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无冕女王:宋霭龄[平装]
  • 共2个商家     24.50元~24.50
  • 作者:陈廷一(作者)
  • 出版社:东方出版社;第1版(2008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603154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无冕女王:宋霭龄》的主人公身为亿万富翁,弄权玩谋,丝毫不在妹妹美龄之下。她策划“蒋宋联姻”、游说“四大家族”、将其夫君推至“行政院长”的宝座,无不表现出她精明过人之处。因此,民国政权有“红楼王熙凤,民国宋霭龄”之说。

    作者简介

    陈廷一,河南鹿邑人。中共党员。1976年毕业于吉林大学中文系。历任装甲兵学院文化处创作员、宣传处副团职干事,河北美术出版社青少年读物编辑室主任、总编助理。1964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长篇小说《许世友传奇》、《宋氏三姊妹》、《少林十八僧》、《罗汉棍》等。《许世友传奇》获中国作家协会河北分会金牛奖,电视剧剧本《许世友在少林》获广播电影电视部优秀奖。

    目录

    序一
    序二
    引言 财产之谜
    第一章 留学美国
    第二章 留学轶闻
    第三章 献身革命
    第四章 总统秘书
    第五章 霭龄初恋
    第六章 情感波澜
    第七章 谈钱得婿
    第八章 忌妒二妹
    第九章 铭贤任教
    第十章 追随孙文
    第十一章 超级“红娘”
    第十二章 夫耀妻荣
    第十三章 “耳光风波”
    第十四章 姊妹抗战
    第十五章 “工合”领袖
    第十六章 子女风波
    第十七章 财界称雄
    第十八章 股市大五
    第十九章 宋家老猫
    第二十章 顶峰跌落
    第二十一章 斜谷伏兵
    第二十二章 悠然自得
    第二十三章 绝处逢生
    第二十四章 再助妹夫
    第二十五章 不甘寂寞
    尾章 异国孤魂
    附录 本书征引参考书目、资料
    后记

    序言

    陈廷一先生的传记文集即将在东方出版社(人民出版社副牌)出版,作为老朋友,我首先表示祝贺。应当说这也是中国传记界的一大喜事、盛事。中国传记文学,经过三中全会后近三十年的发展、繁荣,很多作家的创作已经是硕果累累。陈廷一先生辛勤耕耘,更是著作等身。
    陈廷一先生是中国传记文学学会的资深会员。早在20世纪80年代初,他就完成了《许世友传奇》三部曲的创作,作品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办了作品研讨会,轰动当时文坛。与会著名作家刘白羽、魏巍、王愿坚均对此书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并预示传记文学的春天即将到来。陈廷一先生传记创作也从此扬帆起步,奋蹄疾飞。
    陈廷一先生慧眼独具,选材新颖。倘若说他的《许世友传奇》是在“活人不能立传期”完成的,接下来他又在海峡两岸的“冰冻期”,适时拿出了一部记述风华绝代的宋美龄的传记,更引起了大陆同胞极大的阅读兴趣。此书像《许世友传奇》一样,先声夺人,一版再版,成为领衔中国传记文学的畅销书,并创造了中国书刊发行史上的奇迹。
    《宋美龄传》写作的成功,给了陈廷一先生更多的自信。同时,作者的名字也吸引了出版界的眼球。20世纪90年代初,陈廷一先生作为传记文学的畅销书作家,被全国最大的城市出版社——青岛社看好并买断,签订了十年的写作合同。值得一提的是,陈先生是中国出版界开始市场化改革后,第一位被出版社买断的作家。应该说这十年开启了陈廷一先生传记文学创作的“黄金期”。军人出身的陈廷一先生非常珍惜这一机会,拿出了军人雷厉风行的作风,牺牲十年中所有的星期天、节假日,几乎以每年一部新作的速度,先后推出了《宋庆龄全传》、《宋霭龄全传》、《孙中山大传》、《蒋介石传》、《孔祥熙传》、《宋子文传》、《宋查理传》、《陈氏兄弟》(陈果夫、陈立夫传)、《张氏父子》(张作霖、张学良传),为青岛社带来了社会、经济双效益,成为该社的一块金字招牌。
    倘若青岛社十年买断的是陈廷一先生的创作黄金期,那么进入21世纪以来的八年,则是他创作的“钻石期”。陈先生的创作视野更为开阔。他在完成“民国四大家族”的四部书稿后,由先前民国人物的选材,转向红色文化题材人物的创作。这一时期的代表作,当数人民社出版的《贺氏三姐妹》、《毛氏三兄弟》等,再开红色题材写作新风。陈先生的传记文学作品也从此更炉火纯青!陈先生再一次成为中国大陆拥有最多读者群的畅销书作家。陈廷一先生的《布衣总统——孙中山》(选自《孙中山大传》)入选中学语文课本,应该说这也是对他的传记文学作品的最权威肯定。
    2005年,中国传记文学学会联合《名人传记》,评比建国以来最有影响力的传记文学“十大家”,经过读者投票,专家评审,作为传记界“南叶北陈”的陈先生,以高票进入当代优秀传记文学“十大家”的行列。
    陈廷一先生笔耕不辍。他的辛勤耕耘由其千万字作品问世可见一斑。陈先生文风动人,笔功扎实,行文自然流畅,毫不做作。我想他吸引世人注目、成为畅销书大家的奥秘大概就在于此。
    以上仅是我对陈先生的印象,聊作他文集的序言也是对他的祝贺。

    后记

    面对着这些一部部即将付梓、变成墨香的书稿,三十年的漫长艰辛化成一丝快意掠过我的心田。这一丝快意中还带有几分成功的自信。
    我与共和国同龄。我的创作与共和国的“改革开放”同步。
    严格地说我是一位编书匠,而不是一位职业作家。写作只是我的最爱。因此,三十年的节假日不像别人都花在生活的乐趣中,而我只是穿梭于南北的采访、苦涩的读书和挑灯的写作。确实,我是从平凡中走来,平凡给我梦魇中的崇高;我从饥饿中走来,贫穷给我一生受之不尽的财富;我从军营中走来,军旅给我坚忍不拔、雷厉风行的作风。倘若说我今天“功成名就”的话,那么平凡中做人、饥饿的童年、单调的军旅生涯,当是成功“三要素”,缺一不可。这也是我花甲之年对创作的思索和感悟。
    应该说我的这十几部区别于他人的传记,多了些许生活琐碎,摒弃时代留给作者的“高、大、全”的精神桎梏,多了时代性和世间人情人性的描写,多了家庭、婚姻和爱情的描写,多了些故事的好看,多了些个性的刻画。比如说孙中山谈女人,语惊四座。应该说这是还原中山先生的真实。孙中山是人,其次才是伟大的革命家,他有七情六欲,喜怒哀乐。作为男子汉,他有异性追求,同时也追求异性。再如宋氏三姐妹,一个爱钱,一个爱权,一个爱国。爱钱者人为财死,爱权者以身相许,爱国者国比天大。等等,这都是我采访、写作的价值观,抑或是我认为的铁的写作原则……。
    同时,面对着这么一部部即将付梓、变成墨香的书稿,我心底又涌出一股感恩的冲动。应当说这感恩中还带有几分细节的回忆。
    感恩自己吗?不,感恩这个阳光的时代。三十年前,我刚从吉林大学毕业,血气方刚。改革开放的阳光政策给死寂的中国带来了一线生机,也给我的创作带来了青春雨露。春华秋实,我是幸运儿,我要感恩这个时代的阳光雨露。
    说起这个时代,我还感恩这个时代中的一个平凡的人,他同这个时代一样伟大。他让我刻骨铭心。可以这样说,没有他,今天的故事都不会发生。那是一个落霞的傍晚,我结束采访赶在匆匆回家的路上,被一帮蒙面歹徒“施暴”了,我浑身上下被洗劫得精光,且被歹徒随手推进河中,多亏这位农民工兄弟的相救,使得我创作的生命得以延续。
    还应当说我是中国作家中换笔最早的作家。与其说是我换笔的话,不如说是我夫人的换笔。我早期的十多本传记,都是夫人坐在电脑前用王码五笔打出来的。她娴熟的指法,幽扬的键盘声,让你如痴神往。因此,望着这一个个中国方块字,感恩之情油然而生。
    用生命拥抱创作,用创作燃烧生命,在今人,包括我的儿女们看来,已成为一个笑谈。然而我那懂事的儿女,为了我的创作,他们尽量地脚步轻而又轻。我的感恩当然也包括他们了。小事不小,让人铭心。
    从冬天到春天,从百家到一家。这次我的书能汇册成集,让世人悦目,还应当感恩人民出版社的社长黄书元先生和副总编辑张小平先生。在浩瀚的书海里,能做出个例的选择,我不能不佩服他们的睿智目光;还有为我的传记文集专门作序的原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署长于友先先生、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长万伯翱先生,这两位都是同行挚友,亦是我的最高长官,在百忙中,都承诺为我的文集作序,让我感动不已。他们的序自然也为我的文集添色增彩。
    从冬天到春天,在我的传记文集即将付梓的时刻,我要感恩我的上帝读者,几十年成为我创作的动力源泉,没有他们的掌声和鲜花,我决不会走到今天,因为我本人也有脆弱。在我这套文集与世人见面之前,不少粉丝读者都是由衷地提了意见的,多数书目作者都做了认真修订。借此出版之际,向所有关心我的人,表示我个人诚挚的问候。倘若你们能从文集中读不出遗憾,或者还能读出像黑格尔说的“未来的真谛”,我也该封笔和聊以自慰了,再回到我原本的平凡。

    文摘

    十二
    1912年元旦,孙中山从上海出发,到南京宣誓就职。为孙中山在这样的神圣时刻、庄严场合穿什么样的服装,党内高级领导层颇费了一番脑筋。清朝的长袍马褂显然不行。西装呢,又有些人认为,别人穿可以,总统不行;平时穿可以,而今天不行。他们坚持说西装毕竟是外国人的服装,今天民国初始,民族新生,总统穿外国人的服装有伤国体,有失民族尊严,因为几十年来西方帝国列强给中国人民造成的伤害太深了,穿西装恐怕老百姓感情上不好接受,甚至可能引起误解。而孙中山亲手设计、中国人一直穿到“文革”结束还盛行不衰的“中山服”这时又没有设计出来。议来议去,莫衷一是。最后决定还是穿刚回国在军舰上换上的那种军服。宋霭龄听到这个决定心里美滋滋的,因为从根子上说,这还是由于她的暗示,甚至可以说是她的主意呢。
    这身军服是连夜特制的。最高档的呢料,更合身的尺码,镀金的大铜扣闪闪发亮,精神焕发的孙中山穿上后平添了一股威严、正气和帅气。但是他坚决拒绝一切绶带和徽章,坚持以简朴和平实的形象面对人民,而不像以后蒋介石的总统服装那样过分显摆和耀武扬威。
    宋霭龄倒是做了精心打扮。虽然南京的冬天同样是寒冷的,她还是坚持穿了一身海蓝色西服套裙,白皙的脖颈上挂了串红宝石项链,吹得蓬松的头发又打了发蜡,更显得乌黑发亮。脸上化了淡妆,唇红齿白,杏眼翠眉。青春女性所具有的一切美丽之处她都让它做了最充分的发挥,很有些风姿绰约,楚楚动人。她认为女秘书的漂亮仪表可以衬托出总统的干练和伟大。
    孙中山乘坐的专列停在上海北站。这是慈禧太后用过的专车,它豪华舒适,车厢内还有许多珠宝装饰,里里外外透着一种皇家气象。今天车头上又披红挂彩,成了一辆地道的花车。孙中山特邀了查理全家一起到南京观礼,作为对他们多年来紧紧追随和一次次盛情款待自己,以及全家为革命做出的重大牺牲和贡献的报答。倪桂珍带着宋子良、宋子安两个男孩子早早就到了车上。宋子良、宋子安在车厢里拧这摸那,高兴地乱跑乱窜,倪桂珍追着喊着也制止不住。警卫人员知道他们是孙中山特邀的客人,只要不太过分就由他们折腾。
    孙中山由宝昌路寓所出发,前往北站登车。查理和党内其他高层人士簇拥在孙中山周围。宋霭龄则是手提机要箱,寸步不离地紧跟在孙中山身后。上海北站早已人山人海,欢送的人群身着节日盛装,手持气球彩旗,人人脸上喜气洋洋。孙中山到达车站时,惊雷般的掌声自发地响了起来,口号此起彼伏。陈其美力劝孙中山直接进入车厢,马上开车,孙中山却被热情的群众感染,坚持在月台上走了一个来回,向群众挥手致谢。宋霭龄心里紧张极了,她怕有敌人的奸细或亡命之徒乘乱向孙中山开枪。她心里暗暗想着,万一出现那种情况,就冲到前面,用自己的胸膛挡住罪恶的子弹,决不能让总统受到伤害。
    上午1l时,花车从上海北站徐徐驶出,沿途到处是迎送的人群。孙中山心头燃烧着烈火,他觉得不能冷落拥护革命的人民,不顾警卫人员的劝阻,一次次拉开窗帘,向沿途群众招手,同时他也想饱览一下江南的大好河山,这是他在海外一直魂牵梦萦的祖国风光啊!宋霭龄昨夜对总统誓词中随时准备让贤的表示就十分不满,今天又一直为孙中山的安全担心,她看到警卫人员的劝说无效,车过昆山时竟上前“刷”地一把拉上了窗帘。孙中山生气地瞪住她时,她竟全无惧色,冒出了一串火爆的话语,“我亲爱的总统!你要知道你现在不是属于你自己,你属于我们大家,属于整个革命阵营,属于全中国!对于你不顾安全的做法,我们每个人都有权制止!”
    孙中山翕动了一下嘴唇,终于没再说话,向后一仰,坐进了柔软的大靠背椅里。汪精卫正好过来,他故意做个鬼脸,又假装严肃地说:“小秘书管大总统,这可真造了反、革了命哦!”孙中山嘻嘻笑了,宋霭龄却瞥了汪精卫一眼走开了。
    车过苏州、无锡、常州、镇江等大站,都有成千上万的群众迎送。人海、旗海、军乐、鞭炮,那场面任何人看了都会感动。这时人们挥舞的旗子五花八门,有陆皓东最先设计、已在同盟会前两次起义中使用过的青天白日旗,有孙中山根据黄兴意见做了改动后亲手设计,并在第三、第六次起义中使用过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旗,有共进会设计的代表全国18个行省、并在武昌起义中已在黄鹤楼头升起的十八星旗,有陈炯明设计的代表农业大国田地的“井”字旗,有陈其美在上海起义中使用的代表汉、满、蒙、回、藏五族共和的五色旗。革命初始,百事待举,要办的大事太多了,以至究竟用什么旗的问题都顾不上统一。青天白日旗作为国民党党旗、青天白日满地红旗作为中华民国国旗,一直到1920年才由孙中山确定下来。当时人们就根据自己的消息和判断自发地制作了各式各样的旗子,只不过就是没有一面清朝帝国的黄龙旗而已。孙中山从这些形形色色的旗子中看到的不是凌乱,不是革命缺乏统一的组织领导,而是看到了推翻清朝符合千千万万民众发自内心的愿望。在这些大站上,再没有谁能阻止他同群众见面,他把这视为一次革命力量的检阅,一次人民向尚在负隅顽抗的封建势力的示威!
    列车走走停停,直到下午5时,才汽笛高鸣驶进南京下关车站。这里欢迎的场面更为壮观,下关江面上停泊着的中外军舰齐放礼炮21响,隆隆的炮声既是对大总统莅临的热烈欢迎,也是对亚洲第一个共和政权建立的祝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