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烽火与流星:萧梁王朝的文学与文化[平装]
  • 共1个商家     35.60元~35.60
  • 作者:田晓菲(作者)
  • 出版社:中华书局;第1版(2010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10107126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烽火与流星:萧梁王朝的文学与文化》是由中华书局出版的。

    作者简介

    田晓菲,哈佛大学比较文学系博士,哈佛大学东亚系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国中古文学,晚明文学与比较文学。 1980年出版第一本诗集。此后出版著作包括《秋水堂论金瓶梅》(天津人民出版社2003),《赭城》(江苏人民出版社2006)等。
    译著包括《毛主席的孩子们:红卫兵一代的成长与经历》(天津渤海湾出版公司1988),《后现代主义与大众文化》(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01),《他山的石头记:宇文所安自选集》(江苏人民出版社2002),《“萨福”:一个欧美文学传统的生成》(北京三联书店2003)
    英文著作包括《尘几录:陶渊明与手抄本文化》(美国华盛顿大学出版社2005;中文版,北京中华书局2007),《烽火与流星:萧梁王朝的文学与文化》(哈佛大学东亚中心出版社2007)。发表诗歌、散文、小说以及有关魏晋南北朝文学、明代小说戏曲与现代文学方面的中英文学术论文多篇。

    目录

    前言
    第一章 梁武帝的统治
    登基之前的岁月
    想象的族谱
    梁朝的政治文化
    “皇帝菩萨”
    最后的岁月

    第二章 重构文化世界版图之一:经营文本
    文本生产与传播
    书籍收藏与分类
    文学与学术活动

    第三章 重构文化世界版图之二:当代文学口味的语境
    “文化贵族”的兴起
    文学家族
    虚构的对立
    萧统和萧纲:个案研究
    梁代的文学口味
    结语

    第四章 “余事”之乐:宫体诗及其对“经典化”的抵制
    刘勰的焦虑
    博弈
    体痈:关于徐搞
    北人的裁决
    “主义”的陷阱:解读徐陵《玉台新咏序》
    春花飘落始自何时?
    断桥与六尘
    结语

    第五章 幻与照:新的观看诗学
    蜡烛小传
    梁前关于灯烛的诗文
    洞察现象界的真谛:佛教的“观照”
    观照的诗学
    水,火,风:体验幻象
    结语:烛光下的棋盘

    第六章 明夷
    少年时代
    年轻的雍州刺史
    人生的转折点
    春宫岁月
    感知与再现
    末年
    结语

    第七章 “南、北”观念的文化建构
    南北之争
    征服者的文学观
    想象北方:边塞诗的诞生
    造作的雄健:“北朝”乐府
    采莲:建构“江南”
    表演女性:吴声与西曲
    结语
    第八章 分道扬镳
    幸存者的回忆录之一:颜之推
    幸存者的回忆录之二:沈炯
    幸存者的回忆录之三:庾信
    尾声之一:杨柳歌
    尾声之二:真正的结局

    劫余/结语:梁朝形象的浪漫化
    参考文献
    名词索引

    序言

    2004年秋的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举行了一场题为“中国:黄金时代之黎明,公元200-750年”的盛大文物展,展出了来自中国四十六家博物馆和文化单位的三百多件文物。据说学者专家为筹备这次展览,花了整整七年时间。在展厅里,我久久驻足于一座镌刻着双佛坐像的石碑前,这座石碑造于梁武帝大同十一年,也就是公元545年,距今已经有一千五百年历史了。这时,一位中年华人男子也在石碑前停步,看了半晌之后,他向身边的家人诧异道:“梁朝——这是个什么朝代啊?以前从没有听说过哩。”
    从502年立朝,到557年覆灭,梁朝虽然国运短促,却是中国历史上最辉煌、最富有创造力的朝代之一,同时,也是最被低估、受到误解最深的朝代之一。这也是至今仍然统治着中国文化想象的“南”、“北”观念初次成型的时代。这本书不仅探讨梁朝的文学作品,更旨在检视梁朝文学生产的文化语境,就此提出一系列具有内在关联的文化史和文学史问题,重新评估和挑战对这一时代文化史以及文学史的现行主流观点,并探索究竟是何种原因导致了中国文化传统中历来对梁朝的忽视与贬低。在这一意义上,我希望本书对于梁朝的讨论,不仅会加深我们对于中国中古时代的理解,而且更重要的,是促使我们反思现当代中国国学研究乃至海外汉学研究中的“文化政治”问题以及意识形态取向。

    文摘

    第1至4首诗,出现在《玉台新咏》嘉靖本第5卷萧统名下;同时出现在这一卷中的还有一首诗《长相思》(这首诗被一致公认为萧统的作品,没有任何怀疑)。然而,在赵均本中,这些诗都变成了萧纲的作品。值得注意的是,在公元624年编就的《艺文类聚》中,第2、3、4首的作者皆作“梁昭明太子”,也就是萧统,而《艺文类聚》比起《玉台新咏》,恐怕其版本相对来说要稳定得多。
    在赵均本《玉台新咏》中,第1、2首诗题为《同庾肩吾四咏二首》;第4首题为《和湘东王名士悦倾城》。《古诗纪》的编者冯惟讷(1512-1572)认为:“肩吾为简文宫臣,当以《玉台》为正。”然而,问题在于,身为一位皇子的属吏,并不意味着不可以与其他的皇子进行唱和。至于第3、4首诗,冯惟讷甚至连“肩吾为简文宫臣”这样靠不住的证据都没有,然而,这并不阻碍他大胆断言:“《艺文类聚》作昭明,非是。”冯惟讷并未给出任何文本佐证或资料来源支持这样的说法。然而,在《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里,逯钦立还是依从冯惟讷的结论,把这两首诗都系在萧纲名下。而且,虽然作者身份并不确定,但很多现代学者都把这两首诗视为萧纲“宫体诗”的代表作。我们在此看到,不是证据导向结论,而是预先作出的结论影响了文本证据。
    第5首诗描述林中晚宴和歌伎的表演,早在唐代类书《初学记》里已经系于萧统名下。在《初学记》里,这首诗是紧接着萧绎的诗《和林下作妓应令》出现的。很明显,萧绎的诗是应太子之命而作(“应令”特指应太子之命),而且是与萧统同题唱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