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人贵自知(套装上下册)[平装]
  • 共1个商家     30.60元~30.60
  • 作者:钱歌川(作者)
  • 出版社:大众文艺出版社;第4版(2010年3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094445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人贵自知(套装上下册)》:青年读本

    作者简介

    钱歌川(1903-1990)原名慕祖,自号苦瓜散人,又号次逖,笔名歌川、味橄、秦戈船。著名散文家、翻译家、语言学家、文学家。湖南湘潭人。1990年病逝于纽约。

    目录

    回忆郁达夫
    记齐白石
    追念靖师
    追忆徐讦
    追忆两个同庚好友——蒋彝和王云槐
    回梦六十年
    谈天
    谈水
    谈手
    谈玉
    谈竹(节选)
    谈气
    谈私
    说梦
    说穷
    谈好人
    谈时髦
    谈交际
    谈助人
    谈道歉
    谈兴趣
    谈撒谎
    谈修养
    谈常识
    谈集邮
    谈名片
    谈送礼
    谈戒烟
    谈溺爱
    谈压力
    说迁怒
    谈崇洋
    谈无所谓
    漫谈称谓
    谈因果关系
    谈寂寞
    谈九流三教
    帝王遗物
    演戏之都
    四川之竹
    冬天的情调
    风雨黄山三日游
    北京西郊两大古寺

    故园之恋
    忆上海
    所谓我的故乡
    失败在数学
    我读过的学校
    我教过的学校
    再度学生生活
    我做导师
    回顾五十年
    行年六十
    误解
    秘密
    说怕
    侥幸心
    青年和老年
    人贵自知
    人生四要
    卖文生活
    也是人生
    如何择妻
    完美的丈夫
    中年病忘
    中年以后
    善自珍摄
    垂暮年华
    老而不衰
    老年与回忆
    敬老与崇少
    人与人之间
    悼伤随感
    长生不死的展望
    饮食男女
    男女之间
    笑口常开
    祸从口出
    听者藐藐
    视而不见
    何以解忧
    庸人自扰
    帽子哲学
    吸烟闲话
    成名捷径
    用钱的快乐
    说话的技巧
    自由的认识
    主见的式微
    生命的发展
    散步与健康
    从政与经商
    苦闷的象征
    床头夜读
    买书和丢书
    藏书与读书
    读书的习惯
    中国人与茶
    湖上春茶
    龙井绿茶
    武夷岩茶
    佳茗余谈
    名山事业
    谈话的艺术
    语文的作用
    外行人的成就
    思想为做人之本
    致有志于科学的青年

    文摘

    那位邻人经我当面这样一说,怒气全消,也陪着笑脸说,“哦,那算不了什么,哪里说得上要赔?请进来吃杯茶罢。”问题就是这样解决了。
    还有一个极端的例子,也是我自己经历的。从前我住在伦敦的时候,房金是每星期付一次的。有一天房东太太忽然打发女仆来对我说,我少付了她一星期的房金。其实是她自己算错了账,我按期付钱,日记上都记得有,决没有错。我当时听了心里很生气,但因为房东是女人,不便向她去理论,幸亏后来她自己也明白了,所以便没有再提。她没有向我道歉,我心上一直没有忘记这回事。不久我太太去了,我们仍然住在那里,房东太太忽然想要加价,我便借题发挥,写了一封极不客气的信给她,内容说现在物价未涨,她没有理由加价,何况这间房子,原来是住的一对夫妇,我初来时一人住,仍照两人住时一样的房金,分文未少,现在住两人,当然不能加。最后我要她做一个诚实的英国人。她接了我的信,气得哭了一晚。第二天儿子回来,就向他诉说了一阵,儿子怒发冲冠地跳到我房里来,将那封信对我前面一掷,问这是不是我自己写的(因为她们疑心是常来我处那位英国朋友的代笔)。我回答我的信当然是我自己写的。他于是说我这样的信,对英国女人是一种侮辱,她可以向法庭告我,看我是不是愿意道歉。
    “道歉当然可以,不过你母亲得先向我道歉!”我说。
    “那话怎讲?”他被我弄得有点茫然了。
    我就告诉他,前些时她母亲曾对我有所侮辱,居然怀疑到我的诚实。那件事我是很重视的,她一直没有向我道歉,所以我觉得她自己降低了身份,这次才写这样不客气的信给她。他昕了我这一番话,也就软了下来,甚至请我不要见怪。随后我们一同带笑下楼,到他母亲那里去,我对她说我很抱歉,如果我的信伤了她的心的话。她眼睛红润地伸出手来接了我的手,勉强地说,“那没有什么。”她的儿子抢着告诉她说我为得上次的房金的事,很不高兴,她才改变态度,很内疚地向我道歉,说她错了。这时我便理直气壮地责她不应该先自己没有弄清楚就来问我,我生平视诚实为第二生命,所以觉得这是莫大的耻辱。她一再地道歉,于是双方的怒气全消,室中又复充满着笑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