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出名要趁早:中国十大90后作家最佳校园文学作品选(附《中国校园文学史引论(第2版)》1本)[平装]
  • 共1个商家     7.40元~7.40
  • 作者:阿里歌歌(编者)
  • 出版社:文化艺术出版社;第1版(2010年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394203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出名要趁早:中国十大90后作家最佳校园文学作品选》:新概念一等奖获得者、最小作协会员,网络点击过亿的超高人气作者,大洋彼岸的90后留学生作者,新生代荣登青春书畅销榜。
    青春鼎盛的十大90后作家:陈励子、顾文艳、张牧笛、樊朔、周晓燕、白丁、嫣然、刘琳、陈胜、张震扬首次携手亮相,奉献最新力作。
    一场创造力和想象力的盛宴,一部兼具文学欣赏性和写作指导性的典范精选。
    中国作协主席铁凝热情寄语:“有梦就有翅膀,也才有飞翔的未来!”
    这样宛如张开的翅膀一样拥抱的双臂,就会给我飞翔的心情。弥坚的友情,或许此后还会得到,但这般云淡风轻的年纪如何寻得回来?
    超值赠阅《中国校园文学史引论》(第二版),由学术泰斗、北大教授钱理群推荐。盘点中国校园文学五代人,是一本颠覆传统文学标准的书,解读名牌高校"文学特长生"自主特招政策的实用手册。

    媒体推荐

    修长的手指在88个黑白键上流水般的滑过,他就仿佛接受了洗礼。曾经混乱无章的生活终于回归,幻想、寂寞和祈愿都在流淌的旋律中袒露了最真实的胸怀。
      ——《风之彩》
    倒在那个柔软的青草地里,耳边传来了邻家男孩的单车铃声。有一群飞鸟儿在我的头顶飞过,我眯着眼,看着那万里无云的天空,透着微微的蓝。很美,很温柔。这个十七岁,有一个我爱的女生,有一群爱我的男生,
      ——《你敢不敢》
    他自己反锁上门,而且是当者其他四人的面。因为猛虎山庄的窗户全部都是密闭的,这是一间绝对的密室,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所以应该是密室里面有蹊跷。
      ——《密室制造法则》
    “出名要趁早”,此语出自张爱玲。原话是这样的“出名要趁早呀!来的太晚的话,快乐也不那么痛快。”这里的“名”并非夸耀和光环,而是努力后的一份沉甸甸的成绩;是被肯定和认可,是越来越多的人听到自己的声音;更是一种鼓励,使得校园作者们享受到更多的阳光,更茁壮的成长。
      ——《中国校园文字史引论》

    作者简介

    阿里歌歌,男,原名杨勇,1980年出生。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南京大学软件学院研究生、清华大学ENBA奖学金媒体班第五期学员。山东省作家协会、中国散文学会、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作品收入春风文艺出版社21世纪中国文学大系等选集,两次获得冰心儿童文学奖。出版长篇小说《我在未来的街头等你》《往城里去》。在南京大学发起一场“中国校园新文学运动”,《成长的发现——关注中国校园文学》获得首届全国文艺理论与评论奖。

    目录

    风之彩【张牧笛】
    我的心里究竟还住着谁?萤火虫飞了,樱花梦落了,爸爸妈妈离开了,我住在一所没有温度的房子里。日夜挥霍着掌心的疼痛,固执地守候着故事里的章节。

    兔子,兔子【白丁】
    鬼子的眼睛慢慢地由黑变红。叫兔子的少年真的变成了一只兔子。它一身粹白,长长的耳朵,短促的尾巴。它安静地蹲在我的手里,它红色的眼睛幽怨地望着我。
    成都往事
    苏颜·鱼形口哨
    树上的男爵
    镜子的另一面

    来自大洋彼岸的信【顾文艳】
    我的眼前立即出现了米开朗基罗在艺术复兴时代,在这个教堂里仰着脖子勾勒自己将看不见的杰作的样子。我爱上了这门艺术课。我知道艺术也在那一刻真正地爱上了我。

    蓝色大雨【周晓燕】
    地面上出现了雨水落地后激起的薄雾,是暴雨。教室里的灯都亮起了,外面的世界是黑暗。晓辉和女孩处于黑暗中而不觉,因为此刻他俩的未来是未知,未知比黑暗可怕。

    三米阳光【陈胜】
    他十八岁了,如花一样的年龄,理应充满了朝气和希望。第一眼看去,是一个有艺术气质的男生,脸上写满了忧郁,却隐含着阳光。骑着单车去上学,他总会把那些女生的目光吸引来,自己却从不在意。

    你敢不敢【樊朔】
    我偏爱这样的短句,就像我偏爱生命的短暂。
    悄然纵逝。却一定要轰轰烈烈。

    彩云之南【刘琳】
    “我告诉你哦!”她神秘地说着。“我身上有个很特别的符号,可不是每个精灵都有的,据说只有我们家族的才会有哦!”说着,她自豪地拨开一点头发给我看。
    顿时,我觉得天旋地转。

    浅甜深涩【嫣然】
    我,一个平凡的女孩儿,写作并不是为了所谓的光环,而是为了自己的一个梦。我的文字也许带着淡淡懵懂与无知的气息,这就是青春,尽管会有很多错误,依旧掩盖不了它的美好。
    霸王别姬
    爱,不后悔
    红颜褒姒
    来不及的拥抱

    密室制造法则【张震扬】
    约翰·狄克森·卡尔版本的密室讲义:
    现场状况:密闭的空间,死者,没有凶手进出。
    1.这不是谋杀,只是一连串阴错阳差的巧合,导致一场像谋杀的意外。
    2.这是谋杀,但受害人是被迫杀他自己,或是误打误撞走入死亡陷阱……
    恶犬的创意

    水龙吟之洛裳和石醋醋(节选)【陈励子】
    等了一柱香的功夫,还不见有人出来,洛裳不免心下生疑。看那眼前屏风,只觉得那十二朵花喷云蒸霞,秣艳凌人,心下竞微微一凛,想到先前闻到的奇花异草之香,更觉此地诡秘非常,便又多了几分警觉。洛裳暗叫不妙,回身便向外走,却听得身后一声娇荚:“姑娘停步!”

    文摘

    《风云》是我从北京回来的叔叔送给我的礼物,用厚厚的牛皮纸包着。他说这本书是他跑了好几个大书店,费了大半天功夫才买到的好书,讲叙的是两个少年纯洁无瑕的友谊。叔叔还把作者的文笔赞赏了一番,他眯斜着眼,咂吧着嘴,好像品尝美味一样。我看着叔叔的傻傻的样子正出神的时候,叔叔又长又大的右手就摸在我的后脑勺了,让我很温暖。他说,二狗,你好好把书看一遍,多看几遍也可以,看了以后写一篇读后感,以后叔叔回来会看你写得怎么样,另外书也要好好保存着,那是难得的好书呀。我嘟着嘴巴说,叔叔,读后感是啥子东西哟。虽然我爱看书,尤其喜欢看稀奇古怪的连环画,但是我不喜欢写东西,我妈妈安排的日记我还没有写完呢。
    叔叔的大手在我的后脑勺摩挲着,弄得我痒痒的。他歪着头想了一会儿,然后看着我的眼睛说,读后感就是你读完书以后的感想,你的看法。你一定要写哟,你不是刚刚开始学写作文么,这也是作文的一种。我心里直嘀咕,可我还是微笑着假装坚定地向叔叔点头,嗯,嗯,嗯。叔叔满意地笑了,在我的后脑勺响亮地一拍,便走到屋外向妈妈告别。我蹑脚走到门边想听听他们说什么,可是除了叔叔爽朗的笑声,什么都没有听到。我走向那本用牛皮纸封好的书,心里就像有只鸟在里面扑腾,一下一下的。手刚碰到书角,就被捉开了,那是妈妈的手。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到屋里的。
    我嘟着嘴巴说,叔叔又去北京了么?
    他不去北京去哪儿?妈妈把书在我面前一挥,转到里屋说,你还不好好做作业,看什么看。
    不看我还是晓得妈妈把书藏在哪儿的,就在里屋的衣柜里。衣柜最深最黑的地方,放有奶奶传给妈妈的玉镯,妈妈自己捡的一只奇特的鱼形的鼻烟壶,她说我们无路可走的时候就可以把这只鼻烟壶卖掉换个好价钱,当然还有妈妈的钱包。做完了作业,母亲又不在屋里的时候,我就踮起脚从衣柜的缝往里边望,好几次,什么都没有看见,除了黑黢黢的一团,和着刺鼻的发潮的味道。用手电筒一照,狭小的光柱打在柜壁上,全是乱七八糟的衣服。
    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住了,我说,妈,你把那本书拿给我看嘛,你那样宝贝地放着,迟早会被老鼠啃烂的,那时候我还看个屁呀看。妈妈在院子里切猪草,菜刀闪着冷光剁在木案上咚咚咚地响,猪草的汁液飞溅到她的裤腿上,紫色的脸膛上,我听见汁液飞溅前的尖叫。妈妈用衣袖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抬头看了一眼前方,又低头下去。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我跺着脚说,你到底给不给我嘛,是叔叔送给我的,又不是送给你的,我觉得你就是越来越霸道了。我有些咬牙切齿了,说话的声音也很大,我都被自己吓呆了。母亲扔掉菜刀,站起来,啪地一耳光,打得我一个趔趄。
    你说什么?你竟然这样跟你妈说话,老子白把你养了这么大,老子就算喂狗还知道护主,还知道看家呢。妈妈的脸扭曲着,眼睛里射出火焰,她指着我的鼻子,吼道。我捂着越来越热的脸,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我忍住了,我只让泪水在心里流淌着。妈妈是不喜欢眼泪的,自打爸爸在我五岁的时候因为矿难离开这个家以后。她就见不得眼泪,眼泪会让她更愤怒。
    我就变得沉默了,我觉得我是没有爸爸妈妈的孩子,我只想哭。好几天我都跑到洛河边看那些开往远方的船,我希望那些船把我带走。天擦黑的时候,我才跑回家吃饭,也不跟妈妈说学校里的趣事,心里像猫抓一样痒,但一想起她那毫不留情的一耳光我就忍住了,眼泪水偷偷地往碗里掉。
    没过多久我还是把那痛苦忘记了。我又站在衣柜面前来来回回地瞧的那天,妈妈背着背篼到街上买绿豆去了。临走时,她还摸着我的脸,目光柔软地说,好好学习,不要到处跑。她一副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的样子,扯得我心里一丝痛,我连忙躲过去她的手,惊慌地跑。妈妈在外面说,不要乱跑哈,把家看好。我已经转到衣柜面前了。天还没大亮,里屋黑沉沉的,地面潮湿的味道漂浮起来把我淹没,我在黑暗中摸索着,擦亮火柴,衣柜就那样岿然地存在着,好像一只傲慢的熊。我握住那把锁,扯了一阵,又扯了一阵,扯得我手心发麻,锁的棱角割得手起火,它还是纹丝不动。这样蛮干是不行的,得想一个办法。我爬到床下胡乱摸了一通,摸到一把生锈的锄头,摸到一把折断的镰刀,最后摸到一个大拇指粗的冰凉的东西。是一根铁棍,我想起那是在学校后面的垃圾堆里捡的,当时妈妈还打了我的手心说不该拿脏东西回家。我以为她扔掉了呢,没想到竟然藏在这里。
    我把铁棍尖细的一端插入锁孔里,双手就吊在铁棍的另一端。锁发出呀呀的叫声了,我好像看见它正在弯曲,内心一阵欣喜。我加大了力量,发出赫赫的喘气声。啪。听见锁打开的声音,我连忙擦亮火柴。蓝色的火焰撕开沉重的黑暗,灰色的铁锁像一只生病的老鼠耷拉着,在铁锁下面的衣柜红色表面,铁棍划出长长的裂痕,好像破裂的嘴唇。我一阵心慌,连伸手进去拿书的心情都没有了。妈妈说衣柜是爸爸到山上砍柏树做的,那天他冒着浓稠的大雾摸到山上,砍了十几棵树,他以为大雾天没入巡逻,结果还是被抓住了。几个邻村的人用锄头把他的腿打瘸了。如果不是腿瘸,他也会躲过那次矿难的。想起爸爸,我心里就是一阵心酸,我连他的样子都记不太清楚了。我想如果爸爸还在的话。他会用胡子扎我的脸,会给我摘野果吃,会把那本书拿给我看。我跪在地上,等待妈妈回来惩罚我,我觉得我对不起她和爸爸。
    妈妈摸摸衣柜上触目的裂痕,又转身过来摸摸我的脸。她把我从地上拉起来,揉揉我发红的眼窝说,是妈妈不好,是妈妈不好。她一脸泪水,紫色的嘴唇哆哆嗦嗦,一连说了十几个“是妈妈不好”。
    我就是第二天遇到兔子的,他站在学校后面的小树林里叫,二狗哥哥,二狗哥哥。声音那样的细,我还以为是哪个女生呢。兔子戴着一只白色的帽子,手里握着铅笔,风吹过来,他就弯腰咳嗽,像~棵虚弱的树。我说,兔子弟弟,你又病了。兔子捂住胸口捶了几下说,天气一凉,我就头疼,胸口疼,妈妈给我喝了枇杷膏,还是没用。他说话有些断续,一丝一丝的,不像平时打闹时候的天真调皮了,显得异常老成。这让我觉得隐约的心慌,我看见他太阳穴上的蓝色脉管突突跳动,好像立刻要冲破菲薄而透明的皮肤。
    我说,兔子,你拿着一只铅笔干什么?
    兔子说,我刚才在路上看《葫芦娃》的连环画,我还描了一张火娃呢。
    我恍然大悟似地拍着脑袋说,兔子弟弟,你等等,我给你看样东西。于是,我打开书包把那本妈妈塞到我书包里的《风云》拿给兔子看。兔子看见这么崭新的书,连忙把铅笔塞到裤兜里,双手捧住,脸上泛过惊喜。兔子的眼睛一闪闪地发亮,他说,二狗哥哥,你哪儿来的这么好的书。我骄傲地说,是我从北京回来的叔叔给我带回来送给我的。兔子温柔的目光拂过精美的封面,兔子柔软的手摩挲馨香的书页。许久,兔子抬起头来,眼里什么东西细细地燃烧着,嘴角微笑了一下又蔫了,他哆嗦着说,兔子哥哥……你可以借给我看看吗?我有些为难了,我不敢看兔子的眼睛。
    这本书我还没有开始看呢,今天早上临走时妈妈才转到里屋把书给我。她说,二狗.不是妈妈不给你看课外书,只是不要因为迷上看课外书就把学习丢了。我嗯嗯地点头,像一头欢快的小马驹奔向学校。结果在小树林遇到了兔子。
    我害怕兔子把书给我弄脏了,弄丢了。兔子好像看透了我的心思,他用像竹竿一样细长的手杆摇着我的肩膀说,兔子哥哥,借给我看看嘛,我不会弄脏的,我会好好保管。
    我嘟着嘴巴说,万一你妈妈发现你看课外书,给你没收了怎么办?
    兔子把脑壳摇得像筛子一样,说,不会的,不会的,我妈不会没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