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走出扒子街[平装]
  • 共1个商家     12.16元~12.16
  • 作者:谢林鹤(作者)
  •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第1版(2006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633519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一只小猴,惊出悬天大案;面对两项巨资工程,竞标者费尽心机。在权钱美色的诱惑下,人性面临最为严厉的拷问——清者自清者,问心无愧;而渎职、游戏人生者,最终是否能经受住世事的轮回,良心的责问?
       本书为作家倾注五年心血之作,故事构架严谨而扎实,叙述风格清新淡雅,细腻流畅,描摩人生的百态,其意境如临摹一幅水墨工笔画,涓涓入自然……

    媒体推荐

    书评
    一只小猴,惊出悬天大案.面对两项巨资工程,竞标者费尽心机。在权钱美色的诱惑下,人性面临最为严厉的拷问——清者自清者,问心无愧;而渎职、游戏人生者,最终是否能经受住世事的轮回,良心的责问?
       本书为作家倾注五年心血之作,故事构架严谨而扎实,叙述风格清新自然,描摩人生的百态,其意境如白描一副隽永的水墨工笔画。

    作者简介

      中国作家,衡阳市人。17岁发表文章,小说《柳》一经问世,因其清新的文笔而引起世人关注,从此享誉文坛。
    作品有:《大厦旁的小屋》、《不愿她像我》;长篇小说《半世孽缘》等。共约三百万字。

    目录

    第一章 鱼引
    第二章 如此来访者
    第三章 猴案
    第四章 孽障路窄
    第五章 “阿拉作贡献”
    第六章 该怨谁
    第七章 隔膜的悲哀
    第八章 县长坐三轮
    第九章 李海·席晓星
    第十章 不放过恶人
    第十一章 母亲的辛酸
    第十二章 亮底
    第十三章 真假世界

    文摘

    书摘
    博川把扒手叫做“扒子”。有趣的是,博川老城有一条小街就叫扒子街
    。街宽不到三米,两边全是店铺门脸,据说博川自汉代建制以来便有了这条
    街。博川城虽小,却是座古城,扒子街虽狭窄、破旧,却是一条地地道道的
    古街。
    早年间,这条街是十分繁华热闹的,尤其是逢集的日子,摩肩接踵,人
    头攒动,拥挤不堪。两旁店铺,大多是出卖扒子的。那时无论住在博川城内
    或住在乡下农村的人家,一律都烧柴火、松针、茅草,所以,扒子是必不可
    少的用具。而扒子街出卖的扒子,远近闻名,不但耐用,价格也适宜。
    事过境迁,人们现如今都用上了煤气,扒子也就逐渐被淘汰了。而扒子
    街里的扒子店也就只剩下了一家,位于东头,却不再是专卖扒子,更多的是
    箩筐、笸篮、簸箕、箢篼、捞笊等日用竹器,扒子只是其中的一个不起眼的
    品种。
    不过,扒子虽然退出了历史的舞台,但这条街名却保留了下来,一直沿
    用至今。
    在扒子街西头的路北,有一个很破旧的小门楼,从半掩的门往里看,分
    不清这是一问什么屋子。
    说它是堆放杂物的,里边的一半收拾得清洁整齐,靠墙放着的床铺也显
    得干净利索;说它是住室,实在让人难以置信。那临街的一半,空中挂着风
    晾的衣服,地上摆满木桶、破筐、破麻袋、破棉絮,乱七八糟,极像收破烂
    的堆放的等待清理的破烂。
    这就是付小昂的家。
    按说,他娘不算老,还不满四十五岁,但表面看起来,实实在在是个老
    太婆,头发枯黄,两眼深陷,满脸皱纹,嘴唇干瘪,一走路、说话便气喘吁
    吁,那干瘪的胸部活像一个扇动的风箱,鼓动不停,发出呼呼的响声。
    付小昂他爹付正刚在世时,于丽珠可不是这副样子,那时她在这条街上
    ,算得上是个小美人,正如她的名字一样,是一颗美丽的闪光发亮的夜明珠

    十一年前,付小昂还只有五岁,他爹去长江捞鱼子,从此再没有回来。
    他哪里去了呢?
    有人说,是一条鱼精把他引走了。有人说,他是过江去跟女人幽会再没
    回来。
    那是他刚来长江捞鱼子的时候,十六七岁的小伙子。有一个夜晚,他的
    竹筏被猛烈地撞了一下,差点将他撞掉水里。师傅喝了酒,在窝棚里睡觉都
    给撞醒了。
    “什么事?”
    “没什么。”他说。
    江面渐渐浮起一个二三尺长的像个大纺锤的身体,刚才分明是这个身体
    碰撞在竹筏上。
    人?显然不是。鱼?他还没见过这样的鱼。
    他出于好奇,钻进水里。
    那“东西”头被撞晕了,沉沉浮浮,不由自主。他游过去,呀,什么怪
    东西,这么大,这么奇特。他搂着它,托着它,把它搬到竹筏上。那“东西
    ”的上颚已经裂开,鲜血直流,嘴大张着,仿佛在喘着气。他觉得它可怜,
    便脱下褂子,把它的伤口包好。
    师傅出来看见,说是美人鱼,通人性,很珍贵,拿到街上能卖很多钱。
    有人还拍着他的肩膀:“小鬼好运气,你发财了!”
    卖很多钱?卖给人家吃?那它岂不是活不成,一定得死了。他感到有些对
    不住它,要是我不把它弄上来,它也许还能活,死不了。现在师傅要拿它卖
    钱,它得让人杀死,一刀一刀地割下肉,煮熟、吃掉。它还通人性,那它一
    定会感到很难受,很痛苦。
    那“东西”在竹筏上躺了一些时候,似乎已经清醒过来,恢复了一些体
    力,开始扭动弹跳。他搂住它,不让它弄出响声。它张大着嘴,小眼睛看着
    他,仿佛在跟他说话,求他救命。
    好,我弄你上来,决不是要你死,也不要拿你卖钱。我只想看看你。现
    在看也看了,我不留你,你还是回去。他趁众人和师傅离去,便搬动着它的
    身子,把它推到水里。他看见它在水里翻了几滚,弹动着身子,游了好远,
    又游回来,似乎在向他打招呼。
    师傅骂他:“没用的东西,到手的钱都看不住,让它跑了。”他却心里
    踏实,一点不悔,不恼。
    P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