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逝水年华(双语增订版)[平装]
  • 共3个商家     23.20元~25.50
  • 作者:许渊冲(作者)
  • 出版社: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第1版(2011年3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350610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逝水年华(附英文版增订版)》:西南联大校歌中唱道:“多难殷忧新国运,动心忍性希前哲。”那是一段怎样的岁月?有烽火硝烟的乱离,有捐躯国难的悲壮,有“中兴业,需人杰”的呐喊,有中国现代文化史上璀璨的华章……
    漫读“狂人日记”,重温联大往事;狂作文章信手书,一章一句真性情
    “中国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获得者许渊冲回忆录《逝水年华(附英文版增订版)》——从西南联大到巴黎大学,从翩翩少年到“诗译英法唯一人”。
    从西南联大走出来的“诗译英法唯一人”
    “中国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获得者许渊冲回忆录——
    追忆陈寅恪、闻一多,冯友兰、吴宓、朱自清、钱锺书、沈从文、卞之琳等大家风采
    怀想杨振宁、朱光亚,何兆武那一代联大人的家国理想与激扬青春
    于狂狷意趣与民族精神中重现那个独一无二的年代

    媒体推荐

    《逝水年华》(Vanished Springs)是许的自传,这是一个精通中、英、法三种文字的诗人写下的回忆录。他在许多书中作出了巨大的努力,把悠久的中国文学史上的许多名诗译成英文。他特别尽力使译出的诗句富有音韵美和节奏美。从本质上说,这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做好的事,但他并没有打退堂鼓。这需要付出多么艰巨的劳动!
      ——杨振宁
    英国诗人济慈说过:“美就是真,真就是美。”德国哲学家叔本华更说过:“最高级的善就是美,最高级的乐趣就是美的创造。”如果能把一个国家创造的美,转化成为全世界的美,那不既是最高级的善,又是最高级的乐趣吗?而翻译文学正是为全世界创造美的艺术。
      ——许渊冲

    作者简介

    许渊冲,1921年生于江西南昌,1938年入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师从钱锺书、闻一多、冯友兰、柳无忌、吴宓等学术大家。“以诗译诗”的独特才华,使他成为全世界将中国诗词译成英法韵文的唯一专家。英译作品有《诗经》《楚辞》《论语》《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等,法译作品有《中国古诗词三百首》《诗经选》《唐诗选》《宋词选》等,汉译作品有《一切为了爱情》《红与黑》《包法利夫人》等。2010年,继季羡林、杨宪益之后,许渊冲获得“中国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

    目录

    1 序曲/1
    2 通往联大的路/5
    3 名师剪影/14
    4 闻一多讲唐诗/22
    5 冯友兰讲哲学/31
    6 潘光旦、金岳霖与皮名举/40
    7 叶公超讲大一英文/44
    8 忆钱锺书/48
    9 柳无忌讲西洋文学/87
    10 文理大师顾毓琇/94
    11 萧乾谈创作与译诗/99
    12 卞之琳谈写诗与译诗/103
    13 吴宓讲欧洲文学史/108
    14 吴达元讲法文/115
    15 联大教授的雅与俗/119
    16 名家讲座/127
    17 我眼中的联大三校长/134
    18 诗酒趁年华/139
    19 杨振宁和我/146
    20 西南联大的师生(一)/174
    21 西南联大的师生(二)/184
    22 联大和哈佛/191
    23 一代人的爱情/197
    24 小林/205
    25 美国空军翻译/212
    26 联大毕业前后/218
    27 天下第一中学/225
    28 如萍/233
    29 出国之前/242
    30 出国·巴黎·牛津/249
    31 巴黎大学/256
    32 巴黎生活/263
    33 欧游心影:瑞士·罗马/270
    34 回国之后/279
    35 民芦,287
    36 逝水余波/293
    附 狂狷意趣 家国情怀/304

    文摘

    版权页:



    孤帆远影碧空尽,
    唯见长江天际流。
    ——李白《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联大常委、清华大学梅贻琦校长有一句名言,大意是说:大学不是有大楼、而是有大师的学府。谈到大师,清华国学研究院有梁启超、王国维、陈寅恪、赵元任四位。梁启超在1929年已经去世,我读过他1922年5月21日在清华文学社讲的《情圣杜甫》。他演讲中说:杜甫写《石壕吏》时,“已经化身做那位儿女死绝、衣食不给的老太婆,所以他说的话,完全和他们自己说的一样。……这类诗的好处在真,事愈写得详细,真情愈发挥得透彻。我们熟读他,可以理会得真即是美的道理。”从这个例子中,可以看出梁任公是如何把西方的文艺理论和中国的古典诗词结合起来的。
    据说1926年诗人徐志摩和陆小曼结婚时,请梁启超做证婚人。不料他却在婚礼致词的时候,用老师的身份教训他们说:“徐志摩,你这个人性情浮躁,所以做不好学问;徐志摩,你用情不专,以至于离婚再娶……陆小曼,你要认真做人,你要尽妇道之责,你今后不可以妨碍徐志摩的事业……”从这篇闻所未闻的婚礼致词中,也可以想见任公的为人。我虽然没有亲聆过教诲,但读了这些“雪泥鸿爪”,也就如闻其声、如见其人了。
    王国维是1925年来清华国学研究院任教的,他的《人间词话》是我国古代文艺理论和美学思想的一个总结。他提出的“境界说”对我很有启发,我把他的理论应用到翻译上,提出了文学翻译应该达到“知之、好之、乐之”三种境界,所谓“知之”,犹如晏殊《蝶恋花》中说的“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西风扫清了落叶,使人登高望远,一览无遗,就像译者清除了原文语言的障碍,使读者对原作的内容可以了如指掌一样。所谓“好之”,犹如柳永《凤栖梧》中说的“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译者如能废寝忘食,流连忘返,即使日渐消瘦,也无怨言,那自然是爱好成癖了。所谓“乐之”,犹如辛弃疾《青玉案》中说的“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说出了译者“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乐趣。使读者“知之”是“第一种境界”或低标准,使读者理智上“好之”是“第二种境界”或中标准,使读者感情上“乐之”是“第三种境界”或高标准。
    赵元任被誉为“中国语言学之父”。我在小学时就会唱他作的歌:“枯树在冷风里摇,野火在暮色中烧,西天还有些儿残霞,教我如何不想他?”1920年,他在清华国学研究院任教,为英国哲学家罗素做翻译。每到一个地方演讲,他都用当地话翻译,他模仿得非常像,本地人都错认他是同乡了。谈到译诗,他也说过:“节律和用韵得完全求信。”又说:“像理雅各翻泽的《诗经》跟韦烈翻译的唐诗,……虽然不能味如嚼蜡,可是总觉得嘴里嚼着一大块黄油面包似的。”这些话对我很有启发,后来我译《诗经》和唐诗,就力求传达原诗的“意美、音美、形美”。所谓“意美”,就是既不能味同嚼蜡,也不能如嚼黄油面包;所谓“音美”,就包括用韵得求信;所谓“形美”,就包括节律得求信。
    在四位大师中,梁、王二位在20年代去世,赵元任自1938年起长期在美国任教,所以我只见过陈寅恪一人。他来清华是梁启超推荐的。据说校长问梁:“陈是哪一国博士?”梁答:“他不是博士。”校长说:“既不是博士,又没有著作,这就难了!”梁启超愤然说:“我梁某也没有博士学位,著作算是等身了,但总共还不如陈先生寥寥数百字有价值,因为他能解决外国著名学者所不能解决的难题。”校长一听,才决定聘陈来清华任导师。他在清华住赵元任家,因为他“愿意有个家,但不愿成家”。赵同他开玩笑说:“你不能让我太太老管两个家啊!”后来他才成了家。
    陈寅恪在清华提出了独立的精神和自由的思想,代表了联大一代学术大师的品格。他是第一个通读了马克思《资本论》德文本的中国学者,却反对机械地照搬马克思主义,可见他的自由思想。他研究历史,提出了诚诗证史的方法。他在诗中说“玉颜自古关兴废”,说明帝王的宠幸往往关系到朝代的兴衰。他写了一本《柳如是别传》,也是从“玉颜”的侧面来分析明清之交的文化精神的。
    1939年10月27日,我在昆中北院一号教室旁听过陈先生讲“南北朝隋唐史研究”。他闭着眼睛,一只手放在椅背上,另一只手放在膝头,不时发出笑声。他说研究生提问不可太幼稚,如“狮子颌下铃谁解得?”——解铃当然还是系铃人了。问题也不可以太大,如两个和尚望着“孤帆远影”,一个说帆在动,另一个说是心在动,心如不动,如何知道帆动?心动动之争问题就太大了。问题要提得精,要注意承上启下的关键,如研究隋唐史要注意杨贵妃的问题,因为“玉颜自古关兴废”嘛。
    北大名师林语堂到美国去了,他写的《生活的艺术》选入了联大的《英文读本》,他本人也回联大作过一次讲演。记得他说过:我们听见罗素恭维中国的文化,人人面有喜色;但要知道,倘使罗素生在中国,他会是攻击东方文化最大胆、最彻底的人。罗素认为中国文化有三点优于西方文化:一是象形文字高于拼音文字,二是儒家人本主义优于宗教的神学,三是“学而优则仕”高于贵族世袭制,所以中国文化维持了几千年。但儒家伦理压制个性发展,象形文字限制国际交往,不容易汇入世界文化的主流,对人类文明的客观价值有限,所以应该把中国文化提升到世界文明的高度,才能成为世界文化的有机成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