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边做环保边撒谎:写给公众的环保内参[平装]
  • 共1个商家     25.90元~25.90
  • 作者:冯永锋(作者)
  • 出版社:世界知识出版社;第1版(2009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123294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边做环保边撒谎:写给公众的环保内参》为世界知识出版社出版发行。

    媒体推荐

    你说一个孩子不够,不人性;放开生育,人口又爆炸,更养不活。理都在你们这些吃饱撑的文人嘴里,如果说风凉话能解决问题,大家别干事,都清谈吧。饿死你,就没力气说风凉话了。
      ——2009年4月3日,“搜狐网友”在“向极端发展主义宣战”环保客上的评论
    现在这个社会是多元的,更提倡包容,而不是强权。不是单纯的错与对。这种妥协是一种社会的进步,但它绝对不是没有原则的。做企业如此,做环保也是如此。
      ——万科集团董事局主席王石谈中国公益环保的感受
    现代社会对企业的期望越来越高,对企业的定位已经从单纯的营利组织发展到承担社会责任的企业公民。履行社会责任,是企业赖以生存发展的长久之道,是企业分内的事情。
      ——国家电网公司总经理刘振亚在该公司《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发布后不久撰文表述
    环保一直是我推崇的生活方式,在没有担任“地球一小时”中国区推广大使之前,我就为了节能整天管三管四了,甚至都有点患上强迫症。
      ——著名演员李冰冰参与世界自然基金会“地球一小时”后这样表达心迹
    如果承认我们看到的美国公益经验有一定的普适性,中国民间公益组织的规范性地壮大与成熟,就有待工商界的大规模介入。企业开始有意识地从事公益活动,一些企业家出资建立的公益组织也开始出现,这些事件是中国社会公益事业和公益组织开始走向成熟的标志性事件。
      ——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秘书长杨鹏考察美国十五家公益组织回来之后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作者简介

    冯永锋,1971年出生于福建北部山村,1990年考入北京大学,1990年~1991年在石家庄陆军学院军训一年,1991年~1995年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1995年~1998年在西藏日报社工作,1998年至今在光明日报科技部工作。 2006年撰写环保科普报告文学《拯救云南》;2007年4月出版讨论中国城市如何实现“自净”责任的市民环保报告文学读物《不要指责环保局长——从北京看中国城市环保出路》;2007年12月推出环保时事评论集《环保——向极端发展主义宣战》;2008年4月出版揭示中国森林危机的环保报告文学《没有大树的国家》。 2009年6月出版的《边做环保边撒谎——写给公众的环保内参》是他的第五本环保报告文学。 他积极参与中国公众环保活动。2006年底,他创意、推动依托各地民间环保组织举办“自然大学”(www.nu.ngo.cn),认为只有热爱自然,才可能保护环境。目前,在国内各民间环保组织的帮助下,在北京、厦门、兰州、天津、重庆、河南周口等地陆续开办了课程,越来越多的人进入自然界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课堂,主动认知自然细节,用心感悟自然之美;体会自然保护之重要,协调个人与自然界的冲突。

    目录

    阴言:不是缺乏科学,而是缺乏情感
    阳言:穿透迷雾,挽回自私,回归权力
    金章第一:垃圾的进攻
    木章第二:“老树爸爸”再生记
    水章第三:无图腾的狼
    火章第四:江河日上
    土章第五:世界是干的
    中庸:通电与绝缘

    文摘

    金章第一:垃圾的进攻
    2008年9月4日
    如果我们把垃圾也当成一个物种,那么,当前发生的事,就与如何给垃圾找到合适的“栖息地”有关了。
    历史不是注定而是碰巧出来的,2008年9月4日这一天,发生了两件大事。
    第一件事是由政府主持的。第二件事也是由政府主持的。第一件事似乎与垃圾有关,第二件事也似乎与垃圾有关。
    两件事的前因后果,容我向您慢慢道来,虽然我很清楚,绝大部分细节,都会被时间之沙所掩埋。因为,在全中国的垃圾向我们发起总攻的时候,我们所知道的都可能是假相。
    话说2008年9月4日这一天,北京市朝阳区市政管委主任尹秀峰,在专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近来,朝阳区常营地区部分居民对高安屯垃圾卫生填埋场臭味问题反映强烈。对此,我代表政府向居民表示歉意。同时,也请大家相信我们有信心、有决心解决好高安屯垃圾卫生填埋场存在的问题,创造出一个良好的环境。政府相关部门正在以前工作的基础上,综合采取各种科学措施,加快推进治理工作。”
    北京市东部的高安屯垃圾卫生填埋场是北京市规划建设的一个重要市政工程。占地600亩,于2002年底建成并投入使用。随着城市的快速发展,垃圾处理量增长迅速。2007年以来,垃圾处理量猛增到每天3400吨至3700吨。
    在大量的垃圾消纳过程中,产生了“丰硕充足”的臭味。来源主要有三个方面:由于已到了填埋垃圾产生沼气的旺盛时期,产气量急剧增加,挥发到空气中;2008年雨量较大,从各居住小区和农村地区收集而来的生活垃圾含水量增多,水分均在填埋场进行处理,加上填埋场还处于运转期,还不能对雨水彻底进行隔离,造成渗沥液增多而产生出臭味;超负荷运行带来暴露作业,作业面气味挥发严重。
    为了彻底消除高安屯垃圾卫生填埋场的臭味,北京市市政管委、朝阳区政府组织北京市环科院、环卫科研所研究制定科学治理方案。安装了环长2100米高竿用于喷雾除臭;自主开发57个单体点燃器,把臭气从地下抽上来点燃;同时用1套负压抽气系统将浓度不够点燃的臭气集中起来进行发电。
    尹秀峰说,朝阳区准备再投资9100万元,对垃圾堆体全部进行膜覆盖。2008年9月20日前完成6套负压抽气装置并实现点燃;加快沼气发电和渗沥液处理二期工程建设,增加3台高压喷雾车和2套高竿喷雾装置,加强现场除臭,力争20天内空气质量有明显好转。
    根据朝阳区的中长期治理方案,将加快生活垃圾综合处理设施建设,2009年底前建成沼气发电三期工程;2009年增加绿化面积5万平方米,增加植被吸附异味能力;2012年内实现原生垃圾零填埋。
    这意味着,2012年,垃圾得找到其他出路。
    近几年来,北京市、朝阳区政府确实被垃圾困住了,想不出哪种办法最便利。因为哪种办法都会有人反对。
    2008年8月份后,一头扎进垃圾事件中的“阳光花仙子”赵蕾说:“有一次我到区政府去,一个工作人员对我说,我们这一年来,其他事都没干,就扎在垃圾这事儿里面了。以前我们说真抓实干可能是假的,这一次真的是重视起来了。我们也想早点解决这个问题。还有一次去北京市环保局,环保局的人也向我道歉,说对不起,我们一直在骗你们,以前老说是气压低导致臭味。现在我们改了,确实不是气压低的问题,而是其他原因导致。”
    有一位专家,几乎跑遍了北京市的大小垃圾场,对于朝阳区政府公布的处理方案,他的担心是:“填埋处理的原理是利用厌氧微生物和耗氧微生物来分解垃圾中的有机质,沼气的产生就是分解的结果。使用膜覆盖的方式将臭味包裹起来必然会降低氧气含量,耗氧微生物就失去了工作环境,实际上是延长了分解时间,也就是延长了污染物排放时间。这不是政府是否作为的问题,而是填埋技术本身固有的缺陷。在用膜覆盖的时候,包住了臭味也就是包住了沼气,沼气是一种可燃气体,如果填埋场设计时收集系统不完善,很容易发生爆炸事故。膜本身是塑料,也是一种污染源。”
    一直有人希望高安屯垃圾场能够改良。高安屯占地的600亩中,填埋场占地400亩。2003年开始,北京市人大代表、北京物资学院教授邹晓美提出关于解决高安屯垃圾场空气污染的议案。此后几年,邹晓美几乎年年提相关议案。随后,沿朝阳北路高安屯附近发展起众多新的居民社区,如常营地区的万象新天、柏林爱乐、非中心等,越来越多的居民开始受到臭味的影响。2007年,紧邻高安屯垃圾场的几个小区的业主在网上开设“臭味专区”,并招募“臭味志愿者”,将情况汇总后向相关部门汇报。2008年春节前后,有关部门给出“环境影响评价报告”,但业主们对此仍有疑义,提请行政复议。他们认为垃圾填埋场建在小区居民人住之前,前期所做的环境评估已过时。
    2008年8月,朝阳区环保局发布了《关于高安屯卫生填埋场异味问题的答复》,试图解释臭味产生的原因;相关部门联合成立了“朝阳区高安屯垃圾异味专项治理工作小组”,常营地区的每户居民都收到了一封治理小组致居民的道歉信,信中公布了治理工作的进度:对填埋作业现场实行当天覆盖、更新改造垃圾运输车辆、加密冲刷垃圾运输道路和运输车辆等。
    垃圾山卜的“阳光花仙子”
    如果让时间从9月4日回转十天,把指针拨回到8月24日晚上。
    天黑的时候,“阳光花仙子”赵蕾和一位朋友上了高安屯的垃圾填埋场。她们穿着细跟鞋,打扮得干净利落,这样门卫把她们误认为是进去开会的。
    到垃圾山上深刻体验了之后,“阳光花仙子”突然明白了自己的真实处境。
    几年前,她到“柏林爱乐”买房子的时候,就闻见了臭味,但她一直以为是小区内的垃圾堆放场的臭味。几乎所有的居民也都是这么认为的。有些居民与她讨论。有个城市垃圾填埋场离这5公里远,会不会是那个地方飘来的臭味?她有些不屑地说,这怎么可能,距离有5公里呢,再臭的味道也传不过来。
    她上完垃圾山,回家连夜写了篇颇长的“见闻录”,贴到小区的“业主论坛”上,然后就睡觉了。第二天中午起来,发现这篇文字,被浏览了七千多次。她的邻居们才如梦初醒,慢慢地触摸到真相。
    8月31日,她与其他十个人,被召唤到常营乡政府,政府负责人告诉她,已经成立了一个“治臭专项领导小组”,以后有任何问题,都可以向他们反映,组长姓王,此前似乎是朝阳区农业局的主任。
    这次召唤产生了一个喜剧性的后果:住在各个小区的各个业主,原来互相陌生,因为此次缘分,大家从此认识了。从此互相熟悉并且开始协作。大家才发现,业主内部,什么样的人都有,什么样的才能都在释放。网络上,处处可见花仙子。
    “阳光花仙子”这个名字,是有来由的,她搬进柏林爱乐之后,酷爱种花,拿着小铲子到处帮助小区的其他邻居种花。她本来网名不叫这个,后来有人说,你老是帮助大家种花,不如叫“阳光花仙子”吧。“阳光花仙子”美名流传的过程,同时也是业主们的花频频凋萎的过程。
    2009年1月6日早8:50,是北京朝阳法院五层27号法庭开庭时间。
    原告是“阳光花仙子”。这是她生平第一次上法庭。她和律师坐在这间小小的法庭里,这样的法庭一般只用来解决小型的私人恩怨。
    从表面上看,她的诉讼主张非常小,只要求被告方赔偿她300元钱。
    这笔钱是她被臭味熏昏后,送到医院急救所花的急诊费和医药费。
    2008年9月21日凌晨1:30,窗外袭来的阵阵恶臭,让她感到呼吸困难。她被紧急送到民航医院急诊。护士先帮她挂了耳鼻喉科,耳鼻喉科大夫在帮她做检查之后告诉她,喉部充血有些严重,在呼吸时肺部有痛感,让她再转内科。所以她的当天医疗记录上,有两次就诊记录。她对我说:
    我个人的感觉是在三天前,也就是周四晚上开始有不适感的,咽部有灼热痛感,痰多,咳,呼吸几分钟要喘一大口气才感觉顺畅,每喘这一大口气时右肺尖部有刺痛感。昨天晚上的恶臭时间超长,恶臭味道超浓,所以病痛加重,只好上了医院。在医院里,拍胸片时,因为肺痛,老是吸不足气,于是医生让我重新吸气,反复了三四次,医生才拍成。回家吃完药后凌晨三点半了。
    她每喘气一次,肺尖都有轻微疼痛感。内科急诊陈大夫用听诊器检查后听不到哮鸣音,建议她赶紧拍个胸片,看看肺内部是不是有问题,于是她又在陈大夫指引下做了血常规和胸片。胸片五分钟就出结果了,肺部右侧纹理增重。
    最终诊断为支气管炎,医生建议早发现早治疗,怕会转成慢性的,一旦变成慢性的可就麻烦了。
    整个检查和最后拿药,费用大致在300元以内。“医生说再好的药也要注意周边环境,如果还有污浊的空气在我周围,我的病情就不会好转。”
    与她同时在医院的看病的,还有一位柏林爱乐二期的女士,她是咽炎;在“阳光”就诊的同时,又得知,另一位家住朝阳园的一家三口,也说当天凌晨恶臭难忍,只是不清楚是什么味儿。就诊的时候,民航医院里也是恶臭一片,室外就可以闻到,和柏林爱乐小区里一样的味道。陈大夫还透露,医院半年以来就诊看呼吸道的东边的居民大有人在,而且也知道当时医院外这种恶臭味隔三差五就来一回。
    看完病后,“阳光花仙子”电话联系了朝阳区政府“治臭专项领导小组”相关领导,她一定要找他们“给一个说法”。
    在“阳光花仙子”返回家中时,周边的空气和她上医院之前一样恶臭,“甚至比上医院前还要浓臭,吃完药躺下时外面依然恶臭无比,此次的恶臭时间极长,臭味极浓,太具杀伤力了。第二天早上起来,外面的空气仍旧不好。”
    9月22日,“阳光”从民航医院回家,“好难受,心里,精神上全难受”;因为她在医院里待了不短的时间。而让她进医院的原因,是垃圾填埋场的臭气。
    “阳光花仙子”把就诊经历发到网上。有位邻居是律师,他看见了,律师很容易就想到用法律来解决难题。律师说,他出面打官司不合适,但如果小区内能有邻居敢出来告垃圾填埋场,那么他愿意免费为其代理。律师相信,只要一个人能立案,只要一个人能胜诉,那么其他的人都可以陆续上阵冲锋,直到让垃圾场想出有效的改良办法为止。
    “阳光花仙子”决定自己上阵,于是,她去朝阳法院要求立案。但她首先必须从逻辑上证实一件事:她的病与填埋场的臭气有高度相关性。
    被告有两家单位,一是北京金州安洁废物处理有限公司,一是北京市朝阳区垃圾无鲁化处理中心。
    “阳光花仙子”诉两家造成空气污染,并赔偿因污染造成的医疗费用,并停止侵权行为,承担本案诉讼费。
    “阳光花仙子”说:“自从上了垃圾山之后,我就不再说自己的行动没有用的话,真正没有用的是你什么都不做。只要我在行动,我就有用。我是做试验和示范。这个案子只要法院敢接,敢判,那么后面就会有无数的邻居跟上来。他们有更多的受害的经历。个个都可以向两家被告讨要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