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龙抬头[平装]
  • 共2个商家     18.20元~20.40
  • 作者:韩乃寅(作者)
  • 出版社:百花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6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064407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龙抬头》是作家韩乃寅继创作了《高天厚土》、《破天荒》等作品之后,推出的又一力作。本书以北大荒油脂业国企改革为典型环境,讲述了雁窝岛三任场长三家人在企业裂变、市场风暴来临之际,在他们身上发生的亦喜亦悲亦壮的人生洗礼和情感波澜。以“小农场透视大农业”、“小人物反映大时代”的全新视角,表现了北大荒油脂业由衰而兴、由小到大、龙头崛起的发展历程,塑造了新时期“敢为天下先,笑在风雨后”的先进共产党人和新型企业家的形象,揭示了迎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大主题。
    本书将浓烈的民间生活气息、丰富的人生感情、强悍的时代标本价值有机地融汇在一起,通过众多小人物的错综关系和悲欢命运,全景式地描绘出经济转型期形形色色社会底层人的心理欲求和人生境况。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文摘

    书摘
    就这短短的几天内,雁窝岛农场场长的夫人邱菊竞一下子
    失去了往日的荣耀和自豪感,变得心里一阵阵迷茫和惆怅,北大
    荒灿烂的落日晚霞、大豆摇铃的丰收田野,收割机吐出的大豆,
    宛若金色的飘带在向接斗车里流淌……这似乎都成了让她心烦
    的噪音。
    邱菊匆匆走到家门口掏出钥匙刚插进锁眼儿,一只“小刨
    锛”嗡嗡嗡飞落到她的脸上,把吸血针深深地扎进了肉里,她甩
    开手里的钥匙,伸开巴掌“啪”地使劲拍去,嘴里急急咧咧地嘟
    囔着:“烦死了,你也欺负人!”
    她一看掌心,凝集着一撮稀泥般的蚊尸与血迹,正没好气地
    往门框上一蹭,浸油厂厂长焦永顺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跑来。
    “嫂子,”焦永顺又皱眉头又吁气,“魏场长三天三夜手机不
    开,又不见人影,哪儿去了?你到底知不知道呀?那些要豆款的
    可要把厂子折腾翻天了!”
    邱菊又拿钥匙去开门,一回头,不耐烦地说:“我还正要问
    你呢!”
    焦永顺说:“嫂子,魏场长要是就蔫不唧地这么溜了,那可
    把我给逗稀了。你可能不知道那些收豆子的白条子都是魏场长
    让我打的呀!现在职工逼着我要上了,我这个小厂长可是跳进
    黄河也洗不清呀!”
    邱菊没好气地说:“他让你打你就打,你死脑瓜骨呀。看让
    你们把这破厂子弄的,我这家不像个家,丈夫不像丈夫,老婆不
    像老婆的,我有苦向谁说去!”
    焦永顺急了:“喂,嫂子,你这话可不能这么说呀!”
    邱菊气哼哼拉开门,倏地闪进去,咣的一声关上了门。一’
    焦永顺一跺脚:“你——你——这理我和谁讲去呀!”他怎
    么推门邱菊也不开,只好无可奈何地走了。
    邱菊这个温馨、素雅的小家已失去了正常秩序,被子没叠,
    窗帘没拉,大概连邱菊也说不清是哪顿饭用过的碗筷还在餐桌
    上散摆着。小半碟子炒土豆丝已经发黏,几只苍蝇贪婪地趴在
    碟子上,邱菊进屋的脚步声和卷进的一阵风把它们惊飞了。
    邱菊拿起电话,急促促地在号码盘上拨了11位数,话筒里
    传来录音声:“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忽然传来开门声,魏思来憔悴地走了进来。
    邱菊满口怨气,“哎呀呀,我说思来,你关了手机,也不给我
    捎个信儿,都要把我急出霍乱病了!”
    魏思来叹口气:“哎,别提了,我在市里跑了几家银行,他们
    连点儿‘活口’都没有。”他说着从衣柜里取衣服。
    邱菊神经兮兮地关了灯,瞧瞧窗外说:“思来,依我说呀,这
    个待死不活的浸油厂黄就黄了吧,你偏偏瘦驴拉硬屎,硬逞干巴
    强,非要赊职工豆子开工。焦厂长有怨气不说,那几百号家庭农
    场的职工,没死没活地到处找你,恨不能掘地三尺挖你,我看这
    架势呀,要是哪一会子找到你了,像你刚才说的没弄到钱,他们
    还不得把你活吃了呀。”
    魏思来:“行了,行了。”
    邱菊说:“你行了什么你,我说呀,这回听我的。这样吧,不
    行你就来个死活论堆儿,干脆撂挑子不干了,他们要钱没有,要
    命一条,愿意咋的就咋的。”
    魏思来:“哎呀,邱菊,你就理解我点儿吧,你要再这么急急
    咧咧地,我还有没有一条活路了?!”
    邱菊往魏思来眼前一凑:“我理解你,你也得理解我呀。”
    外面一阵秋风扫落叶,传来哗哗的响声,几片落叶飞撞到窗
    户上,又跌落到了地上。
    魏思来套上一件夹克衫:“不行,我还得走。”
    邱菊拽住他问:“你还上哪去呀?”
    魏思来:“到局里再找找吴局长看看。”
    邱菊:“你不是找一次了吗?还找那没趣干啥!”
    魏思来:“还得找,我觉得有些话没和吴局长说透……”
    魏思来说着就往外走,邱菊伸手没抓住,他大步跨出门去,
    出了院子,一拐弯在房山头上了隐蔽着的吉普车。
    邱菊追到房山头时,吉普车的后屁股喷出一股浓浓的油烟
    跑了,她刚要喊,警觉地瞧瞧左右,没发现什么,一跺脚,叹口气:
    “哎,场子里里外外,老老少少还都喊我官太太呢,这叫什么太
    太呀,纯粹是里里外外活遭罪呀!”
    她一转身气呼呼地回了屋。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