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故园风华(齐如山八十往事回忆录)[平装]
  • 共1个商家     35.00元~35.00
  • 作者:齐如山(作者)
  • 出版社:龙门书局;第1版(2013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883991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齐如山编著的《故园风华(齐如山八十往事回忆录)》内容介绍:革命家齐先生、史学家齐先生、艺术家齐先生和文学家齐先生……先生为文,不喜用典故辞藻, 都是日常的口语,天机流行,纯任自然,有如家人相处,长吁天伦,良朋嘉会,倾吐生平,在极轻松愉快的笔调里,表现出绵密的思想、丰富的情韵、高华的意境。

    媒体推荐

    齐先生心胸开朗,了无执著,所以他能享受生活,把生活当作艺术来享受,所以他风神潇洒,望之如闲云野鹤。他并不是穷奢极侈地去享受耳目声色之娱,他是随遇而安地欣赏社会人生之形形色色。—— 梁实秋
    革命家齐先生、史学家齐先生、艺术家齐先生和文学家齐先生……先生为文,不喜用典故辞藻, 都是日常的口语,天机流行,纯任自然,有如家人相处,长吁天伦,良朋嘉会,倾吐生平,在极轻松愉快的笔调里,表现出绵密的思想、丰富的情韵、高华的意境。—— 张其昀

    目录

    家世·儿童时代·考试情形
    第二章
    学洋文时期
    第三章
    学警察·谈考试·往欧洲·助革命·看兵变
    第四章
    看戏的由来·研究国剧·名角谈话。著述
    第五章
    编戏
    第六章
    国剧发扬到国外
    第七章
    创立国剧学会
    第八章
    从事著作
    第九章
    征购·整理
    第十章
    避难经过·闭户著述
    第十一章
    日本投降前后
    第十二章
    谈家常·离开北平
    第十三章
    到台湾·答客问·漫谈国剧工作
    第十四章
    写回忆录·我的愿望

    文摘

    家世
    我从前写过一篇自传,经“中央文物供应社”给印了出来,即列在《齐如山随笔》一书的头一篇。友人们看了,都夸奖说写得很有趣,都嘱我再往详细里写一写,尤其当时的张秘书长晓峰先生,特别嘱我务必写出来,不得已只好再写一次。要往详细里写,则比原写之文多添几个方面,第一,得说说我的家世。因为一个人的家世,与他个人的学识、行为、思想等都有极大的关系,谚语中有两句话说:“盐打哪么咸,醋打哪么酸?”这两句话,虽然鄙俚,而确系实情。吾族乃于明朝永乐二年,由山西洪洞县迁来,山东、河南两省于该时由山西迁去者也不少,河北一省尤多。大家都说是由大槐树底下迁去的。清朝末年,有许多河北省的军官,重到山西,又寻找到了大槐树之所在,系一破庙,盖当年迁民时,都在此处聚齐,再往各处出发,所以众口一词,日大槐树底下。民国后有许多军官捐款,把该庙又重建了一次,足见中国人念旧不忘本的心情之浓厚了。当年山西往河北省的移民,为什么有这样多呢?这也无妨随带着说几句:元朝在河北省一带杀人就很多,后来因为用他们自己的人拱卫京畿,河北省各处就来了许多蒙古人居住。明朝初年徐达、常遇春二公,一由山东北上,一由河南北上,把河南、山东的人杀了已经不少,因为河北居民,以蒙古人为较多,故杀得更多,未被杀的也都赶得跑到蒙古一带,于是河北省便空虚了,这是移民的所由来。吾族在明朝初年,有三家富户,一家有地一千余顷,一家八百余顷,一家六百余顷,三家共两千五百余顷。现在一个稍富之村落,全村共有不过五十顷地(水乡除外)。以此衡之,共有五十村之地,稍小之县,所辖也不过五六十村,是彼时吾族之地,共有现在一全县之多,此更足见彼时地面人烟稀少了。
    吾族在明朝末叶之前,多是务农,讲究读书之家很少。明朝末年,才有研究经史之人,因与本县孙文正公(承宗)为至亲,所以也颇讲经济,到吾八世祖文登公,便专与学者来往,九世祖林玉公(国琳)与河北省新城县王余佑(五公山人)、蠡县李恕谷、博野县颜习斋(元)诸公都是莫逆交,因想抗拒清朝,成立军事机构,故与窦大东、二东兄弟(二东即戏中《连环套》之窦尔墩),诸人研究御敌之策,当时还收复了雄县等三县。后因见清朝势力太大,便知难而退,当时主持此事者,即先九世祖,虽未成功,而遗留下了一种反清的情绪,故一直到光绪年间,吾族总是有革命的遗传性。
    自先八世祖便讲读书,然总未出有功名之人。彼时所谓功名,总是指举人进士而言,到先高祖治鲁公(讳秉礼)始请得一位大经学家(甘肃省人,偶忘其姓名),教授先曾祖兄弟。此公尤长于三礼,每讲古礼,如明堂朝贺、冠婚丧祭乡相见等礼,则必实地讲授,凡学生、下人、书童、工人,等等,都得参加,某人去宾,某人去主,都要各就位次,如此讲法,则古礼便容易明了多矣。此种讲书的作风,一直传到先严,尚未衰歇,到了我本身的学问,可就差多了。先祖后成进士,乃阮文达公(元)之门生,先伯祖亦系举人。先严为武昌张廉卿先生(裕钊)十余年之受业学生,后中壬辰科贡土,甲午殿试才成进士,为翁文恭公及李文正公(鸿藻)之门生。因两辈的老师都有南方人,江浙的风俗及用功的方式,又吸收了很多,即用以教导我们这一辈,所以我们的知识,在儿童时,就比平常儿童较优了。以上种种情形,都是于我受教育有关系的事情,所以不嫌觇缕,大略地述说一些而已。
    儿童时代
    我三岁尚未学认字时,便跟着老太太们学数嘴儿,数嘴儿者即是学民歌民谣,我会得很多,约有好几十套。先父见我颇聪明,而所学的歌谣,都没有什么意义,乃特为我编了些套教我念,因系有韵,念着顺口,所以学得很快。兹写一两段如下:
    “列列列列场啊(此乃吾乡小儿常说之语,乃转圈之义),打了麦子打高梁啊,高粱满地红,麦子上蒸笼,吃得饱饱的,穿得好好的,梳头洗脸早早的。吃饱了干什么,到书房上功课。”又有“推梨儿,让枣儿,爹娘夸我好宝儿”等等的这些话,不必多写了。
    我从三岁上,就从着先父在枕头上识字号,并带着学念诗,是光用嘴念,不认字。彼时的风气,书香家的小儿,多数学念的诗,如“床前明月光”、“三日入厨下”等这些五言绝句,尽因绝句短而易记也。热衷功名的人家,教小儿念诗,多是:“斗大黄金印,天高白玉堂。不读万卷书,安得见君王。”或者是:“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等这些句子。我们家中教小儿念诗,则稍微两样,大致多是:“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识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昨日入城市,归来泪满襟。遍身绮罗者,不是养蚕人”等这类的诗。
    说到认字号,也与他家不一样,跟现在学校的单字也大不同。现在初级小学认字,是预备将来写白话文的初步。从前之认字,总须与后来读经求学问有关,所以给我写的方块字号,起首固然也都是笔划少的或数目字,以后就都是检择经史中要紧的字眼,如六书、九数、八音、六艺、十二律吕、四季、二十四节,以及四维、八德等的名词,历代的国号、年号,全国省名,十三经,念四史等,无不写在方块上教认。初认时,只稍微讲解,仿佛没什么意义,到后来读经史时,可就有省力的地方了。四岁上才上学,从前初上学的规矩,先洗净手脸。这“洗净手脸”四个字,诸君或者以为值不得一说,其实不然。在南方水多的地方,沐浴是算不了一回事,在北方乡间水源少的地方,全靠井水,农人每日农忙之外,还要抢空挑两三担水,备家中应用,三担水不过三十个加仑,一切饮食洗濯,及牲畜饮用都靠它,家家都节俭用水,沐浴便成很大的问题。读书人家的儿童,固然每晨多数都要洗冼脸,农人家小儿,每日洗脸的就是少数了。至于洗澡一层,说来更是可笑。吾乡一带洗澡,只有在大坑中,南方名日水塘,且须伏天雨水多的时候,否则坑中无水。然洗者仍是一般稍微不规则之人,若稍有文墨之人,多不肯洗。再者就是小孩,但长者恒加禁止,恐淹死也。似此情形,沐浴用水,安得不成问题?平常洗脸,除赶上落雨,可以随便用水外,平时大多数都是几个人用一盆水,这样的洗法,脸还能洗得干净么?大多数都不洗脖子。从前有讥讽小孩洗脸的民歌,就是说的这个情形。歌日:“一天到晚只贪玩,洗脸梳头不耐烦。脖比车轴还要黑,多年小辫擀成毡。”从前读书人或商人等,都是五天梳一次辫子,十天剃一次头发。农人则不一定,小儿虽然三天两天梳一次,但小儿的头部,与他物磨擦的时候较多,更容易乱,往往辫子会拆不开喽。以上这些情形,都是极平常的事情,所以未上学之前,洗净手脸,也仿佛值得大书特书的了。
    初入学都有应行的礼节,各书房中都供有至圣先师孔子之神位之木牌,或用红纸照写贴在墙上,先生烧上香,自己先对神牌作一揖,及一跪三叩首礼,起来再作一揖。然后学生对牌位也照样行此礼,再给先生行此礼,礼节才算完成。行完礼稍微休息就开读,从前不日上课,而日“开读”。念过几年后,先生才为讲解,此即名日“开讲”。再念几年,学做文章,此即名日“开笔”。这是从前读书人三个大的阶段,初上学先念《三字经》,书香人家小儿认字较早,有先认字号,再念书的,平常则多是先念《三字经》,因为没有人给写字号,彼时又没有印出来的,先生更不能代写,所以先念《三字经》。所以先念《三字经》者,一因它有概括论经史的意义,二因此书印字较大而松,每半页总是六行,每行总是六字,小儿容易分出个儿来,若四书五经,则行紧而字密,初上学的农家小孩,便分不清哪是一个字。所以从前有一首诗形容此事,日:“一行一荡尚分清,字字相离太欠松。试问书行何所似,一畦韭菜一畦葱。”P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