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阴阳师(晴明取瘤)[平装]
  • 共2个商家     8.00元~13.00
  • 作者:梦枕貘(作者),村上丰(作者),汪正球(译者)
  •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第1版(2006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423587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阴阳师》(晴明取瘤)简体中文版推出后,好评如潮,迅速登上各大畅销书榜,更被著名学者陈平原教授誉为"低回婉转、余音绕梁"。千年之前的阴阳师安倍晴明和耿直武士源博雅一跃成为亿万读者心中的超级偶像;《阴阳师》系列独具的"六朝风韵",更代表了东方文化艺术的神髓,令人无比心驰神往。
      根据本作品改编的电影、电视剧、漫画虽数量不下几十部,却无一能完成对小说想象世界的超越。

    作者简介

    作者:(日)梦枕貘 村上丰 译者:汪正球

    梦枕貘,1951年生。1973年毕业于东海大学文学部日本文学系。当代日本著名作家。“貘”,指的是一种吃掉噩梦的奇兽,因为想写出梦一般的故事,所以取了这样一个笔名。
      《阴阳师》是梦枕貘最负盛名的作品。他以幽暗遥远的平安时代为背景,虚构了一个神秘典雅的人鬼共处的世界,被誉为“日本的《聊斋志异》”,堪称“东方奇幻文学经典”。
      自出版以来,备受读者喜爱,风靡亚洲,被读者热评为“会咬人的小说”。

    目录









    变幻自在的画师
    趣味盎然的黑暗

    文摘

    书摘

      秋意,逐日转深转浓。
      在夏意刚逝的蔓草丛中,紫色桔梗与黄色败浆草,稀稀拉拉地在风中摇曳。
      庭院中的风景,仿佛是将远山旷野的一角,原封不动地移了过来。
      佳夜良宵。
      月光洒落在庭院。
      离满月还差一天。蓝幽幽的月轮,悬挂在苍穹。
      邯郸虫、蟋蟀、草云雀……
      在树木及草丛的背阴处,秋虫鸣啾。
      坐在外廊,聆听虫吟,秋意愈发浓郁了。
      安倍晴明和源博雅,二人相向而坐,正在饮酒。
      时间虽是初秋,夜气里,依然溶进了甘美清幽的花香。
      细细一闻,花香沁鼻,令人心荡神移。
      庭院深处,青藤缠绕着虬松,在松枝上,一朵开残的葛藤花在风中摇曳。
      馥郁的香气,好像就是由那葛藤的残花飘过来的。
      一个白色的酒瓶,置于两人中间。
      在两人前方,各放着一只斟满清酒的杯子。
      在晴明与博雅之间,坐着一位身披宽松的浅紫色十二单衣的、面容姣好的女子。
      当两人的杯子渐渐空了,她就会静静地把酒瓶拿在手里,往杯子里斟满酒。
      同样清冽的香气也从女子的身上飘逸过来。
      女子名为蜜虫。
      她是晴明的式神。
      在晴明和博雅的面前,还放着素陶碟子。
      其中一个放着煮熟的香蕈,另一个放有两个透熟的山桃。
      晴明身着白色狩衣,背倚廊柱,支起一条腿,手肘自然地搭在膝盖上。
      他肤色白皙,眼角细长。处子一般艳泽的朱唇边,时时浮现出一抹仿佛蕴含着蜜汁的微笑。
      博雅举起酒杯。
      从屋檐漏下的迷离月光,洒在杯中的酒面上,不断地荡漾着,精灵般舞蹈着。
      和着美酒,他把月光一道送到唇边。
      他饮干月华。
      “啊,晴明啊……”
      博雅仿佛如痴如醉,长叹一声。
      “我这样把月影装在杯中,对酒成欢,总觉得流入体内的月华,仿佛会从腹部深处逐渐弥漫全身。”博雅自言自语着。
      晴明面带微笑,凝望着他。
      “你已醉入月中了,博雅。”晴明手擎酒杯说道。
      “既然你说我的心沉醉在月色中,那我的确醉得不浅啊。”
      博雅好像要闻一闻月光的味道,鼻子不断地翕合着。
      与夜色一同散发着清香的,除了葛藤花,还有别的东西,无疑,是放在腿旁甘甜的山桃。
      山桃香气四溢,丝丝融入夜色之中。
      博雅的视线定格在碟盏中的桃子上。
      灯架上,一豆灯火。
      在油灯映照下,山桃的一侧看上去更加光鲜红艳。
      当时的山桃跟今天的不一样,不足成人拳头般大小,它更加小巧,果肉发黄,是从东土大唐渡海而来的。
      “喂,晴明啊,你可真不简单,时已入秋,竟然还能弄到这么水灵灵的桃子。”博雅无比感慨地赞叹,“莫不是你念了什么咒语让它们变熟的吧。”
      “绝对不是。”
      晴明抿了一口酒,把酒杯重新放在廊板上。
      “这是平大成、平中成两位送来的。”晴明答道。
      “你说的平大成、平中成是药师吧。”
      “是的,白天两人来到我家,把桃子放在这里了。”
      “哦?听说皇宫中的太医院也时常得到他们两位的关照呢。要说这两位高士,在这个时间还是能让桃子成熟的。”
      “尝尝看吧。”
      “好吧。”
      博雅把桃子拿在手中,用手指把皮剥掉。桃子熟透了,非常好剥。
      博雅把果肉凑近皓齿,品尝起来。
      有几滴果汁滴到廊板上。
      博雅三下五除二就把桃子吃完了。
      他用手指捏住桃核,放到碟子上。
      “真是美味无比,叫人齿颊留香。”
      “真是稀罕物。”
      “也许长在西王母天庭里的仙桃也不过如此。”
      “他们两个送来的桃子果然非比寻常。”
      “大成和中成两位,听说数九隆冬都能让院子里鲜花盛开。”
      “是啊,这两位高士可真不简单。两人走遍万水千山去搜寻妙药异草,自己亲身尝试草药的药效。”
      “他们已经多大年岁了?”
      “啊,两人都差不多七十出头了。”
      “如今还是徒步上山吗?”
      “是的。”
      “身体真棒!”
      “那边的香蕈也是他们带过来的。”
      “我知道香蕈佐酒是再美味不过的了。至于桃子,我原先就估摸个中肯定有什么说法。果然不出所料,有这么一段来历。”
      博雅又伸手去拿酒杯。
      “可是我听说,大成和中成先生脸颊上都长着那种东西。”博雅说道。
      “你指的是瘤吧。”
      “右脸长瘤的是大成先生,左颊长瘤的是中成先生。正因为长了瘤,两个人的区别就很明显了。不过,脸上吊着那么个劳什子,睡觉也好,喝什么汤汁也好,总不见得很自在。”
      空荡荡的杯子里,蜜虫又斟上了佳酿。
      博雅细细品味着美酒。
      平大成、平中成是孪生兄弟。
      他俩年过七十,都是鹤发如雪、白髯飘飘,额头上的皱纹沟壑不平,看上去实在太相像了,简直就是一个人。
      正如博雅所言,如果脸颊上没有长瘤,这两人的确难分彼此。
      “那个瘤啊,是他俩从孩提时代开始,直至六十岁左右,一直遍尝百草的结果。”
      “哦。”
      “药草可谓形形色色,林林总总。即使是同样的药草,适量使用,即可是良药,一旦过量,往往成巨毒。”
      “是啊。”
      “大成先生和中成先生经常试尝很多草药。”
      “我也时有耳闻。”
      “人的身体呀,实在是不可思议。当药毒过多进入身体,反而会相互抵消,最后贮存在体内某处安全的地方。”
      “哦?”
      “在这两个人身上就长成了瘤。”
      “这么说,在肉瘤中贮存了两人以前尝试过的大量草药啊。”
      “是啊,可以说他们的肉瘤是药草的精气所在。”
      “不过,晴明,大成和中成两位先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呢。”
      “是有些事情托我办,博雅。”
      “是什么事?”
      “这两位好像给一帮奇陉的家伙缠上了。”
      “奇怪的家伙?”
      “是的。一群鬼。”
      “你刚才不是说一帮家伙吗?”
      “没错,我说的鬼不是一位两位,也不是一只两只。”
      “到底怎么回事?”
      “哦,是这么一回事。”
      晴明开始叙述事情的经过。
      二
      平大成和平中成结伴来到山里。
      那是皇城东面的鸟边野的深山老林里。
      他们徒步而行。
      虽然已届七十一岁高龄,大成和中成仍然步履矫健。
      他们总是到大山里去搜寻草药。
      有时也委托别人搜寻。不过采草药还是自己亲自来最好。
      有些药草一般人分辨不清,即使是同样的药草,采摘嫩叶跟采摘郁郁葱葱的苍翠草叶,在制成药剂时也会有微妙的差别,药效自然就有所不同了。
      过去几乎是每天都出门,如今不再是每日出行了。不过,每月总还有四五天到山里去。
      如果发现名贵药草如东莨菪之类时,两人必定连泥带土一起挖起来带回家中。
      这一天,他们背着网眼很大的药篓子,清早就出门了。
      大成还在腰上吊了一只小竹篓。
      眼看就是红瓜菇出土的时候了,如果有了这种野菌,他就打算装到腰篓里。
      P3-13

    插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