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隐形将军[平装]
  • 共2个商家     14.04元~19.80
  • 作者:韩兢(作者)
  • 出版社:群众出版社;第1版(2008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144098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隐形将军》:
    大谍无形 谋略人生
    演绎一代开过名将的人生传奇
    影视红星黄觉、祖峰、郭珍霓主演
    同名电视连续剧正在热播

    作者简介

    韩兢,男,汉族,祖籍宁夏固原,中共党员,工程师职称。1948年生于南京;“老三届”,插队知青,划线钳工,工农兵学员:银川机床修配厂、一机部第七设计研究院、建设银行陕西省分行技术干部,宁夏自治区图书馆副馆长,珠海市委台湾工作办公室调研员;1999年主动申请提前退休,从事历史研究和写作。常年参与黄埔军校同学会等社团的涉台文化交流活动,是中华伏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海峡两岸法学交流促进会常务理事、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常务理事,曾经主持过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北京炎黄国医馆文化讲座。个人作品:长篇小说《暮》。花城出版社1 996年出版;《韩练成画传》,中央文献出版社2006年出版;另有多文曾发表、连载于《中国政协报》、《百年潮》、《作家文摘》、《黄埔》、《海内与海外》、《隐蔽战线》、《紫荆》、《澳门日报》、《啄木鸟》等报刊。

    目录

    《隐形将军》序
    对岸的回声
    拨开历史的迷雾
    地震余生
    借名投军
    随军北伐
    西安解围
    初识刘志丹
    “四一二”政变
    “清共”风波
    济南惨案
    增援白崇禧
    赏穿黄马褂
    巧遇张学良
    政训班禁闭
    进入黄埔系
    陆军大学
    初识周恩来
    整军遭黑枪
    昆仑关战役
    蒋介石的“特支费”
    营救刘宗宽
    密见周恩来
    侍从室高参
    桂柳会战
    升任军长
    收复海南岛
    顺利受降
    保护琼纵
    琼纵的伏击
    蒋桂斗法
    密见董必武
    联络华野
    莱芜战役
    会晤陈毅
    冒险回南京
    战役会报
    “国民政府”参军
    杜聿明的密报
    密见潘汉年
    调出参军处
    兰州被贬
    巧对叶秀峰
    邢副官自杀
    张治中的“信”
    关麟征的“病”
    唐君铂的护照
    潘汉年接应
    海路去大连
    奔赴解放区
    朱德赠书
    周恩来谈话
    毛泽东请客
    一家团聚
    加入共产党
    彭德怀的电话
    要党员不要上将
    苏联顾问
    陈毅的照片
    军事科学院
    日本军刀
    政治风波
    李克农来访
    离开军队
    魏文伯的诗
    叶剑英探望
    沈尹默的字
    周瘦鹃的松
    顾留馨的拳谱
    周恩来阳台谈话
    扑灭口蹄疫
    重返军队
    心中的军情
    “文化大革命”
    心系国难
    萧萧落木悲同志
    疏散在陕西
    和皮定钧的对话
    保护老同志
    “九一三”事件
    解放任震英
    第四届全国人大会议
    宋希濂和杜聿明
    蒋介石死了
    一月的哀思
    天安门事件
    风雨一叶秋
    全国政协第五届会议
    退隐一生虚名
    迟暮的回忆
    后事遗言
    哀荣极盛
    韩兢:探秘的遥遥心路
    掩卷之前的思考
    参考资料
    《隐形将军》读后
    大谍无形,大爱无声

    序言

    我认识韩练成同志是在1949年初,当时我在中共中央社会部部长李克农同志直接领导下,负责联系指导全党各情报系统、全面掌管对敌情报斗争。
    中央社会部的驻地在河北平山一个叫东黄坭的小村庄,机关的同志们都分散住在村里的民房。李克农也在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办公、起居,他用的是三间北房,一明两暗,东面是他的办公室兼卧室,西面会客。
    韩练成经过香港来到解放区,直接到社会部,就住在李克农卧室对面那间客房。这样一位当时还不是共产党员、又刚刚从敌占区来的国民党高级军官,一来就直接进入了我们情报工作部门的核心,足见中央对他的绝对信任。我们大家都知道:他是周恩来同志直接联系的工作关系。
    不久,李克农的老父亲来了,韩练成主动把房子让给老人家住,自己搬来和我住在一个院子里,和我们机关的同志一起作息。在那一段时间,韩练成先后受到了朱德、毛泽东、周恩来同志的单独接见,也正是在那时他正式提出了加入共产党的申请。
    8月,中央决定韩练成去西北工作,社会部派秘密交通员护送他去兰州,是我负责安排的。
    1950年他在西北军区履行入党手续的时候,周恩来对他的介绍人说:他是没有办理入党手续的共产党员,他的行动是对党最忠诚的誓言。
    韩练成出身贫寒,但他不是由一个贫苦的劳动人民直接参加革命队伍的,更不是因为兵临城下、走投无路而临阵倒戈的,按周恩来同志的话来说,他是“受信仰所使然”从国民党高层内部主动投向革命的。在1942年5月,经周恩来介绍正式加入中共情报系统,成为周恩来在蒋介石身边布下的一颗秘密棋子。他是一位自觉的革命者、一位忠诚的爱国者,他的经历具有浓厚的传奇色彩。
    《隐形将军》展现了韩练成的传奇人生。
    作者韩兢是韩练成同志唯一的儿子,从他父亲去世就开始收集、整理史料,20多年间经常和我联系、向我核对史实,他的同名电视剧本和纪实文学成稿以后,也都请我审阅过。他说,凡是未经亲历者核实的原始记录或没有文献出处的部分,他都不用。我很赞赏他这种踏实、严谨的作风。他曾听其他同志说,周总理说“韩练成要党员不要上将”,但从未看到过文字记录,便来找我核实。我告诉他:那是周总理亲口讲、我亲耳听到的,是史实,可以采用。
    韩兢的史料丰富,史实准确。解放前公开的新闻报道和国民党政府的有关档案、资料,他都有引用:抗战期间党在广西的公开报纸《桂林日报》刊载的《访带花归来的韩副师长》,解放战争时期甘肃地方刊物《陇铎》题为《民主时代的军人——记韩练成将军的谈话》,都公开地、真实地反映了韩练成对抗战、对内战的态度。还有国民党政府1946年12月对韩练成在海南“剿‘匪’不力,应予申斥”的通报、蒋介石1947年4月在军官训练团有关莱芜战役的讲话、陈诚1948年4月给林蔚的信对莱芜战役的反思等等史料,也是我们未曾接触过的。许多一手资料就像大海里的“珍珠”,如果没有多年的史海探寻,是很难找得到的。

    文摘

    插图:


    区区百公里海峡,把两岸的中国人隔绝了近半个世纪。
    那些在20世纪40年代末期,跟着父母由大陆到台湾去的孩子,在地球上绕了大半圈以后,又在80年代末期,随着中国大陆的改革开放纷纷回来了。这时的他们,已经是一群喝足了洋墨水的成年人。
    他们的父辈因为国民党的战败、因为政治的原因离开故土,他们父辈中的大部分人在故乡被称为“去台人员”;他们却是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开拓自己的事业,返回了父辈魂牵梦萦的中国大陆,他们中的大部分人被称为“台商”。
    他们和父辈一样,永远记得自己是中国人。
    珠海南科电子集团董事长吴纬国博士,就是这样一个台商。
    我和吴博士都出生于1948年,因为我是大陆的“老三届”,他也自称是台湾的“老三届”,我们经常在电话里呼叫:“喂,老三届?”但他的经历是:在台湾念完大学、服完兵役,然后去美国读完博士学位。妻子儿女留在美国,自己却只身回台湾,在新竹科学园区创办大王电子公司,之后又把目光转向了祖国大陆。1989年的金秋,他毅然投资珠海,建立了生产单晶硅集成电路的高技术企业。从此,他的生活、工作规律便是每个月在大陆、台湾、美国三地间飞来飞去。
    他的父亲吴逢祥曾在蒋介石、蒋经国两届“政府”担任公职,现已过世。但他的父母都是蒋纬国的密友,1995年“二将军”(蒋纬国)过生日,为了清净,曾到吴家避了一天寿。
    1996年3月19日,我写了一封信,请他回台北时转交给蒋纬国先生。
    两个月后,他一回到珠海,就兴奋而又神秘兮兮地打电话约我见面。
    他说:“我到台北,把信交给我妈妈就去美国了,在家没住到10天,妈妈就打电话来,要我赶快回台北,说有重要的事,电话中不能讲,等等等等。我一到台北,妈妈就告诉我:‘纬国将军接到你带来的信,大吃一惊!说这个韩先生的父亲是潜伏在老“总统”身边时间最长、最危险的共谍!”
    我不禁失笑,国共两党尘封了半个世纪之久的秘密,竟然以这种形式,由“二将军”一语道破。
    早在先严离世的1984年,我曾从友人手里得到了“民国”72年9月1~4日的台湾《香港时报》,上面连载了署名“方剑云”的《再谈一个军事共谍》、《再谈:“共谍”韩练成》系列文章,也看到过台湾版《传记文学》第52卷第6期黄旭初和黄纫秋分别创作的《韩练成是怎样送掉四十六军的?》、《韩练成其人其事》两篇文章。
    上述文章明确地传达了一个信息:在海峡那边的军政老人心中,先严韩练成将军不仅是“共谍”,而且是“导致神州陆沉”的元凶。诸如此类的评价,先严生前在大陆并没有公开享用过,直至1984年3月8日,新华社发布的讣告仍然是以“著名爱国将领”冠名。
    他的葬仪简朴有致,却哀荣极盛。当时中共中央政治局的全体常委都送了花圈,与先后于他离世不久的其他将军们的葬仪相比,这种不寻常的场面不禁又使明眼人对他产生了兴趣:他的一生究竟隐含着多少秘密、多少传奇?
    今天,当我们再次提到“韩练成”这个名字,多少会使世人感到些许陌生。
    但是,回顾中国人民争取独立、统一、民主、富强的历程,翻阅国共两党的秘史,人们又常常看到这个名字在北伐的硝烟、抗战的烽火、新中国的晨曦中时隐时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