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黑塞画传[平装]
  • 共2个商家     44.00元~77.40
  • 作者:弗尔克·米歇尔斯(作者)
  •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第1版(2008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0807951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这部黑塞研究的最新专著《黑塞画传》,主要遵照传记编年史的顺序编纂,通过精心选择的543幅图片和引用自黑塞作品片断、书信和他人回忆的材料进行剪辑编排,可谓图文并茂,相得益彰。

    作者简介

    弗尔克·米歇尔斯(v01ker Michels),德国黑塞研究专家,编辑。编有《黑塞全集》等书。
    译者简介:
    李士勋,德国翻译家协会会员,译作有《毕希纳全集》、《第七个十字》、《单行道》等多部作品。

    目录

    赫尔曼·黑塞的图片(汉斯·迈尔)
    回顾(赫尔曼·黑塞)
    童年和青年时期
    学徒时期
    最初的成就
    “自由作家”和一家之主
    在途中
    选择祖国瑞士和第一次世界大战
    “心路历程:把时代批评作为自我批评”
    在提契诺重新开始
    《颜色的魔力》
    二十年代:从《悉达多》到《荒原狼》
    两个世界
    在两个阵线之间
    “表面上只剩下废墟”
    私生活里剩下的照片
    为了文学的一生
    最后的岁月
    在世界上的影响

    附录
    弗尔克·米歇尔斯的补充说明
    出版人的补充说明
    编年史
    关于这本书
    译名对照表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黑塞画传》译后记

    后记

    2008年5月7日交出《黑塞画传》的译稿之后,我有一种比以往任何一次交稿后都更深的登上山顶的感觉。这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我的身体在翻译这部书的过程中突然发生故障,于2007年8月18日突然因脑梗而致偏瘫;二是这部书的文字看起来不多,但却因为全部文字都是一个个片段而比翻译一部大部头长篇小说更费时费力。
    我在德国十多年辗转了不少城市,后十年住在柏林,继续以做口译、笔译为生。为了往返方便,我在市中心亚历山大广场附近找到一套很小的房屋。

    文摘

    插图:





    赫尔曼·黑塞的图片(汉斯·迈尔)
    这个词汇有多种含义。首先当然指画家赫尔曼。黑塞的画:每当文学的封锁又威胁他的生存而各编辑部都微微感到向这位变得不那么时髦的作家写的书评支付稿费有些厌烦的时候,那些水彩画或者水粉画,就不得不在作家生活的困难阶段帮助他养家糊口了。最初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为了集资改善战俘们的生活,黑塞手写了自己的诗歌并配以钢笔画和水彩画出售。后来,这样做便成了一种生活来源。黑塞精通音乐,在音乐家中间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但他在与朋友交往的时候,比如和奥特马·邵艾克(Othmar Schoeck),他并不把自己当成音乐家。他是赋予瑞士词作者以灵感的抒情诗人,使他们能为一些很美的歌曲填词。此外,黑塞在音乐上还是歌德时代完全不可低估的语言习惯的“倾慕者”。然而,黑塞也算得上很专业的造型艺术家。他与汉斯。普尔曼(Hans Purrmann)的友谊并成为邻居,可以被理解为雕塑家和画家的相互接近。
    赫尔曼·黑塞的照片,也就是面前的这部画传。这是一部令人感到惊异的画册,它远远地超出了有意为之,这些照片是这部书的插图,甚至也可以说是给一位长寿诗人的一生所作的插图。这本画册漫过了空间和时间的堤岸,因为它只是好像属于黑塞存在的佯谬,这个所谓的隐士和修道者,这个轻松的有真神经官能症的神经机能病患者,比其他自认为善于交际并掉进聚光灯圈的“大作家们”,这是罗伯特·穆西尔(Robea Musil)恶作剧的表达方式,在更强烈的程度上接受了这个世界。
    1946年秋天,这位《荒原狼》的作者没有穿上燕尾服去斯德哥尔摩领取诺贝尔文学奖。不仅他拒绝了,后来的让-保尔·萨特也以粗暴的姿态拒绝了这个奖金,但是,他让人在盛大的宴会上宣读了一篇友好的致辞。对他来说,奖金早已不那么重要。那时候,他已经69岁,他曾经像熟悉各种唾弃和指责那样熟悉自己早年的成就(作为《彼得·卡门青特》的作者),他敢于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采取人道主义的立场,正如当时的罗曼·罗兰在法国采取的态度那样。这里汇集到一起的赫尔曼·黑塞的照片,展示了一个众所周知的面子」的变化。大量的照片都是一个明朗的、微笑的、有时候也大笑着的男人的面孔。但是,那些照片的背后却始终是悲哀。写作《德米安。一个青年人的故事》和《荒原狼》或者《玻璃珠游戏》并不是一种使他感到轻松的生活。直到晚年,他一直没有少遭谩骂和诽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