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神话天神之猎1[平装]
  • 共1个商家     13.00元~13.00
  • 作者:天疡(作者)
  • 出版社:中国三峡出版社;第1版(2006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099956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上古神明的后裔神族、魔族分别守护着生命之树建木和生灵之海下的魔界,因神族堕落而生的业果堕入生灵之海,在深不见底的黑暗中不断沉积吸收黑暗力量最终化成邪恶的魔物危害魔界。联合消灭魔物的建议被神族拒绝后愤怒的魔族攻上建木,一场血腥惨烈、持续万年的神魔大站揭开序幕……更牵动了异界若木的守护神龙族。
    本部魔幻小说是继《幻城》之后又一惊动苍灵之作,2006年最具惟美意象与神话风采的神采之笔。浪漫华美的东方之魂,多桀难逃的轮回宿命。让你再一次感受魔幻的魅力!

    媒体推荐

    书评
    继《幻城》之后又一惊动苍灵之作,2006年最具惟美意象与神话风采的神来之笔!浪漫华美的东方之魂,多桀难逃的轮回宿命!
    凡上古神明皆诞生于暗夜魔王,逐渐遍布天界各个空间……
    自此便是无休无止的轮回与争斗……
    欲望与责任,宿敌与爱人,咒怨与誓言,弥漫在天庭各个族群的众神之间,渗入他们的宿命,终将同归……神祗的信念,世事的变幻,却原来不过是华丽张扬的羽衣下最脆弱、最凄凉的碎玉,映照着万年来命运罗盘上或高贵,或丑陋的灵魂……

    目录

    引子
    前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文摘

    书摘
    浩瀚的生灵之海上屹立着三株神树:东方的扶桑、西方的若木以及中间
    的建木。
    扶桑由九只上古神鸟鲲鹏护卫,三位神祗——神龙、麒麟、扶风负责镇
    守若木,上古神明的后裔“日光”、“寒夜”则分别守护着生命之树建木和
    生灵之海下的魔界,因日光堕落而生的业果堕入生灵之海,在深不见底的黑
    暗中不断沉积、吸收黑暗力量,最终化成邪恶的邪灵危害魔界。
    了解了邪灵的真正面目后,寒夜向日光提出了联合消灭邪灵的建议,但
    遭到日光的拒绝。愤怒的寒夜攻上建木,一场血腥惨烈、持续万年的神魔大
    战揭开序幕……更牵动了异界若木的守护正神神龙。
    天堂历17938年(持续近万年的神魔大战的最后一年),9月18日黎明,神
    树建木靠近生灵之海的底层……
    巨大的神木宛如无数层重叠在一起的蜂窝,将日光层层阻隔,直至神木
    中央那个连一丝光线都无法透入、比黑夜还要深邃的黑暗——不周山。
    麒麟霏霏蜷缩在白翼蝠背上的藤篮中,飞快地划过天空,在广阔平坦的
    云海上刻下一道优美的轨迹,最终停在高高的断崖上。翼蝠开始悠然地梳理
    翅膀,麒麟则神情落寞地凝视着一处开满兰花的林问空地中石头垒成的新冢
    ……
    墓边不远处,越靠着石壁,张着嘴睡得正酣,嘴边口水快要滴下来了,
    膝头上他的未婚妻黛娆似睡非睡,忽然,一滴冰凉的水滴落在她的脸上,从
    懵懂中醒来的黛娆随手一摸……
    “水?”手上黏糊糊的感觉,这完全不像是露水,“难不成这是……?
    ”不祥的预感驱走了所有睡意,抬起头看见越的样子,气得秀眉倒剪,盛怒
    之下用力在越的脖子上一推,弄得他差点跌倒。
    “干吗!?”被强制弄醒的越迷迷糊糊地咕哝了一声。
    “你又流口水,讨厌!!还弄了我一脸!你看!嗯?……嘿!越!越!

    “呼……呼……”回答她的只有越的鼾声。
    黛娆眼珠儿一转,对着越的耳朵低声说:“日光追上来了!”
    “啊——啊!……什么?什么?日光?所有人进入战……哎哟!干吗打
    我?”越从地上爬起来,摸着头上隆起的包咆哮着。
    “白痴!”
    “你说什……嗯?”话说到一半,他突然停下,愣愣地盯着一个地方。
    黛娆也不由自主地望过去……见不远处神龙正则孤零零地坐在墓前的石
    头上,深色的背影显得异常凝重……
    黛娆说:“他该不会一夜没睡吧?从昨天开始他就一直坐那儿……”
    越叹口气,默默走开了。
    最后一批归乡的寒夜已经启程,队伍中盲歌手琴佩渺茫的歌声随着微寒
    的晨风飘了过来……
    手执矛戈,以命相搏。不为荣誉、不慕金珠,只为从杀场幸存。只为再
    次与爱人 相见。
    苍天啊,饶恕我杀戮的罪行!神明啊,宽恕我罪孽的灵魂!因为敌人已
    迫近。死亡的阴影在身侧徘徊。
    无情的利剑穿透我的胸膛,冰冷在全身蔓延,黑暗正悄悄临近。我扑倒
    在尘埃中,仰望明净的天空,最后一次呼唤你——我的爱人,默念那无法实
    现的诺言。
    原谅我,爱人!虽然我正化为尘埃,再不能触摸你美丽的容颜,但我的
    灵魂已飞向故乡。永远将你守望!再没有什么令我离开你、离开我们美丽的
    家园……
    正则坐在妻子墓前,把刚刚滚下来的石块重新放好,望着面前的墓碑,
    目光中满是温柔,仿佛那不是冰冷坚硬的石头,而是活生生的血肉之躯一般
    ,他强忍着撕心裂肺的伤痛和要掘开坟墓再看一眼妻子的强烈愿望,几次强
    迫自己移开目光,看着胳膊弯儿那个小巧的襁褓,襁褓里无知的婴儿在梦乡
    里不时做个吮吸的动作,红润娇嫩的小脸上神色安详,浑然不见任何的忧虑
    。“无忧无虑的家伙……”望着女儿熟睡的可爱模样,正则的心如在刀砧上
    被宰割一般痛……
    在战争中,寒夜、日光虽然两败俱伤,但由于常年异地作战、远离根据
    地和人数上绝对的悬殊,寒夜已明显处于劣势(失败只是早晚),唯一可以获
    胜的方法只有利用不周山里的黑暗魔法阵毁灭建木和日光族,这样就可以消
    灭邪灵产生的根源,但问题是,即使这样也不能把已经存在的邪灵一并消灭
    ,寒夜依旧要面对战争(更残酷的战争)。经过近万年的神魔大战,现在的寒
    夜不管是人力、物资都十分匮乏,连能否恢复元气都是未知数,更遑论是与
    凶残的邪灵对抗……
    “要么被该死的日光剿灭、要么被见鬼的邪灵干掉,两者之间也许没什
    么本质区别”。虽然如此,身为战士的他不能放弃!即使下地狱也要把对手
    一起拖下去——他必须一试!所以前日他宣布了自己的决定,并遣返了寒夜
    大军,准备独自前往不周山。
    正则不怕死,但面对爱妻用性命保护并郑重相托的婴儿,他却无论如何
    也硬不起心肠,想到要这个未满周岁的婴儿跟着一起丧生……平素刚强、冷
    峻的汉子此刻竞也柔肠百转、痛不欲生……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