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寻找张爱玲[平装]
  • 共1个商家     0.00元~0.00
  • 作者:西岭雪(作者)
  • 出版社:时代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6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872150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如果昨夜的相见是因她穿越了时光来看我,那么五十年前,她哀艳的眼神是否亦曾穿透表面的浮世繁华,看清了五十后的沧桑飘零?五十年后的我,视五十年后的她为记忆,为印象,为思念;五十年前的她,如知了五十年后的我,亦只当是笔下一组符号,是虚构,是悬念,是影像吧?
    本书是西岭雪人鬼情系列小说之一种,是灵异题材的都市言情小说。讲述了“张迷”顾锦盒想怎么能见张爱玲一面,在男友天才摄影师兼电脑专家沈曹新发明“时间大神”的帮助下,一次又一次送她穿越时空去拜见张爱玲……却因为窥破天机,改变了她自己以及身边人的命运。故事曲折离奇,充满悬念,情节起伏跌宕,错综复杂,内容曲折而凄美,特别是在很多打动人心的情节处,禁不住让人泪流满面。

    作者简介

      西岭雪,原名刘恺怡,四肢不勤五谷不分之小女子。短短三十年,做过十几种工作,写过十几本书。以为最理想的人生莫过于此:曾经伤痛,但伤愈之后笑看过往,以为都是财富。知足则乐。 已出版作品有长篇小说《首席情人》、《天香》、《眼儿媚》、《点绛唇》、“西岭雪长篇小说人鬼情系列”(包括《来不及爱你》、《前世今生三百年》、《变成天鹅飞向你》、《离魂衣的消息》、《天使和魔鬼做姐妹》、《爱上一只唐朝鬼》),短篇小说集“西岭雪时尚美文系列”(包括《初恋布丁》、《黑客江湖》、《画眉之欢》、《资版爱情》、《调情如酒》)、《风月无忧》、《有时也跳舞》、《菩提树》等。

    目录

    倾城之恋
    相见欢
    对照记
    第一炉香
    怨女
    红玫瑰与白玫瑰
    第二炉香
    半生缘
    不了情
    情场如战场
    惆然记
    多少恨
    一曲难忘
    散戏

    文摘

    书摘
    “她的一生虽然沧桑却曾经绚丽而多彩——生于乱世,少年时受尽折磨
    ,忽然上帝将一个女子可以希祈得到的一切美好都堆放在她面前:才华、盛
    名、财富、甚至爱情,如烈火烹油,鲜花着锦,可是其后又一样样抽走,换
    来加倍的辛酸苦楚,跌宕流离,当她开至最美最艳的时候,也是她的路走到
    尽头的时候,于是不得不选择一死以避之——人生的悲剧莫过于此。”
    放下剪报,我的眼泪流了下来,是那样的委屈,不能控制。
    窗外,细雨如丝,有燕子在雨中急急地飞,苍灰的天空,苍灰的屋脊,
    苍灰的鸽子背,哦,这是张爱玲笔下的上海,可是距离张爱玲离开已经整整
    半个世纪了。
    那是一份1995年9月的旧报纸,新闻栏里说,一代才女张爱玲于8日晨被
    发现死于洛杉矶的一座公寓里,警方判断,距她去世大约已有六七天的时间
    ……
    洛杉矶?怎么会是洛杉矶?她明明是上海的女儿,竟然一个人走在那么遥
    远的孤独的异乡,谁也没有告诉,便独自决定了要悄悄地结束生命。
    噫,生又何欢,死又何惧,她是真的累了,厌倦了,是吗?
    我打开窗子,让风吹进来,让雨飘进来,让张爱玲寂寞的游魂飞进来。
    我想告诉她,我有多么爱她,有多少人爱她,惋惜她,不舍得她,她怎么忍
    心就这样离开了呢?
    记得小时候听外婆说,人死后会将生前所有的路重走一遍,——拾起前
    世的脚印,这样才可以重生,转世投胎。
    上海留下了张爱玲那么深的回忆那么多的脚印,她总要回采的吧?
    当她飞过上海的天空,会看到我,看到这个为了她才来到上海寻梦的姑
    苏女子吗?
    ——从十几岁第一次看张爱玲的《倾城之恋》,到二十几岁终于有机会
    把她所有作品买全,整整爱了她十年,从来没有改变过。
    这个追星的时代,每天都有FANS们为了争看偶像打破头,如果说我也有
    偶像,那就是张爱玲。是为了她,才痴迷于上海的风花雪月,才会对电视连
    续剧《上海滩》奉若圣经,才会把阮玲玉的美人照挂满闺房,才会有心无心
    地开着音响一遍遍放周璇的《夜上海》,才会放弃工作分配一个人独自来到
    异乡为异客。
    可是走在上海的街头,我却见不到她。
    连梦也没有一个。
    晚生了数十年,就有那么遗憾。
    我穿平底鞋,白衬衫,软料长裙,梳麻花辫,手里恒常一柄十六骨水墨
    山水的竹纸伞,雨天两只黄鹂鸣翠柳,晴时一行白鹭上青天。
    上海看我是异乡客,我看自己是槛外人。
    反正已经格格不入,索性做到尽。
    子俊笑我住在上海想着上海,可是心里的上海和身边的上海却不是同一
    个。
    我同意。日思夜想,怎样才可以见张爱玲一面呢?
    ……P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