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歌舞伎町案内人(新版)[平装]
  • 共1个商家     0.00元~0.00
  • 作者:李小牧(作者)
  • 出版社:文汇出版社;第1版(2011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960252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歌舞伎町案内人(新版)》新宿歌舞伎町案内人、成龙电影《新宿事件》唯一剧本顾问、18本畅销书的作者、4家知名媒体的专栏作家、日中韩文化交流协会理事长、上海世博会特别顾问、一个有过6次婚姻、4任太太、3个孩子的男人……要了解、东京华人的生存现状,没人能绕李小牧。
    新宿歌舞位于东京新宿,面不足05平方公里,却云集了五千多家剧场,电影院,游戏场,夜总会、酒吧、咖啡店,宾馆和各种饮食店,是全球最著名的“红灯区”之一。

    目录

    再版自序

    引子
    初见不夜城
    与人妖共舞
    真武
    艳福
    就此分飞
    随波逐流的人
    犯罪浪潮
    骗与爱
    往日回首
    我的模特生涯

    真相
    风尘劫
    这里是江湖
    斗争爆发
    威胁
    噩梦来临
    绑架
    樱花下的血战
    明天还是要继续

    序言

    承蒙文汇出版社的厚爱,使《歌舞伎町案内人》得以全新打造,再版推出!
    我的处女作——《歌舞伎町案内人》从在日本第一次与世人见面,一晃就10个年头了,我这老“处女”再次能与各位见面,既有点难为情,又非常的高兴。
    2002年由日本角川书店出版的同名拙作,翻译成中文后只有8万字,经过充实、改写后,增添到20万字,2005年曾由中国友谊出版公司作为凤凰卫视《唐人街》系列丛书出版。
    这次.与文汇出版社通过一年多的合作、修改,实属不易。这段期间内,中日之间有“钓鱼岛事件”,特别是今年311东日本大震灾,都多少影响了老“处女”与国人的再次重逢。
    3ll发生后,我第一次有那么长时间(2周)离开了歌舞伎町,不是回国,也不是往东京以西撤,而是北上抗灾。两次自费深入灾区,跑遍了几乎所有受海啸冲击的城市,进入到核辐射30公里禁区以内,实地采访及赈灾。
    311大灾,使全日本一半多(8千多万)人口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不用我多解释,正如各位从电视上所看到的那样,日本老百姓的素质、教养使得日本没有乱。
    灾区都没乱,歌舞伎町就更不会乱。
    当时,歌舞伎町只有韩国和中国等其它亚洲国家的店铺大约半数以上关门撤离,日本人的店铺全部照常营业。整整4个月过去了,外国游客陆续回流,这里依然是灯红酒绿,歌舞升平。
    作为“歌舞伎町案内人”的我,尽管到目前为止的10年间已出版近20本拙作,但从来就没想过改行离开歌舞伎町,离开案内人的职业。是这个职业包容、呵护、造就了这个“处女”。
    我不是“作家”,最多也只能算是个自由撰稿人。本来小学毕业就进了歌舞团,不曾好好读书,文学修养和理论什么的,更是一窍不通。我编不了故事,写不了小说,所以近20本作品,全是关于歌舞伎町及日本的纪实报告而已。
    讲个小故事,请一定相信!
    前不久出版的《日本有病》中的“日本‘病灶’(代自序)”一文,是早在2010年为新华社《环球周刊》写的一篇文章。由于不会打字,把原始的十数页手写稿用国际传真传到北京的编辑部时,从电话的语气中,能感受到对方的惊讶程度。这就是我不爱学习的表现(笑)。直到今年3月开通新浪微博,才慢慢学会打字。 不多啰嗦了,向10年来为《歌舞伎町案内人》一书的日、中文版付出过心血的朋友们(敬称略):管原哲也、竹端直树、凑刚宏、名高警部、鬼琢忠、根本直树、吉野真弘、寺谷公一、刘林、王东、高迎、刘春、黄海波、苏园、杨小宝、史宝明、杨学梅、季元、邹大庆、陈英、朱继荣、杨光等等,致以诚挚的感谢!
    李小牧
    2011年7月11日于歌舞伎町湖南菜馆

    文摘

    版权页:



    国立大学更是几乎免费,只有医学、艺术等学科的学费最高,而“东京流行时装学院”虽然是个中专,但由于专业的特点和在业界的声望,再加上该校的毕业生几乎有百分之百的就业率,因此学费完全是大学中的高昂水准。我那时想,看来只有拼死打工这一条路啦。说老实话,我绝不是那种清高之人,我是个凡夫俗子,是个市井之徒,是个想有更多的财富、想吃遍美食、想拥有名牌的有贪欲的普通人。中国很多留学生忍受着“饥寒交迫”的穷困生活,不受任何花花世界的诱惑和干扰,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最终获得了学业和事业上的成功。多少年来,街头巷尾像这样的美谈数不胜数,但在我看来,至少在日本,这些大多都只能称之为编造出来的“美丽的谎言”,在现实面前不堪一击。也许这个世界上真有不食人间烟火的高尚之人,我甚至相信一定会有,但我在日本的这些年来,看到了太多的反证。
    我需要钱,至少钱能帮助我实现梦想,只不过,在追求的程度和方法上,我保持了一定的克制。范勇和陈海波有时给我打电话,他们还劝说过我加入他们的行列。我记得范勇和我说:“小李,你来吧。我现在每天赚几十万,都没时间去花啊。”每天几十万,是个很有诱惑力的数字,但我还是没有动心。而且,就在我活动区域的歌舞伎町的街上,我看到有些老虎机赌博店开始在店门上贴出了告示:“中国人禁止入内。”此外,我遇见过一个中国人在赌博店作弊被发现后逃出店门,但很快被几名店员追上,随后挨了一顿痛打,等到警察来将他带走时,他满嘴是血,好几颗牙齿被打落了。我不会冒这样的风险,也不愿提心吊胆地偷钱。我这种人,充其量只是要点无伤大雅的小聪明。活到今天,归根结底,我也许不过是一个愚钝、平庸而笨拙的家伙。但也正因如此,我得以更长久的生存,甚至还得到了一些突如其来的惊喜,比如我生命里的第一个日本女人——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