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山海经2[平装]
  • 共1个商家     72.00元~72.00
  • 作者:何催(作者)
  • 出版社:朝华出版社;第1版(2006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541482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山海经》是一部记录上古世界的奇书,已经流传两千多年了,在华人世界可谓家喻户晓。其内容丰富多采,包罗万象,包括地理、历史、神话、宗教、民族、物产、医药等,是关于史前时代的一部“百科全书”。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系统开发古代文化名著《山海经》,开创新一代娱乐经典,堪称中国的《指环王》,本书定稿后即有新华社、新浪、搜狐、网易、中华传媒网、中华一家人网、中国台湾网、《人民日报》、《解放日报》、《楚天都市报》等数十家媒体报道!

    作者简介

    何催,本名何回,四川邻水人,北京大学毕业,著有长篇历史悲情小说《褒姒》、长篇童话《克隆男孩罗比比》、《克隆晰蜴海贝特》等。

    目录

    第九章 童蛮雾女
    第十章 东海鸟国
    第十一章 泰蒙的梦
    第十二章 昆仑王母
    第十三章 雄歌大战
    第十四章 山海归心

    文摘

    书摘
    “曼萝,我很喜欢有你这个妹妹。”子唯说。
    “妹妹?是啊,你是血有肉的人,我是水滴和灰尘的凝结物,我们怎能
    结合在一起呢?我怎能变成你的妻子呢?怎能为你生儿育女?光是拥抱我就不
    能带给你温暖。但这些无数的天地之隔,并不能阻碍我的表白:‘我爱你,
    子唯。’这是我三千年来的第一次,第一次在水滴和尘埃之外,触摸到了第
    三种事物——爱情。雾女是不能有爱情的,更不能把爱情指向外物,她只有
    一种感情,那就是包裹水滴和尘埃。一旦对外物,特别是对人类动了感情,
    就会再也化不成人形。我知道爱上你会水飞尘散的,但我的心已经不能再走
    一个同样的三千年了。子唯,难道你就是上帝派来剥夺我永生的人?如果是
    的,我情愿为你消失。”
    曼萝泪如泉涌,泪水像洁白的小鸟在袅袅飞翔。她的泪水也是雾。
    “曼萝,你这是何苦呢?你明知我们之间不能有爱的,为什么还要这样
    呢?谢谢你对我的感情,对不起,我不会接受的。我希望你活着,快乐地活
    着,再活一个三千年,永远活下去,别忘了,战争结束后我还要去看你呢。
    快回去,太阳出来就糟了。”
    “我已经回不去了,子唯哥,因为我已经离开了藐姑射山,那是世界上
    最严厉的山,一旦离开就甭想回去。”
    “去别的山好吗?去凫丽山!凫丽山离这儿不远,在西边。”
    “我连永生都可以抛弃,还在乎什么归宿!我来这里是为了证明我的爱
    的。”曼萝瞪着一双幽怨迷离的大眼,可怜兮兮地望着子唯,“子唯哥,难
    道,你就没有一点点喜欢过我?”
    “喜欢,当然喜欢,”子唯毫不犹豫地回答,“像喜欢子莲那样喜欢你
    ,也愿意像疼子莲那样疼你。哦,我差点糊涂了,我不该把你当妹妹看的。
    你不是有三千岁吗?我应该叫你姐姐才对。”说完呼的一声笑了。
    “还好,没叫我老奶奶老祖宗。”曼萝凄然一笑,“是的,我应该认识
    到,一个雾做的女子爱上一个血肉之躯,是多么荒谬,千里迢迢去表达又是
    多么愚蠢。心中有爱,又何需证明!我应该像藐姑射山的万丈绝壁那样,默
    默地挺立在永恒之中,任岁月的刀剑刻下累累伤痕。既然我已经证明了我的
    爱,那就让我离开吧。只是,子唯哥,在离开之前,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只要我能给予你的,尽管吩咐。”子唯见终于说动了曼萝,分外高兴

    “给我一个吻,让我在你的拥抱中消逝。”曼萝说。
    子唯愣住了,看着曼萝。曼萝痴痴地望着他,满脸是泪。子唯低头沉思
    了一会,然后抬起头来,走向曼萝。
    他从未这样接近一个雾女,尽管对方不是血肉之躯,没有娇艳玲珑的芳
    唇,没有热烈香甜的呼吸,他还是禁不住怦怦心跳。她是多么神奇,她身上
    的每一个部位都在袅袅地流动。
    曼萝向他伸出手,他伸出手迎向她的。他的手指轻轻穿过她的掌心,仿
    佛穿越空气、流水和飘渺的梦。她浑身散发出丝丝凉意,既流动又凝固,既
    真实又虚无,既炽热又寒冷,被这样一个神奇的精灵爱慕,子唯不知是该激
    动呢,还是该惊奇。
    曼萝的梦臂飘飞起来,像两只翅膀圈住了子唯的脖颈,子唯不觉打了个
    冷颤。“抱我。”曼萝在他耳边悄悄道。子唯拿出双手,轻轻抚着她的腰肢
    ,但这种“抚”仅仅是接触而已,他担心一用力就把她捏扁了,甚至担心自
    己抑制不住好奇,随手抓走一把雾,把她抓个大窟窿。
    “吻我。”曼萝仰着脸,一双醉意朦胧的大眼半睁半闭。哦,天下女子
    动情的样子都是一样的,不管她是雾做的还是肉造的。说完,曼萝的身子往
    下一缩,她刚才的个子太修长了,几乎和子唯一样高,为了方便心上人亲吻
    ,只好把自己临时变矮些。子唯险些笑出声来。他咧了咧嘴,暗中大喝“加
    油!就这一次”,俯下头,去吻曼萝的额头。
    “不,是嘴唇。”曼萝纠正道。
    “哦。”子唯一呆,像完成任务似的,飞快地去亲曼萝的雾唇。然而,
    他的嘴唇刚触及上去,曼萝的嘴唇就消失了,紧接着,鼻子也不见了。
    “曼萝,你怎么啦?”子唯大惊失色。
    “谢谢你的吻,子唯哥,我要消失了。”一个飘忽的声音有气无力地说
    道。话音刚落,曼萝的眼睛也不见了。
    “不,曼萝,你不能死呀!”子唯再也顾不得了,狠狠抓住她的肩头,
    但却抓了一个空。
    曼萝的雾臂也从他的脖颈上耷拉下来,子唯急忙去抓她的手,他抓住了
    ,但那只手转眼就消逝了。他像猫一样又抓住她的胳膊,她的胳膊又从他的
    指缝里溜掉了。“子唯哥,别管我,我在回到三千年前,我很开心。”话音
    刚落,曼萝的整个脸都不见了。子唯疯狂地抓住她的长发,她的长发像瀑布
    一样泻走了。脖颈、胸脯、腿脚、裙袂,一块一块地消逝。子唯绝望了,呆
    呆地望着曼萝的死去,泪水无声地流淌下来。“我不该吻你,曼萝,不该吻
    你,不该吻你……”他哽咽着喃喃不止。顷刻间,曼萝不见了,一团浓雾飘
    浮在子唯面前,活像一笼被大雪覆盖的树梢。
    “子唯哥,我虽然失去了人形,但作为雾的能量将大大增强,只是不能
    再叫人打冷颤了。”曼萝的声音细若游丝,“我要穿越三千年,回到初始,
    这中间有一场罕见的大雾。你知道该怎么办。我,我的声音快消失了,子唯
    哥——”声音戛然而止。
    “曼萝!”子唯伸出手,想去拥抱那团雾,但那雾却飞出窗外,不见了

    “曼萝!曼萝!”子唯扑到窗台,四处张望,却哪里有曼萝的影子,冷月
    依然在天。他像失了魂似的冲到门边,打开门,却蓦地呆住了。
    门外站着万秀,泪流满面,手上捧着一件衣物。
    P4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