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紫川全本第3部:蓝河泣血[平装]
  • 共1个商家     69.00元~69.00
  • 作者:老猪(作者)
  • 出版社:天津人民出版社;第1版(2003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0104331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媒体推荐

    书评
    战士邀功,必借干戈成勇武……
    在人如草芥的战争上,牺牲的只是普通人的生命、幸福和家园,成就的却是所谓英雄的斗志。

    作者简介

    老猪,并非大家想象中那又矮又胖,嘟着长嘴“哼哼”叫唤的家伙,该人年轻高大,只是个性懒散,对某种动物吃了睡,不加思考的幸福生活羡慕至极,遂起笔名——老猪。


    目录

    1 叛国降将
    2 勇者无惧
    3 奈何为贼
    4 绝处逢生
    5 峰回路转
    6 希望之光
    7 蓝河泣血
    8 千里之志

    文摘

    书摘
    “干杯,为胜利!”一个情绪激动、浑身绿毛的塞内亚将领举起了酒杯,大声地嚷嚷。
    “为胜利!”魔族将领们齐声回应,同样高举了酒杯,一饮而尽。大家一同哈哈大笑。巨大的营帐之中,灯火通明,人声喧哗,中间不时着夹杂着“陛下万岁”的祝酒之声。火光照亮了魔族将领们肩膀上的彩羽和胸前的纹章,塔尔希军官学校的军乐团正在高奏悠扬的进行曲,几个粗嗓子的低音正在跟着调子合唱,赢得了军官们的阵阵喝彩,尽情享乐的氛围充满了盛会。
    香衣岚影,几乎和出席的将军们同样数目的魔族女性正周旋于男人们之间,到处都是打情
    骂俏你来我往的调情之声.这是在战场上九死一生归来的勇士们最中意的节目了。在营帐墙壁
    边上宽大的桌子上,摆满了美味的食品和美酒,任由他们自由享用,尽管各种美味已经堆得像
    座小山似的了,矮小的精灵怪佣人还在不断地端着盘子往上面加,完全不管有多少浪费。
    虽然按规定只有团队长级别以上的高级军官和将领才能出席这次庆贺会,但不少低级的军官甚至士兵却也偷偷摸摸地混进了会场,他们在摆满美味的餐桌前大饱口福——他们知道,在今天这个大喜的日子里,不会有人这么扫兴来干涉他们的——然后没等抹干净嘴边的残渣,他们马上就装出一副风度翩翩的样子跟女士们搭讪,企图找到今晚的临时伴侣。
    然而他们很少成功的。女士们对这些殷勤的小军官们不屑一顾,她们目光都投注在那些更为耀眼的高级将领身上。当云浅雪和卡兰联袂步人会场时候,引起了一场小小的骚动。他们是目前到达的身份最高的将领,皇族,而且都紫川宁平静地问斯特林:“中央军统领,听说秀川阁下叛变了,有这样的事吗?”
    斯特林很欣赏紫川宁的冷静和坚强,他也很正式地回答说:“宁小姐,有一些这方面的流言,但还没能确认。”他接着低声说:“我不信!”坐他旁边的帝林也赞同地点着头。
    紫川宁定定地看着斯特林坚毅而瘦削的面庞,目光中流露出感激。她不出声地在他俩的旁边坐了下来,心头突然一阵澎湃:世界上,也只有我们三个人是相信阿秀的了。
    我们是战友,为了维护阿秀的清白而并肩作战的战友。
    看到家族的未来总长这么清晰地表明了立场,会议室里的其他人不安地交换了个眼神。罗明海冷冷地哼了下,却没有出声。边防军统领明辉在椅子上不安地扭动了下身子.谁也不看,只对着面前的纸面无表情地说:“人都来齐了——事情是这样的,我们从魔族那边赎回来的战俘向我们告发,说在魔族大营里面看见了紫川秀。瓦伦军法处托我带了些材料过来,就放在大家的面前。”那神态,仿佛说的话与他一点关系没有。明辉是个很谨慎的人,紫川秀叛变事情明摆着牵涉到两大势力争斗倾轧。对于以总统领罗明海为首的文官体系和以军方重将帝林、斯特林为首的军政体系,他哪方面都不敢得罪,只是把那些证词原原本本地记录了下来,却不敢加以任何评论。
    大家也是面无表情地看着桌面上厚厚一叠的材料副本,除了紫川宁以外,没有人去翻动,也没有人出声。她手指发颤地只翻看了两页,马上就抬起了头,逼视着明辉:“这不可能!这个证人在撒谎!”
    明辉颤抖了一下,却没有出声。这时罗明海出声说:“小姐,下官也以为这确实很难置信。但是,他们——那些被俘的我们紫川家族官兵——亲眼目睹了紫川秀穿着魔族的服饰,出现在魔族的杜莎魔族战俘营里面,宣布说自己已经投靠_r魔神王国,并号召战俘们也跟着他走,不要再回紫川家了。”罗明海平板的语调里面含着几分幸灾乐祸的喜悦。
    “紫川秀没有理由也没有动机那么做!在一个多月帕伊围城战斗中,他与我并肩作战,奋勇杀敌。在那么艰苦的情况下都没有动摇,证明了他对家族的忠诚是无可怀疑的。在解围以后他反而自己跑去投靠了魔族?这可能吗?”
    中央军统领斯特林平静地说。
    罗明海反问:“证人——也就是在场的被俘官兵——共有三万二千七百五十三人,他们都在撒谎?”
    帝林微微一笑,轻描淡写地说:“对,他们都在撒谎。”
    这次轮到罗明海被气得面目通红说不出话来了,指着帝林叫:“你——”他实在后悔,不应该在那个晚上放过帝林的,就算拼着连李清一起杀,也应该把帝林做掉。
    紫川参星责备说:“帝林,你身为执掌刑律的家族监察长官,在这种大事上不应该被私人感情所左右。你说我们的几万战俘都在撒谎,这根本不可能。”
    “总长殿下,在下说的是很认真的。”帝林一本正经,一 点也没有开玩笑的样子:“在下现在就可以列举出几个可能性来。”
    “你说。”
    “第一个可能,是魔族在使反间计。他们找了一个很像阿秀的人装成阿秀的样子,借我们战俘的口迷惑我们,让我们自毁长城。”
    会议室中的众人交换了个眼神,微微点头。帝林的话 不无道理。这里的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和紫川秀打过些交道,无论是敌是友,对他的为人都有不同程度的了解。比起相信紫川秀投诚叛变,魔族假扮陷害紫川秀,这个倒是更能让他们接受一点儿。
    却听幕僚长哥珊发言说:“这个我觉得不怎么可能。且不说魔族怎么就恰好找到一个和紫川秀这么像的人出来.我只是想说,如果魔族的目的是想使我们自毁名将的话,那他们陷害的对象不应该选择紫川秀。这里很有矛盾。”
    斯特林责问:“为什么?”
    哥珊向斯特林微微稽首表示歉意,说出话来却还是那么直接:“在当前,魔族最忌讳、最想除之而后快的人。应该是斯特林统领您,还有监察长阁下二位。因为你们二位大人是我们家族最出名的一流名将,对魔族的威胁最大。如果魔族想设计陷害,那目标应该选择你们二人。至于紫川秀阁下,虽然他也是不错的将领,但——恕我直言,还轮不到他。”
    紫川宁对哥珊怒目以视:这个老女人竟然敢这么蔑视自己的心上人!她正要发怒,旁边的帝林递过来一张纸条:“不要急,到时候罚她去洗马桶。”尽管满腹忧思,紫川宁还是不禁“扑哧”一声乐了。她知道,帝林所谓“到时候”是指到她接任总长亲政的时候。
    她微笑着向帝林点了头。目光中表示:“好主意!”后者微笑示意,接着发言:“还有第二个可能:就是这几万战俘全部给魔族给收买了!他们故意陷害紫川秀!”
    帝林目光坚定:“大家想想,我们该相信谁?是那位不管生死、自投绝地前去营救斯特林并且与之并肩作战坚守帕伊的英勇家族战士,还是那群意志不坚、做了魔族俘虏的投诚分子?不错,一方是有几万张嘴巴,另一方只有一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