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王树声大将[平装]
  • 共1个商家     16.10元~16.10
  • 作者:范江怀(作者)
  • 出版社:解放军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5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331828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本书用流畅的文笔,展现了大别山的英雄战士,一代战功卓著的大将王树声在20世纪的风云变幻中传奇和多难的一生,同时,剖析和挖掘了主人公所经历的一些历史事件的前因后果。

    目录

    序篇走近王大将
    第一印象 [1]
    亲见者说 [3]
    履历一瞥 [5]
    第一章将出小山垮
    “品种齐全”的称呼,凸现个性的绰号 [7]
    将军的“风水宝地”,惨烈的家庭代价 [10]
    小地主出身的“叛逆” [13]
    大义灭亲:革命从自家开始 [16]
    第二章初闻硝烟浓
    全城皆兵,土炮退敌 [22]
    孤胆突围,武汉搬兵 [27]
    破寨岗改称得胜寨,北界河巧设伏 [33]
    黄麻起义,戎装加身 [38]
    英雄虎胆,枪口对枪口,胸膛堵炮眼 [43]
    第三章师承徐向前
    粉碎“罗李会剿”,初识徐向前 [51]
    三战三捷三扩编,土包子开洋荤出洋相 [58]
    坑道爆破法,棺木破城 [69]
    双桥镇恶战,活捉敌师长 [77]
    第四章浴血鄂豫皖
    黄安战役,弹性打援 [84]
    商潢战役,九死一生 [94]
    苏区肃反,躲过致命一击 [102]
    血战七里坪,战局逆转 [107]
    黄才畈突围,红军悄然西征 [114]
    第五章川陕鏖战急
    突破漫川关,红军死里逃生 [119]
    转战三千里,“铁尾”变成“铜头” [124]
    反三路围攻,川军溃逃,红军扩编 [131]
    反六路围攻,独当一面,指挥若定 [138]
    第六章风雪长征路
    智破天险,强渡嘉陵江,勇夺剑门关 [152]
    再做“铁尾”,迎接中央红军,掩护北上 [160]
    毛儿盖:莫测的草原,政治的“沼泽” [165]
    百丈决战:张国焘碰壁,红军回头 [173]
    三过草地,“病魔”缠身,“无冕”北上 [179]
    第七章西路军悲歌
    西渡黄河,古浪损兵,受命于危难之际 [191]
    倪家营子突围,败中求胜,头脑发昏 [196]
    再入重围,血战梨园口,兵败祁连山 [203]
    石窝分兵:泪别战友,雪山苦斗 [208]
    大难不死,孤身东返,心向延安 [220]
    第八章猛将情亦柔
    初次见面,印象不佳 [235]
    约会延河边,真心换真情 [243]
    中秋之夜,花好月圆 [248]
    分分合合,生生死死,霜打色愈浓 [252]
    第九章豫西逐日寇
    南下抗日,毛主席封将 [258]
    黄河出冰桥,天助八路军 [264]
    三打铁公寨,旧戏重演 [268]
    网外撒网,登封告捷 [272]
    兵不血刃,争取“国军” [276]
    第十章中原大突围
    被困泼陂河,为生存而战 [281]
    突破平汉线,强渡襄河 [289]
    鏖战鄂西北,创建根据地 [298]
    惜别部队扮“老板”,历险回解放区 [306]
    第十一章重返大别山
    以枪代刀情意在,痴心却难改 [316]
    重返大别山,“五叔回来了!” [321]
    司令打草鞋,甘当配角 [324]
    “剿不灭土匪,决不下战场!” [328]
    第十二章和平的岁月
    彭老总点将,司令员改行 [333]
    主持筹建技术馆,飞机坦克大炮集合 [338]
    一生的得失,浓缩在有限的字里行间 [341]
    尾声老帅为他送行 [348]
    后记 [352]
    主要参考书目 [354]

    文摘

    书摘
    4月底,上万名红枪会匪徒又包围了麻城县城,叫嚣着:“要清党!要放人!要报仇!”并扬言要“血洗麻城,报仇雪恨”。
    此时已是县农会组织部长兼自卫队队长的王树声,率领根本称不上是“军”的农民自卫军,以及被动员起来的城里的平民和逃难进城的农民,紧闭城门,严阵以待,据守城墙准备抗击来犯之敌。
    世界上恐怕再没有这么寒酸的“守军”了。且不说着装不一,五花八门,连手上的武器也土得掉渣。大家手上拿的武器,大部分是大刀、长矛等原始的“冷兵器”和少量的土枪、鸟铳,连一支汉阳造的钢枪都没有。就连王树声这样的自卫队队长的手上,也只有一柄大刀。 农民土自有土的办法。 王树声不仅叫大家搬来不少石头、瓦片,还准备了一道“热兵器”——石灰罐。农民自卫军把找来的泥罐,装上生石灰,一旦敌人靠近时,就居高临下往下砸,罐破灰飞,白灰弥漫,专毁敌人的眼睛。
    可以说,此时的麻城县城已是全城皆兵,众志成城。
    红枪会包围麻城县城的第二天,就开始攻城。
    会匪的额上、手臂、腰间都系上了红布带,个个光着上身,脸上和袒露的胸脯都用红颜色画上了刀枪不人的鬼符号,有的匪徒腰间系着一个小圆镜。他们在“教师爷”的督战下,妖魔鬼怪般呜哩哇啦嚎叫着,朝城墙冲来。
    虽叫红枪会,其实也没有几条像样的钢枪,大多数匪徒手中的武器也是长矛大刀。
    与其说这是一场战斗,还不如说更像是一场“械斗”。如果没有几条钢枪,这场战斗就和中世纪的战争没有什么两样。
    对垒的双方,用的都是较为原始的武器,也都没有什么军事P24素质。所不同的是,一方人多势众,多数人为少数人卖命,往前冲靠的是“神”的力量。另一方,虽显得势单力薄,但占据了有利的地形,他们都是为革命、为农会、为劳动人民自己而战。所以,他们同心合力,斗志昂扬,士气旺盛,义无反顾。
    这是一场没有任何正规军参加的战斗。但谁都不怀疑这是一场生死之战。
    会匪们叫喊着,冲到了护城河边。
    王树声是第一次打仗,他虽然没有当过兵,谈不上有什么作战经验,但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王树声在当时也属于“文化人”,小学校长的头脑在关键时刻还是显得格外清醒。
    当敌人逼近时,一些从没有见过打仗世面的农军有点紧张和慌乱。尤其是红枪会咿咿呀呀地装神弄鬼,确实唬住了不少农军。
    从小就以胆大出名的王树声,要大家沉住气,并命令道:“等敌人靠近点再打!”
    “打不得呀!他们有护符,枪打不进,刀砍不进,火烧不进……”有胆子小的,不禁就在一旁嘀咕开来。
    “狗屁!”王树声一听就火冒三丈,毫不客气地骂道,“什么他娘的三不进,我们手上拿的也不全是烧火棍子?”
    王树声骂完,便说了一声:“看我的!”顺手就拿起一个飞镖,对准冲在最前面的匪徒,狠狠地掷了过去。
    只见那家伙“啊”了一声,就扑倒在地。
    “杀中了!”城墙上的自卫军和农友,看到红枪会的匪徒刀枪不入的骗人鬼把戏被戳穿,顿时就高兴地叫了起来,斗志倍增。
    “什么他妈的刀枪不入,就照我的办法打,打死那些狗日的!”王树声不失时机地给大家壮壮胆。
    渡过河的匪徒们,虽然见倒下了一个同伙,但没遇到什么重大的打击,就壮起胆,将几架云梯架上了城墙,蜂拥着争相往城P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