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读客知识小说文库:桃花源里的魔头[平装]
  • 共1个商家     19.60元~19.60
  • 作者:阿菩(作者)
  •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3年3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995651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读客知识小说文库:桃花源里的魔头》是一部尊重历史的奇幻史诗,一段湮灭千年的传奇故事。超级畅销小说家、史学硕士阿菩,从浩瀚的史料中找出关于桃花源的全部线索,按图索骥,以清新流畅的小说笔法,为您成功地再现了那个1500年前,失落于乱世之中的世外桃源。为什么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最后不知所踪?答案就在《读客知识小说文库:桃花源里的魔头》中!
    翻开本《读客知识小说文库:桃花源里的魔头》,重返中国人失落千年的精神家园——桃花源。

    作者简介

    阿菩,80后,史学硕士,大学教师,著名奇幻小说家。成名作《山海经密码》系列,畅销过百万册。

    目录

    楔子 Ⅰ
    “陶渊明撰《桃花源记》,虽为寓意之作,但文中内容多是写实。”陈寅恪道,“只不过真正的桃花源,当不在南方之武陵,而在北方之弘农、上洛一带。”
    万绳楠知道弘农、上洛是古代地名,大致包括今天陕西省东南部、河南省西南部和湖北省西北部,这一带基本上都是山区。
    陈寅恪继续道:“另外,‘自云先世避秦时乱’,桃源中人所避之秦,非是嬴秦,而是苻秦。”

    第一章 血溅丹江桃花源 1
    苻阳接过一看没看懂,交给了王皮。王皮拿过来看得发愣,好一会儿,苻阳问道:“是什么东西?要紧不?”
    王皮哈哈笑道:“要紧,要紧,要紧得很!”挥手让军士们走远,压低了声音道:“这帛画是一幅地图,指示的似是桃源的所在。”
    “桃源?”苻阳心头一震,“是那帮反贼聚居的地方么?”
    王皮道:“正是!”
    苻阳问道:“按地图指示,那桃源在什么地方?”
    王皮道:“似乎就在丹江上游。”

    第二章 历经艰险,拜师道家 41
    秦征和沈莫怀都听得半懂不懂。秦渭心想:“听她言中之意,似乎只服桃源中的一些人,却将宗极门都不放在眼里了。当今天下,只怕就是玄门五老也没这等口气。这女人究竟是谁?”一时隐隐想到了什么,却没能把线索串起来,忽然想起,“桃源……桃源……唉,可惜上次寻不到桃源的所在,而地图又已被宗极门的人搜去了。”
    那边秦征忽然跪下道:“前辈,你能不能收我做徒弟?”
    秦渭见儿子如此举动吃了一惊,随即喜上心头:“虽然我们失去了进桃源的机会,但若冰儿能蒙她收为弟子,那或许还胜过去求青羊子。”

    第三章 青羊谷生死劫 75
    秦渭脸上的愁苦忽然化作临死前看破一切的解脱,叹道:“青羊真人对我们最后的一点庇护也消失了,这分明是天意啊。”对朱融道,“朱兄,求你照顾小儿!”便向山下迈去。
    秦征已知乃父是准备独自赴难,明知跟上去也于事无补,却还是叫了一声:“爹!”追了上去。
    秦渭回身推开他,怒道:“刚才你答应我什么了?”
    秦征却叫道:“孩儿是答应了,可要我眼睁睁看着爹爹你去送死,我做不到!咱们就一起去见孙宗乙。这个黑白颠倒、众生劳苦的世界,我孤零零一个人活着也没意思,死便死吧,到了地下,刚好可以去和娘亲、弟弟他们团聚!”

    第四章 青羊子开辟桃花源的秘密 124
    忽然青羊子的紫气金身前凭空出现几行字来,那些字如烟如气,悬浮在半空,望上去恍如幻觉。秦征读道:“当年吾与谢、龙、知、吕诸君子依《山海图》开辟桃花源,恨遭心魔离间生门户之见,大功未成而一身独退,使得桃源有缺,六合不全,此事为余一生之憾。得我七宝者,须携玲珑塔至桃花源,以我金身,镇其炁眼,了我心愿。青羊子绝笔。”

    第五章 后秦大军攻打桃花源 166
    那严先生微微一笑说:“时过境迁这么久了,还提它作甚?这次也是陪东家来散散心,反正已经有两万大军围剿,又有数十位高手坐镇,青羊子虽然不肯出手,但尔何辜为了讨好东家势必尽力,双方强弱悬殊,料来也不会有我们的事情。”
    秦征听得呆了:“两万大军……数十位高手……又牵涉到杀胡令……这是什么事啊?还有他说什么青羊子……说的是朱伯伯么?难道这事和我云笈派也有关联?我闭关的这段期间,外头究竟都发生了什么呢。”

    第六章 桃源守护人现身 207
    秦征心头一动,猛地想起青羊宫的那座紫气金鼎来,心想:“莫非这桃源的山川大阵,与我青羊谷的大紫气金鼎有异曲同工之妙?”便猜这附近山川其实都处于那什么“山海图”之中,天顶也有气屏笼罩,雷炎飞到天顶某处之后有可能将跳跃至某处,那样茅云子等就没法追击了。
    不止是他,王皮也想到了这一点,马上道:“桃源的这个大阵,据说是星弈门掌宗知无涯布下的山海图。只怕这座大阵的结界早已笼罩了方圆数十里的山川,天空中可能也有某种玄机。若是如此,那少年去处、箫声发处都可能不是桃源入口,追着这少年也没用了,觉玄道长,请出手截下那小子吧!”

    文摘

    对紫气金身进入神龛之后的变化,秦征也惊讶不已,吃惊之余又生欣喜,知道自己的这一片诚心多半没有白费。
    却见紫气金身忽然动了起来,左手中指及无名指内弯,大拇指压住中指及无名指指尖——朱融认出这是道家的“道指”——紫气金身的右手却作平托状,跟着便有一股紫气盘旋而上,在青羊子虚空的右手上方凝聚成一个七层宝塔形状。朱融见了惊道:“玲珑塔,玲珑塔!这才是真正的七级玲珑塔!‘读字洞’那卷手册上所载的‘云笈七宝’原来真的有!”
    忽然青羊子的紫气金身前凭空出现几行字来,那些字如烟如气,悬浮在半空,望上去恍如幻觉。秦征读道:“当年吾与谢、龙、知、吕诸君子依《山海图》开辟桃花源,恨遭心魔离间生门户之见,大功未成而一身独退,使得桃源有缺,六合不全,此事为余一生之憾。得我七宝者,须携玲珑塔至桃花源,以我金身,镇其炁眼,了我心愿。青羊子绝笔。”
    秦征看得心头一震:“青羊子也与桃源有关?”
    杨钩却看不懂,问道:“这是什么意思啊。”
    朱融道:“好像是青羊子和几个人开辟了一个叫桃花源的地方,事情还没办成他就与其他人闹了矛盾,中途退出,临死前后悔了,就想要得到这云笈七宝的人带着玲珑塔连同他的紫气金身,去镇那个什么桃花源的炁眼。”
    杨钩道:“啥?到手的宝贝再送出去?谁这么傻啊!别管他!”
    一言未已,神龛之内的紫气忽化作一股气浪逼荡开来,充斥满整个空间!秦征、朱融、杨钩都抵挡不住,从塔梯滚了下来,滚到了第六层。
    这时第六层内的景象也已大变,角落里那个干瘪的葫芦不知为何竟变得彻体通红。在这道红光的照耀下,三人都觉头痛欲裂,隐隐有一股冲动就想叫嚷出自己的名字来——似乎把自己的名字叫出声来后就能解脱这痛苦。
    这时秦征已是初窥心学门径,一个感应便觉得那个红色的葫芦里盘旋着某种奇异的灵场,而这种灵场显然能够对人的脑府神经造成极大的影响,那种脱口要喊出自己名字的冲动,正是本身元神将被那奇异灵场控制的征兆。
    朱融仿佛想起了什么,惊呼道:“不好!这是能吸人魂魄的血葫芦!快逃!千万别喊自己的名字!”趁着阵法还未全面发动,赶紧带着两个少年逃下了第五层。还没走下阶梯,三人都已入如烘炉之中,似乎多待片刻也会被炼成灰烬!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但三人哪敢停步,又往下逃。
    人才离开第五层,已闻雷声隐隐,好像这一层的宝塔里头充满了雷电,杨钩叫了一声:“妈呀!”没等朱融嘱咐,又滚到第三层去了。
    那第三层却仿佛没什么危险,只是那盆盆栽已经长成青绿色,飘出阵阵青气。看着青气飘近,朱融以袖掩鼻叫道:“快下去!盆栽里头是神农木!这青气有毒!”
    跑到第二层,之前那条草绳不见了,却出现了一条火龙,察觉有人便冲了过来,张口喷出火焰要吞噬三人。朱融想起青羊子那本手册的记载,惊叫道:“这是凝聚了云笈派历代宗师先天纯阳之气的火龙索!”
    秦征便想起沈莫怀所说将自身元精注入兵器中的法门,心想:“这火龙索怎么自己会动?难道接受了云笈派历代祖师的先天真气以后,这件神兵就能有生命了不成?”但很快就知道不是。他布开应言应象界,然后便发现有一股若有若无的念力从上面传来,这道火龙索显然是接受了那念力的指令而行动。秦征心中若有所悟,还来不及细细思索,火龙索已经扫了过来,杨钩将他一拉:“阿征你发什么愣!找死么!”
    跳下底层时,杨钩叫道:“这层又是什么……”这句话还没说完,就觉一股劲风袭来,杨钩堪堪躲过,竟是一把长枪!
    秦征眼角一扫,只见这一层塔内那些歪歪斜斜的塑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十八个金甲神人!每人都拿着一件武器,却是矛、锤、弓、弩、铳、鞭、锏、剑、链、挝、斧、钺、戈、戟、牌、棒、枪、扒。十八个金甲神人舞动着十八般兵器,却也不是一拥而上,而是各守一处领地。杨钩和秦征踏足处侵犯到了某处领地,便有一名金甲神人持兵器袭来,若在两交界处,便有两尊金甲神人来攻,若踏足三交界处,便有三尊来攻。每一个都是力大无穷,武艺精熟,比起青羊观中的那八尊机关铜人,这十八个金甲神人显然招数更为精妙,而且力量也更加强大。尤其让人惊讶的是,道观中那八尊铜人还有很明显的机关人的特征,行动之际会发出金属摩擦的声响,而这十八个金甲神人一眼望去却仿佛是血肉之躯,攻防行动与人无异,真如道教传说中的黄巾力士一般。
    朱融取出虎头尺抵挡,掩护两个少年。秦征要帮忙,杨钩拉了他叫道:“快逃吧!别在这里逞强!”
    两人奔了出来,过了一会儿便听呼的一声,朱融倒纵而出,跟着玲珑塔的大门便砰地阖上了。
    三人跑开几步,再看这七层玲珑宝塔时,整座宝塔已非方才的模样。但见全塔上下都笼罩在一片霞光当中,鸟粪蛛网被罡风吹尽,塔尖一道紫气直冲霄汉,与整个青羊谷的天地灵气连成一体,又与先天峰上、青羊宫中的玄光井遥相呼应。
    朱融连叫:“厉害!厉害!”又道,“原来先前那些歪斜塑像、草绳都是假象,是要把青羊子的紫气金身放进去,这座宝塔才会去伪装,现真容。哼,青羊子真是机关算尽!若不是阿征心诚,真把他的尸体背了上去,谁想得到这座破塔藏着这么大的秘密!”
    杨钩道:“不过那些金甲神人怎么会动呢?难道青羊子真是神仙,能召唤黄巾力士不成?”
    “嗯,应该不是。”朱融道,“那些金甲神人应该也是制作极为巧妙的机关人,靠着这玲珑塔的力量发动。”猛地将杨钩打了几下,骂道,“都怪你,乱说话!一定是你刚才的话得罪了青羊子,结果引动了机关!”
    这几下打得重了,杨钩疼得左右闪避,一边叫道:“他都死了,我怎么知道一个死人居然还能听到我们说的话。”
    朱融调息了一会,就要推门入塔,杨钩叫道:“师父啊,你还进去干什么?找打么?”
    朱融哼了一声说:“你懂什么!此塔每一层里都布设有奇阵,也都藏有奇宝。只要破了奇阵,便能得到奇宝,甚至还能得到青羊子的秘籍——你连这一点都想不明白么?”
    然而那两道门却似有万钧之重,无论朱融如何用力都推不开半分。
    朱融想了想,跪下默念道:“青羊真人,如果我们得到了云笈七宝,日后一定将玲珑塔护送到桃花源,实现你的心愿。此言若有不实,便遭五雷轰顶而死!”起身再推,却仍然推不开塔门。
    杨钩叫道:“咱们帮忙撞!”两个少年便以肩头猛撞塔门帮力,却也不行。朱融又发出虎头尺向大门击去,却哪里伤得了分毫?三人忙了半日,却都劳而无功。看看日隐月升,朱融道:“先回去吧,咱再把那手册通读一遍,或许能找到开塔的窍门。”
    秦征道:“开门是一回事,开门之后如何破阵更是关键。”
    朱融道:“阿征说的在理。”
    三人且休息片刻,调息养神,然后下山峰,越石梁,回到青羊宫中,胡乱弄了些东西填饱肚子,又好好睡了一觉,第二日起便把那卷手册以及“读字洞”中所有藏书都找了出来。朱融将那卷手册反复琢磨,秦征一目十行遍搜藏书,一眨眼一个多月过去,却还是什么线索也找不到。
    秦征道:“这玲珑塔和桃花源有关,如果找到桃花源的消息,兴许就能破解这玲珑塔之谜。”
    朱融道:“对。”
    但“读字洞”中却连桃花源三字都没发现。
    杨钩最早撒手,每天吃饱了就优哉游哉,见秦征每日埋头苦读,朱融头发也白了几十根,便笑话他二人说:“师父,阿征,你们也别忙活了,其实咱们占着这洞天福地,享这太平清福,不很好了吗?何必这么费尽心思?就算让你们把宝物弄出来,又有什么用处?”
    朱融道:“回头我们要是想到办法取到了宝贝,你可别眼红。”
    杨钩笑道:“若你们拿到了,我又没说不要——不过还是等你们拿到了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