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沙海[平装]
  • 共1个商家     19.70元~19.70
  • 作者:南派三叔(作者)
  •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第1版(2013年3月10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043847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畅销小说作家南派三叔,以一贯悬疑老练的文风创作了这部扣人心弦、跌宕起伏的冒险故事。作品中少年黎簇与成熟蜕变的吴邪一行人有着激烈的博弈,惊险的情节以一个全新的视角展示给读者一个匪夷所思的惊天谜团。南派三叔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在这部作品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环环相扣的情节在遭遇一连串的离奇事件之后迅速展开。

    作者简介

    南派三叔,著名畅销书作家,《惊叹号》创办人兼主编,创作《盗墓笔记》系列、《大漠苍狼》系列、《怒江之战》、《黄河鬼棺》、《藏海花》等作品。被誉为中国探险类第一畅销书作家。
    2011年11月21日,“2011第六届中国作家富豪榜”重磅发布,南派三叔以1580万元的版税收入,荣登作家富豪榜第2位,引发广泛关注。

    目录

    引子(一)
    引子(二)
    第一章 受伤少年
    第二章 伤疤
    第三章 七根手指
    第四章 王盟
    第五章 十万
    第六章 吴老板
    第七章 背上的秘密
    第八章 诚意
    第九章 吴邪的故事(一)
    第十章 吴邪的故事(二)
    第十一章 吴邪的故事(三)
    第十二章 吴邪的故事(四)
    第十三章 合作
    第十四章 启程
    第十五章 巴丹吉林
    第十六章 吴邪的计划
    第十七章 相机冢
    第十八章 另一个吴邪
    第十九章 沙丘魅影
    第二十章 不能碰的东西
    第二十一章 黎簇的记忆
    第二十二章 两个假设与三种可能
    第二十三章 夜潜
    第二十四章 移动的海子
    第二十五章 荒漠干尸
    第二十六章 古潼京056
    第二十七章 集体死亡的真相
    第二十八章 被车围住的海子
    第二十九章 猜想
    第三十章 困境的整理
    第三十一章 突袭
    第三十二章 夜半歌声
    第三十三章 车上的活口
    第三十四章 奇怪的老头
    第三十五章 往事
    第三十六章 保护者
    第三十七章 钓沙鱼
    第三十八章 七头蛇
    第三十九章 获救
    第四十章 唯一的号码
    第四十一章 无人在意的传奇
    第四十二章 手机与包裹
    第四十三章 快递物件
    第四十四章 与老爹有关
    第四十五章 寄来的尸体
    第四十六章 诈尸
    第四十七章 又见梁湾
    第四十八章 解雨臣
    第四十九章 浙南小镇
    第五十章 院墙上的脸
    第五十一章 诡异农宅
    第五十二章 两个梁湾
    第五十三章 解雨臣的局
    第五十四章 宿命
    第五十五章 碎尸

    序言

    一个看似简单的人,消失之后,竟然连一点线索也没有留下,这真的很让我吃惊。
    不过,很快这件事情就被我忘却了。因为就算再离奇,这个人和我的生活本身,关系也不大。
    原以为事情可能就这样结束了,没有想到,半年之后,我忽收到了他的一个大包裹。包裹是在几天前发出的,里面是六大盒钓钟烧和一叠厚厚的笔记。
    我欣喜若狂,立即给他打了电话,却发现电话号码已经注销。
    我很奇怪,拿起稿纸。这个时候,从纸张的缝隙中,竟然落下了细细的沙粒。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沙海》。
    笔记里记录了一个关于沙漠的故事,很难定义它到底属于什么类别,我就在那个包裹边上,一边吃着绿豆饼一边将它看完,看完之后,我已经认定,这将会是一个杰出的旅行故事,因为当我从小说中走出来的时候,竟然感觉到无比干渴,似乎连鼻孔中都还带着沙漠的味道。
    我很想问他,是否这本关于沙漠的笔记真是在沙漠中记录的,难道他真的去了他笔下那个诡秘的沙漠禁区?可是注定不会得到答案了。
    那么,这些沙粒是从哪里而来呢?难道是从那些文字间、从他笔记中那个黄沙肆虐的世界中滴落出来的?我好像只能这么认为。
    这是这个叫关根的男人最后一次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以后,无论是在我的身边,还是在整个圈子里,都没有再次出现过这个名字。

    文摘

    “十王走马势。”苏万把黑子落下,得意地看着黎簇,“如何,有气势吧?”
    晚自习的课堂上,参考书被放到了地上,课桌上摆着小一号的围棋棋盘,棋盘上的黑子已经占了绝对优势,再用不了几步,这棋就不用下下去了。
    棋盘的一边,黎簇歪着头,看了看窗外的走廊,走廊里班主任还在和他老爸聊天。他有些心不在焉,捏了捏眉心的部分,随便在棋盘上动了一步。
    “你有点职业道德,好好下行不行?你动的是我的子。”苏万把他的脸掰过来。
    “哦,是吗?不好意思。”黎簇收回心神,但是已经找不到自己刚才挪的是哪一颗了。
    “你现在再看也没用,我告诉你,你出的那事儿,包脱层皮。你现在这么害怕,早干吗去了?”苏万一边把黑子摆回去,一边数落。
    黎簇看到他的父亲说着说着,就往他这里看了一眼,他立即把头缩了回来,心里不祥的预感更加的强烈。
    “到底下不下?”苏万不耐烦了。
    黎簇叹了口气,摇头:“你找其他人,我看我得溜了。”
    “喂,现在溜了不是更糟糕。”苏万道。
    “你不懂我老爸,你看咱们老大,”他指了指班主任,那是一个身材姣好的年轻女性,一看就是大学刚毕业进中学来做老师了,“如花似玉,我老爸在这种女人面前肯定把持不住,为了维护自己的男性魅力,肯定当众暴抽我。”
    “那你溜了也不是办法啊。”
    “我老爹五十岁了,阳气不够,他的怒火没法持续太长时间。我等他火消了,弄点小酒,他也就无所谓了。”黎簇背上书包,“你身上有多少钱?都先给我,算你利息。”
    “算了,算兄弟支援你的。”苏万掏出几张红票,他家里比较有钱,倒是不太在乎这些。据说苏万的卡上有一万多块钱可以用,黎簇从出生到现在,从来没有见过实实在在的那么多钱。就算几百块钱,对黎簇来说也是个很夸张的数目。
    即使知道苏万有钱,黎簇还是有些感动。他看了看走廊上,似乎老爹和班主任谈得也差不多了,和苏万对了对拳头,便矮身从后门溜了出去。
    出了后门一拐就是楼梯,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绕了过去。
    教室在二楼,下了楼梯就是自行车棚,他用奔跑的速度,快速骑上自行车,向校门骑去,后脑勺儿离开车棚的一刹那,他仿佛听到楼上传来了他老爹的怒吼。
    大马路的路灯下,黎簇一边骑一边笑,不是开心自己逃过了一劫,而是想到班主任看到自己老爸那个样子,会是什么表情。
    一定没有下次了。
    他心里知道,他父亲发火的样子太可怕了,以往的班主任看到过一次之后,再也不敢把家长叫过来了,以后他在学校里,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安全了。
    今天早上,他去踢球的时候,借了十几个球,故意把球踢到了住校女生的宿舍楼里,一共踢了十几次,把女生晾在外面的衣服全部踢到了地上,气得生活老师带着一群女生把他五花大绑送到他班主任那里。
    班主任来报到才一个月,自然要杀鸡给猴看,接下来的事情,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其实他并不是一个顽劣的人,所以做起坏事来压力就格外的大。不过,为了以后能少点麻烦,这种事情还是得照例来一遍。 他忽然想起了早上张薇薇在寝室里朝他生气时穿着白色的背心、两条纤细洁白的胳膊挥动着的样子,心中叹气,反正他和她永远也不可能,让她讨厌也没有什么关系。
    黎簇的父母半年前离婚了,他并没有其他孩子的那种纠结,对于一个每天都吵架,每天都有东西被砸,父母完全暴露出自己最丑恶一面的家庭来说,这种分手简直有如大刑的解脱。以前黎簇也幻想过他父母还有复合的可能,但是后来他自己都厌烦了,只想着快点结束。
    父母离婚的原因,他完全不了解。父亲酗酒,脾气不好,母亲又整天不回家,两个人都脱不开责任,他也无所谓。、离婚之后,他被判给了当公务员的父亲,母亲就去了另外一个城市。父亲平时经常有应酬,基本上顾不上他,他反而觉得生活比以前更加美好。
    是什么时候让他觉得自己一个人过下去也挺好的?
    也许是因为张薇薇吧,当他第一次看到这个女孩的时候,就知道她和自己应该是同一类人。据说她也是单亲家庭的孩子,可惜他们不是一个班的,交集太少了,即使是做早操,还隔着好几排呢。
    此时此刻,他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到哪里去,不过自己手里有五百块钱呢,可以去的地方很多,也许先去网吧吧。他想着,晚上即使没地方睡,也可以在沙发上窝着。P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