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奇幻文学[平装]
  • 共1个商家     26.60元~26.60
  • 作者:韩云波(作者)
  • 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7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543397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这是2006年中国第一本奇幻文学年度精选,尽可能全面地编选了中国奇幻文学中的精品。企望读者能够通过阅读这本书而对当前奇幻文学的成就有一个大致的了解,进而喜欢上正蓬勃发展的中国奇幻文学。本书着重于收集本年度创作或发表于本年度或在本年度产生影响的奇幻(科幻)中极具代表性的文学作品,期图呈现给奇幻文学爱好者一个尽可能全面,风格又多样化的幻想世界。

    目录

    云浮
    屠龙
    虞壤
    月影传说
    风雨攸除
    眉妩——魅生前传
    聆听七夕的魂响
    古墓
    僧话
    海鸟将军
    衣盟
    狐说
    迷宫中的少司命
    都市妖奇谈·滴水寒
    幸存者
    铁血亡灵

    似若明天来临
    虚像
    长篇作品存目
    龙战
    越京四时歌
    游戏时代
    三体
    编后记

    文摘

    书摘
    本文选自沧月“镜”系列长篇小说《辟天》序章。
    六合之间,什么能比伽蓝白塔更高?
    唯有苍天。
    六合之间,何处可以俯视白塔顶上的神殿?
    唯有云浮。
    云浮城位于最高的仞俐天,飞鸟难上,万籁俱寂。九天之上白云离合,
    长风
    浩荡着穿过林立的、闪烁着金属光泽的尖碑,发山风铃一样的美丽声响。从
    云荒
    大地上飞来的比翼鸟收敛了双翅,落到了高高的尖碑上,瞬间恢复了浮雕石
    像的
    原型。
    无数的尖碑矗立在云浮城里,一眼望去如寂寞的森林。
    每一座尖碑底下,都静默地沉睡着一个翼族。在这个浮于九天的孤城里
    ,所
    有人都在各自冥想和修行,或者静悄悄地灰飞烟灭。
    那些尖碑指向更高的苍穹,上面刻着繁复的花纹。
    每一个碑上的花纹大同小异:最顶上是一个象征着太阳的圆,然后是平
    行的
    波纹,象征着大地和海——在那之下,却雕刻着一只巨大的、正在向上飞翔
    的金
    色的鸟。那只鸟展翅向着太阳飞翔,一步步超越了大地和海。
    ——伽楼罗金翅鸟是她们这一族的象征。
    亘古以来,翼族就如伽楼罗金翅鸟一样,一直在追求着力量的极限,从
    大地
    朝着太阳一步步飞升羽化,从大地一直迁徙到几天上的云浮城。
    自古以来,他们就被所有陆地和大海上的人仰视,被冠上了神族的称号
    。然
    而,严格地说,他们并不是神祗,他们这一族诞生在鸿蒙开辟之初,早于鲛
    人和
    空桑人而存在。他们生于云荒七海外的云浮岛上,足迹却遍布整个海天,一
    度是
    天空下最骄傲的民族,在这一片天地之间留下了最初的脚印。
    冈为神的恩赐,他们拥有山众的天赋。他们观望星辰,记录日月,播种
    和收
    获,建造巨大的神庙、宫殿和尖碑——在海同的鲛人还刚刚从泡沫里诞生、
    云荒
    上的空桑人还在茹毛饮血的时候,他们已然创造出了辉煌灿烂的文明。
    他们甚至可以用念力从身体里展开双翅,翱翔于海天。
    然而随着岁月的流逝,他们的心也越来越高:
    他们不再甘于困顿大陆,而想探求几天之上的奥秘。
    他们不甘于被星辰照耀——因为凡是被星辰投影覆盖的每一个人,都会
    被宿
    命的流程所控制。
    然而他们虽然可以飞翔,但凭着双翅却无法到达星星之上;他们生命长
    久,
    但是却无法永生——所以他们逐渐开始修习术法,探求天地之间的终极奥妙

    终于,在一万年前,云浮国的力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
    云浮最后的城主是一对孪生兄妹,长成后联袂主持族中事务,被族人称
    为大
    城主和少城主。那对同胞兄妹均是万古难遇的奇才,年纪轻轻便登上了术法
    的巅
    峰,窥破了诸多长老皓首穷经也参不透的谜题——
    两位城主寻求到了停止光阴的方法,从此族中再也没有衰老和死亡;
    两位城主预知了每一颗星辰的轨道,从此便能洞察大陆上与之对应的一
    切命运;
    然而,没有了衰老死亡,又能预知未来的命运之后,翼族人并不冈此而
    活得
    更好,反而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悖逆和混乱之中——他们从此过着漫长得看不
    到头、
    却清晰得一眼看得到头的人生。
    不生不死、明知宿命却无法改变宿命——在活了上百年后,云浮翼族里
    一大
    批的人到了崩溃的极限。于是,达到了辉煌的巅峰后,整个云浮城却陷入了
    突如
    其来的疯狂。
    血刹那间流满了这个辉煌的国度。甚至连两位城主都不能遏止这样的混
    乱,
    冈为他们内心也开始对生存的意义提山了疑问。
    最终,为了摆脱星辰的投影,挣脱被控制的宿命,两位城主做出了旷古
    未有
    的事情——他们联手施展了极限禁咒,使整个云浮城飞上九天,超越星辰,
    消失
    在云荒的海天之外!
    从此,他们这一族超越了宿命和轮回,无生亦无死。
    他们舍弃了故同,朝着太阳飞起,便如离弦的箭,一去不能回头。他们
    获得
    了神一样的力量,超越了地面上那些刀耕火种的族类,从此便不能再回到大
    地,
    去干扰那片土地上的兴亡枯荣的流转——他们只能成为局外人。
    云浮翼族退出了云荒的历史舞台,只留下了种种隐约的传说。
    没有人知道这一族在星星之上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九天上隔绝万年的岁
    月,
    让他们这一族蒙上了种种传奇色彩,在后人的口耳相传里被附会成接近了神
    祗的
    存在。他们的真正来历被岁月掩盖,没有谁记得宇宙洪荒之前,他们也曾翱
    翔于
    天地之间,随意地栖居和生活,与其他族类一模一样。
    如今的他们居住在最高的仞俐天上,拥有着超越云荒大地上所有种族的
    力量
    和长久得看不到头的生命。然而,却是如此的寂寞。
    沧流历九十一年,云荒大地上风起云涌,大变将至。
    而这座九天上的孤城里,却依然保持着亘古不变的孤寂。
    从北方尽头的黄泉归来后,比翼鸟合拢翅膀休息,而联袂返回的三位女
    神坐
    在高台上,俯瞰着伽蓝塔顶的神庙,仿佛静静地等待着什么。
    “太阳又落了。”当颊上的那种温暖消失时,慧珈轻轻说了一句。她侧
    头望向
    云荒的最两方,言语中有一丝眷眷的惆怅:“又是一天。”
    明天,云荒上又将会激起什么样的风云?
    不同于死寂的云浮城,她们脚下的那片大地是活着的:每一日都是新的
    ,每
    一日都有激变,令人目不暇接。当海皇的力量回归于人世,当六个封印被逐
    一解
    开,当破军光芒照耀苍穹——这一片云荒大地,又将会迎来怎样风起云涌的
    岁月?
    然而,她们却只能是一名旁观者。 ,
    “该布夕照了。”曦妃站起身来,在背后倏地展开了双翅。她升到云浮
    城中那
    一座最高的飞鸟尖碑顶端,抬起皓腕,轻轻地点燃了上面离火。
    只是一刹那,漫空便腾起了炽烈艳丽的霞光。
    虚空中,竟然隐约浮动着无数巨大的镜子。那些透明的镜子被无形的力
    量悬
    挂在九天之上,在云层中若隐若现,折射着尖碑顶端的那一点离火,在云上
    漫出
    无数的光。当下面陆地上的人们抬头时,便能看到千里璀璨的晚霞。
    九天寂寞如雪。每日里无聊,她们不愿修炼,便各自寻找可以做的事。
    曦妃便在天上布出各种景色;而慧珈便会藏起翅膀,混迹于人间行走。
    魅婀
    则喜欢和大陆上那些花妖山鬼打交道,经常来往于天阙。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但是无论在何处来往,看到了什么样的兴亡
    ,她
    们都严格恪守着大城主订立的规矩:绝不插手大地上的一切纷争。
    这,也是当年云浮人脱离大地飞向天空时,对着上苍许下的誓言。
    曦妃从最高的飞鸟尖碑上落下,重新坐到了高台上。三位女神静静地呈
    三角
    坐着,望着高台居中的那一缕银白色光。那白色的光在几天的风里摇曳,缥
    缈如
    缕,纯白如雪——一如那个人的灵魂。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