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韩国文学史[平装]
  • 共1个商家     21.60元~21.60
  • 作者:韦旭昇(作者)
  • 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第1版(2008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114042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韩国文学史》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作者简介

    韦旭昇,江苏省南京市人,汉族。北京大学教授,1928年10月23日生,上过南京市立一中、五中、中央大学附中、社会教育学院附中,1947年进入国立东方语文专科学校学习韩国语文。曾因参加学运被捕而失学。1949年入北京大学东语系。1953年毕业,留校任教。曾兼任北京大学东语系教学与科研秘书、东语系文学研究室副主任、北京大学比较文学与比较文化研究所兼职教授、北京语言学院汉学系兼职教授、广西师大《中国研究东方文学丛刊》特约编委等、延边大学《朝鲜学——韩国学丛书》特邀编委、北大亚非研究所特约研究员,中国朝鲜一韩国文学研究会前副会长、现顾问。政府特殊津贴享受者。
    主攻朝鲜(韩国)古典文学和朝语(韩语)语法,着重研究《抗倭演义(壬辰录)》与《玉楼梦》,以及中国古典文学对朝鲜古典文学的影响。出版有专著、译著等多种。曾赴平壤从事《壬辰录》研究,应邀赴美国、朝鲜、韩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国以及台湾地区参加学术会议、讲学并在韩国东国大学任课。2000年出版《韦旭异文集》,次年应邀参加韩国首尔学界举行的该《文集》出版纪念会,2005年10月应邀赴首尔接受韩国总统颁发的宝冠文化勋章。

    目录

    第一编 上古至三国时期的文学
    概说
    第一章 古代神话
    第二章 传说
    第三章 国语诗歌
    第一节 民间歌谣汉译诗
    第二节 以乡札标记法记录的诗歌
    第三节 歌词失传的诗歌

    第四章 汉文文学
    第一节 汉文散文
    第二节 汉文诗

    第二编 统一后的新罗时期的文学
    概说
    第一章 传说
    第二章 散文的发展
    第一节 寓言和游记
    第二节 传奇文学——《新罗殊异传》

    第三章 统一新罗时期的国语诗歌
    第一节 以乡札标记法记录的诗歌(新罗乡歌)
    第二节 《井邑词》及其他
    第四章 新罗的汉文诗和诗人崔致远

    第三编 高丽时期的文学
    概说
    第一章 高丽前期的汉文诗
    第二章 高丽中期的汉文诗与“海左七贤”
    第三章 忧国忧民的诗人李奎报
    第一节 创作观
    第二节 胸怀祖国
    第三节 苦心孤诣为农民
    第四节 抨击丑恶
    第五节 正直清廉甘于贫困
    第六节 绘景抒情状物见志
    第七节 称赏中国诗人

    第四章 卓越的诗家与词人李齐贤
    第一节 李齐贤的生平
    第二节 李齐贤的五、七言诗
    第三节 李齐贤的词一
    第四节 与中国有关的诗词
    第五章 高丽晚期的汉文诗

    第六章 高丽民间国语歌谣
    第一节 民间歌谣汉译诗
    第二节 国语歌谣

    第七章 高丽文人国语诗歌的产生与发展
    第一节 文人国语诗歌的酝酿阶段
    第二节 尝试阶段——《翰林别曲》体的产生
    第三节 形成阶段——时调的产生

    第八章 传记文学
    第一节 金富轼及《三国史记》中的传记
    第二节 其他传记作品
    第九章 传说

    第十章 小品文的出现与发展
    第一节 人物小品
    第二节 事理小品

    第十一章 杂录与诗话
    第一节 杂录
    第二节 诗话

    第四编 朝鲜王朝时期的文学
    概说
    上编 前期(15-16世纪)
    第一章 国语诗歌的发展
    第一节 有关朝鲜王朝建国的颂歌
    第二节 时调的盛行
    第三节 高丽乐歌的整理

    第二章 歌辞的出现与卓越的歌辞家郑澈
    第一节 国语长诗体裁歌辞的出现
    第二节 郑澈的《关东别曲》
    第三节 郑澈的前后《思美人曲》
    第四节 郑澈的其他作品
    第五节 郑澈歌辞的文学史地位

    第三章 朝鲜王朝前期的汉文诗
    第一节 民生疾苦
    第二节 爱国诗篇
    第三节 爱情流露
    第四节 风土与景物
    第四章 “稗说体”文学的发展与盛行
    第五章 金时习的传奇小说《金鳌新话》
    第六章 林悌的讽刺作品《花史》、《鼠狱说》及其他

    中编 中期(17世纪前后)
    第一章 爱国的歌辞大家朴仁老
    第二章 平时调的繁荣与尹善道
    第一节 爱国时调及其他
    第二节 卓越的山水时调作者尹善道
    第三章 於时调、辞说时调及杂歌的出现

    第四章 朝鲜王朝中期的汉文诗
    第一节 爱国汉文诗及其他
    第二节 权铧的诗

    第五章 国语小说《壬辰录》的出现及其他
    第一节 爱国讲史小说《壬辰录》
    第二节 其他爱国小说
    第六章 具有社会改革倾向的小说《洪吉童传》及其他

    第七章 金万重及其长篇小说
    第一节 《谢氏南征记》
    第二节 《九云梦》

    下编 后期(18-19世纪)
    第一章 国语诗歌的发展
    第一节 时调的发展和时调集的编纂
    第二节 歌辞
    第三节 国语诗歌的大众化:杂歌与说唱文学

    第二章 以民间传说为基础的国语小说
    第一节 《春香传》
    第二节 家庭伦理小说《沈清传》及其他
    第三节 寓言小说
    第四节 讽刺小说《裴裨将传》

    第三章 文人小说
    第一节 《玉楼梦》
    第二节 爱情小说《彩凤感别曲》及其他
    第三节 军功小说、传奇小说及其他
    第四节 国语记事文的出现
    第四章 实学派文学家朴趾源及其小说

    第五章 朝鲜王朝后半期的汉文诗
    第一节 文人士大夫的优秀诗篇与四家诗
    第二节 实学派诗人丁若镛
    第三节 “委巷诗人”与赵秀三
    第四节 乡土诗
    第五节 流浪诗人金笠

    序言

    自从1992年中韩建交以后,双方的外交、经贸、文化交流等关系逐年迅猛发展,直到14年后的今天,在规模上已达到了历史空前的程度,而且还呈现出持续上升的势头。在这种情况下,我国希望了解韩国历史与文化的群众大大增加。
    文学是文化重要的一环。通过文学史,除了可以了解文学本身以外,还可以侧面窥知历史、社会、语言、艺术,乃至民族性、风俗民情等等状况。因此,增加对长达两千年左右的韩国文学发展史的了解,也就很自然地成为当今我国关注韩国的广大群众的迫切要求。至于有关专业的学生,一本这样的教材或参考书,也就是更为必需的了。
    作者在1986年曾经出版过《朝鲜文学史》(北京大学出版社),数千册书早已售罄,甚至在国外还出现了盗版。2000年9月,在作了一定的修订以后,收入作者的朝鲜学一韩国学研究的六卷本文集《韦旭舁文集》卷一(中央编译出版社)之中。针对目前的需要,最近又在此基础上,再作若干修润出版。为了切合当前环境,此书更名为《韩国文学史》。
    由于中韩历史发展各阶段大体相似,作者参照了国内出版的《中国文学史》的时期划分办法,把本文学史叙述的终点划定在封建制度解体为止。此时,朝鲜半岛还没有出现北南政权并立的局面,因此,书名的改变,并不影响内容的叙述,只不过在国名和历史朝代的称呼上有所改动。
    这里也就出现了一个问题:朝鲜半岛上出现过的一些国名——高句丽、新罗、百济、高丽、朝鲜、韩国,各名称具体所指的,究竟为何?特别是“朝鲜”、“韩国”两词的意义究竟有何异同?

    文摘

    第一节 寓言和游记
    寓言《花王戒》为薛聪所作。薛聪(654-701)是名僧元晓之子,最初学习佛经,后改学儒学经典。据传,他曾经创制了乡札标记法。《东京杂记》说他“又以俚语制吏札,行于官府”。《三国史记》说他“以方言续九经,训导后生”。
    “俚语”、“方言”指韩语。看来薛聪虽属于文人士大夫之列,但比较重视当时为统治阶级所轻视的本民族语言。从韩国接受与使用汉字的历史来看,薛聪是乡札标记法的首创者或整理人。据传他曾到唐朝留过学,难以确考。
    《花王戒》是薛聪奉神文王之命而叙述的一篇寓言。国王的目的是为了听一些“异闻”散心解闷,薛聪却趁机针对国王平素的缺点讲了这一寓意深远的寓言,后又奉命把它写成文章。
    《花王戒》以花王喻国王,以蔷薇喻宫中美女,以白头翁(植物名)喻忠直之士。寓言中的蔷薇的形象是这样的:
    一佳人,朱颜玉齿,鲜妆靓服,伶俜而来,绰约而前日:“妾履雪白之沙汀,对镜清之海,而沐春雨以去垢,袂清风而自适,其名日蔷薇。闻王之令德,期荐枕于香帷”。
    白头翁的形象则是这样的:一丈夫,布衣韦带,戴白持杖,龙钟而步,伛偻而来日:“仆在京城之外,居大道之旁,下临苍茫之野景,上倚嵯峨之山色,其名日白头翁”。
    前者外貌美艳,香气袭人,但徒供观赏,使人迷醉。后者朴实无华,外貌无动人之处,但可以祛病延年。二者必择其一,花王犹豫难决,但对美貌佳人爱怜难舍,对朴素的白头翁,则漠然冷淡。于是白头翁对花王说道:
    吾谓王聪明识理义,故来焉耳,今则非也。凡为君者,鲜不亲近邪佞,疏远正直。是以孟轲不遇以终身,冯唐郎潜而皓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