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背包东南亚:越南、柬埔寨、泰国[平装]
  • 共2个商家     25.00元~28.70
  • 作者:小重山(作者)
  • 出版社:经济管理出版社;第1版(2012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962025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背包东南亚:越南、柬埔寨、泰国》将以闲适的散文笔法,辅以图片,带你浏览东南亚三国:越南、柬埔寨和泰国的自然风光、人文历史、民族习俗等。《背包东南亚:越南、柬埔寨、泰国》依次递进关联,各自独立成篇,文中插入知识点,文后有小贴士,提示旅行之中的细微事件,对以后的旅行者有借鉴和参考作用。

    作者简介

    小重山,原名王永勝,甘肃定西人,现居广州。粗通医理,略识方药。喜欢背包旅行,摄影作文,爱好填词写诗。不时有作文见诸报刊杂志,诗词常会被某些丛书收录。

    目录

    下龙湾:上帝创作的山水画
    河内:闹哄哄的集贸市场
    顺化:战争中陨落的皇城
    会安:来远桥两头的人家
    芽庄:阳光、海浪和白沙滩
    西贡:东方的法兰西风情
    金边:天堂和地狱的边缘
    暹粒:高棉人灵魂的归属
    曼谷:佛光普照下的艳都
    清迈:罗曼蒂克的四方城

    序言

    微雨初晴暖欲回,木棉凋尽杜鹃开。
    观音山径飘红雨,镇海楼墙著绿苔。
    青冢深埋明绍武,翠烟空锁越王台。
    楚庭帝子今安在?一片春云岭上来。
    木棉花从树上掉下来,滴溜溜转个圈儿。便一动不动了,仿佛在等待谁人前来掩埋。我是个怀旧的人,看到花开花落,难免要感怀岁月,叹息流年。
    这里是越秀山,因越王台故址而得名。越王就是南越王赵佗,是“南下干部第一人”。他在公元前204年创立了“东西万余里”的南越古国,自号“南越武王”。大汉建立之后,“赵佗归汉”,岭南正式列入中华统一的版图。
    “东西万余里”的南越古国南部边界直达今天越南中部的长山山脉以东及大岭以北的地区,昔年的山河如今只作异国的风景,令人不胜唏嘘。而那时的柬埔寨和泰国,尚在蒙昧阶段,“不知有汉,不论魏晋”,倒真的是世外桃园。但是,世间的事总也飞不过沧海桑田,正如南国的仲春,微雨初歇,翠烟空锁,英雄气短,杜宇情深。
    天气刚刚放晴,木棉花谢了,杜鹃花含苞欲放,空气中弥散着绿色的雾。是的。在这样迷朦的春色里,登上镇海楼,扶栏远眺,姑且回忆我的东南亚三国之旅。
    下龙湾的山水情韵、河内的文史陈迹、顺化的古都旧苑,会安的老巷子、芽庄的白沙滩、西贡的风月街,皇宫和监狱、辉煌与落后,湄南河畔的佛光、玫瑰城里的梵音,这一切的一切,让人流连忘返,一咏三叹。
    旅行就是将那些“一霎儿”收拾起来,串成五彩的花环,以点染自己的生活。旅行是地理学、是建筑学、是历史学。旅行是美学、是文学、是艺术。旅行是自然科学,也是社会科学。旅行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翻越关山,走尽春秋,踏过北地的朔雪,吟遍南国的繁花,饱览异域的风情,我们就不会想当然地认为“一花一世界。一叶一春天”。
    即使您不愿意翻山涉水、栉风沐雨,也一定要看看别人的旅途。好的,且先斟一杯香茗,在弥散着茶叶味儿的氤氲里,随我去风情摇曳的东南亚,沿着越南漫长的海岸线,穿过湄公河三角洲,感受高棉的微笑,聆听暹罗的梵音。
    小重山
    2012年6月于花城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芽庄四岛游
    离海滩不远,有一家名为“HoaMy”的酒店。富丽堂皇的大厅里空荡荡的,前台只有一个男士端坐,想来是早起的值班人员了。我们咨询去胡志明市的巴士,告知仅有“OpenBus”。每人200千盾(人民币60元左右)。我们深知春运之紧张,也不再挑剔,便买了车票,存好行李,出门寻觅早餐。
    芽庄的市区和中国的小镇一样,即使临海的建筑,也显得低矮老旧、斑驳陆离,并不如中国的沿海都市那样光鲜照人。街道上有许多早点摊子,冒着腾腾热气,有推着人力平板车的移动摊点,也有占着门脸儿的固定餐馆,米粉、面条、春卷应有尽有。客人随意而坐,口味特别的人也会自己打理作料。我想,如果不开口说话,他们和我们,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正当难以决断的时候。看到一个不同于越南人的东方面孔,他身穿一套运动衣、戴眼镜、剪了个板寸发型。看他风尘仆仆,四顾茫然,我估计应该是中国人。便喊了一声“您好”。他转过头来,惊讶地打量我和亚君。我问:“您是中国人吗?”他点头称是。估计是很长时间不说中文了,他有些激动,以致结结巴巴。简单交流后,我们便邀他一起去吃早餐。
    小伙子叫徐斌,来自深圳,独自在越南骑自行车旅行。他本来准备骑行云南,在昆明却临时改变主意,从越南老街入境,打算纵穿越南南北。骑行到芽庄,他的行程已经完成了大半。说起来,他独自一个人骑行,实在是很长时间不与人说话了。我听了觉得好笑,但也实在佩服他近乎自虐的旅行方式。事实上,他来回托运折叠自行车的费用,已经超过了在越南境内的交通费,所以根本算不得经济。也许,个中滋味,只有自己才能体会。相对于我们,他是真正的“强驴”。
    徐斌在芽庄休整。便约了去芽庄招牌旅游项目——芽庄四岛游。“HoaMy”酒店代卖船票,每人9美元,好像比平时贵一点儿。正当我们和前台接待员争论的时候。走过来一个头发花白的美国人,他和亚君聊了起来。他说这个价格比较公道,因为春节涨价了。美国人在这家酒店住了很久,几乎算得上是芽庄通。不过,他说更向往中国,所以看到中国人进来便上前搭讪。我们交了钱,接下来就期待芽庄的四岛风情了。
    酒店指派了一个工作人员打出租车送我们到码头。乱七八糟的码头停泊了许多船,排队等待的游客熙熙攘攘,让人晕头转向。不过,穿制服的码头工作人员热情有礼,安排我们上了将要起航的游船。
    芽庄海外有九座小岛,包括盛产燕窝的燕岛(HonYen)、木岛(HonMum)、银岛(HonTam)、妙岛(HonMien),以及竹岛(Hontre)和第一岛(HonMot)等。可以参加旅行社挑选四个小岛做一日游,也可以自己想办法访问各个小岛。通常的四岛游是一个固定内容的旅游套餐,芽庄众多旅行社都有该项目经营。平时报价在6~8美元,包含酒店巴士来回接送、午餐、水果和酒类。其中第三个岛要额外支付10千盾才能上岸,第四个水族馆门票20千盾也需要自理。
    在芽庄停留的游客,大多数要参加四岛游项目。活动本身没有特别之处,岛上的风光也不出奇,只是将游客集合起来,乘船依次在几个岛上游乐。关键在于本领高超的船伙儿插科打诨,将来自各国的游客串联起来互动,气氛确实热烈得很。
    第一个岛是木岛。船在浅水区域停下来,大家纷纷跳下海里浮潜和游泳,观看美丽的珊瑚丛。胆小的可以穿上救生衣,在海里尽情游弋,反正在海水里泡一泡也不打紧。不过,潜水项目,要自己准备相应的器材。几个来自广东的游客准备充分,穿戴整齐潜入水下。相比较而言,西方的游客会玩得多,从船的最高处一头扎入海里,惹得周围的女士们尖声惊叫。而众多的中国游客如我们,则有些拘谨,缩手缩脚,只好看着别人疯狂,然后傻笑了。
    第二个岛是“第一岛”。船仍然漂在海上,将几只相邻的船只用铁链连接起来,就像火烧赤壁之时曹操的战船,平稳如陆地。人们齐聚中间的一条船上,最热闹的娱乐活动将在这里展开。先享用船上备好的午餐,将船舱中间横排座位的椅背放下来,就连成了一个超大餐桌。等菜上齐,各国游人挤在一起用餐,倒也别有风致。蔬菜、色拉、海鲜、春卷、水果,色彩缤纷,琳琅满目,虽然是大众的越南风味,也让人食指大动。苦了不善用筷子的西方人,笨拙的手法半天夹不起来菜肴,让人忍俊不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