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列侬回忆(特别纪念版)(附特质明信片1套)[平装]
  • 共1个商家     27.80元~27.80
  • 作者:扬·温纳(J.S.Wenner)(作者),陈维明(译者),马世芳(译者)
  •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第2版(2011年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6336118201,978756336118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列侬回忆(特别纪念版)》:
    谨以此书怀念失去约翰·列侬的三十年。
    史上最伟大的摇滚巨人约翰·列侬的“独立宣言”

    媒体推荐

    每个人都有自己心目中的约翰?列侬,但只有这本书中的列侬如此愤怒、凶悍。
    在摇滚乐史和其他艺术门类的历史一样日渐被故意拔高、有意遮盖、成心粉饰的风气变得无趣、苍白的时候,看到列侬充满斗志、袒露内心的言论,实在让人血脉贲张。而要了解一个人在人生的关键时刻的汹涌内心,要了解一颗伟大的艺术心灵刻意进取、先行认清时代真相、不惜抛弃一切名利的巨大勇气,这本书绝对必不可少。
    ——郝舫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扬·温纳(J.S.Wenner) 译者:陈维明 马世芳

    扬·温纳(J.S.Wenner,1946—),21岁创办《滚石》(Rolling Stone)杂志,以深刻独到的摇滚书写为编辑核心,极大地推动了世界摇滚乐文化的发展,他本人也成为了20世纪六七十年的文化英雄,同时开创了一个属于《滚石》的时代,现居纽约。

    目录

    看啊,这就是列侬(郝舫)
    乐迷之音
    序(小野洋子)
    新版导言(扬?温纳)
    原版导言(扬?温纳)
    正文
    约翰·列侬编年史
    约翰列侬专辑目录
    约翰列侬单曲目录
    The Beatles专辑目录

    序言

    序言 小野洋子
    我常常被问到:“如果约翰现在还活着,你想他会做什么?”我的答案通常是:他是个艺术家,总是充满了创意。他喜欢尝试新的媒介,所以或许他会爱上网络。他经常说“地球村”总有一天会实现,要是他知道那个理想如今已经成真,一定会很兴奋。
    然而,读这本“修订版”的《列侬回忆》让我想起很多事情。(“修订版”这三个字有时候暗示它是一个比较温驯的版本,才怪!)现在我知道约翰是一个比Sid Vicious a更早出现的朋克(punk),一个在饶舌音乐(rap)问世之前就已经存在的饶舌歌手(rapper)。约翰?列侬今日可能会做什么呢?他很可能会加入饶舌乐界,同时投入网络世界。《列侬回忆》这本书呈现的是典型的列侬,它不是一本让你“窝在沙发里翘起脚来读”的书,你每读完一段,都会有种冲动,想站起来在房间里来回走一圈——我自己就是如此。它像一杯又苦又烈的浓缩咖啡(espresso),冲击着你的神经。肠胃功能衰弱的人读这本书之前最好先关窗——读到一半,你可能就会想往窗外跳。
    政治不正确?你得把约翰讲的话摆回那个时代的脉络才能体会。在1970年,全世界都跟约翰作对,最早发难的正是他的亲密伙伴。尽管当时我们结婚已经超过一年,媒体的反应仍然不可理喻。公开流传的笑话是他娶了一个“比他老8岁”的女人,“恶龙女王”(Dragon Lady)则是另一个众人皆知的笑话。至于私底下的称呼则从“日本鬼子”(Jap)、“中国猪”(Chink)到“婊子”都有b。这里举个媒体对我们“开开玩笑”的例子:一本畅销杂志登了一大篇文章,用整页的版面刊登一幅丑化我的漫画,约翰成了一只被拴在脚底下的小甲虫,标题是“列侬和他独一无饿的女割迷”(Rennon and His Excrusive Gloupie) c。约翰觉得他的妻子被羞辱了——这样说还嫌保守。不过总的来说,全世界却都认为是约翰疯了。他有满腔的怒气梗在那里。但他试着不去理会那些攻击,对世界发出和善的信息。第二年,他就唱出了“想像所有的人/都能和平安详地生活”(Imagine all the people living life in peace) d。
    但在这个1970年的访谈里,约翰反击了,而且把事情搞得很难看。讲话不得体、考虑不周全,甚至还非常难得地,表现得不怎么聪明。意外的是,他完全没有要讨好谁,却还是显得很可爱,很有趣,那就是约翰。见识一下他的活力吧!
    重读这本书,我发现当时自己常常忽略扬的提问,还有不少烦人的补充说明。(我们为什么非得说些什么不可呢?!)扬,这位24岁的天才,一反往例扮演起正经八百的角色。我则像个跑龙套的,不管该不该笑,都笑个不停。我们面对滔滔不绝的约翰,也没有别的事情可做,他讲话连气都不用换!像他这样的人,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了。我很想念他。
    我听到约翰说:“很好,各位,这个一定会要你们好看,你们未免过得太舒服了!”
    2000年7月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空间只够让一个人表现,所以那样根本没有意义,一点意义也没有。曾经一度那样的做法是有理由的,但现在都没有意义了。我曾经拥有一个乐队,我是主唱兼团长,遇到保罗的时候,我作了一个决定——同时他也作了决定——看看是不是要让他加入。该不该让一个比前任乐队成员都优秀的人——很明显是如此——要不要让他加入?要让这个乐队变强,还是让我自己变强呢?最后我决定让保罗加入,让这个乐队变强,然后,保罗介绍乔治跟我认识,保罗跟我又必须下决定——或者我得下决定——要不要让乔治加入。我听过他的弹奏之后说“弹得脏一点”,或者不管故事后来怎么传的,总之我让他加入了。我说,“好,你来吧。”那就是一当时就是我们三个。后来其他成员一个个离开,就这么回事。我们追求最强烈的表演形式,每个人都有平均发展的空间。可是乔治比我小了十岁,或者差不多那样。他刚加入的时候我根本懒得理他,他老是跟在我后面,简直像个小鬼头,跟在我们屁股后面混。我花了好几年才改变想法,开始把他看成一个平起平坐的对手。他就是一个会玩吉他的小鬼,又是保罗的朋友,这让事情进行得更顺利。后来我们换了各种各样的鼓手,因为他们——当时拥有整套鼓的人非常少,住得又远。那是非常昂贵的行头,而买得起的人通常又是白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