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底线[平装]
  • 共3个商家     43.00元~43.90
  • 作者:金鸣(作者)
  • 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8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543705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底线》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买不起房,上不起学,看不起病……,金融资本与产业资本的无度融合,到底是福还是祸?国有银行和外资银行之间的距离是在智商还是人性?朋友,你工作的底线在哪儿,你生活的底线在哪儿,还有地方经济的底线呢,国有银行的呢?一滴水里看世界一局象棋你能否看清地方经济的运行脉络?
    一位金融人士独自面对心灵与人性的困境,执着地发出内心真实的声音,为您揭秘金融博弈潜规则。

    目录

    序篇
    第一篇 胚胎
    第二篇 胎记(上)
    第三篇 胎记(下)
    第四篇 整容
    第五篇 ……

    序言

    晚上只要听到猫凄厉的叫声,我就会从睡梦中惊醒,并被无情地带进痛苦的回忆中。它可能已成为我今生今世永远也无法忘怀的梦魇。
    那一年,因为老鼠泛滥的缘故,朋友将刚出世不久的“顺”赠送给我。“顺”的后胯之前全部是纯白色的毛,之后则是纯黑色,泾渭分明,很有特点,甚是逗人喜爱。看电视时,它常会依偎在沙发上让我抚掠它身上的软毛,并不时悠悠地昂起头眯着眼非常享受地打个哈欠;做作业时,它喜欢跳到我桌子上趴着,与我玩四目对视的游戏。我们常通过这些方式来进行心灵的交流。我的生活中从此多了一个另类朋友,家里的老鼠也消失得无影无踪。我常省出零花钱买些小鱼犒赏它。
    这种友谊在“顺”三岁时发生了改变。夜半子时,它开始习惯跑到室外发出凄厉的叫声,那叫声酷像啼哭的婴儿,让人揪心。懵懂的年龄不懂得它叫声的原委,我于是起床用扫帚追打它,但没有一次追得上。后来我便买了一只很大的鸟笼,在晚上将它装入笼中,并将笼子放在阳台外的晒衣架上,只要它发出叫声,我就拍打鸟笼。还记得第一次放它进去时,它很反感,龇牙咧嘴地像只凶恶的老虎,怒目圆睁地对我吼叫;时间久了,它便温驯多了。我知道,那种臣服是强迫的。从此,我们之间的感情慢慢疏远。
    悲剧发生在秋雨后的一个晚上,那场雨是突然来的。我睡得很沉,没能及时将鸟笼移到室内;清晨,当我想去将它放出笼子时,却发现它已经湿淋淋地蜷缩在笼子的一角,静静地死去。我很后悔,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就这样葬送在了我的手中,试想它最后的那丝哀鸣、那丝绝望是多么的凄惨!
    深深的自责长年困扰着我。它的叫声只是它生理的本能反应,我为什么仅图自己睡觉的安稳而不去琢磨它呢?它不是笼中之物,我为什么要强行地去囚禁它呢?都是鲜活的生命,任何生命都没有主宰其他生命的权利。而我却无情地剥夺它的情感,继而剥夺它的自由,直到最后剥夺了它的生命。谁又赋予了我这样的权利呢?如果不是我任性,如果不是我以一己私欲强加于它,它应该有自己幸福的生活。哪怕是最弱势的群体,他们也都有自己的生命轨迹,有自己的喜怒哀乐。如果有维护自己权利的途径,它一定会起诉我,然而人类的文明远没有上升到对我这种行为进行道德谴责或法律惩罚的程度。
    有人说,猫还有很多,死去一只还可以另外养一只。但我不这样想,我很在意此事,我无法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为了让自己的回忆在那一刻定格,我便以不再养猫的方式来惩罚自己,这是对一条逝去的生命应负的责任,也当做是我对它永远的忏悔吧!
    写下这个故事是为了让我早日从痛苦的回忆中解脱出来,晚上能够睡个好觉;同时,也许这个故事仅仅是很多故事的冰山一角,有好事者也许会把类似的故事继续讲下去。
    明天的太阳还照样升起,所有具有生命的东西还要繁衍,生活还要继续下去。我们应该尊重每一条生命,不管它如何弱小!

    文摘

    闹钟响后,天还刚蒙蒙亮,这是首年实行“夏时制”没几天的时间,凌晨的气温很凉爽。简单地洗漱完便走出办事处晨练,这是我惟一有权保持的、城市人的生活习惯。
    良尤镇虽然称作是镇子,但并不大,整个街道的布局就如一面瑞士的国旗。五分钟的跑程即到镇子的边缘,横穿过106国道,进入被车轮压出、凹陷得尤如轨道的土路,一望无垠的齐腰高的油菜花,像覆盖在大地上的黄色地毯,间播的、含苞待放的棉花欲与其争奇斗艳,但棉花的崛起还尚需时日。跑步至此,会有一种“会当临绝顶”的感觉,心情格外舒畅。偶尔有三五个菜农挑着赶集的蔬菜擦肩而过,他们以好奇的目光瞥一眼这位跑步的青年。突然看见有人早晨锻炼,对于他们来说,不亚于是镇子里出现了一个珍稀的动物。他们或许在想,镇子里的人真有闲劲。晨练的终点是离镇子不远的蜿蜒大堤,在大堤上漫步是件很惬意的事,刚领略完油菜花的香与美,接着就可以放眼潺潺的河水,大自然那简单的美常让人有种超然感。陶渊明的世外桃源也莫过于此吧!
    找个石头坐下后,我愣愣地看着无声流动的河水。从一个地级市到一个县级市,再到一个地图上都难以找到的乡镇,这就是我近三年的人生轨迹。几年中的自己,不就是这河里流动着的水?不过,水的循环规律也给人一些启示,河水从上游流到下游,在能量的作用下,它通过为云为雨的方式回到上游,能量就是水状态的决定因素。
    在银行从事会计职业,我估计今生就是以它为生了。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会计工作水平如果出色,通过它来改变自己应该是顺理成章。刚参加工作不久,我先致力于在出纳岗上努力把点钞业务学精,争取在明年的业务技术比赛中取得好的名次。我始终相信,只要业务技术过硬,就不担心自己的命运不会随之改变。想着想着,自己也激动起来,返程中酝酿着今天的工作安排。
    回到办事处时,朝晖已洒得楼顶一片金黄,街上少有走动的行人,办事处仍然沉浸在早晨的寂静之中。
    今天是我和师傅的早班,徒弟的义务是先于师傅到营业室把卫生做完。进营业室的铁栅门随着刺耳的嘶嘶声被拉开,这种噪声是不需掩饰的,而且越响越好,它代表着今天上班时间的开始,两层楼内的办事处于部职工以这个声音作形同于部队的起床号。更重要的是,住在二楼的陈绪渠主任此时就要看看表,开门迟于七点,值班的人就会遭殃。不同于城市上班的时间,银行基层办事处的上班时间规定是“天亮——天黑”。
    做完卫生,才刚到七点,我坐在出纳柜正准备拿出练钞纸练指法时,就听到熟悉而清脆的声音,“小金,我俩将出纳箱抬出来。”我抬头看见刚转身走向库房的师傅,我立即放下手中的活,拿出库房门钥匙快步跟在她身后。
    师傅比我大三岁,人长得比较漂亮,“小鹿纯子”的发型、一袭红黑相间的格子连衣裙、端庄而有节奏的步姿,这些特征与她孤傲的性格搭配在一起,很容易被误认为是见到了“关之琳”。我最佩服的还是她娴熟的点钞技术。可能是我初来乍到,举止言谈常显得笨笨盯,她对我如同弟弟一般。
    库房门紧临着营业室,她拿过钥匙,经过一套复杂的“芝麻开门”程序后,“咣当”一声,一股霉味从开启的门里挤了出来。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喷嚏。库房内仅有一个如同牢房式的通风口,由密度很高的铁网封住。房徒四壁,沿着墙放着大小不一的几个保险柜。
    抬出沉重的出纳箱,她关门后在密码轴上随便旋转了几下,说:。“你先去打开营业厅的正门。我再看你点钞练得怎么样。”放下出纳箱后,我迅速打开门回到原位,非常自信地摆好点钞的姿式,双指双张地数着。昨晚晚饭后,我独自在宿舍里练到十一点多钟,练钞纸的四角都湿漉漉的。她看后略感意外地说:“想不到你在点钞方面还有些悟性!不过,左手固定纸钞时,别太僵,应适当放松,拇指和食指分别固定翻起的纸钞时,要有节奏感。这样的话,速度提高会更快。”说话的同时,她从出纳箱中拿出一扎伍元钞说:“今天我教你四指四张的点钞法,你自己去感悟,不断地练,自然熟能生巧。”接着,她将左手持钞,右手点钞的指法非常耐心地讲解了几遍。
    “苏芙萍。”我们因过于专注,都被突来的声音微惊了一下:“怎么一早就开始教徒弟了!最好留一手,以免将来徒弟超过师傅。”听声音就知道是谢正平来了。我说:“我这个人笨手笨脚的,怎么可能超过师傅呢?”几天来,我发现只要苏芙萍出现的地方,就会看到谢正平的身影,然而他的主动常让人有种“灶里烧粑一面热”、的感觉。我瞥见师傅只是浅浅地笑了笑,她仍在看着我点钞,手指则在珠算上盲打“5050”。谢正平见师傅没有理睬的意思,便讪讪地将“501”、“511”、“512”、“437”等几个“科目”的传票理出来记账去了。一阵女人的谈话声从内走廊里传了过来,“今天买什么菜呢?儿子刚考完试,想给他好好补一下。”“小孩要多吃青菜,青菜里的维生素对小孩智力有好处。”。“买来买去就那几样,儿子都吃腻了。”“等会儿到菜市场,我给你当参谋。”“你俩去的时候顺便帮我带点,我懒得上街,当家的不在,我随便弄点什么菜吃。”“你也不嫌麻烦,一个人时就像我呗,在食堂买点多简单。“我能跟你比?你会找男人嘛……”“哎哟!”随着娇滴滴的叫声,几位会计笑着从侧门进入营业室。说小孩考试的出纳复核员李柏花,衣着打扮比较前卫,也是营业室话匣子。她坐下来后,又同身后的祁盛枝笑着低声嘀咕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