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驯服的艺术[平装]
  • 共1个商家     27.10元~27.10
  • 作者:叶拉金(作者),田智(译者)
  •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第1版(2009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0808410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驯服的艺术》:我们想知道怎样才能讨好这位著名作家,最后我们的计划变得成熟起来。我们越讨论这个主意,情绪就变得越热烈。我们决定安排一次盛大的野餐向托尔斯泰表示敬意,这将是一次他终身难忘的野餐,除了把新作交给我们外,他别无选择。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叶拉金 译者:田智

    尤里·波里索维奇·叶拉金(Юрий Борисович Елагин,1910—1987),曾供职于苏联瓦赫坦戈夫剧院担任小提琴手,后毕业于莫斯科音乐学院。“二战”后,辗转至美国,在休斯顿交响乐团任第一小提琴手。对苏联艺术生活有深刻观察,另著有《弗谢沃洛德?梅耶荷德(1874—1940)——黑色的天才》。

    目录


    第一部分 戏剧
    一 我拿着琴盒,穿过长长的走廊
    二 瓦赫坦戈夫剧院的一员
    三 特殊照顾与花盆事件
    四 母亲的居住许可证
    五 统一国内的艺术生活
    六 艺术协商会、希佐夫
    七 艺术家们
    八 这将是一次他终身难忘的野餐
    九 他贵族气十足的英俊脸庞
    十 苏联戏剧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第二部分 音乐-
    十一 入学考试
    十二 莫斯科音乐学院
    十三 音乐家的待遇

    尾声
    十四 政府历史上第一次规定了音乐作品的形式和内容
    十五 进行曲
    十六 爵士乐
    十七 带上证件,门口集合!
    十八 杜纳耶夫斯基
    十九 个人音乐鉴赏趣味
    二十 毕业分配,远行

    序言

    本书作者尤里·叶拉金是幸运的,由于他所从事的职业——小提琴手,在苏联那腥风血雨的岁月里,能够躲在艺术的象牙塔内观察并记录下所见所闻,给人们留下那一时代的生动场景。
    叶拉金何许人?其实在俄国知道他的人也不多。
    尤里·波里索维奇·叶拉金,在当时的苏联属家庭出身不良者之列,属“社会危险”阶层,祖父是纺织厂厂主,父亲是优秀的工程师。1928年苏联制造出一个“沙赫特案件”,由此大批工程技术人员受到无端迫害。叶拉金的父亲也未能幸免,被流放西伯利亚。19岁的叶拉金本人也被捕入狱,在布特尔监狱关押了几个月,后因找不到罪证获释,但被剥夺了公民权。母亲出身于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家庭,是钢琴家,丈夫被流放后,她也被遣送西伯利亚,住在离丈夫不远的村庄,目的是能够看到丈夫并尽可能给予帮助。叶拉金从9岁开始学拉小提琴,他的音乐启蒙教育是母亲给的。一个被剥夺公民权的人,要找一个固定的职业是非常难的。他只能在一些音乐团体打工,起初在莫斯科艺术剧院乐队,1931年在瓦赫坦戈夫剧院的乐队拉小提琴,由于他在音乐方面的天分,赏识他的剧院领导设法把他正式调入乐队,并帮他摘去“被剥夺公民权”的帽子。这样他就有权进入莫斯科音乐学院深造,取得正式的学历。他边学习,边在瓦赫坦戈夫剧院工作,过着莫斯科精英阶层的优越生活。1935年父亲在西伯利亚去世,剧院领导又帮他把母亲迁入莫斯科居住。按规定,她作为劳改犯的家属是不能在莫斯科居留的。音乐学院毕业后,1940年叶拉金被分配到克拉斯诺达尔的一所音乐学校教授小提琴,并在音乐厅兼职。1941年德国入侵苏联,不知是来不及撤退,还是有意留下,最后进了德国的遣送营。遣送营是德国为从占领区裹挟到德国去的人而设的。1945-1947年间叶拉金就滞留在遣送营,然后辗转到了美国,继续其音乐事业,经常在休斯敦交响乐团担任第一小提琴手,得到侨居美国的俄作曲家、指挥家斯特拉文斯基和美国指挥家斯托科夫斯基的好评。

    文摘

    第一部 戏剧

    一九三○年春,我的恩师、莫斯科知名小提琴家和作曲家瓦希里希林斯基邀请我到第二艺术剧院参加《彼得一世》的演出。希林斯基是乐队的首席小提琴手。那是我首次通过舞台门走进剧院。
    我拿着琴盒,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剧院乐队的门厅,好奇与兴奋交织的心情,我终身难忘。发型师、服装师和道具师来回奔忙着。我遇到几个神色庄严的彼得大帝时代的朝臣,他们身穿亮丽的金缕绣衣,着假发,悬佩剑。走廊尽头,一群身着罗衣的十七世纪女子站在一面大镜子前。她们的发型精美之极。我觉得从未见过如此美艳的景致。最后我来到舞台。大家正敲打和移动布景,把奇形怪状的家具推来推去,四处悬挂着帷幔、幕布和绳子。像世界上所有的大剧院一样,为了准备演出,启幕前半小时总是一片嘈杂与喧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