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李鸿章传[平装]
  • 共3个商家     8.69元~18.90
  • 作者:J.O.P.)布兰德(Bland(作者),王纪卿(译者)
  •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1年1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045130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李鸿章传》国外经典李鸿章传记版本。亲自采访过李鸿章的知名西方学者,有助于国人重新认识备受争议的李鸿章。舍小得大的政治智慧,内外逢源的驭人之道。晚清第一名臣、“现代中国伟人第一号人物”,如何“hold”住晚清内忧外患政局。为什么毛泽东评论李鸿章为“水浅而舟大”?为什么慈禧叹“倘有不测,再也没有人分担了”?为什么李鸿章苦心经营北洋舰队却在甲午海战一朝覆灭?为什么李鸿章被朝廷和国外列强盛赞,却被百姓痛骂?是卖国贼还是晚清救星?为什么西方人将李鸿章比作“东方的俾斯麦”?

    名人推荐

    大局未定,倘有不测,再也没有人分担了。
    ——慈禧叹李鸿章之死

    使当时尽用其谋,知成效必不止此;设晚节无以自见,则士论又当如何。
    ——严复挽李鸿章

    吾敬李鸿章之才,吾惜李鸿章之识,吾悲李鸿章之遇。
    ——梁启超

    我中堂佐治以来,无利不兴,无弊不革,艰难险阻,尤所不辞。
    ——孙中山

    李鸿章经常被人称为“东方的俾斯麦”,并且他喜欢这个称号。
    ——本书作者 布兰德


    媒体推荐

    大局未定,倘有不测,再也没有人分担了。
    ——慈禧叹李鸿章之死
    使当时尽用其谋,知成效必不止此;设晚节无以自见,则士论又当如何。
    ——严复挽李鸿章
    吾敬李鸿章之才,吾惜李鸿章之识,吾悲李鸿章之遇。
    ——梁启超
    我中堂佐治以来,无利不兴,无弊不革,艰难险阻,尤所不辞。
    ——孙中山
    李鸿章经常被人称为“东方的俾斯麦”,并且他喜欢这个称号。
    ——本书作者 布兰德

    作者简介

    作者:布兰德(Bland,J.O.P.,1863—1945) 译者:王纪卿

    布兰德(Bland,J.O.P.,1863—1945),英国作家和记者,曾作为《泰晤士报》记者走访中国,并亲自采访李鸿章。合著有畅销书《皇太后治下的中国》《北京宫廷年鉴及回忆录》 等。 王纪卿,著名文史作家、翻译家。湖南长沙人,1953年生,潜心研究湘军及湖湘文化二十余年。主要著作有:《湘军为什么这么牛1:乱世豪杰多书生》《湘军为什么这么牛2:一朝天子一朝臣》《湘军》(上,下)《清末有个左宗棠》《血肉长城:血战十四年》《我是湖南人》,译著有《左宗棠传》等。

    目录

    目录
    第一章 李鸿章事业起步时的中国形势 001
    第二章 早期生活及家族 029
    第三章 中国官员李鸿章 057
    第四章 外交家李鸿章(1):与法、日两国的关系 093
    第五章 外交家李鸿章(2):与俄国的关系?周游海外?1900的和谈 137
    第六章 海军与陆军管理者李鸿章 161
    第七章 经世家与政治家李鸿章 187
    第八章 人物方程式 207
    参考书目 234
    大事年表 238

    序言

    译者的话
    在我着手翻译这本《李鸿章传》之后不久,互联网书店开始热销一本名叫《李鸿章回忆录》的译文书。那是一部已被判定为赝品的伪书,其炮制者是一位名叫曼尼克斯(Mannix)的美国人,他在1900年曾随美国第9步兵团到过华北。他回到美国后因罪入狱,在监狱服刑时借阅了大量有关晚清中国与李鸿章的资料,阅读之余,自己进入李鸿章的角色,杜撰出了这么一本回忆录。他伪造的回忆录出笼后,曾在欧美风行一时;而到了今年,该书的中译本又在中国热销起来。这种情况表明了两个事实:其一,外国人对我国清末的大人物李鸿章怀有极为浓厚的兴趣,对其传记的产销和阅读投入了极大的热情,甚至不惜造假;其二,中国的读者也很希望了解外国人对于李鸿章其人的看法,哪怕是从一本假造的回忆录中去寻找探索他们对这个中国人的塑造。
    有关外国人对李鸿章的关注与评价,还有一件事值得一提。本书下一页刊载的那幅题为 “当今天下三大佬”的照片,拍摄的是19世纪欧洲雕塑家F. R.卡登堡(Kaldenberg)为当时世界上的三大伟人所做的塑像,左中右三人依次为俾斯麦、李鸿章与格兰斯顿,可见李鸿章在这位雕塑家眼中是何等的伟大。
    至于读者手中的这部《李鸿章传》(Li Hung-chang),则是值得信赖并在国际上享有很高知名度的李鸿章传记。其作者布兰德(John Otway Percy Bland,1863—1945)是李鸿章同时代的英国作家和记者,在晚清活跃于中国的各种舞台,是一个地道的中国通。他在1883年就到了中国,那正是李鸿章一生中的全盛时期。
    布兰德在抵达中国以后的12年多内,都在中国海关工作,供职于汉口、广州和北京。1889年,26岁的布兰德在上海娶了一位名叫路易莎的女子为妻。1896年,他脱离海关,出任上海市议会的助理书记官,第2年继任书记官一职。这个议会是控制上海国际殖民地的机关,布兰德时为上海滩的权要,对这座大都市以及中国的政情十分熟悉。他同时还开始从事独立记者的第二职业,调查并报道中国的各种状况。他于1906年离开市议会,在英中公司(BCC)得到了一个新的职位,成为该公司以北京为基地与中国政府谈判铁路贷款的代理人,直到1910年被该银行解雇。布兰德于是回到英国,而这时候,晚清名臣李鸿章辞世已有9年。(图片16)
    布兰德与中国并未缘尽于此。1920年,他以作家的身份再次来到中国,主要写作中国的题材,有一系列时评书籍出版,主要有《在华的最近事件与当前政策》、《中国、日本与高丽》,以及他与埃德蒙?拜克豪斯爵士(Sir Edmund Backhouse)合作的两部记述中国历史的畅销书《皇太后治下的中国》与《北京宫廷年鉴及回忆录》。
    布兰德一直关注着本书的传主李鸿章。他在居留中国期间,曾于1900年作为《泰晤士报》的记者在上海拜访李鸿章,与他讨论义和团危机及其后果。那是在李鸿章去世的前一年,这位老人已在1894年的中日战争中作为失败者而失去了昔日的风光,并已在周游欧美列国后返回祖国,时任两广总督。布兰德后来回忆了当时所见到的李鸿章:“年迈的李总督那时身体正在迅速衰弱。他走路要靠仆人搀扶,显得非常脆弱。但此人不屈不挠的精神绝未熄灭,其头脑没有衰竭的迹象,当他感到愤怒时,眼光熠熠闪亮,一如既往。”
    布兰德与李鸿章的那次会面,也许正是他为李鸿章写传的契机。读者手上的这部《李鸿章传》英文原版于1917年问世,当时布兰德已是一名独立作家与评论家。这是布兰德54岁时完成的成熟作品,完整表达了他对李鸿章与晚清中国的独特见解,展现了他以流畅和雄辩而见长的文风。作者以新颖的结构与丰富的记述,根据李鸿章作为中国官员、作为外交家、作为新式军队和国防建设者的不同身份,多方位、多视角地解析了这位中国晚清巨擘的一生。
    此书收入了英国“19世纪打造者丛书”,这个事实本身就意味着本书作者和该丛书的编者已将李鸿章的历史定位摆在最高的层面,把极大的荣誉给予了在国内备遭诟病的这个中国人。这些英国学者究竟有什么样的理由如此抬举李鸿章,是值得中国的读者去开卷一读的。
    在这部评传中,布兰德反复地声称,李鸿章之所以能够走在同时代国人的前列,之所以有资格入围19世纪的打造者,是因为他清醒地认识到了清末的中国缺乏实力,无法与列强直接抗争,而只能牺牲一些利益来换取和平的环境,以便从事现代化的建设,以增强经济和国防力量,而他的这种努力,使他在海外享有盛名,并部分地取得了成功。布兰德的这个观点是否站得住脚,是否能够为当代中国人所接纳,尚须接受读者诸君的检验。
    另一方面,布兰德又一再强调,李鸿章之所以未能把中国引向富强之路,他那耗资巨大、苦心经营的海陆军之所以在1894年的中日战争中遭到惨败,完全是因为他任人唯亲、贪污腐化所致。这个看法,跟中国人100多年来对李鸿章的评价毫无二致。贪财是李鸿章及其僚属的致命伤,而官场腐败是导致中国贫穷落后、社会动乱的罪恶之源。布兰德认为李鸿章及整个封建官僚体制留下的这份邪恶遗产,后来又被中华民国的官僚集团所吸收,以至于流毒无穷,给人以革命未能彻底的印象,确实是颇有见地的。在21世纪的今天,官员腐败对中国社会的严重威胁犹在,乃是全国民众同声檄讨、深恶痛绝的罪恶渊薮,李鸿章给后人留下的历史教训,实在是值得重温,值得从布兰德的这部著作中去寻找批判性的借鉴。
    清末由湘淮军出身的3位军政重臣,即曾国藩、左宗棠和李鸿章,有一脉相承的关系。左宗棠与李鸿章都曾受到曾国藩的提携,而李鸿章更是曾国藩的“肘下之人”。但是,曾国藩和左宗棠是中国历史上的两位大清官,而李鸿章却未能承继曾国藩清廉自守的衣钵,为他自己也为中国的历史留下了巨大的遗憾。
    本书中引用的李鸿章的奏稿和书信,均依据清人吴汝纶编辑的《李文忠公全集》、宝鋆等纂修的同治朝《筹办夷务始末》、王先谦所纂的《东华录》和朱寿朋所编的《光绪朝东华录》所载文本的对应部分直接录入。必须说明的是,书中摘自伪书《李鸿章回忆录》的部分,译者尽量仿学清人笔法译为中文,但此中文绝非李鸿章原著,因为李鸿章本来就没有写过这些文字,而是美国人曼尼克斯捏造出来的。
    此外,布兰德先生文采不俗,熟悉多种欧洲语言,在原著中使用了不少法文和意大利文的成语,使文章生色不少,但我在译文中没有标出这两个语种的语句,仅将部分此类语句用双引号括之,或以斜体字排版,特此说明。
    这个译本和我翻译的《左宗棠传》与《曾国藩传》相继由中南博集天卷公司推出,是这3种外国人研究晚清超重量级人物的传记名著第一次以中译本的形式出版,显然具有史海钩沉、发掘整理以及在学术上突破禁锢的意义;而且,由于3个译本业已形成系列,给读者和研究人员提供了极大的便利,这个出版行为又是崭新的开发之举。为此,我要再次感谢博集天卷领军人黄隽青先生的慧眼识书,以及康慨、楚静两位编辑做出的可贵努力。
    王纪卿
    2011年伏月谨识于长沙听雨轩

    文摘

    第六章 海军与陆军管理者李鸿章
    在欧洲,在侨居中国的外国人当中,人们一般将李鸿章的伟大之处归结于他的外交事业,而他的国人则将其卓越之处主要归结于他作为军事指挥者与国防组织者所从事的活动。的确,他所享有的两种荣誉,就像他自己的国家里给予先知的荣誉一样,通常是不加区别,而又风马牛不相及。在中国,和在其他一些地方一样,一位公众人物以管理才能被人称道,而他真正出名的原因是他写作哲学论文的简洁文风。欧洲人的看法着眼于1894年中国的危险局面,极力赞扬李鸿章外交在与日本和谈期间以及之后所表现的勇气与机巧。他随后的环游世界被公允地视为值得纪念的力作,增强了李鸿章因其微妙而独特的政治手腕而享有的声望。但就中国人而言,他建立在海军和陆军演示之上的威望,在日本人发动战争之前达于顶点,而后轰然崩溃。事实上,在他的许多官场同僚中,其过分夸耀的海陆两军的溃败,受到了广泛的谴责,以此证明他不仅不能胜任高级职务,而且证明他不适宜于继续存在。我们已经看到,只有老佛爷的干预,才使他免于为失败付出遭受极刑的代价;在国家屈辱和战败的时刻,他在外交和治国方面为国家提供的非常实在的服务,已被遗忘或忽略了。不可否认,李鸿章对其海陆军的管理是一个极大的骗局,是一个失败:当考验之日到来时,它一定会可耻地暴露出来。但是欧洲人并不熟悉中国人“弄虚作假”的无限的集体能力,因此自然要向自己提问:李鸿章的同僚和批评者怎么可能在几年时间里对此表现出完全的信任和热情的赞美?上自皇太后本人,下至各省衙门九品僚属,都不缺乏有关北洋舰队内部运作或直隶陆军危险状况的准确信息,因为这些事情在中国都是常识,每个官员都会花费相当多的时间来议论一番。但是在东方也和西方一样,一事成功百事顺,只要李鸿章生猛的军事风采没在突然爆发的战争中露出马脚,作为它的创立者和经理人,他就会长久地得到财富和名声。
    对欧洲人而言,还有一件事也会令他们吃惊:国家(而非省级)防御的组建,包括海防和陆防,多年来被托付给一个人,而此人身上压着管理直隶省和大量外交与商业事务的担子,负荷已满。这个现象的原因主要在于,他的所有总督级同僚既无能力也无愿望去开创以西方科学为基础的新兵法,更不用说按照欧洲模式创建和组织一支海军了。李鸿章不仅以非凡的精力承担这一任务,他还拥有远大的抱负和充分的自信。何况,由于他成功地镇压了太平天国运动,他得到了朝廷非同一般的赏识,朝廷让他在他的各项事业中掌管大量的资金,比其他总督期望得到的都要多。也是由于这种恩宠,他被拔擢到独立掌权的高度,一般而言,他能对御史们的攻击置之不理,这是他的同僚(可能除张之洞之外)都做不到的。
    然而,考察他的努力和成就,有些问题就难以避免了:关于海军和陆军军备的价值,李鸿章自欺的程度到底有多大?他那精明务实的头脑,在多大程度上受到误导,使他相信,只要购买了军舰和枪炮,而不须对操纵他们的人员进行严格的教育和约束,就有希望对抗西方列强或日本?难道他那敏锐的智慧真的相信,虽然他的军队管理仍然受到官场腐败和懒散低能的败德影响,却还有可能对抗外国人的势力?宓吉先生曾为李鸿章服务,他在这个问题上的看法①,构成了为这位大总督所做的有力而富有同情的辩解。根据他的观点,李鸿章对外国人力量的秘诀并未充分了解;他一直是“瞎子中的独眼龙”,对于他只能猜测的事务靠摸索来了解。中国从欧洲和美国聘来了老师,又把国人派出去学习,但从未允许新的教义为组织注入活力,结果,通过这两种途径获得的知识,仍然是不毛之地,未结果实。于是李鸿章所付出的努力半途而废,中国仍然是“物质力量铁蹄践踏下的道德力量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