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中国历代通俗演义:五代史1?九州破碎(典藏版)[平装]
  • 共1个商家     18.80元~18.80
  • 作者:蔡东藩(作者)
  • 出版社: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安徽人民出版社;第1版(2010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1203786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中国历代通俗演义:五代史1·九州破碎(典藏版)》是由安徽人民出版社出版的。

    作者简介

    蔡东藩(1877-1945),名郕,字椿寿,号东藩,萧山临浦镇人。光绪十七年(1891)中秀才。宣统元年(1909)中省优贡生。1910年朝考以优入选,翌年春赴福建以知县候补。辛亥革命后,应好友之邀,到上海会文堂新记书局任编辑,修撰《高等小学论说文范》、《中等新论说文范》、《清史概论》等书。从1916年至1926年的十年间,蔡东藩写成历朝通俗通义,有《前汉通俗演义》、《后汉通俗演义》、《两晋通俗演义》、《南北史通俗演义》、《唐史通俗演义》、《五代史通俗演义》、《宋史通俗演义》、《元史通俗演义》、《明史通俗演义》、《清史通俗演义》、《民国通俗演义》(部分)。全书共1040回、600余万字,记述了从公元前221年到公元1920年间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和重要历史人物。该书在史料上遵循"以正史为经,务求确凿,以轶闻为纬,不尚虚诬"的原则;在体裁上突出"文以载事,即以道情"的特点,并且自写正文,自写批注,自写评述。

    目录

    第一回 睹赤蛇老母觉异征 得艳凤枭雄偿夙愿
    第二回 报亲恩欢迎朱母 探妻病惨别张妃
    第三回 登大宝朱梁篡位 明正义全昱进规
    第四回 康怀贞筑垒围潞州 李存勖督兵破夹寨
    第五回 策淮南严可求除逆 战蓟北刘守光杀兄
    第六回 刘知俊降岐挫汴将 周德威援赵破梁军
    第七回 杀谏臣燕王僭号 却强敌晋将善谋
    第八回 父子聚唐惨遭<虫寸刂>刃 君臣讨逆谋定锄凶
    第九回 失燕土伪帝作囚奴 平宣州徐氏专政柄
    第十回 逾黄泽刘<寻阝>失计 袭晋阳王檀无功
    第十一回 阿保机得势号天皇 胡柳陂轻战丧良将
    第十二回 莽朱瑾手刃徐知训 病徐温计焚吴越军
    第十三回 蜀嗣主淫昏失德 唐监军谏阻称尊
    第十四回 助赵将发兵围镇州 嗣唐统登坛即帝位
    第十五回 王彦章丧师失律 梁末帝陨首覆宗
    第十六回 灭梁朝因骄思逸 册刘后以妾为妻
    第十七回 房帏溺爱牝鸡司晨 酒色亡家牵羊待命
    第十八回 得后教椎击郭招讨 遘兵乱劫逼李令公
    第十九回 郭从谦突门弑主 李嗣源据国登基
    第二十回 立德光番后爱次子 杀任圜权相报私仇
    第二十一回 王德妃更衣承宠 唐明宗焚香祝天
    第二十二回 攻三镇悍帅生谋 失两川权臣碎首
    第二十三回 杀董璋乱兵卖主 宠从荣骄子弄兵
    第二十四回 毙秦王夫妻同受刃 号蜀帝父子迭称雄
    第二十五回 讨凤翔军帅溃归 入洛阳藩王篡位
    第二十六回 卫州廨贼臣缢故主 长春宫逆子弑昏君
    第二十七回 嘲公主醉语启戎 援石郎番兵破敌
    第二十八回 契丹主册立晋高祖 述律后笑骂赵大王
    第二十九回 一炬成灰到头孽报 三帅叛命依次削平
    第三十回 杨光远贪利噬人 王延羲乘乱窃国

    序言

    读史至五季之世,辄为之太息日:“甚矣哉中国之乱,未有逾于五季者也!”天地闭,贤人隐,王者不作而乱贼盈天下,其狡且黠者,挟诈力以欺凌人世,一或得志,即肆意妄行,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铤而直险,虽夷虏犹尊亲也;急则生变,虽骨肉犹仇也。元首如弈棋,国家若传舍,生民膏血涂草野,骸骼暴原隰,而私斗尚无已时,天欤人欤?何世变之亟,一至于此?盖尝屈指数之,五代共五十有三年,汴、洛之间,君十三,易姓者八。而南北东西之割据一隅,与五代相错者,前后凡十国,而梁、唐时之岐燕,尚不与焉。辽以外裔踞朔方,猾诸夏,史家以其异族也而夷之。辽固一夷也,而如五代之无礼义,无廉耻,亦何在非夷?甚且恐不夷若也。宋薛居正撰《五代史》百五十卷,事实备矣,而书法未彰。欧阳永叔删芜存简,得七十四卷,援笔则笔,削则削之义,逐加断制,体例精严。既足声奸臣逆子之罪,复足树人心世道之防,后人或病其太略,谓不知薛史之渊博,误矣!他若王溥之《五代会要》,陶岳之《五代史补》,尹洙之《五代春秋》,袁枢之《五代纪事本末》,以及路振之《九国志》,刘恕之《十国纪年》,吴任臣之《十国春秋》等书,大都以裒辑遗闻为宗旨,而月旦之评,卒让欧阳。孔圣作《春秋》而乱贼惧,欧阳公其庶几近之乎?鄙人前编唐、宋《通俗演义》,已付手民印行,而五代史则踵唐之后,开宋之先,亦不得不更为演述,以餍阅者。叙事则搜证各籍,持义则特仿庐陵,不敢拟古,亦不敢违古,将以借粗之芜词,显文忠之遗旨,世有大雅,当勿笑我为效颦也。抑鄙人更有进者,五代之祸烈矣,而推厥祸胎,实始于唐季之蕃镇。病根不除,愈沿愈剧,因有此五代史之结果。今则跑五季已阅千年,而军阀乘权,争端迭起,纵横捭阖,各戴一尊,几使全国人民,涂肝醢脑于武夫之碗下,抑何与五季相似欤?况乎纲常凌替,道德沦亡,内治不修,外侮益甚,是又与五季之世有同慨焉者。殷鉴不远,覆辙具存。告往而果能知来,则泯泯棼棼之中国,其或可转祸为福,不致如五季五十余年之扰乱也欤?书既竣,爱慨然而为之序。中华民国十有二年夏正暮春之月,古越蔡东帆自识于临江书舍。

    文摘

    看官!你道崇母何故看重朱温,原来温至刘家,还不过十四五岁,夜间熟寐时,忽发响声,崇母惊起探视,见朱温睡榻上面,有赤蛇蟠住,鳞甲森森,光芒闪闪,吓得崇母毛发直竖,一声大呼,惊醒朱温,那赤蛇竟杳然不见了。事见《旧五代史》,并非捏造。嗣是崇母知温为异人,格外优待,居常与他栉发,当做儿孙一般,且尝诫家人道:“朱阿三不是凡儿,汝等休得侮弄!”家人亦似信非信,或且笑崇母为老悖。崇尚知孝亲,因老母禁令责温,倒也罢手。温复得安居刘家,但温始终无赖,至年已及冠,还是初性不改,时常闯祸。
    一日,把崇家饭锅窃负而去。崇忙去追回,又欲严加杖责,崇母复出来遮护,方才得免。崇母因戒朱温道:“汝年已长成,不该这般撒顽,如或不愿耕作,试问汝将何为?”温答道:“平生所喜,只是骑射。不若畀我弓箭,到崇山峻岭旁,猎些野味,与主人充庖,却是不致辱命。”崇母道:“这也使得,但不要去射死平民!”这是最要紧的嘱咐。温拱手道:“当谨遵慈教!”崇母乃去寻取旧时弓箭,给了朱温。并浼温母亦再三叮咛,切勿惹祸。
    温总算听命,每日往逐野兽,矫捷绝伦,就使善走如鹿,也能徒步追取,手到擒来。刘家庖厨,逐日充协,崇颇喜他有能。温兄存也觉技痒,愿随弟同去打猎,也向崇讨了一张弓,几支箭,与温同去逐鹿。朝出暮归,无一空手时候,两人不以为劳,反觉得逍遥自在。
    一日骋逐至宋州郊外,艳阳天气,明媚春光,正是赏心豁目的佳景,温正遥望景色,忽见有兵役数百人,拥着香车二乘,向前行去,他不觉触动痴情,亟往追赶。存亦随与俱行,曲折间统人山麓,从绿树阴浓中,露出红墙一角,再转几弯,始得见一大禅林。那两乘香车,已经停住,由婢媪扶出二人。一个是半老妇人,举止大方,却有宦家气象;一个是青年闺秀,年龄不过十七八岁,生得仪容秀雅,骨肉停匀,眉宇间更露出一种英气,不等小家儿女,扭扭捏捏,腼腼腆腆。为张夫人占一身分。温料是母女人寺拈香,待他联步进殿,也放胆随了进去。至母女拜过如来,参过罗汉,由主客僧导入客堂,温三脚两步,走至该女面前,仔细端详,确是绝世美人,迥殊凡艳。勉强按定了神,让她过去,该女随母步入客堂,稍为休息,便即唤兵役伺候,稳步出寺,连袂上车,似飞的始行去了。温随至寺外,复人寺问明主客僧,才知所见母女,年大的是宋州刺史张蕤妻,年轻的便是张蕤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