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四眼田鸡小玛诺琳(套装共7册)[平装]
  • 共1个商家     52.50元~52.50
  • 作者:艾尔薇位?林多(LindoE.)(作者),艾密利欧?乌贝鲁阿格(UrberuagaE.)(插图作者),陈慧瑛(译者)
  • 出版社:未来出版社;第1版(2012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bkbkay566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四眼田鸡小玛诺琳(套装共7册)》获选为世界优良童书;荣获西班牙国家青少年文学奖;西班牙狂销100万册;翻译18种语言发行全球。电影《夏日童年》原著,该片荣获柏林影展儿童单元最佳影片、西班牙坎雅影展最佳改编剧本奖、影展中最受观众喜爱的影片。荣获台湾“行政院新闻局”第29次中小学生优良课外读物推介;香港著名影星梁家辉先生倾情推荐;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安武林作序推荐。

    作者简介

    作者:(西班牙)艾尔薇拉·林多(Lindo E.) 插图者:(西班牙)艾密利欧·乌贝鲁阿格(Urberuaga E.) 译者:陈慧瑛

    艾尔薇拉·林多,1962年出生于西班牙南部的加的斯,著名记者、作家,偶尔客串演员。12岁时,她搬到马德里居住,后学习新闻学。在此期间,林多在电视台和电台从事播音员、演员及编剧工作。除了儿童文学外,林多也创作了多部成人小说及剧本。1998年,林多因《奇幻之旅》荣获西班牙文化部评选的西班牙国家青少年文学奖:其成人小说《来自你的一句话》荣获图书文学奖。林多目前定居纽约。她常为西班牙语报纸《国别>撰写社评,同时兼任多家杂志及报纸的自由撰稿人。
    艾密利欧·乌贝鲁阿格,西班牙插画家,1954年生于西班牙马德里。在造型艺术领域有杰出成就,部分作品曾在博物馆展出,与作家艾尔薇拉·林多有一系列的合作。

    目录

    《夏日童年》目录:
    第一章最新品种的猴子
    第二章小玛诺林的牛角扣
    第三章荒谬无比的诊断书
    第四章鳕鱼队长
    第五章一种很特别的罪
    第六章天造地设的一对
    第七章外星人小巴可·麦迪纳
    第八章为什么那么做
    第九章世界和平
    第十章快乐的生日
    ……
    《糗事一箩筐》
    《放暑假了》
    《恶搞记》
    《奇幻之旅》
    《兄弟情深》
    《超级贵客》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那我更介意!”外公对着服务员和已经在格兰大道上围成一圈的人说,“我更介意!主播小姐老是念错字,她的薪水可是来自我们纳税人的口袋,而我这么一个连疝气带都买不起,靠养老金生活的人,可是在乖乖地纳税啊!主播小姐应该在她的节目里,播报更多关于养老金的问题。”
    外公说完,人们开始热烈地鼓掌,对他表示支持。我可怜的外公就像往常一样,情绪激动的时候,下巴就会微微发颤。
    路人要求服务员进去,拿杯水给我外公喝,服务员只得忍气吞声地躲进咖啡厅里。最后拿水出来的,并不是他本人。
    你一定不会相信,我以弟弟小呆瓜的名义发誓,拿水出来的正是主播小姐。这真是我们生命中的关键时刻。
    “请慢用!”她用和电视上一样的声音说,“您好些了吗?”
    外公回答说,他只是想让他的外孙证实,主播是长了脚的。他还称赞她长得漂亮,说没有任何女主播比得上她,说她本人比电视上看起来要漂亮一百倍;接着,外公对她道了晚安,说小孩要开学了,所以到市中心来买牛角扣。
    “哎呀,你看,现在都几点了,我女儿大概要登寻人启事了。”外公结束了他的第二场演说后,又多喝了两口水,我们才启程回家。外公准备拦辆出租车,因为实在太晚了,回到家,恐个白电视新闻的后半段都播完了吧!
    这时,一辆出租车停下来。“请问,我们要去卡拉邦切,您看六百块钱够吗?”外公对出租车司机说。
    “不够,那里远得很呢!”司机回答。
    我知道,这个出租车司机不想载我们去,也不想道别。有的人,光是被问了一个无聊的问题就会生气;有的人生下来就像喝了过期的牛奶,脾气奇差无比。
    “小玛诺林,为了一个汉堡,我们全身上下只剩下六百块钱了。”
    这个老家伙把错都推到我的汉堡上,他已经忘记自己吃了两个冰激凌的事。我们只好走原路,坐地铁回家。
    我开始受到瞌睡虫的攻击。想着学校、女老师、冬天和我的外套,我开始昏昏欲睡。我坐在地铁里还想着这些事,头根本抬不起来了,外公也一样,他说:“小玛诺林,我要睡一觉,小心点儿,别坐过站了。”
    但我也睡熟了,很熟很熟,熟到了极点。
    地铁站的警卫把我们叫醒时,我们已经在前往某个乡镇的半路上,不知道到底几点了。没什么比在地铁里睡着,然后在前往不知名乡镇的半路上醒来还糟的事了。在没有人来得及骂我之前,我就哭了起来。那个警卫没骂我们,他愿意陪我们回到我们预定下车的车站。他大概看得出我外公有前列腺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