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比烟花寂寞"豪华系列(套装共6册)(附全套精美书签4张)[精装]
  • 共1个商家     112.10元~112.10
  • 作者:桑妮(作者)
  • 出版社:北京日报报业集团,同心出版社;第1版(2012年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bkbkal931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比烟花寂寞"豪华系列(套装共6册)》为你讲述逢着赵明诚半生暖情的李清照,遇上胡兰成刹那枯萎的张爱玲;为你解析《醉花阴》里相思满纸的李清照,《倾城之恋》里惘惘绝望的张爱玲;为你呈现乱世浮沉里不让须眉的李清照,战火纷飞里觅得清净的张爱玲;为你揭示年老再嫁公堂离异的李清照,失去赖雅寂寂无声的张爱玲……所有你知道不知道的,都在这本书里得到了全新的诠释。在桑妮唯美的文字里,你能阅尽李清照波澜起伏的苦乐人生,能触摸到那些千年词作的冷暖温度,能体会到李清照和张爱玲在爱与离散里的喜悦和伤悲。存在于那字里行间的,有不忍沉默的时间,有唯爱女子的缱绻柔情,有更为鲜活的李清照,有更为真实的张爱玲,还有,为她们感动、为爱感动的你。

    目录

    第一章 飞花逐月
    泊秦淮
    应天长
    望远行
    东风寒

    第二章 杏花春深
    思帝乡
    山花子
    谒金门
    一斛珠

    第三章 雨琐朱窗
    小庭花
    调啸词
    渡中江
    渔歌子

    第四章 情生意动
    三台令
    深院月
    子夜歌
    南歌子

    第五章 情海生波
    浣溪纱
    玉楼春
    采桑子
    菩萨蛮

    第六章 伤妻悼子
    后庭花破子
    长相思
    喜迁莺
    谢新恩

    第七章 偎红倚翠
    更漏子
    罗敷媚
    蝶恋花
    折柳枝

    第八章 秋风乍起
    捣练子
    开元乐
    青玉案
    清平乐

    第九章 渔阳颦鼓
    相见欢
    西楼子
    临江仙
    破阵子

    第十章 梦回江南
    望江南
    乌夜啼
    浪淘沙
    虞美人

    序言


    文摘

    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李煜 《虞美人》
    穿越江南的传说,遥遥的,一缕幽幽的微风,如泣如诉般从窗外轻轻飘来,从眼前路过,于不经意间,撩起尘封许久的帷幕,那远去的故事,便再次在他指间轻轻上演。
    匆匆的,匆匆的,来了,走了。
    匆匆的,匆匆的,聚了,散了。
    亘古不变的凄美与幽怨,任凭愁思百结,辗转难眠,推轩望月。圆月高悬,散落满地皎辉。想来,明月必无情,千年风霜尽,多情易老。若有情,早该随风老去。明知月无情,为何屡屡寄情于明月?
    隐隐然,心底里,一缕情丝,浮上眉尖。不知此刻,心中的娥皇,是否同样对月抒怀?明月无心,可愿寄他满怀情思?
    朦胧梦里,曾记得她淡淡笑语:“落花无意,流水无情。”可知落红本有意,流水非无情。只怨阴晴难全,空耗这番花好月圆。沧海月明,鲛珠有泪;蓝田日暖,宝玉生烟。
    月落乌啼,风霜百年后,可有那痴情的庄生,依然苦盼彩蝶翩然?
    子规长鸣,琼花落尽时,可有那儒雅的王郎,仍旧枯等桃叶邂逅?
    愁丝若瑞脑,尽销金兽。谁言销魂处?西风卷帘,对镜相顾,黄花随风人消瘦。掬一缕月华与握,把盏邀月,凄凄然,对影三人。
    月阑珊,灯亦阑珊,蓦然回眸,却不知伊人何处。
    流水东逝,易老是红颜,亦梦亦醒时,可曾见,天上人间?既可追忆,何必惘然?
    亘古不变的聚散离别后,曾风回泪满春衫,空留下一个个凄绝美绝的千年传说,让后来的人去向往,叹惋。
    相思尽,断愁肠,云烟深处,百般恨,奈何浮生若梦。
    东风恶,欢情薄,云中路远,遥相顾,长恨锦书难托。
    月斜星稀,夜已将残。和衣而卧,心静,人倦情愈浓。常问世间情为何物,枉将一轮明月空照。看流水葬落红,更添牵挂无数,尝尽相思百味,月照花移、红尘如梦,唯余他心与月相惜。
    南柯梦难醒,漫漫长夜清寂。
    多少回相聚,梦醒,人在千里,奈何红颜相许。
    月华清冥,抚一曲千年前的相思,任明月皎洁无意,唯求千年的轮回里,与她魂梦永相依。
    风回小院庭芜绿,柳眼春相续。
    凭阑半日独无言,依旧竹声新月似当年。
    笙歌未散尊前在,池面冰初解。
    烛明香暗画楼深,满鬓清霜残雪思难任。
    ——李煜 《虞美人》
    他又开始填词,为他,为他梦中的她,还有伴他寂寞凄惶的嘉敏。
    她走了,而在她短暂的生命里,他,注定只是一名过客,然她残留的身影还是迟迟不肯从他生命里挥去,依然眷恋她的樱桃香唇,仍然迷恋她身上的经久不散的氤氲香气。
    曾经一直以为,在内心深处总有些事,有些人,或者一段情感可以刻在年轮里,时常在午夜人静时与他缠绵纠结,而有谁知道只在一个转身的瞬间,在一个没有停歇的片刻,所有过往都已烟消云散?如挂在晨曦里的露珠,在阳光照射中消逝无踪。
    曾经的欢笑与忧伤,那些零碎的片段,那些拥进心里的幸福,仿佛都在摇动的经筒里,已度过了几个轮回的光阴。于是,开始质疑尘世中,是否所有的缘分注定是遇见后再别离,注定是拥有了再去忘却?蓦地,心有些失落与疼痛。
    原来不是所有的缘分都可以成为十指相扣、天长地久。他轻轻地叹。那些曾经的过往,那些美好的情怀,那些幸福又忧伤的期盼,终会有天曲终人散。
    如果一些色彩缤纷的温馨片段,要用无缘来结束,那么他愿意选择遗忘,遗忘过往,舍弃旧时的幸福。开始以为已将她遗忘,而在翻阅岁月时,才发现,她已然深深烙在他灵魂深处,用远眺的心凝住他隐匿的微笑。
    一遍遍翻阅过往,慢慢缝补散落在岁月中的那些片断,那些云淡风轻,笔染暗香的日子,让人久久含笑凝神。她可以逃离喧嚣红尘,她可以逃避灯红酒绿,她可以遗忘他们初见时的那个绿柳湖畔,可她又该如何逃避他的心,逃避已经根植入她心里的那个他呢?
    娥皇,我是你记忆里的一脉沉香,饮于忘川都不能忘却的一脉沉香。他小眼潸然,一遍遍地念叨着。
    “风回小院庭芜绿,柳眼春相续。”春风吹绿了庭草,细如睡眼的柳叶也相继生出。可她不在,只留他浅淡幽怨。
    有缘有爱终究躲不过,梦着她似水眸光,他微笑。他知道相遇别离是辗转千年的宿命,邂逅一个人,心里住上一个人,眼波流转,低头浅笑,黯然心动。
    在心里镌刻下她的模样,或许在来生还是那样的遇见,那么就把自己的承诺系在她身旁,温暖着、呵护着、想念着、铭记着。
    “凭阑半日独无言,依旧竹声新月似当年。”春色如昔,箫声如昔,月色也如昔。目中所见,耳中所闻俱如往昔,让他不由得回忆起从前与她携手游园的那份惊喜与欢颜。只可惜,美好的往昔无法像春光去了还能重来,自己也已不再是当初的自己,只能向着故国的方向凭栏远眺,因感怀而沉默。
    “笙歌未散尊前在,池面冰初解。”静坐在繁华的红尘里,看时光缓缓,不知从何处传来了琴声,穿越了孤寂的天空,缓缓地流淌着,轻轻地像一根羽毛抚弄着心海。
    笙歌还在继续,酒杯犹在手中。春风不仅吹绿了庭苑,也吹开了冰封的池水,但却吹不动他的心,吹不回已逝的曾经。锦瑟年华里,那些人那些事,都在时光的流转中渐行渐远。昔日的声音,昔日的容颜,昔日的往事,皆如一张发黄的词笺,让人恍若隔世,纵然当时多么的缠绵悱恻,纵然当时誓言多么的坚贞不渝,都抵不过指间的光阴,一寸寸流走,一寸寸枯竭。
    “烛明香暗画楼深,满鬓清霜残雪思难任。”烛已残,香将尽,他躲在幽深的画堂里,想自己人未老却已鬓发如雪,自是愁苦不能自已,唯有那一声仰天长叹,幽幽落寞深远。
    花的影子被月亮吹散,而嘉敏,被赵匡胤封为郑国夫人的她只是静静地等待着它下一次的绽放。
    也许只有花不会在黑夜饮泣,因为它已熟悉了一个人的孤寂,于是她把心叠成花的影子,只是每当站在那些诡丽的姿容前,心中总有莫明的隐痛。
    梦的彼岸是现实,捕捉不到只能观望,眼泪落下的方向是梦破碎时的衰败。纷纷扬扬,却又躲躲藏藏,年年暮暮。
    秋天深了,落叶黄了一地,宛然卷卷的心事,在惆怅的光阴里吐露着那些韶华易逝。月光透过枝蔓追溯记忆的面容,而她却等候在梦里感怀那些折叠的心事,把年年岁岁融化成过眼烟云,让朝朝暮暮在翻飞的眼眸里须臾而日,须臾而逝,只在乎把一生的忧伤交付秋天,让枯叶飘成一句离别。
    如果说黑夜有一个缺口,那定是往事吹来的风,回忆抖落一根羽毛,吻上心湖,倾诉半生涟漪。院里老槐树上那只不肯飞走的鸟儿,是这个季节最后的思念,无人的时候,眸子般的夜让人突然有了怀念的借口,杯中的菊花茶开出笑颜,醉人的芬芳香成她一缕思恋。
    岁月蹒跚,把往昔雕刻成年轮,在梦的伤口碾过青春,于是一滴泪的低吟,瞬时串成回首时的遗憾。花开花落,也都化成她心甘情愿的守望。
    他走了。走在那年的七夕深夜,挥挥手,与42年悲喜交加的人生作别,终在云端携着娥皇的手,微笑着走向永恒。
    他的生日,亦是他的忌日。嘉敏记得,那是公元978年,宋太宗赵光义太平兴国三年秋。
    那个屡屡召她进宫凌辱她,丧心病狂的男人赵光义,为了永远霸占她,让她成为他正式的妃,就在那天晚上,以祝贺他生日的名义,派其弟赵廷美赐牵机药于她心爱的从嘉。
    牵机引。还未见血,就已封喉。毒发时,他手脚忽拳忽曲,头或俯或仰,好似牵机一般,不能停止。
    每每想到从嘉的惨死,她便不忍再细思量。一闭上眼,仿佛就能看到他那双悲伤的眼睛。梦中呓,怎奈只是一曲梦魇。手心变得冰冷,失去了他的轻抚,从此不再温暖,可她还一直相伴着,用自己仅存的那一点希望,努力地去握住左手所剩的温存。生活变得苦涩,失去他的芬芳,从此不会多彩,可她还一直固守着,用自己羸弱的躯体,坚持着去寻找早已迷失了的自己。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李煜 《虞美人》
    手捧他留下的最后一阕《虞美人》,她伤心难禁。因为这阕词,赵光义下定决心要将他除之而后快。其实这只是借口。她知道,赵光义只是想名正言顺地拥有她,所以才给他扣上追怀帝王生涯、图谋不轨的帽子,将他毒死。可又有谁知,他是死在了她的手里?是的,他是被她害死的,他写这阕词只是想排遣妻子被那个衣冠禽兽霸占的痛苦,可未曾想却害得自己连命也丢了,这又叫她情何以堪?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一切的一切都过去了,可春花秋月为什么偏偏一再出现在他的窗前,惹他想起过去的种种美好,却又无法抑制他的悲伤难禁?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春风吹拂着幽禁他的小楼,遥望明月,想起远在天边的江南,想起初娶嘉敏时的热闹排场,想起初识时,她手提金缕鞋在画堂南畔与他幽会的情景,再回头看看她空空的绣床,只是不堪回首。她又被赵光义召入宫中了,无论如何,她也是他的妻,是他曾经的国后啊!为什么?为什么赵光义非要用这种方式践踏他的尊严,折磨凌辱嘉敏呢?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遥想金陵,华美的宫阙大概还在,只是那些丧国的宫人朱颜已改,却不知道她们是否也遭遇着和嘉敏相似的命运?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心莫将和泪说,九曲寒波不溯流,愁绪究有几许?恰似那滚滚东逝的春江水。罢罢罢,再也不会问,再也,不会自问。过去的,终究是过去了。清冷的月光下,只有远处的凤箫一遍又一遍,不停地吹奏着,只是教人断肠。
    她痴痴念着这阕《虞美人》,一遍又一遍。窗外,那些落黄的秋叶早把肃杀倒映在她的眼帘,于是秋天便愁了,愁成没有翅膀的飞鸟,在等待的季节里兀自悲伤。叶子卷成一根针,无声无息地捅破那些翻卷的落寞,于是,日子变得单纯,时光显得脆弱,一个人的秋梦里,她用寂寞弯成一个问号。
    有生之年,已错过那些不该化茧的心动,得失之间,谁还在乎把命运渗成一地泣怨?一夜梦醒,窗外的花都谢了,枯成一句叹息,那些人,那些事,终有一天相逢,只是她的心已不再动容,梧桐落叶无人知晓,熬成相思却比相思更稠,也更惆。
    那些如诗如画,如水如云,如浮如踪,如泣如诉,如真如幻,如泡如影的心事,总是被岁月颠覆得如弃如离,如聚如散,如生如死,如分如合,如隐如现,如梦如烟。也许往事的另一半便是梦的方向,流着泪也好,到头来不过只是年年岁岁暮暮朝朝。
    她深深地叹。清眸泪流,而今,早已模糊。曾经,他走进了她的梦中;现在他,依然如来时般地潇洒离去,所谓三生的约定只不过是换来了今生的擦肩。或许,今生真的不属于他们,可是,他们的长相守真的会在来世生发吗?她默无一言,面色凝重,手捧三尺白绫,缓缓,缓缓,走向了深院角落里那株古老的槐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