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状告美国:我把美国告了[平装]
  • 共1个商家     21.00元~21.00
  • 作者:黄笑生(作者)
  • 出版社:东方出版社;第2版(2011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602626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状告美国:我把美国告了》不是学位论文,也不为评职称,更不为稻粱谋。它只是作者对美国国运人运的把脉小结。白天黑地里,纸墨键盘间,洞察美国的人事和兽事,捞摸这个法治社会。作者力求文章迥异于中国大学里研究美国的教授,也和美国大学里的“中国通”划清界线。读者拿着这本书,如同钻入了美国的被窝,绝对可以搞明白美国到底是怎么回事,看到美国的器官不多也不少,它们又如何分配,如何动作,如何和谐,又如何失调。
    读者拿着我的书,如同钻入了美国的被窝,绝对可以搞明白美国到底是怎么回事,看到美国的器官不多也不少,它们又如何分配,如何动作,如何和谐,又如何失调。《状告美国》,它不是学位论文,也不为评职称,更不为稻粱谋。它只是我对美国国运人运的把脉小结。白天黑地里,纸墨键盘间,洞察美国的人事和兽事,捞摸这个法治社会。我力求我的文章迥异于中国大学里研究美国的教授,也和美国大学里的“中国通”划清界线。——黄笑生

    作者简介

    黄笑生,农历1969年正月初六生于中国河南省南阳地区南召县。1987年进上海华东师大地理系,大学三年级时当选为上海市普陀区人大代表。1995年入外交学院(北京)读国际公法专业研究生,而后到美国圣母大学(印第安纳州)法学院,获法律硕士。2002年取得纽约州律师执业资格,两年后独撑门面,封黄笑生国际律师行主任,客户逾千,又兼拉斯维加斯华人协会会长,在赌城第一次举办五星红旗升旗仪式和春节联欢晚会,引以为荣。

    目录

    第一章 为什么美国能成为超级强国?
    美国的民主与法治
    美国的法治史:三大权利时代
    美国哪里有过民主和自由?
    美国的一党专制
    民主——美国皇帝的新装
    美国的法治是天下最严密的法治
    美国的言论自由和美国新闻界
    美国的言论自由——很表面的自由
    反战母亲的被捕
    大公司控制的美国新闻界
    新闻调查的诡计
    美国法治的三大基石
    平等观念
    天下合同
    五权共同
    美国强大原因之三说
    地大人少说,地肥气肥人肥,但早晚要崩溃
    移民国家说,融合、吸纳、推陈出新
    权力制衡说,司法独立带来司法审查
    美国强大原因之三论
    政府强权论,律师算什么?该抓就抓
    钱主自由论,钱党一党专政,有钱能使律师推磨
    民风凶悍论,民告官,向各级政府叫板

    第二章 状告美国案例
    状告美国移民局
    状告美国国土安全部
    再告美国国土安全部
    状告美国联邦调查局
    状告美国中央情报局
    状告布什总统
    状告美国参议员
    状告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
    状告美国国务院
    状告美国国税局
    状告美国证交会
    状告美国交通部
    状告美国商务部
    状告美国警察
    状告美国律师
    状告美国不肖雇主

    文摘

    美国哪里有过民主和自由?
    美国大众从来没有过民主和自由。有的话,也是属于富人阶层的,也只是让一部分人先民主和自由起来。
    民主和自由在哪里呢?在温度可调的办公室里,在《财富》杂志的封面上,在灯火阑珊的高级餐厅里,在绿油油的高尔夫球场上,在白宫的椭圆形办公室里。
    美国是富人和强人阶层操纵的,他们把民主和自由都劫持了。
    对于平民百姓,民主和自由还是遥远得可望而不可及。他们每日平了头小心荷锄,背着房子的债、汽车的债,付着公用公司和保险公司的账单,每天忙着上下班,巴结讨好上司,连豫纵横同事,提心吊胆地怕失去工作,又要提防着大病小病和林林总总的诉讼,哪有民主和自由的酣畅?
    历来,民主就不像春天的梨树,一夜之间千花万花开。美国的民主也是慢腾腾的,跟美国银行里做事的人一样,先填写存单,再找出账号,再清点钱,一张一张地数,中间还要和同事说笑几句,还可能去趟厕所。而且你取出的钱,一定是你存下的,不多不少。纵然有些利息,也是蝇头小利。某些经常攻击中国的国会议员们,老说中国民主进程太慢,没有民主和自由。这些议员就不明白这个道理,也不清楚自己的历史。请他们好好读读自己的“6月19日”典故,或者参阅一下普拉塞诉复古松的案例,他们就该闭嘴了。在美国,金钱是霸道的当家夫人,自由和民主只是迷人的二奶。自由和民主常常挂在美国政客的嘴上,仿佛亚当夏娃下身那片树叶的功用,拿片树叶可以遮羞包丑,但事情该办就办,办了就叫“偷食禁果”,而不是淫乱。
    “民主”和“自由”这四个随口而出的小字,让美国的政客们和钱用学者们频繁地用着,居然能把这个国家的强权、贪婪、野蛮和专制掩盖起来,而且显得婀娜多姿,妖娆迷人。
    哪个美国人敢和我对此争辩?
    哪个美国人会回想到,先祖初来美国大陆时,根本没有民主和自由的精神。他们刚从“五月花号”上跳上岸的时候,印第安人把他们敬之以宾,待之以礼,赠之以物。可是这些逃难的欧洲移民为了安家立业,立马把印第安人撵得无处藏身,从来没有和印第安人和平共处的想法,倒带来英国法系中的强盗概念——
    “先占”——谁先占了“无主土地”,这无主土地就是他的!
    美国人的先祖也没有耐心和印第安人兄弟一起搞搞普选,搞搞公投,搞搞立宪,而是拔出大刀就砍,拿出大棒就抡,扣住扳机就放,几乎要把印第安人斩尽杀绝。侵入北美的英国殖民者在1703年的立法会议上决定,每剥一张印第安人的头盖皮和捕获一个黄种人,就得奖金40镑,1720年提高到100镑。1875年,指挥屠杀印第安人的美国将军菲利普?谢里登说:“惟一的好印第安人就是死去的印第安人。”
    1890年12月29日,圣诞节后没几天,为了镇压最后一小撮印第安人反抗者,美国政府动用陆军第七骑兵师到南达克塔州的斯尔奥克斯印第安人部落,执行对其反抗头目“大脚丫子”的逮捕。
    美国军队缴获了印第安人的武器,把他们圈在一个包围圈里。29日清晨,寒风阵阵,士兵们对手无寸铁的印第安人开枪,老人、年轻人、男人、妇女、儿童概莫能幸免,造成300人死亡,其中包括酋长“大脚丫子”。这只是美国人对印第安人实行种族屠杀的一幕,但标志着400年欧洲移民争夺印第安人土地的成功。
    看,那时的美国政府就学会如何血腥镇压人民了。现在美国政府经常指责某些国家的政府采取高压手段对付人民,但其实这都不是向美国学的吗?
    杀完印第安人之后,怀揣着“民主”和“自由”的先祖们对必须顶礼膜拜的英皇也不耐烦了,于是在费城开几个会,议道:“王候将相,宁有种乎?!”他们和陈胜、吴广一样,揭竿而起。
    一仗下来,美国人摆脱了英国皇帝皇后的统治,独立了,立国了。但民主自由有了吗?留在这片土地上的印第安人一直想独立,美国政府就是不让独!而且立宪立法地不让独!美国也有“反分裂法”之类的法律。如今,印第安人连确立个印第安人保护区还要经过美国联邦政府的评估和确认。印第安人胆敢建立个独立王国?美国军队马上开着轰炸机来整出一个停车场!
    印第安人最终被美国政府逼得灰了心,就只好忙着在尚留的狭小土地上开赌场去了。何以解忧?唯有赌博。
    当然也有些印第安人翻身反抗,但哪能和由飞机大炮装备的联邦警察相匹敌?1973年,几百名印第安人反抗组织成员占领南达科特州的温迪特尼村,这里曾是美军士兵在1890年屠杀200多印第安人的地方。这场占领仅仅持续了71天,印第安人和联邦调查局特工几度交火,最后经谈判达成和平,但120名印第安人被逮捕和起诉。在法庭上,被捕的印第安人想利用法院作舞台,寻求更大的政治权力,但美国政府起诉他们的罪名却是“偷盗”和“私藏军火”。印第安人想证明为什么他们“偷盗”和“私藏军火”,而美国政府只想证明他们是否“偷盗”和“私藏军火”。
    这些文字游戏很狡猾。美国说它没有政治犯,不是真的没有,而是它通常把“政治犯”当作“刑事犯”来审理,用“刑事指控”来代替“政治定性”,用“逃税漏税”来打击异己分子。
    如此这般,金钱,以及与其联系的权力和土地才是美国政府的大是大非。民主、自由、人权云云,都是瞎扯淡。对于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挑战者,能杀就杀,该灭就灭,往日和现在,从来都不心软。
    我写此文的前一天,曾到拉斯韦加斯的豪华酒店里参加内华达州联邦参议员约翰?恩赛的午餐会。他演讲中的开场白最能说明美国式的“自由”意味着什么。他激昂地说,上一个礼拜,他作为联邦参议员被邀请去参观刚刚进入战舰序列的美国海军航空母舰“里根”号。他斗志昂扬但发自内心地说道:“站在‘里根’号的甲板上,我为我们拥有如此庞大而且先进的战斗机器感到无比自豪——这就是我们的自由!”
    这就是美国的自由,知道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