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魅生(妖颜卷)[平装]
  • 共2个商家     16.80元~18.50
  • 作者:楚惜刀(作者)
  •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第2版(2013年3月3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228343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魅生(妖颜卷)》以文字魅惑万千众生,以故事演绎十丈红尘。楚惜刀古风经典,演绎不朽传奇!

    名人推荐

    姐的书大气而富奇幻色彩,虽填坑极慢但很有特色。承武侠握奇幻,当传世之。
    ——南派三叔
    她笔下十师炫技,奇业斗艳,写出了天工造化,锦绣文章。我想,如果古代真有这样神奇的匠人,他们一定就像刀刀书写的模样。
    ——蔡骏
    刀刀的文字诡奇灿烂,仿佛一把薄刃的刀,冰凉透骨。起承转合间让人有种意想不到的美妙韵律,让人想起日本能剧的华美唱腔,所有的故事不过是浅山碧水,烟霞清石,然而又细密绮丽,令人有“不系明珠系宝刀”之感。
    ——匪我思存
    燃一炉幽香,读一段传奇。打开《魅生》,就如打开一卷古色古香的旧书,典雅馥郁的气息扑面而来,美轮美奂的人物,细腻深入的描绘,让人仿佛置身于一个虚幻而华美的世界里。
    ——沧月
    紫颜是一个充满魅力的家伙。他轻轻眉眼一动,就能勾动女子们的万千心事,他提起笔来在她们的脸上轻轻勾画,女孩们会醉心于这男子雕琢时专注时的神采,就连他解剖无头尸体的时候,都是那么的帅啊!他一不小心,就迷倒了万千众生!
    ——今何在
    《魅生》的故事永远那么悠远,由古城里的一支红烛、深山里的一处茅庐、驿道上的一匹骏马、面纱下的一抹红唇这些写意的鳞爪,构建了一个古老的时空。我想很多女孩都会因她的文字充满梦想。
    ——江南
    如果将紫府视为整形医院的话,《魅生》几乎是一部《整容室》(NipTuck),推进主线剧情的同时,每集仍要相对独立地处理一个“战胜一个新出现的使徒”的故事。如果落于现实,整个《魅生》的故事可以看做是紫颜大学毕业之后开始做项目经理的故事,因为手艺惊人而上达天听,做到行业顶级开始参加高层论坛,甚至可以影响到整个国家的政治格局。若说《魅生》第一卷《妖颜卷》隐含的叙事是广告创意与客户的关系,尚属白领阶层的话,《幻旅卷》《涅槃卷》则已发生了业务拓展,俨然金领阶层了。《凤鸣卷》作为前传则有所不同,叙事方式更近似于迷你剧或单本剧。无论是紫颜的“求生”还是长生的“求真相”,无论是夙夜的“求道”还是诸位大师的“求精进”,他们对抗的无非是如刀的时光——世易时移,不变的是这些匠人们前赴后继地追求理想,而有紫颜在场,甚至岁月也无法改变他们的容颜。
    ——胤祥

    作者简介

    楚惜刀,文学硕士,上海作家。入驻榕树下状元阁,晋江驻站专栏作家,起点三江阁推荐作者。擅长聊斋、传奇、武侠、奇幻、言情诸题材,小说散见《飞?奇幻世界》、《九州幻想》、《今古传奇》、《仙度瑞拉》、《公主志》等杂志。文笔灵动多变,时而绮丽妖娆,时而轻松明快,时而诡异莫明,时而睿智冷峻,写尽众生百态。已出版作品:《魅生?妖颜卷》、《魅生?幻旅卷》、《魅生?凤鸣卷》、《魅生?涅槃卷》、《魅生?十师卷》、《天光云影?风云会》、《明日歌?山河曲》、《明日歌?凤凰于飞》、《酥糖公子》。

    目录

    别离
    声色
    彼岸
    浮生
    花夕
    鸳梦
    云烟
    空焰
    前传:萤火
    前传:长生
    附录:浅谈魅生
    番外
    小榭听香?第一炉香?沉香

    文摘

    别离
    一条青石小路细致蜿蜒地伸进幽深的小巷中去。尽头处枣红色的大门外,立着一个面容惨淡的灰衣男子,怔怔望了那对鎏金铜铺首出神。良久,终于探出手去捏住,重重敲打门板。
    门悄无声息打开,扑面花红柳绿,走出一个鲜活得仿佛彩绘瓷人儿的少年,斜了眼漫不经心地瞥着那不速之客。
    “敢问这是紫颜先生的居所么?”
    那眉目皆可入画的少年懒洋洋地一点头,放他进门。灰衣男子黯然的脸挤出一缕笑容,又很快消失,他慎重地从怀里掏出一包沉甸甸的银两和一张帖子,放入少年手中。
    “在下徐子介,小哥如何称呼?”
    那少年手上有了重量,眼中便扬起神采,用糯软甜美的声音答道:“我叫长生。”
    徐子介听到这个名字,灰暗的眸子闪过一道热烈的光芒,随了长生穿过垂花门。初春的寒气沾身,他并未察觉,留心打量沿途持帚打扫的垂髫童子。那些小孩子青衣白鞋,在花丛间嘻呵笑闹,为偌大的庭院增添无尽生气。徐子介低首偷看四周,一切景物精致到虚假,倒像是朝剪纸儿上吹了口气,尽数活了开来。
    长生先让他在玉垒堂的正厅守着,掀起珠帘进里屋去了,落下一串叮当声兀自作响。案上的错金香炉细细喷出烟来,一种说不出来的香气引得人昏沉欲睡。徐子介迷迷糊糊的,怔忡间仿佛魂灵出窍,往迷梦里走了一遭又还魂回来,听到长生连声叫唤才睁开了双目,跟长生走进里屋。
    这一张眼,他就看到此生见过最美的容颜。
    厅西的花围三屏榻上慵懒地斜倚了一个男子,披了曲水锦织的宽大袍子,眉眼竟似糅合了仙气与妖气,清丽出尘中携带入骨的媚惑。凤眸星目轻轻一扫,徐子介的心就似被剜了去,只知随他眼波流转而起伏跳动。他修长的晶指持了一只翠青龙凤酒杯,酒色莹如碎玉,明晃晃刺痛徐子介的眼,不得不把视线下移,发觉他那双裹了素袜的脚露在袍外。
    它静静缩于一隅,仿若纤细无骨,诱惑人心。徐子介忘乎所以地凝视,直到长生一记清咳,方尴尬地醒神过来,生生咽了口干沫,不由自主烧红了脸。长生的清俊与这人相较,暗淡得犹如一粒微尘。
    “先生已至,你有何心愿只管道来。”长生的不满写在面上,眼中扫过一抹鄙夷。
    徐子介想起此行目的,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他察觉到紫颜轻微地挑眉,生怕惹出不快,马上开门见山道:“我想请先生为我改变相貌,所有细节都已写在帖中。”
    紫颜晃动酒杯,杯中荡起潋滟的波纹,更衬得他双目仿佛池中被搅乱的月影,泛出迷离的光芒。徐子介看得痴了,忽见他水气氤氲的眸子如电射来,悠悠说道:“所有人来此处求我易容,多是锦上添花,唯独你要自残身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何必如此自苦?”
    徐子介从背囊中取出一幅画,缓缓摊在案上给紫颜和长生看。画上有个明朗清和的青年,笑意盈盈风流倜傥,徐子介划过他捧书的手,叹气道:“只因他的右手没有小指。”
    长生的眉一皱,想说什么,被紫颜的一瞥给逼了回去。紫颜漠然地望着徐子介,似在等他的解释。徐子介的心狂跳不已,慌乱中他首次抬头直视紫颜,似恳求似胁迫,说道:“请先生施展妙手,助我一臂。”
    紫颜竖起一根白皙如玉的手指,微微摇了摇,长生躬身告退。紫颜也不说话,只静静地等待,徐子介忽然紧张得一身大汗,颤抖地卷起画塞进背囊中,艰涩地问道:“先生是否不肯答应?”
    不多时长生返回,一边在紫颜耳际低语,一边没好气地朝徐子介翻白眼。徐子介着了慌,扑通跪在地上朝紫颜拜倒,颊上挂了两行清泪,呜咽道:“先生,请念在我一片相思苦心,成全我罢。”
    “封姑娘因相思成疾而病倒,你能为她牺牲,很是难得。”紫颜不动声色,仔细端详他的样貌,“你面色忧戚,神夺气移,声促不达,眉垂如柳,从面相看不是有福之人……把手给我。”
    徐子介听得他口气松动,连忙把一对手掌端正摊开。紫颜用冰凉的手捏起他右手小指,拇指顺了他的指节一丝丝滑下去。徐子介如被点穴,从指尖传来酥麻震颤的感觉,一颗心仿佛被紫颜捏在手上把玩,身子越发抖动起来。
    紫颜察觉到他的混乱,松开手一笑,笑意随了眼波妩媚流转,徐子介正恨不能多生一双眼痴痴贪看,耳畔忽然传来长生好听的语声:“徐公子是否不惯久跪,不若起身说话吧。”
    徐子介站起身,背脊上一片冷汗,忽然手上一痛,整根小指已被连根切断,不由重新跪倒,惨叫声响彻厅堂。紫颜一派漠然,复拿起酒杯浅啜了一口,舒畅的叹息声混合在徐子介凄厉不绝的叫声中,格外妖媚惊心。
    一截断落的小指,鲜血淋漓地被抛至白釉刻花云纹碗中,触目森然。
    “长生,替他包扎,一会儿为他易容。”说完,徐子介模糊的眼帘中已找不到紫颜的身影。他未想到这人竟连说也不说就动手,昏沉中提不起怨艾,锥心的痛横亘在心口,险险要晕过去。
    长生挂了奚落的笑,哼着小曲给徐子介上药包扎。绿油油的清凉药膏抹在伤口上后,徐子介的剧痛略略减轻了,他终于清醒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捧了断指呜呜啜泣。
    他没有回头路可走。从此,他要成为另一个人。
    一个他爱慕的女子所倾心的人。
    那人死在半年前,无论他如何嫉妒那人也好,死者已矣,他无法计较。他割舍不下的只有她痴狂欲绝的眼神,每当他在她跟前而她的心永不在时,他恨自己为什么没有长那样一张脸。
    颠倒众生。沈越用他俊俏的脸迷倒了多少女子,徐子介都不在意,可他偏偏要娶封绢,这是绝不能发生的事。
    好在他死了,没有人知道死因,他离奇地死在为新婚预备的喜床上。徐子介庆幸他的幸运,却发现她半疯半癫。她不信心上人会死,一意执著地等下去,想等到地老天荒。
    长生见他满头大汗的狼狈样,递上一方锦帕。
    “放心,有先生在,任何难题迎刃而解。”长生的笑容里充满蛊惑,像是烈酒烧过徐子介的心头,疼痛过后甘之如饴。
    五日后。
    徐子介脱胎换骨,举手投足浑然便如画中的沈越,丰神俊秀。紫颜常于一隅漠然静看,时不时开口指点两句,沈越便如他自幼熟识的玩伴,性格癖好如数家珍道来。徐子介自问和沈越相知多年,亦不如他明白得那样透彻。
    “先生真是神人!”
    徐子介向紫颜深深一鞠躬。他手上的伤已愈合,整个人的精气神换过一遭,眉宇间不免有点轻狂佻巧。
    “傅传红的画作,向来无不肖如真人,沈越生前如何一看便知。只是,相好不如心好。”紫颜轻轻慢慢说来,浑似这话不是出自他口中,仍是云淡风清毫不关己的模样。
    徐子介面上一冷,眼珠转了转,吞下想说的话。他细微的表情一丝不落被长生收入眼中,没好气地插进一言:“听说封家小姐病情日重,沈公子难道不想回去探望?”
    徐子介欢喜地答应,忙不迭回厢房收拾去了。
    忙了一场,长生终于冷眼目送徐子介华裳罗服,潇洒地摇扇离去。关上大门,他顿觉神清气爽,像甩脱了一个大包袱,走路也想笑出声来。
    这是长生到紫府后接的第一桩生意,滋味并不好。
    他不喜欢那个人看紫颜的神情,他不喜欢那个人装得很痴情。他不知道以前紫颜如何对待来访的客人,若个个都似徐子介,他的眼睛会很痛。
    那样一个人竟会痴情若此?长生不信。
    “不知道封小姐看到爱人死而复生,会说什么?”长生的眉端隆起细纹,在紫颜面前托腮沉思。紫颜像孩子般绽露开心的笑容,竟伸手来摸他眉头,完全没听到他说什么。
    “徐子介和沈越是多年好友,有少爷为他做好的这张脸,他说不定能瞒过害相思病的封小姐。不过就算发现真相,有沈越的容貌在,他又那样痴情,怕封小姐还是会被打动罢。”
    他絮絮叨叨说完,发觉紫颜睁大了双眼玩味地盯着他,一根手指来回在他眉上摸来摸去。
    “我不是玩偶,少爷——”
    紫颜笑眯眯地道:“想不想让你的眉骨再高一点,更加威风英猛?”
    这世上长生最不可能去做的事,就是改变他自己的容貌。谢绝了少爷的好意,他发现那位无聊之极的人又在轻抚他的头发,可怜兮兮地向他哀求:“长生,我有根乌木发簪很适合你,再梳下发髻可好?”
    为什么这个名满天下的易容大师,人前人后会是完全不同的样子?长生想想就要哭,看来要多给他找几份差使,让他不是那么闲就好了。
    把长生推到镜前,紫颜心满意足地为他梳理长发,姿势曼妙优雅,每个动作恍若舞蹈,即使长生心有怨言,还是看得如痴如醉。
    “少爷,你若是个女子,一定倾国倾城。”
    “长生,帮我去蘼香铺买些香,心口闷得紧,我想喘口气。”紫颜的梳子慢下来,恍惚出神,烟生云起间那个漠然的人又回来了。
    长生皱眉问道:“少爷想买什么香?”
    紫颜的唇角浮上一丝笑容,垂下眼帘似乎在忍住偷笑,“你把今趟的故事说给老板听,她就会送你一包香。一个故事,值一百文呢。”
    今趟没什么故事好讲,长生的胸口不免塞进一把柴灰,淤淤塞塞煞是闷气。他瞪了紫颜一眼,取了钱出门。
    “我想在外面喝点酒再回来。”
    “去吧,去吧,醉了也好。”紫颜洞悉地微笑,转身折进内堂里去了。
    紫颜这样不在意,长生反倒没了喝酒的心思,心里赌着气走到蘼香铺外。
    街口的蘼香铺是个奇怪的地方。分明走入店内是香到云巅,可在铺子外头连半分香气都闻不到。这样妖里妖气的店铺,卖的香或许正适合紫颜。
    长生这样想着,一脚踏进店里。
    整个人从头到脚狠狠一激灵,心头一凉,像喝了碗绿豆汤,说不出的适意舒爽。一个明眸璀璨的少女坐在高高的凳子上,荡着脚儿,吐着瓜子。
    “我是紫府的,来买香。”
    “哦?”她饶有兴致地跳下凳子,拖了长生往里走。
    香烟飞舞。
    长生忘了都说过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他糊里糊涂地走出蘼香铺。嗅了几十种妖媚的香气后,他的魂灵仿佛往天庭地府都走过一回,被无数的香洗浸过,熏泡过。最后拿回一包香,那个少女老板说,它叫“别离”。
    竟夜了。
    他走了那么久,恍如梦了一场。回到熟悉的庭院,远望去灯烛灿烂,推门,一盏琉璃曼佗罗花灯流光溢彩,映红了紫颜白玉般的容颜。
    浮光耀影中他捏着酒杯摇晃过来,人影儿像一簇灯花妖冶游荡,长生望了他这般颠倒众生的模样醺然欲醉,什么言辞都抛却脑后,只管呆呆走过去,捧香奉上,笨拙地说那两个字。
    别离。
    紫颜了悟一笑,拆开香袋低首嗅了嗅,鼻尖轻皱,像只觅食的小兽,继而舒眉展颜。他携香拉着长生飘然向里走,曲曲绕绕蜿蜒进厢房后的园子。
    长生不晓得紫府有这样一个所在。小径仿佛无限漫长,紫颜冰凉的手牵着他,路走不到头,而他的心亦浮浮沉沉,陷入迷茫混沌。
    花草尽处浮现一扇小窄门,非石非玉,紫颜把手往门环上一放,门应手而开。内里光芒大盛,竟是珠宫贝阙别有洞天。无数明珠嵌于墙上,光华耀眼,就像银河里倒翻了漫天星斗。
    长生吸了口凉气,目之所及赫然现出百多件绚如云霞的霓裳锦衣,琳琅铺陈于四壁,金碧荧煌。说不出名目的锦绣纱罗似一个个有生命的精灵,热闹地吸引人去凝望去抚摸。飘如云起风生,艳如桃李芳菲,炫如金玉燃焰,素如梨花淡妆。
    美得令人窒息。
    他目迷五色,陡然生出畏惧,不敢再看,慌忙屏息闭眼试图镇定心神。紫颜回首看见,呵呵一笑,凑过脸玩味地端详他的窘态,伸手飞快刮了下他的鼻子。
    长生羞红了脸,张开眼,一颗心好容易沉静了,见紫颜踱进屋内,探视他收藏的珍宝。长生不敢入内,独个儿偎在门边,手有意无意地触碰到门环上,一道寒烈之气飕飕溜进他手里,吓得他连忙缩手。
    紫颜从云裳丛中回过头来,正应了“奇服旷世,骨像应图”之语,长生望之敬若天神。他突然自惭形秽,眼前的靡丽美景恍如天上,不似人间。
    他积了怎样的福德,方能伴如此主人?
    紫颜打开香袋,手一抖,浮香粉末随即飞扬飘散,堕入凡尘。满室生香,是一种好闻到沉醉的味道,黯然消魂摄魄,想将那骨头酥了心儿麻了,绝然投身融于这香气中,由此便心甘情愿地醉了忘了,眠于这别离滋味,难以抽离。
    长生昏然欲睡,神志中唯有一丝清明提醒他须振奋醒来,从这温存迷恋中挣扎醒来。然而,这香抚慰他渴睡的心犹如情人温柔的手,不知愁不知苦不知恨,唯有遗忘前尘。
    紫颜冷冷地看长生的身子倒下去。
    别离。姽婳的香就像傅传红的画作,都是当世神品。
    绝不会有错。
    紫颜把长生的脸扳至眼前。瑰姿艳逸,这是被选中的继承人。这少年早忘了前事,他不知道他现时的面皮是紫颜的杰作,他不知道他曾有多么离奇的过去。他以为他是紫颜无意间捡回来的一个孤儿,愿意和主人终日厮守,鞍前马后。
    时机还未到呵。紫颜低下头,伸手沾了药膏点在这少年颊上,长生的脸渐渐晕起一层红霜,俏若胭脂。以人的一颗心来量度,如今尚不能告诉他太多,唯有继续等待。
    这张脸仍太脆弱,不堪相抚,紫颜的手指顺了长生的颧骨摩挲,此处须垫高一分。还有这轩眉,尾端略显散乱,要把杂眉都修净了才好。
    长明灯下光明若昼,彩衣掩映中紫颜翻针如飞,为长生描画容貌。有朝一日,他会换却旧皮囊,拥有比他紫颜更完美的绝色。
    相由心生。心念宛转处,相起相灭。紫颜却知这皮相亦可改变心念,由他的一只手,便可叫这天生的容貌倾覆,将这宿命的前缘篡改。
    他不是神,却做着神做的事。
    我命由我不由天。紫颜的心头默默滑过这一句。师父,你说为人改命,扰乱伦常,便会折寿。我不信这个邪。
    纵然折寿,心愿已了,此生已足。
    他用指尾沾了一块馥郁香浓的膏体,抹在长生鼻子上。别离,这香气太决绝,连他也有点把持不住,忍不住想抛下些前尘旧梦。
    怪只怪这世间扰人俗事太多。或许,几时该到姽婳的铺子走一趟,彻底放下,哪怕只有一瞬间。
    一袭风兜兜转转地卷来,紫颜望了望门外,天尽黑了,该叫人准备晚膳。长生一觉醒来,一定会饿得满屋子觅食。想到长生皱眉乱转的模样,紫颜忍不住轻笑。挽着长生软软的身体,曳然走出门去,把他带回到熟悉的领地。
    他脆弱的心神不能有任何错乱,留他在身边侍从,是难为他了。
    长生幽幽张眼时,一桌子热气腾腾的菜肴已备好。紫颜欢喜地递上筷子,兴高采烈地夹了一块萝卜给他。虽是雕琢精致的镂花萝卜,长生仍是哀怨苦叹:“又是全素?”
    莲蓬豆腐、香菇板栗、兰花莴笋、桂香糖藕……每道菜别具匠心,可惜不见荤腥。
    “我一吃荤就火气上攻,那些肥腻之物多吃无益,特别无助养颜,你就陪我嘛。”紫颜用撒娇的口吻哀求。
    “少爷,一个男子汉要生得肤如凝脂做什么?我要吃红烧肉,还想啃猪蹄。”
    “那么恶心的东西怎么能吃?”紫颜认真地道,像苦口婆心的长辈,“小心轮回报应,被你吃掉的鸡鸭鱼肉全来找你报仇。至于你我,这张脸就是活字招牌,你给我好好爱惜了,不许自毁长城。”
    长生苦笑,少爷老是逼他吃素,在这里活像做和尚。好在这些素菜的味道着实不错,不杀生全当积福了。长生知道,既然来此十日少爷始终不肯松口,那么未来的日子里,他也会完全告别肉食。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长生心中念着佛号,飞快地把眼前的饭菜吃完。紫颜满意地着人收去碗筷。
    好消息在十三日后传来。
    紫府专门收集情报的萤火把浅红色的信笺交给长生。也是在同一个人手里,长生接过一张湖蓝色的信笺,上面写明了徐子介、封娟、沈越三人的情缘纠葛。
    萤火话很少,他年纪比长生略长,木然的脸上鲜有笑意。他本来算得上英俊,长生想,只是讨厌的人怎么也不会好看的。
    无所不知的人总是令人讨厌,除了少爷。每当长生问萤火一个问题,他便抽出一张素笺,用娟秀的字体写给长生。
    他为什么不愿和长生说话呢?长生想,定是要卖弄他的才能。这让长生感觉可耻。长生知道自己没有一点才能,能留在少爷身边,大概是因为他有一点能言会道。想到这点,长生不是不泄气的。
    不过,今天这张信笺上写的是个好消息,萤火的面目就不那么可憎了。
    “少爷,徐子介昨日娶了封小姐。”长生向紫颜道贺。
    “哦?连喜帖都吝啬的家伙呀。”紫颜温婉浅笑,仿佛一个持扇遮面的妩媚少女。
    “那人虽不顺眼,他终于得到了他想要的,少爷做了回好事。”
    “是吗?”紫颜吃吃地笑,深深地凝视长生,“他想要的真是那个女人吗?呵呵。”
    长生一怔,难道不是吗?徐子介为了封娟宁可断一指,宁可毁去父母所生的容貌。
    少爷为什么好似看透一切?他知道一些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长生忽然想到萤火。
    “萤火会算卦吗?”他突兀地问了一句。
    紫颜咯咯地笑,一双眼弯成了柳叶儿,长生怔怔的,觉得这样子真是好看,恨不得学就傅传红的本事,把他的媚态画下来。紫颜看他出神,推了他一把,道:“你是奇怪为什么萤火会知道那么多事?”
    长生点头,少爷总能不费吹灰之力便清楚他的心思。
    紫颜徐徐道来:“那是因为萤火已经很老了。人老了,就会成精。”
    长生愕然,很老?萤火分明和他一般年纪。难道说……长生的心一紧。
    “是啊。”紫颜知道他心中所想,悠悠地道,“有我在此,这院子里只会有生、病、死,却绝不会有人变老。”
    忽地,长生打了个寒噤。他叫长生,永远也不会老的长生。一个人如果看不见年华老去,会不会很欣喜?
    十日后,徐子介差人送来二十匹湖罗。送礼的封府管家提起姑爷赞不绝口,长生收到徐子介特意为他准备的一袋碎银后,心想,这人面相虽差,为人倒不失大气。
    又十五日,徐子介差人送来龙安骑火与浙西天目两大名茶。封府管家说,姑爷天生是经商的料子,没什么生意是他做不来的。
    又十七日,紫府多了几担西域来的胡龙果,肉厚汁甜,清香久久不散。长生吃着果子,不由念叨起徐子介的好处,封府管家说,阖府上下都觉姑爷比先前的沈越要强多了。
    长生便问:“哦,这位难道不是沈越?”
    那管家笑着摇头,“模样虽一样,可秉性差太远,我家姑爷一心为了封家产业着想,哪像沈公子大手大脚。这是老天爷好心成全哪!从天上掉下和沈公子同模样儿的人,救了小姐的命,又能继承封家产业。唉,定是老爷前世修的福。”
    长生失笑地想,难道紫颜竟成了老天爷?
    他把管家的话说给紫颜听,少爷漠然地道:“徐子介神色有疑,一望便知内心奸险。”
    “真能靠面相就推断一切吗?”长生将信将疑地啃着果子,没多久,就把紫颜的话忘了。
    又五日,紧促的敲门声打破了紫府夜晚的宁静。
    “是你?”月夜下长生打开门,眯了眼才认出是徐子介。这回手上更沉,多了一包金子并珠玉细软之物。触目惊心的是他一身血污,前胸是大片深沉的污迹,刺鼻的血腥味恣意弥散在空气中。
    长生讶然放他进屋,挑了一盏黄灯笼径自走在前面。徐子介一脚高一脚低,跌跌撞撞跟随在后,口齿不清地问:“先生歇了没有?这回他一定要救我。”
    长生心里却想着紫颜冠绝天下的相术。
    他想要的真是那个女人吗?紫颜说。徐子介神色有疑,一望便知内心奸险。
    长生不由现出鄙薄的神色,放他进厅。紫颜早早坐了,身旁烧了一炷奇异的香,有似曾相识的迷离气味。
    “先生,只有你能救我一命。”徐子介惶恐拜倒,欲言又止。长生见了,心中可惜那副虚有其表的沈越容貌,衬这个人实是珠玉蒙尘。
    “你知道我只收钱,其他事都与我这世外人无关。”紫颜语气疏淡,神色亦是澹然。
    徐子介舒出一口气,是了,像紫颜这样的易容师,难免会遇上江湖各色人等,当然有自保之道,更不受世俗律法束缚。
    “这张脸我不想要了,请先生再给我换一张。”
    紫颜呵呵微笑,“也不想要原来的相貌?”
    徐子介坚决地摇头。
    紫颜单手托着腮,一双眼如秋水横波望向他,“那什么样子好呢?”
    徐子介的心突突地跳,额头蒙上一层汗,紫颜却取了一方香罗帕,俯过身替他抹了。长生登即涨红了脸,撇过头忍怒不言。徐子介则受宠若惊,嗅进一股沁心的香气,神思情思都被紫颜捏在手中,昏沉沉人就醉了。
    “随先生处置好了。”
    “那么,”紫颜肃然地道,“割了这张脸可好?”
    长生忍不住想笑。这个贪心的徐子介啊,就怪他太想要沈越的脸,如今它深深植根其上,无法仅用简单的易容遮掩修改。
    只有割去这张面皮。
    徐子介骇然战抖,紫颜也不管他,任他内心惊疑如巨浪滔天,静静等他一句答复。末了,在隔了漫长难熬的挣扎后,徐子介狠狠点了头,却极快地向后退了一步,像是怕紫颜不由分说地,像切断他手指那样剥落他的面皮。
    “别怕,这回要花一整天,今夜你先好生歇歇。”紫颜说着,挥手扇了扇香炉里的烟。
    那一缕烟袅袅地袭向徐子介,犹如睡神的一个吻,他便惺忪地扶了椅子坐了。然后听见紫颜的声音如在天庭召唤:“来,说说你易容后发生的事。”
    别离。他未曾想到封娟的心中,一刻也没有离开过真正的沈越。
    无疑他似透了沈越,音容笑貌无一不肖似,甚至那截与人争风吃醋弄伤的断指。疯疯癫癫的封娟见了他,果然回复清醒。
    他们终成眷属。
    或者,在他心中盼的,是她永远不要清醒,她便不会发现他的破绽。
    他纵然把沈越学得浑如双生兄弟,然而一个风流人物发自内心的倜傥浪荡,他学不来。每当看到封娟痴缠的眼,要他说个笑话讲段情话,他只有借口忙生意躲到家宅之外,每日奔波劳苦。
    他独不上那一张床,沈越死在上面,他说有血光不祥。尽管重刷了红漆换了床架,但同样位置同样一张床,时时勾起他想到那一幕。
    “你杀了沈越,因而怕那张床,是不是?”
    紫颜一语道出,长生闻之错愕。原来少爷早洞悉真相,可是为什么,会替这杀人凶手易容?世俗礼法,真的不在少爷眼中?
    “是,我不是有意杀他……”徐子介喃喃地回答,说出这心事身子便轻飘飘的,飞上云端,再度陷入回忆。
    他为了什么费尽心机进入封府,他没有忘,刚去管理封家产业没几天,封家大老爷已对他刮目相看。他唯欠一个机会,那节断指和毁去的容颜,就是他为这前程所付出的一切。
    他忘了他付出了沈越的一条命。每日揽镜自照,那张脸时刻提醒他杀人的事实。
    “无论如何,封娟知道了真相?”紫颜问。
    “我居然会做恶梦,居然会说梦话,功亏一篑啊!”徐子介拍腿叹息。
    “那你身上的血是……”
    “她要杀我为沈越报仇,我……我不小心错手伤了她,可我真不是有心的。还好她伤势不重,只是我要为她止血,她不肯……”徐子介语带哭腔,无比懊恼,“现下我是回不去了,她再也不肯认我了。”
    听到封娟没死,长生一颗忽悠的心总算安定了。人逃不过良心,长生心中没有怜悯,那个人忽哭忽笑,似狂若颠,但在长生看来,他无异于一个死人。
    徐子介对封娟也许有一点点的爱意,可是长生想,成全心爱的人也是一种爱。不成全就罢了,还杀人以达目的,这早已不是在爱人。徐子介爱的只有他自己,和他那引以为傲的所谓才华。
    长生悚然一惊,想到无才无能留在少爷身边的自己,懵懂无知未尝不是好事。幸好他是好人,长生这样想着,看紫颜把香气拂上徐子介的脸。
    徐子介一睡就是两天。
    醒来,紫颜好整以暇地递给他一面精巧的螺钿镜。他一怔,犹豫地照见自己的容颜,浮起笑容。他摆脱沈越了,眼前是完全不同的一张脸,粗犷豪放,顾盼英武。他拽拽面皮,仿佛牢牢生就,根本找不出一丝马脚。这位紫先生真是神人,徐子介叹服地下拜。
    紫颜掩口笑道:“无须如此,你送了我一个好听的故事,我可去换一包好香。”
    徐子介没有听明白。他心不在此,州府衙门可能已在缉拿他归案,紫府非久留之地。
    “想走了?长生,送客。”紫颜深深凝视他,“徐公子,我想你不需要再来这里。”
    徐子介赞同地点头,从今往后他会很小心,不再泄露他的身份。他要隐姓埋名过一生。幸好,在封府的日子尚累积了一点家当,没有预想中的多,也足够他半生挥霍。
    长生送别徐子介后,回来时把院子里的石子踢得东飞西跑,打扫的童子惊吓得四处奔走。
    “他是杀沈越的凶手,为什么不让他顶着沈越的脸,痛苦地活一辈子?”他质问紫颜,话一出口,自觉这语气太凶,但说出去的话收不回来,只能闷闷地跺脚。
    “他的一辈子走到尽头啦。”紫颜正在自斟自饮,闻言把杯中的酒往口中倒尽,促狭地对愤愤不平的长生一笑,跳到他身边戳他笨笨的脑袋。
    “你忘了?沈越虽然姿容秀逸,却是短命鬼。他偏要扮成沈越的样貌,独独忘了这容貌不会有太长的寿命。”
    长生觉得心里舒坦些,可想到紫颜又为他改变容颜,不由问道:“少爷你替他重新改了相,岂不是……”
    紫颜不动声色地道:“那张面皮的主人把脸留在我处,是因为他是一位海捕通缉的要犯。”
    长生蓦地醒悟,终于从胸臆中舒出一口恶气。从紫府走到城门,会是徐子介最后一段自由的路罢。
    而那炷幽幽的香仍在缓缓烧着,紫颜微笑着于灯火中看他。
    “想不想多嗅一会儿这好闻的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