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现代中国文学史[平装]
  • 共1个商家     21.30元~21.30
  • 作者:钱基博(作者)
  • 出版社:岳麓书社;第1版(2010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761435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现代中国文学史》:民国学术文化名著丛书。

    媒体推荐

    《现代中国文学史》阐述中国现代文学兴衰得失递变的轨迹。……深刻地反映了这一旧中国学术界新旧交替时期剧烈的思想矛盾和时代的苦闷。……先生的这一著述,对当时的学术界起了一种不可或缺的深刻反思的作用。它无疑是今天研究我国近代文学历史发展和了解那一时代政治、社会思想心理等方面的历史风貌的一部重要史料。刘梦溪:钱著《现代中国文学史》的有些观点我们自然不必尽同,但其书却有优长之处,主要是特见独出而不被时论所摆布,掘发到了有定在性的历史文化精神。
      ——吴忠匡
    对于那个时代的整个的文学面貌,各个作家的创作实践,都从宏观和微观方面进行巨细靡遗的论述,是一部以史料取胜的文学史。
      ——孔庆茂

    目录


    绪论
    一、文学
    二、文学史
    三、现代中国文学史
    编首
    一、总论
    二、上古
    三、中古
    四、近古
    五、近代
    上编 古文学
    一、文
    1.魏晋文
    2.骈文
    3.散文
    二、诗
    1.中晚唐诗
    2.宋诗
    三、词
    四、曲

    下编 新文学
    一、新民体
    二、逻辑文
    三、白话文
    后记

    序言

    余读班、范两《汉书》,《儒林传》分经叙次,一经之中,又叙其流别,如《易》之分施、孟、梁丘,《书》之分欧阳、大小夏侯,其徒从各以类此,昭明师法,穷原竟委,足称良史。是编以网罗现代文学家,尝显闻民国纪元以后者,略仿《儒林》分经叙次之意,分为二派:日古文学,日新文学。每派之中,又昭其流别,如古文学之分文、诗、词、曲,新文学之分新民体、逻辑文、白话文。而古文学之中,文有魏晋文与骈文、散文之别,诗有魏晋、中晚唐与宋诗之别,各著一大师以明显学,而其弟子朋从之有闻者,附著于篇。至诗之魏晋,其渊源实出王闽运、章炳麟,而闯运、炳麟已前见文篇,则详次其论诗于文篇,以明宗旨,而互著其姓名于诗篇,以昭流别,亦史家详略互见之法应尔也。特是学者猥众,难以悉载。今但录其卓然自名家者,著于篇。
    又按《汉书·儒林》每叙一经,必著前闻以明原委,如班书叙《易》之追溯鲁商瞿子木受《易》孔子,范书之必称前书是也。是编亦仿其意,先叙历代文学以冠编首,而一派之中,必叙来历,庶几展卷了如,要之以汉为法。特是规模粗具,而才谢古人。

    后记

    钱基博(1887-1957),字子泉,又字哑泉,别号潜庐。江苏无锡人。国学家、古文家、文体学家、文学史家、教育家。著名学者钱锺书之父。先后任教于无锡县立一小、江苏省立第三师范学校(1917~1922)、上海圣约翰大学(1923)、清华大学、光华大学(1926-1936)、无锡国专(兼课,1927-1936)、浙江大学、湖南蓝田国立师范学院(1938-1945)、武汉华中大学(1946-1950)。卒于华中师大教授任。著有《经学通志》、《明代文学史》、《现代中国文学史》、《韩愈志》、《古籍举要》、《版本通义》、《骈文通义》等,均被视为“学术经典”。
    钱基博被视为“国学大师”,不仅在于他终其一生以教授“国学”为职志,更在于他对于“国学”有自己独特之理解。《现代中国文学史》便是他历时十余年完成的一部巨著。1922年成书,1932年以《现代中国文学史长编》之名由上海世界书局正式出版,影响颇著,短短五年之中再版四次。1933年再版时,改名为《现代中国文学史》。1936年第四版时,作者作了较大的增订。此后,其他出版社也曾多次再版。

    文摘

    我诵涪翁诗,奥莹出妩媚。冥搜贯万象,往往天机备。世儒苦涩硬,了未省初意。粗迹捋毛皮,后生渺津逮。书何独不然,笔法摹讹伪。九州炫赝本,蛇蚓使眼眯。岩拓亦损真,略具银钩势。望古忝邑子,遣墨期购致。邻寺守传幅,号称小三昧。髫髻转郡国,坐失摩挲地。属闻散人家,居奇千金利。濮叟骚雅宗,袭珍辱持示。阿谁乞伽佗,想见娱游戏。风日发光妍,珠玑蕴温粹。宛窥虞柳全,渐拾羲献坠。锋锐敛冲夷,乃副儒者事。取证内外集,波澜与莫二。得此夸家鸡,政尔适寤寐。后有五百年,永宝十行字。劣咏污败毫,凭叟哂以鼻。盖论定黄氏,有不同人云亦云者。尝以宣统元年刊《散原精舍诗》二卷,郑孝胥序其嵩日:伯严诗,余读至数过,尝有越世高谈自开户牖之叹。己酉春,始欲刊行,又以稿本授余日:“子其为我择而存之。”余虽喜为诗,顾不能为伯严之诗,以为如伯严者,当于古人中求之。伯严乃以余为后世之相知,可以定其文者耶?大抵伯严之作,至辛丑以后,尤有不可一世之概。源虽出于鲁直,而莽苍排幂之意态,卓然大家,非可列之江西社里也。往有巨公与余谈诗,务以清切为主,于当世诗流,每有“张茂先我所不解”之喻。其说甚正。然余窃疑诗之为道,殆有未能以清切限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