“你给说说。”
    袁野憨憨一笑,说:“我怎么会知道啊。但不会是有利于防御,否则该建在高处,这样进攻方更耗费体力,会增大伤亡。”
    “你一定知道,别卖关子了。”钟仪替范思聪解围。
    “沉降。地面降低之后,戈壁滩上的风像手—样,一天天把城下的沙土挖掉。降得越低,挖得越厉害,年复—年,就是这样子了。”
    这时节嘉峪关八点多天黑,现在已快到七点半,别看天光还亮,再过半小时,天就会在很短的时间里暗下来。此时,关防内的游客很少了。
    P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