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曹頫,《红楼梦》中的贾宝玉(套装共2册)[平装]
  • 共2个商家     39.20元~41.30
  • 作者:刘传福(作者)
  •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第1版(2012年11月20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081605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曹頫,<红楼梦>中的贾宝玉(套装共2册)》观点明确,逻辑通畅,清晰易读,真是一本有价值的书。

    作者简介

    刘传福,男,1971年生,山东高密人。毕业于中国海洋大学,哲学学士,经济学硕士。从事国际贸易与国际合作、证券投资与投资咨询工作。红学爱好者。

    目录

    《曹頫,《红楼梦》中的贾宝玉(上)》目录:
    贾宝玉披的红斗篷(代序)
    第一章 引子
    一、《红楼梦》作者不像是曹雪芹
    二、刘心武解谜元春的原型,越解越谜:本应姐姐,却是姑姑
    三、贾母的原型不是曹雪芹的祖母,而似曾祖母
    四、贾政的原型不像曹雪芹,而更像祖父
    第二章 红楼梦作者胡适考之悬疑
    一、红学从索隐到考证
    二、胡适的红学贡献与其作者考的失误
    三、当代红学研究之乱象
    四、《红楼梦》作者研究之乱象
    第三章 《红楼梦》作者是贾宝玉
    一、什么是自传体小说
    二、《红楼梦》是自传体小说的逻辑与证据
    第四章 《红楼梦》作者不是曹雪芹
    一、曹雪芹的家世
    二、生存环境决定了曹雪芹不是贾宝玉
    三、“作者自云”证明曹雪芹不是《红楼梦》作者
    四、古人说《红楼梦》作者是曹雪芹,证据不足
    五、古人说《红楼梦》作者不是曹雪芹,证据充分
    第五章 周汝昌刘心武红学的失误与无稽
    一、“二次中兴”说纯属臆造
    二、大观园不是恭王府
    三、“曹学”,让周汝昌冤枉了雍正帝
    四、“秦学”,因刘心武“爱”上了秦可卿
    第六章 细解《:红楼梦》的版本之谜
    一、《红楼梦》版本系统概况
    二、《红楼梦》的书名
    三、各版本的先后与传承关系
    四、冯其庸关于版本和书名的观点
    第七章 脂砚斋是贾宝玉
    一、脂砚斋其人
    二、脂砚斋不是史湘云
    三、脂砚斋是贾宝玉的证据
    第八章 脂砚斋是《:红楼梦》的作者
    一、脂批“曹雪芹是作者”的证据不足
    二、脂批“曹雪芹不是作者”的证据很确凿
    三、脂砚斋是《红楼梦》作者的证据
    第九章 曹頫是脂砚斋
    一、曹頫是脂砚斋的证据
    二、畸笏叟其人
    三、畸笏叟是曹頫
    四、畸笏叟是脂砚斋
    五、脂砚斋是个和尚
    第十章 曹頫是贾宝玉
    一、关于小说人物的原型
    二、曹頫是贾宝玉的人物原型
    三、《红楼梦》其他主要人物的原型
    第十一章 曹頫是《红楼梦》的作者
    一、曹家悲剧的主要原因
    二、曹頫是《红楼梦》作者的证据
    三、《红楼梦》是如何写成的
    四、曹頫的一生
    第十二章 粗解红学三大死结
    一、脂砚何人?曹頫
    二、芹系谁子?曹頫
    三、续书作者?曹頫
    四、红学的遗憾
    第十三章 红学中的待解之谜
    一、谜从何来
    二、甲戌本是曹頫的亲笔原抄本
    三、庚辰本、己卵本、梦稿本系曹頫亲笔抄本
    第十四章 《红楼梦》的思想性与主旨
    一、从人物素描看《红楼梦》的思想性
    二、《红楼梦》中的败笔
    三、《红楼梦》的主旨
    后记
    ……
    《曹頫,《红楼梦》中的贾宝玉(下)》

    序言

    毛主席说:我国除了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历史悠久,以及在文学上有部《红楼梦》等等以外,很多地方不如人家,骄傲不起来。不读《红楼梦》,不算中国人。
    我读了一遍《红楼梦》。主席说的没错,真是一本值得中国人骄傲的书。
    我读书比较仔细,在最后一回中,有这么一个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场景:
    贾政到金陵安葬了贾母,日夜往回赶,行到昆陵驿地方,那天乍寒下雪,贾政正在船中写家书,写到宝玉的事,便停笔。抬头忽见船头上微微的雪影里面一个人,光着头,赤着脚,身上披着一领大红猩猩毡的斗篷,向贾政倒身下拜。贾政迎面一看,原来是宝玉。贾政大惊,忙问:“是宝玉么?”这时船头上来了两人,一僧一道,夹住宝玉便走,三人飘然登岸而去。
    这就是《红楼梦》主人公的大结局:
    宝玉和尚,
    雪地里,
    光着头,
    赤着脚,
    身上披着一领大红猩猩毡的斗篷,
    拜了父亲,
    就走了,
    一句话,
    也没说。
    这世上,他什么也没有,
    只有这一件红斗篷……
    著名作家刘心武先生认为《红楼梦》后四十回写得很糟,其中的一个理由是曹雪芹写的前八十回已经暗示结局应是一个大悲剧,但高鹗最后写宝玉出家后,竟然披着一领大红猩猩毡的斗篷跑去给贾政下拜。在他看来,大红猩猩毡的斗篷是贵族家庭的遗物,非常华贵的,以这样一个喜剧的情景来收场是不对头的。其实在刘心武先生之前也有人提出过这个问题,比如红学家林冠夫先生,就认为大红猩猩毡的斗篷不是和尚的服饰,让出家做了和尚的宝玉披着有点不伦不类。甚至包括鲁迅先生对此也很纳闷:“惟披了大红猩猩毡斗篷来拜他的父亲,却令人觉得诧异。”
    这件大红猩猩毡的斗篷,披在曹雪芹身上是有些不伦不类,因为曹雪芹没做过和尚。不过,要披在他父亲抑或叔叔曹頫的身上,或许就很合适了。因为在我看来,贾宝玉是曹頫的化身,不是曹雪芹。
    曹頫,字昂友,号竹,约生于1695年,康熙年间江宁织造曹寅之弟曹宣第四子,多数红学家们考证其为曹雪芹的父亲,也有说是叔父的。因父母早逝,曹頫自幼被伯父曹寅带到南京抚养。曹寅为人风雅,喜交名士,喜好文艺,又爱好藏书,精通诗词、戏曲和书法,他的代表作有《楝亭诗钞》、《楝亭词钞》等,并受中央任命主编刊印《全唐诗》。曹寅深厚的文化教养和广泛的文化活动,营造了曹家浓厚的文化艺术氛围。南京环境优美、人文荟萃,使曹頫从幼年起,便在风雅华贵又极富文学艺术的氛围和熏陶中成长。
    曹寅与康熙皇帝相交深厚,康熙曾六次南巡,最后四次全都由他来接驾。曹頫少年时的曹家,呈现出空前绝后的繁荣。这时的曹頫,也俨然“小皇帝”一般,男男女女一帮人前呼后拥为其效犬马之劳,享受着别人难以想象的“锦衣纨袴”、“饫甘餍肥”的生活。曹頫虽然有读书的天分,却乐得与一帮丫鬟小姐舞文弄墨,玩风花雪月,大观园里贾宝玉的奢华生活正是曹頫年少时的写照。
    《红楼梦》里的贾家养着数百人,人们可能觉得夸张了,实际一点不夸张,曹頫的舅舅、担任苏州织造的李煦家,在康熙死后日渐没落,但被抄家时还抄出了200多人。曹頫的祖父曹玺是第一任江宁织造,曹寅在南京属于“官二代”,因而势力和根基比李煦大得多、深得多。李煦当上苏州织造还是沾了妹夫曹寅的光,最初曹寅兼任苏州和江宁两处织造,后来是曹寅让出苏州织造之位给了李煦。曹家连续四次接驾,接待人员自是少不了的,康熙皇帝好热闹、爱看戏,因而曹寅家还养着戏班子,鼎盛时期,有三四百人的家口不足为奇。曹頫能过《红楼梦》里的那种生活,过贾宝玉那种连自己屋里的丫鬟也认不全的生活,自然不在话下了。
    康熙分别在1699年、1703年、1705、1707年四次南巡驻跸江宁织造署,每次都有皇十三子胤祥随同,曹頫得以与该皇子相见,感情笃深,深受皇子怜惜,这种感情,雍正后来在曹頫的奏折朱批里都提到过,并晓谕曹頫遇事只求怡亲王祥一人。《红楼梦》小说里唯一一个完美男人北静王水溶的原型就是胤祥。在小说中,从贾宝玉初次与其相识,尤其到后来贾府被抄家,都对北静王充满仰慕之情和依恋感、依赖感。现实中的曹家被查办抄家,正是由任总理事务大臣的胤祥总负责的。在大约曹頫12岁这一年的1706年,由康熙做媒,曹寅的大女儿嫁给了平郡王,当了王妃。这时的曹家在小说中形容为“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红楼梦》的一位首席批书人脂砚斋透露,所谓“元春省亲”,实际上写的就是康熙南巡的场面,小说中的一句描写就是:“热闹到不堪的田地。”《红楼梦》里贾宝玉十几岁时候的故事,反映的正是现实中的曹家这一繁荣时期。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2)但书中所记何事何人?自又云:“今风尘碌碌,一事无成,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当此,则自欲将已往所赖天恩祖德,锦衣纨袴之时,饫甘餍肥之日,背父兄教育之恩,负师友规训之德,以至今日一技无成,半生潦倒之罪,编述一记,以告天下人。”
    谁“编述一记,以告天下人”?作者。谁“风尘碌碌,一事无成”?谁“赖天恩祖德,锦衣纨袴”?谁“一技无成,半生潦倒”?皆作者也。
    3)后文还有,“诗后便是此石坠落之乡,投胎之处,亲自经历的一段陈迹故事。”石头笑答道:“竞不如我半世亲睹亲闻的这几个女子,虽不敢说强似前代书中所有之人,但事迹原委,亦可以消愁破闷,也有几首歪诗熟话,可以喷饭供酒。至若离合悲欢,兴衰际遇,则又追踪蹑迹,不敢稍加穿凿,徒为供人之目而反失其真传者。”
    《石头记》是“石头”写的,“几个女子”是“石头”亲身经历,亲闻目睹的。而不是“石头”的父亲或兄弟亲睹的,更不是“石头”的儿子亲睹的。也就是说,大观园里的故事,《红楼梦》中的故事,都是作者“石头”亲身经历过的。
    2.石头是石兄,是作者的证据
    1)甲戌本第五回《红楼梦·引子》的开头一句:“开辟鸿蒙,谁为情种?”若要用批语作答,只能是“非宝玉为谁!”脂砚斋在批语中偏要说“非作者为谁?”转了个弯子,表明宝玉是作者之化身。批者还嫌不够,要再加上一句:“余又日:亦非作者,乃石头耳!”表面上好像是收回前言,实际上则是更直截了当地表明:作者即石头。所以,紧接着又有人加一条墨批:“石头即作者耳!”
    2)还有很多批语提到:“石头惯用如此笔仗”,“形容一事,一事毕肖,石头是第一能手矣”,“真好石头,记得真”,“非石兄断无是章法行文,愧杀古今小说家也”,“每于如此等处,石兄何尝轻轻放过不介意来”,“此系石兄得意处”,“石兄自谦,妙”,“不独被阿凤瞒过,亦且被石头瞒过了。”如此等等,不胜枚举。
    3)最重要的还是脂砚斋在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凡例中的第一条:“《红楼梦》旨意。是书题名极多,《红楼梦》是总其全部之名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