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静静的界河[平装]
  • 共2个商家     32.64元~34.20
  • 作者:钟锋(作者)
  •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第1版(2011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081079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静静的界河》是一位广西中越边境的军人钟锋的报告文学集。题材重大、广泛、厚重,既有对中越边境历史的回顾,又有战争与和平时期当代军人生与死的写真;既有对中越两国贸易和通婚的扫描,也反映了对当代社会的认知……展现了南疆边关浓郁、复杂的世情和军人多彩人生,或大气磅礴,或惊心动魄,或发人深思,具有很强的思想性、可读性和史料价值。

    目录

    上部 和平硝烟
    从战争到和平
    此时,战场宁静
    静静的界河
    勇士在雷场
    和平硝烟
    排雷英雄传
    边关铸剑
    铁生阳刚
    将士抗洪记
    绿染百色大地
    边关长缨
    下部 阳光下的秘密战
    南线无战事
    边陲枪声
    阳光下的秘密战
    改变历史的野胡志明小道冶
    罂粟花之殇
    跨国偷嫁女
    铁军征战南昆线
    战士战铁甲
    东盟之都南宁
    百岁野画鱼王冶
    人民军队的战略跨越
    跋 生命的馈赠

    后记

    在我的人生旅途和军旅生涯中,我感激予以我关怀与扶持的所有人。
    赏望野外初春的阳光与阳光里青青的小草和绿绿的树叶时,我体味到:人间又开始嫩绿了,阳光又开始明媚了,大地又开始芬芳了,江河又开始欢腾了……于是,我的心里充满着对人世间与大自然的感激。
    仰望天宇与星空,是人们在童年时期最心醉神迷的事。当我仰望着钻石般闪亮的星星遍布在天鹅绒一样湛蓝的天宇中,那种循环不已的璀灿光芒在我的视网膜上时,分明又有一种永恒的力量从我心底涌动出来。这就是我们人类的精神、人类的善意、良知和生生不息的爱。
    人踏进社会,才懂得感激教育过自己的每一位师长;人有了孩子,才懂得感激养育过自己的父母。人懂得感激,是生活的教诲。成功与失败,人人都有自己的诠释。而我每每在空洞的黑夜,任凭想象的翅膀,静静思索时,我心中涌动最多的感觉,就是感激。
    我感激文学让我找到激情。
    我感激发现并提携我的老师与长辈们。感激他们在我年轻的心灵播下文学的种子,使我有可能用我毕生的时间与精力和人类最优秀的,同时也是最优美的心灵和大脑对话,并接受那些高尚情感的浸润和启迪。岁月如烟,那时发生的一切,都已成为很遥远、模糊的记忆,但我依然深情地怀想着给我深深受益的师长们。在享受那种音乐般的阅读的愉悦中,我懂得了人的生存与艰苦命运的苦斗,对一切人与事的同情和爱心。正是文学在以它的无言之美,开发着、塑造着理解人类美好情感的心灵,伴我走过人生的长途,滋养着我的灵魂,磨砺着我的性情。
    这都是我每每心怀感激的原因。
    因为感激是一种很好的情感。古往今来,我们的先辈一直教诲我们要“知恩图报”,“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所以我应当感激——
    感激没有战争的这个年代:
    感激天,感激地,感激阳光照射着大地;
    感激我的父亲母亲,感激我的兄弟姐妹,感激我的同志战友:
    感激我书中的人物:
    感激生活在这个世间的一切善良与慈爱的人们。
    这是我成长和成熟的过程,不论这种成长将出现何等奇迹,所有的成长者对于哺育他成长的一切。永远都应该怀着无尽的感激。
    让我深深地感激并深深地记住他们。
    回首往事,这一路点点滴滴的苦痛,原来都是收获,我用真诚和汗水去打开成功与感动。我的笑在你怀中,都比从前暖得多,让我感激得颤抖。收获成熟,我将沿着明天的路慢慢走下去,希望你的心中留下我的名字,我的心里也写下你的名字。求时间,悄悄地把这种子长成果实。
    老子曰:“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太深重的苦难恐怕难以表达,太饱满的感情恐怕无法言说。报告文学,是当代人记录当代历史的一种文本;报告文学作家,是永远奔跑在时代最前列,最前沿的歌者,我乐于做这样的时代的歌者。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本书中除了《百岁“画鱼王”》和《东盟之窗南宁》两篇作品外,其余作品都是1990年至2000年间记录的事件与人物。这可以说是我对自己心怀的一种夙愿,对人类精神家园的一种寻觅,是人类对新世纪的一种美好祈盼而矣!
    是的,在我心中,总有那么一种感激。感激之于我,犹如生命的馈赠,让我悟出生命的珍贵,生命的情意,生命的涵义。有了感激,我的生命将会显得愈加执著、愈加坚毅、愈加完美。
    钟锋
    2011年春于邕江之畔

    文摘

    中国南疆有条北仑河。这是一条不引人注目的边疆小河。它之所以出名,全依赖“越中情谊深,同志加兄弟”的岁月给带来的。六十年代在中国大地风行一时的越南抒情歌曲《胡志明——毛泽东》,据说最早就是从这条河的南岸唱到北岸,唱到北京,唱遍全中国的。
    北仑河南岸是越南的芒街县府所在地,北岸则是中国广西的东兴各族自治县府驻地(1978年改防城各族自治县,东兴变为镇府),北仑河大桥就横跨两岸,成为两国水陆交通枢纽,连结着越、中人民的深情厚意。七十年代中期,为应和上述名歌,东兴文工团也谱写了一支风靡一时的颇具民族风味的抒情歌曲:
    北部湾,北仑河
    南岸接越南
    北边连中国
    早相见,晚相望
    同胞骨肉情
    唇齿永和睦
    可是,公元1978年,越南当局掀起反华排华浪潮,北仑河畔成了驱赶华侨、难民的集中营。对越还击作战前夕,越军一声炮响炸断了北仑河大桥。从此,两国边民真正成了“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之窘态。
    1989年春节前夕,我东兴镇政府机关干部为迎接新年,前往北仑河断桥北端打扫环境卫生。极为敏感的南岸芒街县府领导人,不失时机地作出反应,他们一边积极组织大批干部,群众打扫南端断桥,一边托人捎信过境给我方领导,探询道:“你们的行动是不是预兆两国关系将和好?什么时候恢复胡志明——毛泽东时代的情谊?北仑河大桥什么时候重架?”云云。
    我方有关领导同志很有礼节而又恰如其分地复信相答:“搞环境卫生迎接春节是我们的惯例与义务,什么时候恢复两国关系正常化,那是中央领导思考的事,我们无可奉告;至于什么时候修复北仑河大桥,应该是我们问你们的事,因为这桥是你们炸断的,理所当然由你们重建。”
    然而,消息灵通的民间人士,似乎从中国方面悟出了什么天机。芒街的市民想:好多年不打扫断桥的卫生了,双边政府机关的破例行动肯定是个好兆头。何况,法不责众。越南边民早已饥寒交迫憋不住了。他们可没有政府官员那么有忍耐力和拘束感。
    1989年除夕这天早上,我东兴镇边民家家户户正在杀鸡宰猪、置办年货。忽然,北仑河南岸传来一片片喧嚣声,似有千军万马奔腾而来。我方一些同志还以为来了越军,正惊讶之际,边哨报告说数千芒街市民争先恐后涉水过河来东兴抢购年货!
    呵,1979—1989,整整10年,整整一个八十年代!隔绝了10年后的东兴、芒街两国边民,终于像洪水决堤似的,汹涌澎湃地汇聚在北仑河畔。
    数千越南边民涌进了小小的东兴镇。他们一上岸就瞪大了双眼:10年不见,东兴镇竟变得这样繁华,那大大小小的国营、集体、个体商店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立,五花八门的商品应有尽有,他们如进天堂,看花了两眼,简直不知购买什么东西为好。愣了好一会,他们方才如梦初醒,没头没脑地乱窜,只要见到商店就涌进去掏出人民币、越盾,或者挑着自己的土特产以货易货,拼命抢购中国货。
    从除夕起,一连数天,越南边民一进东兴的商店,不管急用不急用,合用不合用,反正是商品就大批大批购买走。几天工夫,东兴所有商店库存的货物都被越南边民一扫而光。
    东兴镇的领导同志感慨万分地说:“我们这里也该搞个边贸点了。”
    市、县主管商业的负责人也及时传下口讯:集中一切力量调运商品,尽量满足越南边民的需求,让他们也过个丰衣足食的春节! 双方边民高兴极了,民间贸易正式在这里开放。据不完全统计,仅春节前后涌入东兴的越南边民达1.5万人之多!
    边贸初开,有钱的越南边民毕竟是少数,但大多数家里有的是土特产品。于是,他们大批大批地把越南的水鱼、鱿鱼、青蛙、毒蛇、穿山甲、娃娃鱼等,珍贵的山珍海味运进东兴,又从东兴换回大批大批的手电、电池、肥皂、啤酒、药品、热水瓶、解放鞋……比如黄金龟,我方边民花上20袋洗衣粉或10多瓶啤酒,就能换一只。而一只龟运到内地又可倒卖得百来元,做一次这样的生意,利润高达本钱的三、四倍,后来生意越做越大,从土特产发展到洋人货、舶来品。
    日本名牌产品本田摩托车在边贸上卖价只3000多元,而几经转手倒卖回内地,也不过是8000—9000元,同样的产品,国家市场上的牌价是每辆1万多元。
    苏联制造的窗式空调机,在越南的第一个供货人手中,每台只500—600元,三次转手到边贸也才是每台1400—1500元,而国内国营商店的定价每台就3000多元。
    还有诱人的蓝鸟牌小轿车,边贸售价每辆不超过5万元;一辆皇冠牌小轿车也只十来万元,比我国内地价便宜三、四倍。广西、广东一些鬼点子多的商人,来边贸都带上司机和车牌号,一手交钱,一手要车,将车牌一更换,堂而皇之地开着自己的新车荣归故里。
    这乍听起来像神话,其实不然。当双边战火还在界碑两旁燃烧时,两国边民为了先富起来,早已在地下进行了秘密交易。这些来自雷场上的走私交易,自然也导致了少数拜金主义者的私欲膨胀。他们利用北部湾海域得天独厚的天时、地利、人缘,秘密从香港转口高档商品,悄悄转运到南中国海面,转运到千里广西边境线上的公开半公开的贸易点上,倒买倒卖,大发其财。P2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