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两岸及港澳法制研究论丛(第1辑)[平装]
  • 共1个商家     35.10元~35.10
  • 作者:周叶中(编者),邹平学(编者)
  • 出版社:厦门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1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6153690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两岸及港澳法制研究论丛(第1辑)》由吴南翔等人著,共收入28篇论文。28篇论文,28种不同的触角,无一不是针对当前经济运行中出现的热点问题进行分析与探索,涵盖城乡发展、社会保障、对台贸易、人力资源、农民增收、港口经济、旧城改造、公共财政、金融信贷等不同领域的热点问题。他们的观点立足科学发展实际,令人耳目一新,集腋成裘,足以引人启迪、发人深思。

    目录

    “一国两制”理论问题及其成功实践
    论一国两制中的几个宪法问题
    论澳门基本法实施的成功经验
    是“剩余权力”,还是“保留性的本源权力”?——中央与港、澳特区权力关系中一个值得关注的提法
    宪政法治规限下的政府
    分歧与并存:内地与港澳法律文化的共荣
    大陆学界对基本法相关理论的研究综述(1985-2009)——以中国期刊网“基本法”关键词为检索依据
    港澳基本法实施与港澳政制法制的运行实践
    论港澳基本法解释模式
    港澳基本法的人大解释程序研究
    对香港基本法第158条不确定性的法理解构
    《澳门基本法》解释问题研究
    “三权分立”抑或“行政主导”——论香港特别行政区政体的特征
    “普选”目标下香港行政主导体制的发展分析
    澳门特区政治体制实践问题之探析
    行政主导与澳门民主治理模式
    澳门行政法规若干争议性问题辨析
    香港特区普选的若干问题
    落实均衡参与,维护香港稳定繁荣的制度保障——香港立法会功能组别的地位与作用
    论普通法对香港基本法适用的影响
    香港特区政党的法律规范
    特别行政区长官“述职”之探讨
    港澳特区终审权的宪法学思考
    重新检视香港特区法院司法审查权
    论香港特别行政区司法审查权的限制
    从合宪性推定到权力谦抑主义——以香港“新世界案”为经验样本
    两岸关系和平发展
    “一中宪法”与“宪法一中”——两岸根本法之“一中性”的比较研究
    论“法理台独”的理论根源
    协商民主:构建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框架的基本途径
    法视域下之和平协议
    两岸综合性经济合作协议相关法律问题的探讨
    谈维护台湾同胞正当权益立法中“台湾同胞”的法律定位

    文摘

    版权页:



    4.第158条第3款是否也是一个授权性条款?
    如果把第158条第2款、第3款结合起来研读,可以发现第2款明确有“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的字眼,而第3款则没有这样的字眼。这似乎给人一个错觉,即香港法院在审理案件时解释自治范围内条款的权力来自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授权,而法院在审理案件时对基本法其他条款的解释权不是来自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授权。这种理解是错误的。笔者认为第3款仍然是一个授权条款,只是附加了一些限制性条件。如果说第2款是就基本法自治范围内条款授权法院自行进行解释的话,第3款则是授权香港法院解释“自治范围外的条款”,只是由于后者涉及解释中央管理的事务或中央与特区关系的条款,涉及中央的权益,加之香港特区有终审权,终局判决对基本法条款的解释将随判决的生效而成为判例,为避免特区法院的解释与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解释不一致,影响到中央政府行使的权力或中央与特区关系,影响到基本法在全国的统一实施,所以必须根据“一国两制”的原则和维护中央的权威给予一定的条件限制。
    第3款也是一个类似第2款的授权条款,理据有五:
    一是我国是单一制,香港特区是中国领土上的特别行政区,它的权力来源于中央,不存在什么固有权力和剩余权力的问题。
    二是香港基本法第158条第1款规定基本法解释权属于全国人大常委会,这就明确排除了它属于香港法院。
    三是第2款、第3款所规定的香港法院可以解释的基本法条款恰好是“自治范围内条款”和“其他条款”,合起来意味着所有的基本法条款香港法院都可以解释。但是,如果香港法院自行解释“自治范围内条款”的权限来自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授权,凭什么说香港法院可以解释“其他条款”的权限不是来自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授权?如果不是来自解释权唯一归属主体的授权,你说它来自何方?从立法技术的角度分析,对于一个被授权的解释主体,难道可以将一部分条款的解释权规定为来自授权,而另一部分条款的解释权却不是来自授权?这样理解不是很荒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