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剑桥辩士:剑桥法学院律师成功之道[平装]
  • 共1个商家     13.75元~13.75
  • 作者:林正(作者)
  • 出版社:中国商业出版社;第1版(2009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446603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剑桥辩士:剑桥法学院律师成功之道》由中国商业出版社出版。
    剑桥法学院律师成功之道
    讼场斗士——精心缝制“辩护之衣”
    剑桥辩护第一定律:先发制人
    律师的双翅:智慧和勇敢
    开局之战:如何走好第一步棋
    针对薄弱之处暗布机关
    重要的是策略和战术
    从证人嘴里掏到需要的东西
    辩护的强点与弱点
    咄咄逼人—·五种最有效的舌战利器
    语言:辩护的第一利器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千方百计隐藏真实意图
    讽刺挖苦是戳穿谎言的有效手段
    如何运用“重复”这个辩护武器
    胜诉之砖——砌筑法庭辩护大厦
    剑桥旋风:英国雄辩士风格
    辩护的”第十一条戒律”
    用感情把陪审团的理智捆绑起来
    法庭陈述与集会演讲的区别
    把复杂而庞大的案情用一句话勾勒出来
    无形之中加重胜诉的砝码
    剑桥法学院,英国皇家大律师的摇篮。《剑桥辩士:剑桥法学院律师成功之道》中,一大批才华横溢、足智多谋的法庭辩家.面对诉讼史上那些最危险、最具挑战性的案件,凭借纯熟的辩护技巧和卓越的演讲才能赢得胜诉.从而揭示出传统的“剑桥辩护术”的成功秘密。

    媒体推荐

    法律中混乱和含糊之处非常多。高明的律师随时都能找到有利于被告人的漏洞……
    在这里律师就是一切,谁对这一堆乱七八糟矛盾百出的法律杂烩,确实花了足够的时间,谁在英国法庭上就是全能。
      ——弗雷德里克·恩格斯
    没有一个律师懂得欣赏音乐。因为最好的音乐就是陪审团宣布“无罪”的声音。
      ——杰·沃斯
    与有名气的律师出庭对抗。你反而处于一种优势。因为你根本没有一点儿本钱,你只得凭你下的功夫,你要把案件搞得一清二楚。这样你准备充分,超过了名声赫赫的对手,恰似身无分文的穷人在赌场上比阔佬还敢下注。
      ——埃迪·奥马利

    目录

    第一章 剑桥之辩:律师是公众的仆人
    1.皮特·克瓦洛克辩护生涯的最后一幕
    2.愚蠢的人们才会去抱怨律师
    3.“我向你们发出最最强烈的忠告”
    4.是辩护,不是控诉
    5.在法庭和当事人之间走钢丝
    6.一起谋杀案和一起诽谤案

    第二章 讼场斗士:辩护律师的优秀素质
    1.一个雄辩家的成长史
    2.善于驾驭语言的人
    3.“我宁可在诚实上摔得头破血流”
    4.捕捉对手的致命弱点
    5.律师的双翅:智慧和勇敢
    6.辩护智慧的最好检测
    7.伍德西尔:只用一句话打赢一个官司

    第三章 开局之战:如何走好第一步棋
    1.一张严谨完整的逻辑之网
    2.听众的耐性是有限的
    3.剑桥辩护第一定律:先发制人

    第四章 驾驭证人:精心缝制“辩护之衣”
    1.辩护之衣
    2.谁是第一个证人的最佳人选
    3.主询问的一大禁忌
    4.针对薄弱之处暗布机关
    5.如同一个诚实的朋友叙家常

    第五章 把握先机:牢牢控制辩护主动权
    1.从证人嘴里掏到需要的东西
    2.“你从头到尾所说的都是谎话”
    3.重要的是策略与战术

    第六章 咄咄逼人:5种最有效的舌战利器
    1.语言:辩护的第一利器
    2.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3.千方百计隐藏真实意图
    4.讽刺挖苦是戳穿谎言的有效手段
    5.如何运用“重复”这个辩护武器

    第七章 剑桥之舌:英国雄辩士风格
    1.“‘大领地’是什么鬼玩艺儿?”
    2.把3种独立分散的事实绑在一起
    3.卡森律师在凯德伯里案中的凌厉进攻
    4.对整个案情了如指掌

    第八章 同盟军:如何打动法官和陪审团
    1.善用法官的威慑力
    2.给名誉严重受伤者扎上绷带
    3.“金丝雀是怎样孵鹧鸪蛋的”

    第九章 最后裁决:辩护的第十一条戒律
    1.用感情把陪审团的理智捆绑起来
    2.给陪审团一剂心理安慰剂
    3.把复杂而庞大的案情用一句话勾勒出来
    4.抓住最后一次机会

    第十章 胜诉之砖:砌好辩护大厦的每一块砖石
    1.“坎宁公主所编造的神话是可信的吗”
    2.法庭陈述与集会演讲的区别
    3.无形之中加重胜诉的砝码
    4.恩格斯:为《新莱茵报》辩护

    第十一章 剑桥女律师:小人物打败大牌律师
    1.1 00年采常用的一种疗法
    2.胆红素迅速下降了
    3.“那孩子将终生痴呆”
    4.“你正是他要捕捉的目标”
    5.剑桥法学院毕业的优等生
    6.谁是幕后策划人
    7.绝不与敌人谈判
    8.一份十分成功的开庭辩护词
    9.盘问从米切尔大夫开始
    10.“法律的事让我来过问”
    11.被告是否背离了正确的医疗
    12.“他不是我的律师”
    13.百万富翁出庭
    14.“把婴儿交给一个我最信得过的人”
    15.“我的治疗方法是惟一可行的”
    16.“在此之前可能已经造成了损伤”
    17.“本法庭不应允许提这一方面的问题”
    18.“她在生第一个孩子前是否怀过孕”
    19.“本人特来这里结束这场诉讼”
    部分参考文献

    文摘

    第一章 剑桥之辩
    1.皮特·克瓦洛克辩护生涯的最后一幕
    公元1858年,全英国注目剑桥城。
    那里的重罪法庭刚刚受理了一桩骇人听闻的案件,皇家骑兵第一团中尉威廉·拉隆希尔被控企图强奸斯泰宁伯爵的女儿玛丽小姐。
    这个戏剧性案件的主人公都是很有身份的人。姑娘的父亲是剑桥皇家骑兵学校的司令,帝国战争时期的英雄,与英国王室也有姻缘关系,出身显赫,家财万贯。被告拉隆希尔中尉的父亲也是一位将军,同样是维多利亚时代的战争英雄,曾经18次负伤,拥有爵士封号。
    小拉隆希尔是个不安分的年轻人,他贪玩好赌,负债累累,并且喜欢追花逐柳。1857年,拉隆希尔作为见习军官被派到斯泰宁将军主持的骑兵学校,在那里参加了将军在他的公馆举行的盛大的招待会。
    招待会上的礼仪很随便,除了重要的人物,其他人都随意入座。玛丽·斯泰宁小姐让拉隆希尔坐在他身旁。大概玛丽听说过这位中尉的风流韵事,但是她觉得与这种人接近也无所谓。晚宴很欢陕,中尉也很诙谐,他的话常常引起玛丽再三回味。
    晚宴后,两个年轻人来到客厅里,他们在伯爵夫人的大幅肖像前呆了一会儿。
    姑娘问:“您觉得我母亲长得怎么样·”
    “小姐,您的母亲很迷人。”
    “可惜我只有一点点像她。”姑娘惋惜地说。中尉不知道姑娘对伯爵夫人的羡慕里还夹杂着几分嫉妒。不了解姑娘十分渴望能长得像母亲一样。他的回答显得有些笨拙:“在您现在的年纪,您要是像她可就糟了。”
    玛丽对这种本来是奉承的话很不高兴,她立即离开了拉隆希尔。这位16岁的姑娘翻脸并没有使中尉难过,整个晚会上他都没有为重新赢得姑娘的欢心再去做点儿什么。而傲慢、固执、个眭极强的玛丽小姐却认为中尉中伤了自己,于是她让自己的贴身侍女、家庭教师阿伦小姐到拉隆希尔那里去,把自己的不满告诉他。但玛丽小姐的希望落空了——中尉觉得阿伦小姐很合自己的心意,在她面前献尽了殷勤,以至于阿伦小姐对他的魅力不能无动于衷了。不久,阿伦成了中尉的情妇,玛丽对此万分气恼。她决定报复一下突然使她反感的拉隆希尔中尉。
    9月24日清晨,阿伦小姐凉慌失措地跑来告诉将军和夫人:
    夜间2点30分左右,玛丽小姐险些被杀害。后来,玛丽向她的母亲叙述说:“我被打碎玻璃窗的声音惊醒了,一个人从砸开的窗口伸进一只手,转动了长插销,然后打开窗子闯进了我的寝室。我看得清清楚楚,他就是拉隆希尔中尉。他猛然向我扑来,剥去我的上衣,用一条手帕系紧了我的脖子,用绳子捆住了我的腰。我喊不出来,只能挣扎和抵抗,这时他拳打脚踢,然后留下一封信从原路走了。”
    人们很快看到了这封写给伯爵夫人的信,上面写道:“所有的人都将知道您女儿的耻辱。我走了,很遗撼我不能亲眼看到您的痛苦。威廉·拉隆希尔。”
    如果斯泰宁公馆里再没有发现新的信件,这件事很可能就这样过去了。但是又有一些信出现了。一封给将军的信中写道:“我有确凿的证据,说明您的女儿是被我爱过的。”给玛丽小姐的信里充满着威胁:“不出几个月,您就会向我乞求结婚,并且为我们的孩子取名字。”另一封信也是威胁:“您最喜欢的人——您的父亲、母亲,几个月以后就不会在世了。”
    这一次,将军真的起诉了,拉隆希尔很快被逮捕。
    拉隆希尔被带上剑桥的重罪法庭,主要证人自然是玛丽小姐。当她在两个女亲戚搀扶下来到法庭时,人们对她表现出了真诚的尊重,迎接她,并让她坐在扶手椅上。
    姑娘的态度很明确,她向法庭讲述了她所遭受的袭击。尽管首席法官一再强调,她的证言的影响将是十分重要的,她还是进一步证实了自己的控告:拉隆希尔就是侵犯她的人!
    审讯带着悲剧的气氛。斯泰宁将军和拉隆希尔将军都在旁听席上。老斯泰宁周围还坐着他家族的其他成员,在这痛苦的时刻,他们都是支
    持他的。而老拉隆希尔则站在儿子的一边,他被儿子说服了,相信他是无罪的。
    对大多数人来说,问题似乎很简单,他们不考虑玛丽说的话是否可能有假。因为,这位18岁的姑娘是在非常优裕的环境里长大的,她是纯洁的,而且有相当好的道德修养。
    然而,姑娘所说的案情太离奇了,这样的强奸未遂太独特了。用手帕紧扼脖子,用绳子捆腰,并且殴打受害人,对一个被许多姑娘追逐的
    骑兵军官来说,如此的举动是根本没有必要的。
    但是,没有人提出问题,大家都顾及姑娘的面子。
    审判是公开进行的,听众满堂,连走道上都站满了人。听众里还有大文豪查尔斯·狄更斯和他远道而来的法国朋友——乔治·桑、巴尔扎
    克和维克多·雨果。由于法官宣布要把所有站着听的人赶走,那些没有找到座位的有风度的人也只好屈身蹲着。在这样的情况下审判,法官就难以向姑娘询问细节了。
    在这次审判中,陪审员很快发表了意见:
    “面对这样小的一位受害者,她的控诉又是那么确凿,这位放荡不羁的中尉尽管矢口否认,也是没有什么价值的!”
    检察长也向法庭强调说:
    “你们必须在姑娘和骑兵中尉中作出抉择!”
    审判过程中,被告拉隆希尔中尉显得很拘束,好像不会为自己辩护,还似乎有些内疚。
    一切情况表明,被告似乎注定要面对10年监禁的厄运。
    在一片要求严惩凶手的叫骂声中,被告的辩护律师,75岁的剑桥大学法学院院长皮特·克瓦洛克站到了辩护席上。面对着四周沸腾的狂热公众,年迈的大律师从容不迫地开始了他的辩护:
    检察官们为什么会相信玛丽小姐的控诉呢·他们本来知道姑娘不正常,从一开始就应该对她有所怀疑。一些专门的鉴定人曾给姑娘作过检查,发现她曾患过蜡屈症、梦游症和幻觉症。医生们了解到:“当她癔病发作时,还伴有大脑和五官的神经官能症。”通过调查,我们还证实,她能臆造出各种各样纯属虚构的事情。譬如,有一天她向母亲讲,她看见一个男人脱了大衣跳到河里,后来被船夫救起来了。其实在剑桥谁也没见过这件事。可见,如果检察官们能表现出一点点儿分析精神,他们就会向法庭证实斯泰宁小姐是在说谎。
    让我们想想看,玛丽小姐说,侵犯她的人是从窗子闯进来的。而她的房间在3楼,约有13米多高。这需要相当高的梯子,而这样的梯子至少需要3个人才能抬得动。按受害人的说法,拉隆希尔穿着军服。试想,他穿着军服,和另外两个帮忙的,搬着大梯子,往返穿过索缪尔大桥,而这个地方即使在夜间也是有很多人的,这些军人的行动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吗·
    再说,斯泰宁公馆的公务员、警卫队就在附近,作案人在安放那个大梯子的时候,就没有被他们发现吗·而这个又高又重的梯子,靠在房檐上也好.立在地上也好.怎么就没有留下一点痕迹呢·
    恶意的叫骂声消失了,人们开始窃窃私语。皮特·克瓦洛克离开辩护律师座席,走到陪审团面前,用一种悠长缓慢然而坚定有力的动作举起双手:
    有两项验证,足以推翻姑娘的控诉。对窗子的检查说明,破碎的地方离那个长插销很远,作案人从这里很难碰到它。还有,那些碎玻璃片都是落在外面的,没有一块掉在屋里,很显然这是从里面打碎的。
    姑娘显然是在说谎。
    再说,把写匿名信的事儿归咎于拉隆希尔也是荒谬的。为迁就这个起诉,就算是中尉真的要强奸小玛丽,那么,他会冒着被监视的危险而事先做出声明吗·他又能够那样轻率地在作案现场留下自己的名字而引为自豪吗·请设想一下,这是正常的吗·
    如果他真的充好汉干了这件事,又相信将军怕丢面子不会去报复,那么,在他被捕以后,他就很快会发现自己打错了算盘,很可能要因此被判处无期徒刑。可是,他在预审中坚决否认被控告的“罪行”,同时却继续写信吹嘘自己的所作所为。他在给阿伦的信中说:“我进了玛丽的卧室……请烧掉这封信,我现在惟一的自卫是否认。”这次,他不再只是签上几个字母,而是签了全名……这一切都是可信的吗?
    再看看技术上的问题。
    那些信是通过什么途径到了斯泰宁公馆的呢·控告中说得很明白,拉隆希尔是没有同谋的。可是在他被捕以后,信又不断地发出了。这似乎应该认为拉隆希尔在狱中收买了看守,或买通了某个密使,把信送到斯泰宁公馆。因为,这些信总是被放在公馆里或是剑桥的邮局里。
    要知道,拉隆希尔这时已负债累累,审讯时证实了他当时只有卖手表得来的30英镑。监狱里的什么人愿意冒着失去工作、甚至失去自由的危险,去为一个到了穷途末路的实习军官效劳呢·
    同时,有4个司法鉴定人检查了那些信件,他们一致认为,信不是中尉写的。其中两位鉴定人原来不认识玛丽小姐的笔迹,但是他们证明这些信是女人写的。而另外两位鉴定人则研究了这位小姐的笔迹,他们肯定玛丽就是写信的人。但是这一切都没有动摇那些审判官。他们认为鉴定人犯了错误,而像玛丽小姐那样有教养的无辜女子,要演出这么一场令人难以置信的戏则是荒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