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魔书:魂飞魄散[平装]
  • 共2个商家     11.00元~12.20
  • 作者:梦亦非(作者)
  • 出版社:河南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5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623579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故事围绕着寻找魔书,十七岁的天才岩画学研究生马原与他的助手小妖引发了一连串离奇古怪的事件,人类与鬼界展开了斗智斗勇,最终人类战胜了鬼蜮。作品充满了现时的文学娱乐精神,极具可读性。

    目录

    魅影重重 /1
    毛虫世界 /16
    学画初现 /26
    谜宫分尸 /39
    深谷鬼魅 /51
    魔书出世 /65
    爱无代价 /70
    惊闻魔城 /85
    失魂游涡 /101
    死亡之吻 /116
    碧城幻影 /131
    幕后力量 /143
    庞然大物 /157
    山雨欲来 /172
    碧城十二 /187
    天衣之缝 /203
    血光之灾 /217
    魂飞魄散 /230

    文摘

    书摘
      寻找岩画的旅程刚刚开始,马原就差点死于一场莫名其妙的大水。
      十七岁的天才岩画学研究生马原受睢族研究中心之托,参加一个叫“天衣行动”的计划。他与助手小妖,在睢族向导秦歌的带领下,去睢族腹地寻找岩画。
      清早,汽车沿都柳江东下。一路上,前方透明地蓝着一条窄窄的天空,群山高耸蔽日而连绵不绝,只有在出现断缺时才能见到太阳。吼叫着的江水左奔右突,惊涛裂岸,溅起如雪般的浪花。
      公路是仅能容两台汽车相向而过的泥石路面。汽车在坑坑洼洼的路上颠簸着缓慢前行,不断地下人、上人。马原坐在靠窗的一边,看着右边满目杉林贴在陡峭的山坡上,一片青幽;小妖却还靠在马原的肩上补昨晚的瞌睡。这个十六岁的小女孩是个网虫,每天泡网到深夜。
      秦歌虽然也才十八岁,但已经是老烟鬼,一支接一支地抽着香烟。三个小时后,他问马原要不要看摩崖。
      “摩崖?”马原一阵激动。有摩崖,说明睢族有在岩石上刻画的传统,意味着可能有岩画,可以说摩崖是较后的岩画,而岩画是较早的摩崖。
      汽车转过一道山岭,秦歌指着窗外叫马原看。
      马原看到江对岸有一块隐隐约约的红色,但看不清写的是什么。
      “写的是什么内容?”他问秦歌。
      秦歌却回答不出来,他从未在此下车涉江去看,只知道那是摩崖石刻。于是马原请司机停车。
      汽车把他们丢在路边,拖着一条巨龙般的灰尘带扬长而去。
      “过江去看看。”马原提议。
      摩崖在江流转弯处的上一侧南岸,流水贴着摩崖石壁转过弯来,慢了许多。江面开阔一倍,江水涣漫开去,不深,可以涉水而过。
      “我还要捉瞌睡虫,饶了我吧。”小妖打着哈欠,一屁股坐在沙滩上,“我在这里看东西。”
      小妖睡眼迷离地守着电脑、画夹、旅行包。
      马原与秦歌取了相机和用于拓印的炭包、白纸,高高地卷起裤管涉水而过。没有经过污染的江水缓缓地冲着腿部,凉快极了,偶尔还有小小的鱼儿冲撞过来,痒痒的。两人涉到对岸,紧贴着石壁向上游走了一会儿,便来到摩崖下面。
      走近才看清楚摩崖有两幅。在路上只看到下面一幅,写的是“山高水清”四个楷书大字,为雍正八年睢州州牧孙绍武所题写,横向阴刻。马原掏出卷尺量了一下,长三点四米,宽一点八米。孙绍武还在其后赋诗:
      都江南去水滔滔,
      千里妖氛渐次消。
      赢得今朝无个事,
      闲从岩畔一挥毫。
      上幅则比较暗淡,离地约六七米,没法量,大约长两米左右,宽七十厘米左右,写的是“无?碍”三字,已看不清是何人何时所题。两幅大字每个约五十厘米见方。
      摩崖下部有一条窄窄的石台,勉强可以落脚。马原仰着头照了张相,角度不对,让人不满意。但上幅的三个大字还是可以隐约地拍照下来,下幅的字则只能一个一个地拍照。
      接下来,他们开始拓印下幅的字。
      马原让秦歌帮着将纸摁在摩崖上,自己按着一边,用炭包捶打着。秦歌使劲地踮着脚尖,没等马原捶好两个字,手脚已经疲乏不堪,软下来,剩下马原一个人挂在壁上。
      “快一点。”马原叫道。
      “伙计,让我点支烟。”秦歌说。
      烟还没吸两口,面朝上游眺望的秦歌已经目瞪口呆,指间夹着的烟掉进了江水中,“哧”的一声被水卷走,打火机也掉进了水中。
      “喂,伙计。”马原招呼道。
      秦歌这才惊醒过来,指着上游的江面,像杀鸡一样哑着嗓子叫起来:“洪水洪水”
      马原掉转过头看去,洪水已经离他们不足二百米的距离,又黄又浊的洪水翻滚着席卷而下,浪头起码有五尺高。那雷霆般的声音已抢先而至,低沉、厚重,宣扬着洪水的声势。
      “小妖!小妖!”马原的心一沉,呼喊起来。正在沙滩上沉睡的小妖一定不知道洪水的来到。她仍然伏在膝盖上沉睡,听不到马原的声音。
      “手机!”秦歌急中生智。
      马原立刻从腰间拿出手机,手机却没信号。山太高,信号覆盖不了峡谷。“我们一起喊!”他急得直跳脚。洪水已经离他们不过一百五十米、一百二十米、一百米已经闻到泥沙与鱼腥的气息。
      “小妖快逃!洪水来了!小妖快逃!洪水来了”马原与秦歌将双手合拢在嘴边大声叫喊。
      小妖仍然没有听见。
      九十米、八十米、七十米洪水孔武有力地压迫而下,已经可以看见黄色的浪头夹杂着残树断枝,冲刷得两岸的草木弯下腰去,消失在浑浊中。
      “小妖!小妖”马原与秦歌已经急得省略了“快逃”二字。
      小妖仍沉浸在美梦里。
      洪水终于接近了马原与秦歌,预先溅来的浊浪打得他们一脸一身都是,泥沙味与鱼腥味塞满了鼻孔,滔天的轰隆声吞没掉他们的呼喊。
      马原脚下发软,差点儿蹲在石台上。
      “抓紧我。”秦歌近乎吼叫地对马原道。
      马原已经顾不了小妖,左手握着照相机,右手牢牢地抓着秦歌的皮带。秦歌则使出吃奶的力气,十指深深地抠进岩缝里。他知道,最可怕的是前几阵浪头,尤其是第一阵浪头最猛最高,冲卷的力量最强。
      洪水终于扑近他们,淹没他们,把跌落在脚边的炭包与拓印纸也卷走了,巨大的力量冲击得他们差点脱手而去。浊水灌进了眼睛、耳朵、鼻孔,两人全泡在了水中。他们在近乎昏迷的状态中只有一个念头:绝不能松手。但树枝却从腰际、头畔划过,几乎将人横扫而去。
      洪水越过马原与秦歌,扑向对岸的小妖。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