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反骨仔[平装]
  • 共1个商家     6.46元~6.46
  • 作者:李亮(作者)
  •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第1版(2006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228041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今古传奇武侠版》特别推荐,颠覆传统硬汉武侠风潮,是2006年十大新武侠著作之一。
    本书是一篇极具个性的小说,书中描写了七个具有“反骨”的人叛出属于自己的世界而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一开始觉得有《水浒传》的影子,细看之后发现它所表达的思想是完全个性化的,最后得出反骨仔所反的是自己的结论。

    媒体推荐

    书评
    李亮的这一篇“硬汉武侠”,写出了史上最强的一个侠小组的一次聚会
    。侠客们,他们的使命,就是“在路上”!如果金圣叹看到这篇作品,也不
    免会望洋兴叹吧。
    ——主编 郑保纯
    作者就像一头困兽,总是试图突破世俗的樊笼,写出不一般的人、不一
    般的小说。
    ——凤歌
    在新武侠作家群里,李亮一直以最特立独行的姿态诠释着自己和笔下的
    人物,往往舍弃儿女情长的纠缠,转为率性天真,汪洋恣肆,向着自由求索
    的方向狂奔,这才是真正的“侠”,男人的“侠”。
    ——《中国图书商报》 江筱湖

    作者简介

    李亮,男,高中的时候为博朋友一笑,开始写故事。写了两年,拿了《科幻世界》两届校园科幻征文的一等奖,于是以为自己会是中国的凡尔纳?——然后上大学前三年孜孜不倦地写了几十篇外星人克隆人机器人,无一发表。?
    期间开始上网。在武侠的论坛里写评论,做慷慨激昂指点江湖貌。可是言语的力量实在是无力,和人吵了太多架后,惟一的结果就是和几个论坛翻脸,搞臭了自己的五六个马甲。大四四面楚歌的境地里,终于一点一点地收敛,开始踏踏实实地编造武侠小说,并把写评论的激愤灌注到其中。?
    成效还好。

    目录

    第一章·弃徒李响
    第二章·逃婚叶杏
    第三章·醉里舒秀才(上)
    第四章·醉里舒秀才(中)
    第五章·醉里舒秀才(下)
    第六章·余生董天命
    第七章·唐门唐璜
    第八章·平天王(上)
    第九章·平天王(中)
    第十章·平天王(下)
    第十一章·反骨

    文摘

    书摘
    第一章 弃徒李响
    我不会输!
    我没有错!
    我不相信!
    李响向前一抢,双拳捣出,正中两个天山弟子的小腹,两个人长声惨叫
    ,倒飞出去,乒乒乓乓地撞倒了好几个在外边包围的人。可是李响的背上也
    在这一刹那挨了两剑。剑锋划破肌肤的时候,李响回过力来,向前一滚,背
    后火辣辣地一疼,血已经浸湿了他的内衣。
    李响一咬牙,双手一按,压下面前一人兜面踢来的重脚,整个人被这一
    脚之力向上带动,顺势站了起来,回肘一击,肘上脆响,撞断了一人的鼻子

    “锵”一声金鸣,他已拔剑出鞘。剑光闪动,天山绝技如天河倒泄般地
    溅开。“游天隼”李响,本是天山派这一代弟子中的翘楚人物,这时势如疯
    虎地拼命,登时将一干对手尽数逼开。可是他实在太累了,从天山派逃出来
    七天,大战小战打了不下五十场。他几乎是在不眠不休地与师父、与天山派
    、与整个江湖进行着车轮战。
    他眼前一阵阵地发黑,耳朵里萦绕不去的轰轰隆隆的声音越来越响,周
    围那些师兄弟的动手,好像越来越慢,又好像越来越快。李响用力抹了一下
    眼睛,眼皮上粘乎乎湿漉漉的,不知道是汗还是血……
    忽然有人清啸一声,一个人影带着森森寒气与金色碎雪从人群外跃进来
    。长袖卷处,如鞭如网,猛地将李响长剑夺去。李响猝不及防,身子也给拖
    动,踉跄之间几乎摔倒。眼前人影晃动,李响突然间清醒了许多。“师父!
    ”他大叫一声,上步出拳!
    这一拳首先打中的是天山寒石老人的鹤袖,柔软的长袖几乎不承受半点
    力量,只是一圈一圈地绕上李响的手腕,一层一层地裹住他的拳头、他的手
    臂。
    如果是别人,那么长袖上绵绵不绝的缠力早就化掉了他拳上的劲力。但
    是李响与众不同,他的拳更快、更猛,在自己的力量被化去之前,已经穿过
    了鹤袖的封锁,到达寒石老人的身前。
    “砰”,寒石老人以袖中掌硬接下了自己六弟子的一拳。拳掌相交,地
    上的李响踉跄后退,空中的寒石老人一个空翻向后飞起。
    可是两个人中间还有寒石老人的那条袖子。李响退到第四步,袖子已然
    绷到极限。他再一退, “嚓”的一声,那只长袖被从寒石老人的肩上扯了
    下来,李响右腿猛地向后一撑,借着这一拉之力,稳住了身形。
    半空中的寒石老人却被拉得失去了平衡。半空里的身形猛地一顿,斜着
    摔了下来, “腾”的一声落地不稳,不仅右膝跪地,就连被扯去袖子的右
    手也须得在地上一撑,才没有扑倒。
    寒石老人唰地抬起头来。他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长须银发,道骨仙
    风,撑在地上赤裸的右臂肤色惨白,因为突然暴露的凉意,起了一层颤栗。
    他看着李响,这个他曾经寄予厚望的年轻人,刚才向他挥拳的弟子,这时站
    在他面前七步之处,左手还摆着防卫的架势,右手却拖着他的袖子软绵绵地
    垂在腰侧。
    方才对拳分袖,那一顶一拉之力已将他的右臂关节拉得脱臼了。
    寒石老人站起身来,拍一拍手上的土,冷笑道:“李响,你输了!”
    李响咬着牙,腮边的肌肉生硬地突出来,也不知是痛,还是恨,使得他
    的脸几乎变成了棱角分明的方形,道: “师父,我没有输。你这样逼我,
    我永远不会输!”
    有弟子脱下自己的长服,寒石老人抖肩穿上。师徒俩四目相对,寒石老
    人眯着眼,而李响拧着眉,四目相对时,空气中几乎进出噼啪的火花。
    这里是一座破庙,方才打翻了香炉,香灰这时在空气中慢慢地沉下来。
    破庙房顶上混着碎雪漏下来的几柱阳光,灰蒙蒙的似乎是实体一般触手可及

    大雪山冷冽刺骨的空气将人的火气一点点刮走,寒石老人终于勉强平复
    了心绪,沉声道:“李响,跟我回去,面壁一年,对于这件事为师可以既往
    不咎。”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