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赫氏门徒3[平装]
  • 共1个商家     15.40元~15.40
  • 作者:冷钻(作者)
  • 出版社:远方出版社;第1版(2007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723177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颠覆想象的视觉飨宴,震撼心魂的绝妙感动!冷钻再次缔造人气奇迹,最畅销经典奇幻小说《赫氏门徒》,趁胜追击新书上市!传奇人物即将改变命运齿轮,辉煌年代就要大放光彩!

    作者简介

    冷钻,小学的时候,想当爱因斯坦:初中的时候,想当圣斗士星矢(这个愿望在后来被本人引以为耻);高中的时候最想当酒井法子的老公,其次是鸟山明笔下的孙悟空:大学的时候,却失去了方向。
    对正统文学不感兴趣的我,只喜欢武侠、玄幻、漫画、言情和搞笑,没有什么高深的文学修养,但还是辜起了自己的笔,写出心中的故事。我一直在想,即使现实生活中我们都很平凡,那么,让我们走进小说中,去当一当那梦幻世界的主角吧,或许可以因此激荡出什么有趣且不凡得到火花呢……

    目录

    第一章 血羽灵翅
    第二章 龙阳绮梦
    第三章 机密外泄
    第四章 泯灭人性
    第五章 以暴制暴
    第六章 寒星图
    第七章 龙吟退敌
    第八章 寒星顿悟
    第九章 混乱激战
    第十章 海神迪洛
    第十一章 师史罗特
    第十二章 魔幻空间
    第十三章 期末考试
    第十四章 浮生偷闲
    第十五章 寂寞心情
    第十六章 雷神之怒
    第十七章 生死一瞬
    第十八章 飞行体验
    第十九章 噬云母

    文摘

    看样子,它似乎正在奋力地将向前高速飞行的飞机拉向它的体内,而飞机的外壳则在它那一道道触手的巨人缠绕拉拽之力下纷纷凹陷了下去。
    此时身旁的几条粗大触手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存在,在那一片震耳欲聋的巨大轰鸣声中,纷纷松开飞机朝我缠了过来。
    我挥舞着铁条运劲震开向我卷来的触手,只觉得臂膀被反震得阵阵酸麻,铁条差点脱手飞出。
    眼看一条触手便要缠在我的腿上,我大喝一声,猛力朝它抖出一道冷月无声,就看那条触手突然从中整齐地断开,一股冒着银雾的闪亮液体从断口处朝我激射向来,却被身后伸过来的一只手给挡住了。
    那条失去依附的触手急速地朝后上方飘飞起来,与另一条缠绕过来的触手绞缠在一起,与此同时,龙吟瑶的手上也被刚才那股液体给烧出了一人片水泡。
    我又拼着命接连抖出数道强猛的剑气,震开朝我卷伸过来的几条触手,胸口真气猛地一胀,一团银白色的光球便从我的胸口飘匕出来。
    飞羽流星,现在只能靠你了!
    借着飞羽流星的掩护,我在空中运转真气向飞机的外壁靠了过去,伸手运劲吸住飞机的外壁,咬牙拼命地向飞机尾翼缓缓爬去。
    飞羽流星在我身旁舞成了一道银色的光擘,让想靠拢过来的触手纷纷反弹了回去,我刚想伸嘴将铁条咬住,好用双手在外壁上爬行,谁知铁条已经被那怪物的触手腐蚀得严重变形,就好像被无数只老鼠啃过一样,原本扁直的边缘被腐蚀得出现了无数个奇形怪状的缺口,愣足让我无法下嘴。
    就在我正犹豫到底咬不咬它的时候,背后的龙吟瑶义仿佛心意相通地伸出手来,帮我抓住了那根铁条。
    慢慢地接近尾翼,我渐渐看到了飞机尾翼两侧的两个涡轮动力桨,它们果然被那怪物的触手紧紧绞死,并且已被腐蚀得严重扭曲变形,恐怕就算没有了触手的堵塞,也无法再正常运转起来。
    此时的我,距离尾翼还有将近十三四米的距离,在如此稀薄的空气下,冷月无声在这么远恐怕难以发挥效用。
    可绳子已经伸长到了极限,让我无法再向前挪动哪怕是…厘米的距离。除非我不想活了,挣断绳子,然后学飞蛾扑火那样直直地朝尾翼撞去,用自己的身体去撞断尾翼……
    我好像还没伟大到那个地步吧……何况现在我身后还背着个龙吟瑶。
    无论如何,我也不可能带着她跟我一起去死,过会儿还要靠她的天龙吟来撵跑这个贪婪的大家伙呢!
    不管了,先试试冷月无声好不好用吧!我伸手从龙吟瑶手中接过被腐蚀得不成样子的铁条,再从背后猛烈地刮过来的狂风中,穿过飞羽流星急速飞舞出的银色光壁,奋力抖出一道冷月无声。
    在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我屏息静看着那两条将动力桨绞死的触手,过了好一会儿,却发现它们根本没啥动静。
    果然……失败了……
    我沮丧地回头看了看肩头那张在一片漆黑中被银线勾勒出来的脸,不知该如何是好。却感到龙吟瑶突然将嘴贴在我的耳旁断断续续地喊道:“那……光……能飞……去吗?”
    飞羽流星?对呀!我怎么把它给忘了。按照它的射程,应该可以击中那两条触手,不过……没了它的保护,我们恐怕用不了几秒钟就会被那些正小停骚扰我们的触手给缠住勒死吧……
    哎,这么稀薄的空气,就连冰封剑都无法运用,看来此时除了让飞羽流星去打断那两条触手外,还真是别无他法了。
    这个混蛋怪物,难道真的是饿到如此地步,连飞机都想吞了?妈的,有种给我滚到地上去,老子让你尝尝什么叫做五马分尸!
    不过……我看了看它这副软绵绵的样子,似乎分不了尸……那就让你尝尝什么叫作五雷轰顶吧!
    骂归骂,现在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上,我也只能干瞪着那两条可恶的触手,心内犹豫着到底放不放出飞羽流星来。
    “你……犹……什么……”
    我回头看了看龙吟瑶,指了指身旁那几根正无时无刻不觊觎着我们的巨大触手,做出了个无奈的表情。
    龙吟瑶皱了皱眉,突然伸手朝着正急速飞舞的飞羽流星奋力一划,我便目瞪口呆地发现,我那颗飞羽流星居然被她瞬间给划成了两半!
    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转机,我不再犹豫,立刻让分成两半的飞羽流星留下一颗来保护我,使另一颗急速朝着尾翼上的触手射去。
    小过少了一半的飞羽流星的威力也随之大大降低,银色的光壁立刻在那几条触手的不断挤压下,渐渐收缩到了我的眼前数寸处。
    我心惊肉跳地看着那几条不住扭曲伸直的狰狞触手越来越靠近我的身体,生怕它们会随时突破光壁的保护,将我和龙吟瑶一起当作早餐给吃下去……
    等等,既然飞羽流星被分成两半后还能被我控制,那我现在还能不能再放出一颗飞羽流星来呢?一想到这里,我精神一振,奋力提起一股真气,再次朝胸口顶来。
    果然,又一颗飞羽流星活蹦乱跳着从我胸口飞了出去,迅速地加入剑了光壁之中,顷刻问便将那几乎已经贴近我鼻子的光壁给猛地扩张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