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一个人的爱欲城堡[平装]
  • 共2个商家     15.90元~18.40
  • 作者:刁仁庆(作者)
  • 出版社:河南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1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765404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一个人的爱欲城堡》讲述了男主人公包中年和女主人公桑丽兰的一段爱恨情仇故事。书中既有情爱的密网,又有权力的剑舞,官场崎岖,明争暗算。四幅流落在旧货市场的国宝名画,竟然牵引出天啸市政坛名流的惊天秘密,情人、挚友之间展开了一场你死我活的权力大战。
    与此同时,面临提拔之际,包中年却饱尝情人逼婚之苦。在仕途、伦理、家庭责任和多年相恋的情人之间,他该何去何从……故事紧张曲折,读来令人欲罢不能。

    媒体推荐

    《一个人的爱欲城堡》是作家刁仁庆最新推出的一部反映官场生活的力作。长年丰厚的生活积累,和引人入胜的讲故事的能力,使这部小说紧张曲折,一路读来,扣人心弦。作家写出了官场男人在权力场与情场的双重旋涡冲击下,饱受的内心煎熬。特别是官场深层次的斗争、暗算,令人毛骨悚然。
    ——著名作家周同宾
    这部小说抓住了当今社会伦理方面的一个热点问题:情欲,权力,历来是官场男人的双刃剑,美丽而有毒。如何在理性与欲望之间找到平衡的支点,舞得平衡、美妙,又不伤身,是每一个人面临的伦理道德难题。
    ——著名作家廖华歌

    后记

    这本书原定书名不叫《一个人的爱欲城堡》,而叫《五十岁的男人》。为啥叫《五十岁的男人》?有这样的背景:我的长篇小说《四十岁的女人》出版后,有不少朋友对我说:“你再写写男人吧。”有人让我写三十岁的男人,有朋友让我写四十岁的男人。著名电影电视剧导演陈雨田在筹拍我的《四十岁的女人》时对我说:“你再写写五十岁的男人吧!五十岁的男人事业有成,故事空间大,能展开写,写好了定是部好作品。”我想也是,三十岁的男人大多刚结婚,一切从零开始。而四十岁的男人大多还属于立足未稳阶段,有不少男人正用自行车摩托车在送孩子上学呢,年龄时段短,故事空间小。在官场上,能干到副处级的人很少,大多是科级干部。在商场上,他们也都是刚起步,能成为商业明星的人也很少。只有五十岁的男人,不管是官场还是商场,都是收入稳定,各个方面均已成熟,并且已出成果。故事拓展的空间大,有写的价值。于是,我就决定写五十岁的男人。
    经过一年多的艰苦创作,书已成形。几位文友看了说,不管是创作技巧还是艺术水平都超过了《四十岁的女人》。“作品用一明一暗两条主线并行,明线为主,暗线为辅,明暗交错,环环相扣。旧悬没了,新悬又出,惊心动魄,让人为书中众多的人物命运担心受怕、惊慌。特别是官场深层次的斗争、暗算让人毛骨悚然。”这是一位朋友对我说的话。《四十岁的女人》是由中篇改为长篇小说的,硬伤很多。这部作品一开始就是按长篇布局创作的,我很希望这部作品在读者中的反响超过前者。书稿交到河南文艺出版社后,领导和编辑同志都说用《五十岁的男人》命题不好,有点直白了,看不出内涵。我说:“用《五十岁的男人》命题是相对《四十岁的女人》而言的,因为《四十岁的女人》一书在南阳有一定的市场,将来希望这部作品会因《四十岁的女人》而拥有读者。”编辑同志说:“你只看到的是南阳市场,而我们看到的是全国的图书市场。”一句话惊醒梦中人。是啊!自己看到的是小市场,而出版社看到的是大市场。文学有规律,市场也有规律,文学规律和市场规律怎样结合,我不懂,而出版社的领导和编辑同志懂。于是,我同意更改书名。不久,出版社把这部书定名为《一个人的爱欲城堡》。顿时我眼睛一亮,感觉此书名既符合故事内涵,又符合作品主题。这部作品因此也得到了升华。于是,我想起了奥地利表现主义小说家卡夫卡和他的遗作《城堡》……有了这个书名,这部作品真的像个“大制作”了,文学品位、艺术品位也像回事了……
    至于小说的故事情节怎样发展、小说的人物怎样刻画,我在这里不想多言,大家看后会有一个公正的评判。不管是明线——包中年、桑丽兰、丹阳、老宣也好,还是暗线——桂中原、杭航、根喻洪也好,他们的命运都紧紧地围绕一条“道德”主线而运行。离开了这条主线,人物的命运就会失色;牢固这条主线,人物的命运就会闪亮。然而,文学终究不是教科书,只能让读者在阅读中慢慢地体味。

    文摘

    版权页:



    天啸市政府经济发展中心主任包中年这几天总在想:他真的过不去这道关了,他要死了。
    他设计了几种死法:
    第一种是跳楼。只要微闭双眼,舒展双臂,轻轻一跳,一切都升华了,一切烦恼和痛苦都将随之而去,那种感觉一定朦胧而惬意。
    第二种是驾车跳海。他准备把后事跟妻子木锐云交代清楚,再给儿子包宝写封遗书,然后开车到海边,闭上眼睛,加大油门,随海水而去。他想,在他驱车接触狂浪的一瞬间,大海一定很壮观,他肯定会有英雄的感觉。
    第三种是吃安眠药。找个安静的地方,服下若干数量的药片,打开轻音乐悠悠睡去。他会感觉到好像终于完成某项艰巨任务后的轻松,像干了几天重体力活突然能躺在床上那样舒服,那种释放疲劳的过程一定心旷神怡。
    第四种是同归于尽。和谁同归于尽?一个能把包中年这个七尺男儿逼得想自杀的女人,一个让他这个正处级干部、单位一把手想抛开世间一切繁华而去死的女人。这个现在能让包中年每天晚上做噩梦的女人——桑丽兰,是个美丽而出众的女人。
    包中年甚至设计过与她同归于尽的场景:他先到她的家里,最好是在中午,先吃饭,再喝几杯白兰地,然后他扑过去,在床上和她疯狂地做爱……在做爱的过程中,他用力卡住她的脖子,她一定会挣扎,会用她那黑白分明的双眼吃惊地望着他。她会惊恐地问:“我这么爱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他一定也会吼道:“都是你逼的,都是你逼的!我不杀你,难解我心头之恨!”他渐渐地用力,她慢慢地瘫软,不再挣扎,睡着了……她死了,他一定不会惊慌,更不会害怕。他会如释重负地拍拍手,穿好衣服,对着梳妆镜整理一下自己的发型,有可能还会回到客厅喝上几口酒,然后给公安局打电话,让刑警队的人来看看现场,再把他带走。
    这几种死法,包中年都不止一次地想过,但都没有实施,他下不了这个决心。自己已经是五十岁的人了,干到正处级这一级也真不容易。虽然他的同学有的已经是副厅级、正厅级的干部了,但对于起点低的他来讲,这已经不错了。包中年一般不往高处比,他说那样会累死人的。他总往低处比,有好多同学目前连个正科副科都还没有混上,还有些同学和儿时的朋友还在家务农,比比这些同学旧友他很满足。包中年对自己的仕途也很满意,大家都说他是成功人士,也都说他还有晋升的希望。当然还有家庭、父母、妻子、儿子的原因,他不可能走自杀这条道路。但是,他让那个女人逼得焦头烂额,因此,这念头,时时在他脑海里闪过。
    妻子木锐云在市档案局工作,是位学历不高却很通情达理的女人。包中年是“文革”后恢复高考的第一届大学生。1977年高中毕业以后,正好传来了恢复高考的消息,当时他们那个高兴劲儿啊,真是无法用语言形容。他走出校门后回到生产队当了青年突击队长。记得那时是冬季招考,天很冷,他和同大队的男女青年奋战在同江上游的水库工地上。一天上午,太阳刚刚有点暖意,工地指导员、文化站站长来到工地上,给大家带来份《人民日报》,上面刊登有恢复高考的消息和当年招生的简章。包中年看到这张报纸,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有可能离开这个贫穷落后的小村庄。木锐云也在工地上,她那时扎两个马尾辫,上身经常穿一件黑色间黄方格格的列宁装,看上去十分得体、大方。下身是一条普通的银灰色裤子,裤缝锁有白色的细线,每当她卷起裤腿时,白色的边线十分显眼,每每引来不少羡慕的目光。木锐云当时是工地指挥部施工员,整天跟着领导在工地上转。她和包中年不是一个村的,但上初中时是同校同学。不知为什么她没有上高中。等到包中年高中毕业后来到同江上游水库工地时,她已是工地上的工程施工员了。所谓的施工员,就是给各大队的青年突击队分任务,然后随领导一起监督工程进度。木锐云个子不高,有一米六左右,圆脸,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皮肤白皙,用农村人的话讲叫“晒不黑”。由于她人长得白净,身材匀称,加上整天在工地跟在领导身后走,自然而然地就成为工地上的公众人物了。
    P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