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姚雪垠文集1-20(套装共20册)[精装]
  • 共2个商家     705.00元~712.50
  • 作者:姚雪垠(作者)
  •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第1版(2011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02008126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姚雪垠文集1-20(套装共20册)》是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

    作者简介

    姚雪垠(1910-1999),河南邓州人,现当代著名作家。著有短篇小说《差半车麦秸》、《红灯笼的故事》,中篇小说《牛全德与红萝卜》、《戎马恋》,长篇小说《春暖花开的时候》、《长夜》、《李自成》等。《李自成》获首届茅盾文学奖,是我国当代长篇历史小说的一座丰碑。另有散文、诗歌、杂文、时评、论文、剧本、回忆录、书信等,逾千万字。曾任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理事兼创研部副部长,上海大夏大学教授兼副教务长、文学院代院长,湖北省文联主席,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中国新文学学会会长,全国政协第五、六、七届委员。

    目录

    《〈李自成〉第一卷潼关南原大战》目录:北京在戒严中(第一——三章)
    潼关南原大战(第四——十三章)
    义送摇旗(第十四——十五章)
    谷城会晤(第十六——十九章)
    崤函疑兵(第二十——二十一章)
    卢象升之死(第二十二——二十三章)
    商洛潜伏(第二十四——二十五章)

    《〈李自成〉第二卷商洛壮歌》目录:从北京到商洛(第一——三章)
    张献忠谷城起义(第四章)
    夫妻会师(第五——六章)
    北京的忧郁(第七章)
    商洛壮歌(第八——二十二章)

    《〈李自成〉第三卷紫禁城内外》目录:汴梁秋色(第一——三章)
    杨嗣昌出京督师(第四——七章)
    张献忠与左良玉(第八——九章)
    从商洛到鄂西(第十——十三章)
    紫禁城内外(第十四——十九章)

    《〈李自成〉第四卷李信与红娘子》目录:李白成星驰入豫(第一——三章)
    李岩起义(第四——九章)
    伏牛冬日(第十——十六章)
    河洛风云(第十七——二十一章)

    《〈李自成〉第五卷三雄聚会》目录:高夫人东征小记(第一——三章)
    燕山楚水(第四——七章)
    洪承畴出关(第八章)
    三雄聚会(第九——十四章)
    辽海崩溃(第十五——十七章)
    项城战役(第十八——十九章)
    横扫宛叶(第二十——二十一章)

    《〈李自成〉第六卷燕辽纪事》
    《〈李自成〉第七卷洪水滔滔》
    《〈李自成〉第八卷崇祯皇帝之死》
    《〈李自成〉第九卷兵败山海关》
    《〈李自成〉第十卷巨星陨落》
    《春暖花开的时候》
    《长夜》
    《差半车麦秸》
    《惠泉吃茶记》
    《无止境斋诗抄》
    《学习追求五十年》
    《谈小说的中国风格和中国气派》
    《论历史小说的新道路》
    《绿窗书简》
    《〈李自成〉创作手记》

    文摘

    “万一他确实是曹操派来的人,打错了不是不好么?”
    “怕打错了?好办,好办。事后多赏他几两银子,说几句暖心话,料他也不会有二话。在这样时候,谁敢说他不是奸细?”
    自成摇头说:“我看这个人是打死不会吐实话的。我拿砍头吓唬他,他面不改色,气不发喘。如果确是奸细,他准是个江湖上的亡命之徒,豁着一条性命来的,把八斤半卖给孙传庭啦。所以我叫弟兄们先把他看起来,要不了多久会弄清楚的。”他望望刘芳亮和袁宗第,问:“你们两位在前队,没有得到什么消息么?”
    他们说在前边几个村庄里只见到少数没有逃走的老百姓,都是上了年纪的老头老婆,问不出多少消息,不过都听到说清兵在进攻北京,潼关的官兵很多。自成转向刘宗敏,问:
    “捷轩,你看咱们明、天该怎样打法?”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刘宗敏的有棱的脸孔上,等他说话。在李白成领导的这一支农民军中,他的威信和地位都在诸将之上,经常担任类似总指挥这样的重要工作。那时候没有“总指挥”这个名词,所以人们习惯地称呼他“总哨刘爷”,这“哨”字在当时是队的意思。他向大家扫了一眼,然后瞅着闯王,回答说:
    “我看,情形没有什么改变,还按照你昨天决定的办法打吧。孙传庭拦在我们前边的大约不到两万人。两军相遇勇者胜。我看不难杀开一条血路。”一块燃烧着的木炭哗剥一声从火堆上爆裂出来,滚到他的两脚中间。他用指头把它迅速地拾起来,投进火堆,向大家笑着说:“起小当铁匠,我这手全是老茧,不怕火烫。孙传庭这位巡抚大人一准不敢像我一样用手抓火炭。讲到对垒厮杀,咱就得变成一堆火炭,烧得他缩手缩脚。”
    这是决定胜负存亡的大战前夕,参加议事的人们都明白他们所面临的情势十分险恶,但是刘宗敏的神色和口气却那么安详,好像在谈着一个将要遇到的普通战斗,没有一丝儿焦急和畏怯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