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庶女攻略3[平装]
  • 共1个商家     17.90元~17.90
  • 作者:吱吱(作者)
  • 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2年1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393415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起点女生网金奖作者向《红楼梦》致敬作品!
    古代宅门中的杜拉拉!
    像甄嬛一样智慧,如大长今般励志,赠全新番外(附大结局后)!
    《庶女攻略》是吱吱创作的一部古代言情类网络小说,首发起点女生网。小说主要内容是鸟啼远山开,林霏独徘徊。清雾闻折柳,登楼望君来。
    这本《庶女攻略(3)》(作者吱吱)是第三册。

    作者简介

    吱吱,起点中文网知名作家,起点女生网2011年度最受欢迎金奖作者。学的是会计,却不会算账;干的是打水扫地的活,喜欢的却是读读又写写:总有那么一点点不合时宜,一如在这浮躁的世界里相信有童话,坚信有爱情。

    目录

    第三十五章 愿闲散余波尤不止
    第三十六章 护姨娘十一添筹划
    第三十七章 教子忙徐家天伦乐
    第三十八章 人不恭狂子终殒命
    第三十九章 皆欢喜莲房孕新机
    第四十章 话纠缠弱女露锋芒
    第四十一章 人心乱冬青也轻狂
    第四十二章 丢分寸小乔乱阵脚
    第四十三章 针锋对十一显威仪
    第四十四章 失君意命里终虚无
    第四十五章 群芳乱皇家选新妇
    第四十六章 忙操持项二妄议亲
    第四十七章 喜成空故人探旧事

    文摘

    “请五爷帮个忙?“十一娘将徐令宜换下的衣裳放在一旁的小杌子上,有些惊讶地望着徐令宜。
    徐令宜点头,“除了让范维纲、王励帮着搅搅这摊浑水,我还让小五和他那帮朋友私下闹一闹。”
    十一娘脑子飞快地转。范维纲和王励都是皇上倚重的肱骨之臣,又与徐令宜交好,他们上个折子说下可以,却不可以说得太深,耍不然会给皇上结党营私之感。徐令宽却不一样,一来他是徐令宜的胞弟,二来他的朋友虽是三教九流,却多为纨绔子弟。由他们私底下乱嚷一通,别人看在眼里,觉得这是徐令宽在为哥哥鸣不平,把这件事往风流韵事上引,效果只怕比范维纲和王励出面要好上百倍。
    徐令宜说这话的时候很是怅然。之前家里的事他j虫白担着,虽然考虑到三哥徐令宁敦厚,幼弟徐令宽散漫,都不是与之为谋的好人选,但更重要的原因还是觉得既然自己承了爵位,就应该负起振兴家业、照顾兄弟、庇荫亲戚的责任。只是没有想到,事与愿违。自己做得越多,兄弟之间走得越远。先不说徐令宁行事被动,徐令宽的惹是生非,他双手敌四拳,虽然打得痛快,但夜深人静、子然一身时,不免心生倦意,有些茫然。
    后来有十一娘的提醒,先是借着霉米的事和徐令宁把话说开了,打破了这几年横在两人中间那层看不着、摸不到,却让人心生沮丧的隔阂。后把徐令宽看做是个处处针对自己的同僚,拿出当年平苗乱时折服桀骜不驯的手下的手段来,一席话不仅说得徐令宽羞愧不已,还主动认错,第一次在自己面前真诚地检讨往日那些言行。
    徐令宜当时心中动,徐令宽从一个聪慧机敏的少年,变成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除了管教不严,还与太夫人只知道溺爱,而自己从来不曾认真地教导他有着莫大的关系。如果找点事让他做 念头闪过,他就想到了让徐令宽帮他做点事。
    他口风一漏,徐令宽立刻拍胸答应,还马上提出了解决的方法一他的朋友里谁的性格比较急躁,适合在大庭广众之下与人争辩;谁唯恐天下不乱,会说了东家再去说西家,把事件闹开;谁贪得无厌,只要出得起银子,唾面自干的事都愿意做。竟然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算准备怎样做,也说得头头是道。
    他当时目瞪口呆——没想到徐令宽对身边的人知之甚深。
    “你既然这样清楚,为什么还要和这些人玩在一起?”徐令宜放下了哥哥的架子。
    徐令宽倍感亲切,话回得直接“我不和他们玩和谁玩啊?再说了,大家都只是在一起玩玩,又没指望谁会对谁真心实意。”语气听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眼底却闪过一丝自嘲。 徐令宜顿时无语,心里那种内疚感却久久不能散去。
    趁着回来换衣裳的机会,他把这些讲给十一娘听“我之前只看他呼朋唤友、醉生梦死、自甘堕落,谁知道他也不痛快 ”
    “侯爷现在知道了也不迟啊!”十一娘笑着帮他换了件新做的深蓝色素面缎袍子,“而且五爷也知道了侯爷的难处、徐家的难处。以后有五爷帮着您,您也可以少操些心了。”
    “帮我的忙我是不敢想。”徐令宜叹道,“只望他以后不要再到处惹是生非,我就心满意足了。”一副无可奈何的慈父口吻。
    十娘不由掩袖而笑,又迟疑道“只是这样来,大家都会说五爷性子鲁莽,不是成大事的人。要不要跟红灯胡同孙老侯爷打声招呼?”
    她虽然只见过孙老侯爷一面,但总觉得,能教养出五夫人这样一个女儿的人,不是那么简单。
    “不用。”徐令宜笑道,“你别看孙老侯爷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心里明白着呢1要知道,先帝晚年不知道杀,了多少王公大臣,却从来没有怀疑过他老人家。”
    看样子,自己的感觉还是挺正确的。十一娘笑着点头,帮徐令宜整了整衣襟,随口应道,“还是侯爷考虑得周全,妾身只求家里安泰祥和、丰衣足食就满足了。”
    “安泰祥和、丰衣足食一”徐令宜笑起来,“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想要安泰祥和,就要保证荣华长久;想要丰衣足食,就要保证富贵不断……”颇有些感慨的样子。
    十一娘一怔。她不过无话找话罢了,没想到引来徐令宜的这番话。
    他所说的“荣华”是指“权势”,“富贵”是指“金钱”吧7仔细想想,还真是如此。没有了权势,谁把你瞧在眼里?在这个有着“破门的县尹”之说的社会里,七品芝麻小官都能找借口诬告你造反。没有金钱,就算你是朝中的二品大员,仅靠着那些俸禄过日子,不贪不拿,又怎么能吃饱穿暖,又贪又拿,却失了君子之道,流于卑贱,不免让人瞧不起,甚至有一天东窗事发,失去权势。
    不知道有多少人汲汲营营地追求那荣华富贵,说到底,不过是想过得更舒适、踏实。可走着走着,就忘了初衷,本末倒置,成了荣华富贵的奴隶,早忘了追求这些身外之物本是为了让自己过得更愉快。就像自己,很努力地想得到太夫人的信任,很努力地想成为徐令宜的心腹,最终目的不过是想过些“闲来看花,无事独酌”的悠闲日子。可在这之前,自己却必须取得能“悠闲过日子”的资格才行。
    这样一想,自己的处境和徐令宜倒有异曲同工之处。徐令宜想让徐家做个闲散的富贵之家,首先要取得这样的资格才行。家族没有能人志士,不管是皇上也好,公卿之家也好,没人会把这个家族放在眼中,甚至有什么事,这个家族会第个被淘汰,家族里要是出了能封相拜侯,左右朝廷政局的人物,皇上又怕你结党营私、把持朝政,公爵之家怕你气焰一家独大,夺了自家的利益。如何把握好这个度,是徐家的当务之急。但愿徐令宜能好好把握这次机会,找到一个平衡点,让徐家站得更稳一些。她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笑道:“妾身到底是见识浅薄,没侯爷的心胸眼界。”
    “那倒不是,”徐令宜笑着扯了扯自己的衣袖,“你只是性子绵和,不善与人争执,没往这上面想罢了。”
    十娘愣。她只是觉得有些事不能太急,怎么会给徐令宜“性子绵和”的感觉7
    十娘来不及多想,徐令宜已转移了话题“都收拾好了吗?收拾好了就快点去娘那里吧!”说着,转身出了内室。
    她忙应诺着跟他出去。
    见三位姨娘都到齐了,十一娘披了斗篷,让琥珀抱着徐嗣诫,一行人浩浩荡荡去了太夫人
    这一次他们到得比较早,太夫人正在更衣。
    谆哥已在厅堂里等,给徐令宜和十一娘行了礼,_双眼睛却往徐嗣诫的身上直瞅。
    十一娘知道他一向怕徐令宜,肯定是想和徐嗣诫玩,又十白徐令宜不高兴,推了徐令宜去东次间坐,“我在这里等三爷他们就是了。”
    徐令宜见屋里不是女人就是孩子,也觉无趣,去了东次问。
    谆哥果然跑到琥珀身边,“诫哥儿,快给我行礼。”眼角眉梢掩不住得意。
    徐嗣诫却是看也不看谆哥一眼。
    谆哥难掩失望,望向十一娘,好像在问他为什么不和我玩,
    十一娘笑着把徐嗣诫牵到谆哥面前,柔声道“这是你四哥,以后见到要喊‘四哥’。”
    徐嗣诫犹豫了半晌,轻声喊了声“四哥”。声音虽然低,却七分好听。
    谆哥很是吃惊,抬头对十一娘道-“五弟的声音比黄鹂还好听。”
    十一娘不由苦笑。好在谆哥是真心赞美,并不多想。谆哥从怀里掏了个小小的油纸包,道一“你喊我一声四哥,我就给你吃玫瑰汁做的窝丝糖。”说着,打开油纸包,露出里面玫红色、晶莹剔透像水晶似的窝丝糖来。
    别说是小小年纪的徐嗣诫,就是文姨娘和乔姨娘也好奇地望过去。只有秦姨娘,踮着脚朝外张望,嘴里还喃喃地念叨:“二少爷怎么还没有来?”
    徐嗣诫果然就被这糖收买了,眼睛直直地盯着那糖,立刻叫了谆哥一声“四哥”。
    谆哥喜笑颜开,拿了一颗糖给徐嗣诫。
    谁知道徐嗣诫并不满足,把糖放在嘴里,然后朝谆哥伸了手掌,意思是还要。
    谆哥见了立刻又给了他一颗。
    徐嗣诫紧攥在手里,伸出另一只手。
    谆哥犹豫了一下,自己拿了颗糖,想了想,又拿了几颗出来,然后把剩下的全给了徐嗣诫。
    徐嗣诫立刻猴急地把糖揣在了怀里。 满屋的人都被他逗得大笑起来。谆哥也笑得开怀,不以为意地拉l了徐嗣诫的手道“我那里还有桂花酥,也是宫里赏的。”说着就要和徐嗣诫去自己屋里。
    一旁的妈妈忙拦了,“我的小祖宗,马上就要吃年夜饭了,可不能让太夫人等,待吃了年夜饭,您再去给五少爷找那桂花酥也不迟。”
    正说着,三爷和三夫人领着徐嗣勤、徐嗣谕和徐嗣俭走了进来。
    立在十一娘身后的秦姨娘就长长地透了口气。今天是除夕,大家要聚在一起吃年夜饭,可不能在这个时候迟了,给长辈们留下不好的印象。
    十一娘却被跟在三夫人身后的—个陌生女子吸引了目光。那人穿了件桃红色的锦缎褙子,月白色的综裙,梳了高髻,戴了赤金步摇。年约二十七八岁,中等身材,皮肤白净,五官也算得上清秀,只是看人的时候目光躲躲闪闪的,显得很小家子气。
    文姨娘立刻低声道:“那是三房的易姨娘。”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