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夜半惊魂:西方魔幻故事集[平装]
  • 共1个商家     71.00元~71.00
  • 作者:耿晓谕(编者),柳明(译者),杜宝华(译者),刘玉军(译者)
  • 出版社:百花文艺出版社;第2版(2004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062690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媒体推荐

    代序
    颤栗的快感(代序)
    耿晓谕
    客厅里,两个人正在对话。
    “你对此怎么解释呢?”
    “我无法解释,我也不打算不懂装懂。”
    “这么说,你认为那纯属超自然的现象了?”
    “我们本来对什么是自然——它的力量和界限——就搞不清楚,又怎么能断定什么是超越它,什么不是超越它呢?”
    “那你相信确有其事喽?”
    “当然,我从不怀疑这一点。”
    周围的人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是鬼故事!”一个人喊道,“啊,太棒了,给我们讲讲吧!”
    “呃,不,”另一人说,“我会整夜睡不着觉——不过我还是太想听听了。”
    小的时候,常听人讲神秘莫测的兔子的故事。这种兔子,你只要能用帽子罩住它,或是抓住它的耳朵,不让它接触地面,它会满足你提出的任何要求。后来我养过两只兔子,现在我相信,那么做是为了克服这一动物在我心里留下的恐惧。那时候,尤其是傍晚或夜间,大人们总爱给我们讲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故事。周围静悄悄的,间或能听到蟋蟀的吱吱声,或远处的犬吠声。月亮在云中穿行,有时半天也露不出面来。正凝神聆听之际,偶尔会吹来一阵微风,使得头顶的树叶沙沙作响。听到最关键处,有的孩子会“哇”的一声,用手捂住耳朵。但他很快就会把手放下或松开,谁也不愿意漏掉最精彩之处。
    随着年龄的增长,对幽灵或鬼魂的恐惧消失殆尽了。然而今天.当我面对这些故事时.我又获得了童年时的颤栗。这些故事远非儿时听到的那些所能相比,它们曲折、生动、引人入胜。每一个故事都有它的独到之处。尽管被吓得头皮发紧,身体收缩,但还是忍不住要看下去。这是一种什么心理呢?很难解释清楚。不过,可以肯定地说,这种心理是人与生俱来的。我姑且称之为“快感”。那么,人对一些可怕的场景趋之若鹜,恐怕就是要得到快感的满足。
    除了幽灵小说,这里还收集了上乘的神秘、悬念和哥特小说。读者对前两种都不陌生。至于哥特小说,它是18世纪末流行在英国的一种小说。它描写恐怖、暴力、神怪,以及对中世纪的向往。故事通常发生在哥特式建筑,尤其是阴暗、荒凉的古堡之中。小说情节恐怖、离奇,富于神秘气氛。这里收集的是三部非常著名的哥特小说。
    或许有人认为这些作品纯系消遣之作,没有什么文学价值。但我可以随便列举一些作家,这里收有他们的作品。如威尔斯、柯林斯、吉卜林、史蒂文森、亨利·伍德夫人、丹尼尔·笛福、盖斯凯尔夫人、玛丽·雪莱、狄更斯等等。他们以卓越的技巧,把理智与狂妄、怪异气氛与日常现实掺为一体,使神秘故事远远超过只供消遣的水平。鬼怪、幽灵、闹鬼的房屋等在他们笔下都显得极为真实可信。
    ……

    目录

    颤栗的快感(代序) 耿晓谕
    父亲的奇遇 菲利浦,奥尔贝·德加斯佩
    夜半惊魂 托马斯·S·米林顿
    雪野游魂 岱尔利,莫瓦特
    C—大街的最后一所房子 迪那·默洛克
    麦克菲尔神父的故事 兰·宾森
    关不上的门 夏洛特·里德尔
    葬身风景的女孩 玛格利特·阿特伍德
    梦游先生 伊瑟尔·威尔逊
    神秘的长裙 玛丽,路易莎·莫尔斯沃斯
    琴师马斯,佩雷兹, 古斯塔夫·阿朵弗·贝克尔
    杰里·邦德勒 W·W·雅格布斯
    忏悔的鬼魂 奥诺雷·博格朗
    沉默的女人 莱奥波德·科姆帕特
    科尼勒斯叔叔的故事 乔治·麦克多纳,
    观实还是幻觉 亨利·伍德夫人,
    恳请宽恕的老人 埃里克·麦克马克
    死亡兆象 布莱恩·摩尔
    在死亡的边缘 拉迪亚德,吉卜林
    哥朗热庄园的鬼魂 施太芬·里库克
    我必将复仇 邓肯·坎贝尔·斯科特
    明怡的奇遇 拉法多伊·海恩
    阿尔贝里克的剪贴簿 蒙太古·罗德斯·詹姆士
    流浪汉威利的传说 威尔特,司各特
    掘墓盗尸人 罗伯特·路易斯·史蒂文生
    死人的投诉 玛维斯·加兰特
    巴吉的鬼魂 罗汉顿·米斯特尔
    “北极星”号船长 可瑟·科南·多伊尔爵士
    赤脚的乔来到爱荷华 W·P·凯塞拉

    文摘

    书摘
    就这样过去了好几年,我们还觉得不错。她风韵依旧,楚楚动人。她尚未出嫁的女儿陪伴着她、宛如一朵盛开的玫瑰花旁的蓓蕾。远近上门的求婚者络绎不绝,供漂亮的女儿挑选。其中大部分都是很优秀的年轻人。一个姑娘有众多的人追求,她的母亲总会觉得脸上有光。即便如此,维莉也没有解除禁锢·她不能像别的母亲那样投身于忙碌的社交。在大庭广众之下急于展示自己女儿的优势。她选中了一个很中意的青年,结果小两口郎才女貌,无与伦比。就在举行婚礼的前几个礼拜,一场恶性急病在当地流行起来,使人们忧心忡忡。受害者多是少女,体弱病残均幸免于难,维莉的女儿也没有躲过这场瘟疫。三天时间不到,房里就平添了一具尸体,新娘子的尸体。


    书摘1
    “妈妈可能已经上床一个小时了,”我有点自责到现在才想起她。
    “紧接着我和女仆同时被一个声音吓了一跳。
    “你听到了吗?’
    “‘听到了,是蝙蝠撞在窗户上的声音。’
    “‘但窗子是开着的,多洛茜小姐。’
    “窗子确实开着,而且周围也没有鸟和蝙蝠或其它什么动物呀,只有寂静的夜空,河流和满天的星星。
    “我肯定是听到了什么声音,而且像是——像是有人敲窗的声音。”
    “别胡说,帕蒂!,尽管我嘴上说是蝙蝠的声音,我也觉得帕蒂说得对。那声音太像是柔软的手指敲在窗子上的声音了,就像在家时,我母亲每次去她的花园常常从外面敲敲书房的窗子一样。
    …不知道我父亲听到声音没有。要知道,帕蒂,它,就是那只蝙蝠,可能也飞到了他的窗子上?’
    “噢,多洛茜小姐!’帕蒂明知道我是在哄她的。我把刷子又递给她让她继续给我梳头,但她的手却抖得厉害。我关上了窗户。两人默默地坐下来盯着那扇窗户。
    “就在这时,千真万确地,我们又听到敲窗户的声音。像是有人在从窗前走过时,敲窗子招呼人一样。但实际上连个人影也没有,窗外只有空旷的夜空和昏暗的星空。
    “我猛地吃了一惊,有点紧张,但没有吓懵。这声音甚至给了我一点惊喜。但还没等我弄明白自己到底是什么感觉,为什么会有这些感觉,忽然从我父亲房里传来一声叫喊:
    “c多丽,一一多丽!’
    “虽然我和母亲的名字一样,但父亲总是用旧时的昵称称呼我母亲,而对我却一成不变地叫多洛茜。但是,还没等对这些作 出反应,我就本能地一面答应,一面冲向他那锁着的房间。
    “我听见他时而自言自语,时而呻吟,过了好一会儿才注意到我在敲门。他平时容易作恶梦,特别是在他的痛风病发作之前更是如此。所以我刚才的惊恐减轻了不少。我站在门口听一会儿,敲几下门,直到他把门打开了。
    “干什么,孩子?’
    “有什么事吗,爸爸?’
    “没有。去睡吧,多洛茜。’
    “你没有叫人吗?你是不是想找个人?’
    “不是你。噢,多丽,我可怜的多丽,’——他几乎在啜泣着说,‘我怎么会让你离开我呢?’
    一爸爸,你是不是有病了?不会是痛风吧,是吗?’(因为这是他最需要母亲的时候,这时,除了母亲谁也不能使他安静。)
    “去吧,去睡觉,孩子,我不需要你。’
    “我以为他因为我找理由晚几天回去而生我的气了,于是我难过地离开了他。我和帕蒂又坐了好长时间,议论着如果父亲真在这人生地不熟的伦敦犯了痛风病可怎么办,只有我们两个人照顾他,母亲又不在。此刻,我俩变得忧心忡忡,早忘记了原本对我们那么有吸引力的环境。忽然,帕蒂坐在她的铺在地板上的床上直言不讳地说:
    “我希望老爷别有什么病,可是,你知道吗,那是个凶兆。你真地认为那是一只蝙蝠吗,多洛茜小姐?’
    “很可能的。帕蒂,我们现在该睡觉了。’
    “但我睡不着,一整夜我都听见父亲时断时续的呻吟声。我想那一定是痛风病又犯了,我真恨不得立刻回到家里和妈妈在一起。
    “可是,当听到他第二天很早就起床下楼来的时候,我感到意外极了,他就像根本没病一样!我发现他身穿出门时才穿的外套,坐在早餐桌前,只是面容憔悴,神情沮丧,但显然要出远门了。
    “‘爸爸,你要回巴斯去吗?,
    “‘是的。’
    “‘不行,你知道吗?我们要等到晚上有车了才能走。’
    “那我就搭一辆邮车。我必须在一小时之内动身。,
    “一小时!离别的痛苦(我的天,要知道我年轻时是个非常多情善感的人)——震撼着我的全身。短短的一小时,我就要向艾德蒙说再见了,特别是当我们还这么年轻的时候,这种离别太令人伤感了,但我们却没有想到真正的离别只能在彼此不再有真爱时才会有。很多年了,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想起跟艾德蒙告别的情景就会痛不欲生,噢,艾德蒙,他是多么爱我。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进来了,像往常一样,坐下吃早餐。我的哭红的眼睛和父亲那已经捆好的皮箱解释了一切。
    “‘斯维特医生,你不是要走吧?,
    “是的,我是要走。’父亲愁眉苦脸地坐在那儿靠着饭桌——却并没有动他的早餐。
    “可必须得等到晚上有车呀。我还要带你和多洛茜小姐去见本杰明·韦斯特先生呢,他是国王的画师。,
    “‘国王的画师又怎么样,孩子。我要回家去见我的多丽。,
    …艾弗利先生调动了一切手段,软硬兼施,我则怀着急切期待的心情听着。他说话总能深入浅出,清楚明白;他的才气要高出父亲很多,因此,父亲很容易就受到了他的影响。
    一多洛茜,’他悄声对我说,‘帮我劝劝你父亲吧。我所要的就是那么一点点时间,短短的几个小时,而我们面临的是一次很久的离别。’事实上,它比我所想象的要长得多。
    “最后父亲哭了,‘傻孩子们,你们还不懂事。等到你们结婚二十年以后就明白了。我必须去看我的多丽。我知道家里一定有事。’
    “我本来应该被父亲的话吓一跳的,但我看到艾弗利先生却笑了——当我父亲说到我们‘结婚二十年’时他多情地对我一瞥,我也立刻心花怒放了。
    “爸爸,你没有理由这样想。如果有,请你告诉我们。’
    “我父亲这才抬起头来,心事重重地看着我。
    “‘多洛茜,昨天夜里我见到你母亲了,就像我现在看见你这样真切。’
    “就是这些吗?’艾弗利先生大笑道:‘嗨,我的好先生,你当然是看见了,因为你在作梦。’
    “‘可我还没有睡觉呀!’
    “‘你是怎么看到她的?’
    “她就像平时一样走进卧室,手里拿着蜡烛,怀里抱着个婴儿。’
    “‘她说话吗?’艾弗利先生问道,然后又讥讽地笑了笑,‘别忘了,昨天晚上你刚看过《哈姆雷特》。所以,先生,这的确只是一个梦。我不相信有鬼。它简直是对人类的文明和智慧,甚至对上帝的亵渎。’
    “艾德蒙说得有理有据,我不住地点头,就连我父亲也开始为他自己的软弱而感到羞愧了。他身为一名外科医生,一家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