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鼎立南极:昆仑站建站纪实[平装]
  • 共1个商家     22.30元~22.30
  • 作者:张锐锋(作者)
  • 出版社:陕西出版集团,陕西人民出版社;第1版(2011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2409657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鼎立南极:昆仑站建站纪实》编辑推荐:1985年2月2日,中国南极长城站建成。1989年2月26日,中国南极中山站建成、2009年1月27日。中国南极昆仑站建成、昆仑站是我国第一个南极内陆科学考察站、昆仑站是迄今为止唯一建在南极大陆海拔最高处的考察站、昆仑站标志着我国已成功跻身国际极地考察的“第一方阵”。

    媒体推荐

    在格罗夫山,你向任何一个方向跨出一步,都可能是人类的第一步,但也可能是自己的最后一步。
    ——南极科考队员
    这是我所见到的最好的描写南极科考工作的纪实文学作品,可谓一部兼有科普价值、文学意义和思想品质的纪实作品。
    ——中国极地研究中心主任 高空大气物理学家 杨惠根
    这样的关于中国南极考察的纪实文学,对于外界了解中国南极考察行动以及它的重要性,具有重大意义。
    ——前中国极地研究所所长 海洋物理学家 董兆乾

    作者简介

    张锐锋,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新散文运动开创者和发起人之一,现任山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山西文学院院长、山西大学兼职教授。曾获全国多种文学奖。这是我国第一部详细记述并揭示中国南极科考历程及其成就的纪实文学作品。主要著作有《别人的宫殿》《沙上的神谕》等。

    目录

    缘起
    自序
    第一章 遥远的南极
    从猜测到探险 2
    亘古荒原 2
    猜想南极 5
    探险南极 8
    中国人在南极上的足迹 12
    为什么去南极 12
    初识南极 16
    升起国旗 22
    第二章 格罗夫
    两条科考主线 30
    第22次科考 32
    “雪龙”号 32
    轮机长 37
    科考队员们 41
    驶向格罗夫 48
    冷酷西风带 48
    冰 障 54
    危险与激情 57
    蛮荒格罗夫 62
    山 64
    陨石 68
    岛峰 74
    地吹雪 78
    在南极过春节 82
    “南极精神” 86
    第三章 冰穹A
    不可接近之极 92
    最具科考价值的区域 92
    “金羊毛”寓言 95
    向南,一直向南 98
    1997,首次挺进:内陆冰盖 98
    1999,第三次挺进:近在咫尺的冰穹A 105
    2001,首次钻冰艾默里 109
    2005,登顶冰穹A 115
    起 航 115
    穿越西风带 116
    挺进冰穹A 119
    出 发 122
    成功登顶 126
    发现大山脉 128
    2008,准备建站 132
    第25次科考 132
    “南极大学” 139
    第四章 昆仑出
    南极的冬天 148
    深度寂寞 148
    情感交流 152
    海冰重重 158
    破冰 158
    命悬一线 162
    进入中山站 167
    昆仑崛起 173
    昆仑欲出 173
    站址选定 177
    中国红 五星黄 183
    中华天鼎 186
    立鼎最高点 186
    南极上的昆仑 192
    南极科考大事记 202
    后记 210

    序言

    自序
    从审美的角度看,科学发现和文学写作之间,存在着很多相似性。它们都以不同的方式,显现自己的结构之美、表述之美、陌生之美、思想之美。在许多科学家看来,审美准则同样是科学的最高准则。西方科学家彭加勒曾在一篇文章中说:“科学家之所以研究自然,不是因为这样做很有用。他们研究自然是因为他们从中得到了乐趣,而他们得到乐趣是因为它美。如果自然不美,它就不值得去探求,生命也不值得存在。”在某种意义上,这种对于生命和世界的理解回到了文学目的性的起点上。也就是说,文学与科学都设定了自己的美学准则,它们无论承载怎样的思想,也无论探求怎样的真实或者奇妙的宇宙逻辑,最终要回到审美的层次上。
    同时,它们又都在探寻真理和秩序,并从不同的方向,洞察宇宙的深奥用意和造物主对一切事物的秘密安排。从某种意义上说,文学与科学都在用不同的方式追寻真理。爱因斯坦曾经在一篇文章的结尾引用莱辛的格言:“追求真理比占有真理更可贵。”
    对于人类来说,极地有旷世之美。它茫茫的白雪、蓝冰的反光、斑斓奇幻的极光,在那个孤独的世界悬挂了巨大的幕布来上演一幕幕神奇的戏剧。这出戏剧蕴涵了迄今为止许多重大的生命问题,我们却知之甚少。从人类文明产生以来,极地一直在想象之中如梦似幻。尤其是南极,它最为遥远,以至于在很长一段时间人类只能用想象抵达那个地方。古代人类就试图接近它:古希腊人猜想在广阔的大海南面,必定存在另一块陆地;中国古代的《山海经》中,也记述了一个终年不见天日的幽都,并认为那里存在着拥有翅膀但不会飞翔的食鱼动物,居然与南极企鹅的形象不谋而合。
    南极在文学与科学这里更是具有不相上下的“魔力”。
    20世纪初,英国的斯科特船长和挪威著名的极地探险家阿蒙森,经历了难以想象的艰苦跋涉,相继到达南极。斯科特到达南极点时看到阿蒙森留下的帐篷和字条,极其懊恼——因为他成了亚军。在返回的途中,因疾病、饥饿、寒冷和疲惫,队友们一个个倒下了,斯科特看着他们的身影消逝于风暴肆虐的茫茫冰原,最后,自己也没有逃脱厄运。他留下了完整的日记和大量资料,还有沿途采集的岩石和化石标本,为后人点燃了深入南极内陆的希望之火。为了纪念这些伟大的探险家,设在南极点的美国科考站被命名为阿蒙森-斯科特站。继哥伦布的地理大发现之后,一个伟大的探险时代转动了门枢。
    人类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来到这里?南极究竟存在着什么令人着迷的东西?如果说,地理大发现缘于黄金的诱惑,那么,南极拥有什么诱惑?探险家们难道仅仅是为了争个先到之名?答案肯定不是那么简单。南极存在着一些更为重要的东西,值得人们付出代价。这一切,也许是来源于人类更为高贵的精神。
    南极的冰雪之下和周围的大洋中,蕴藏着巨量的矿产资源和丰富的海洋资源,其贮藏了世界总冰量的90%以及世界总淡水量的72%。它的每一点细微的变化,都将影响到人类,同时,我们的生活方式也影响到南极的变化。通过现代科学考察活动,我们已经逐步认识到,人类与南极,已经形成彼此依赖、彼此影响、唇齿相依的密切关系。
    近百年来,科学家们的努力使得南极正在从想象变成现实,从幕后登上了前台。南极所展现的,或许不仅是它自己的秘密,还是我们生存的秘密、人类文明未来的秘密。它每一点细小的变化,都与我们休戚相关。直到人们终于决定用契约的方式缔结《南极条约》,证明了和平利用南极才是处置人类共同财产的唯一道路。
    中国参与极地事务较晚。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开始以全新的姿态出现在世界舞台上,同时增强了科学研究的国际间合作,一个大国的崛起,必将全方位地展示自己,包括以对全人类负责的精神来参与南极事务。令人振奋的是,中国成功登顶冰穹A并建立昆仑站,具有民族复兴层面上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数代中国科学家的夙愿,今天得以实现。他们在实现伟大目标过程中表现出忘我奉献、精诚合作、追求卓越的精神品格以及由中华文化传统孕育的强大动力和综合智慧。他们的南极考察实践,已经形成了内涵丰富的“南极精神”,汇入中华文化的宽广河流,成为我们民族振兴、走向未来的珍贵资源。当然,这一切也同样是文学的巨大源头,激发我们的创作灵感,唤醒我们的爱国热情,打开我们的创作视野,并净化我们的灵魂。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缘起
    在2007-2008年第四次国际极地年(International Polar Year,英文简称IPY)活动开幕之际,中国科协和中国作协主办的《十月》杂志《科技工作者纪事》栏目,邀我采写记述中国南极科学考察的纪实文学。起初,我并没有很强烈的感觉,然而,进入采访之后,我的内心渐渐不平静起来。
    我发现,中国确有这样一个不为浮躁社会环境所动的特殊群体——南极科学考察者。他们不计个人得失,将生死置之度外,在没有任何前人经验可借鉴的情况下,仅凭借简陋的设备,在先后十余年时间里,穿越气候恶劣、风暴肆虐、凶险奇绝的冰雪极地,开辟了从东南极深入内陆腹地的地面通道,一条通往南极唯一外露岩石的地区格罗夫山,一条通往南极冰盖最高点冰穹A,这两条通道在极地考察史上科考价值极高。而最终,他们不仅代表中国、代表人类第一次登上了号称“不可接近之极”的冰穹A,还在此建立了昆仑站——中国第三个南极科学考察站。此举堪称极地考察史上的里程碑。
    1979年底,中国科学家受国家委派参加国外考察队首次到南极考察;1985年中国科考队在南极大陆西南边缘的乔治王岛南部登陆,建立了第一个科考站——长城站;1989年在东南极的拉斯曼丘陵地带建立了第二个科考站——中山站;2009年中国成功地在南极冰盖之巅建立了昆仑站,同时,还开辟了从中山站通往格罗夫山的地面走廊。整个时间跨度30年,而这30年正伴随着我们国家改革开放的历程。
    回顾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进入南极国际事务和考察领域的进程是缓步渐进的,因为它不能不凭借国力增强和国运昌盛,更无法不倚仗改革开放和经济腾飞,这逐步积累的成就也是中国和平崛起的绝好例证。
    冰穹A的建站和格罗夫山考察,极大地提高了我国在南极考察事务中的国际地位,确立了中国在东南极,特别是冰穹A和格罗夫山地区的领先地位。这意味着,我国在冰穹A和格罗夫山拥有毋庸置疑的科研与权益优先权。
    南极是一个充满奥秘的大陆,也是各个国家科学研究的竞技场。一个国家在南极的地位,取决于这个国家对南极科学考察和研究的贡献大小,它也代表着一个国家的综合实力,代表着一个国家参加国际事务的积极态度 。除此之外,中国人南极考察,至少还有下列原因:
    一、与其他大陆相比,南极具有最多的未知之谜。而未知激发出的好奇心,是科学考察与研究的重要驱动力。南极科考活动极大地激发了中国科学家的科学激情和创造精神。
    二、现已探明,南极蕴藏着极为丰富的自然资源,它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将为人类共同享用。
    三、由于南极特殊的地理位置,人类在南极的一切活动,都具有极高的关注度。每一个国家的南极科考以及每一项科学发现,都会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因而,南极科考活动关系到国家形象和民族尊严,对提高中国的国际地位,具有重要意义。
    四、南极汇聚了众多科学前沿和人类关注的重大问题。极地科学考察涉及的内容极其广泛,包括地质学、气象学、冰川学、海洋学、生物学、高空大气物理学、地球物理学、环境科学、人体生理医学、陨石学以及天体化学等几十个学科,尤其是近年来人类关注的环境变化、气候变暖及人类活动对自然系统的影响等重大命题,在南极具有独特的观测和研究条件,因此南极被称为人类科学圣地,南极科考和人类的命运息息相关。
    五、南极科考极大地促进了科学普及,对于提升国民科学素质具有深远的意义,其国民教育价值可与航空航天、绕月登月的重大科学活动相媲美。
    六、南极提供了一个人类重新看待自己、理解自己的角度和方式。南极让亲临者重归“创世”状态,对于每一个科考队员都意味着一次灵魂的洗礼。南极归来者的思考方式和世界观的改变,对整个人类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2007-2008年的国际极地年活动,得到中国政府的高度重视。中国不仅积极参与其中,还正式成立了IPY中国委员会,并制订了规模巨大的南极普里兹湾-艾默里冰架-冰穹A的综合断面科学考察和研究计划(The Prydz Bay, Amery Ice Shelf and Dome A Observatories,英文简称PANDA即熊猫计划),该计划成为IPY核心科学计划之一。IPY中国委员会同时启动“国际极地年中国行动计划”,该计划由PANDA计划、北冰洋考察计划、国际合作计划、公众参与和数据共享计划等组成。中国南极考察的决心和意志可窥一斑。
    美国、俄罗斯、日本、法国、意大利和德国先后在南极内陆地区建立了科学考察站,我国是第七个建立内陆考察站的国家。而以昆仑站诞生为标志,意味着中国经过30年的努力,终成正果——当之无愧地进入南极考察领域的“第一方阵”,成为南极科考强国。
    而这样的结果,是什么样的人在怎样的情况下完成的?又是什么样的人格、精神、气质、热情推动的?是基于何种目标的选择?
    为此,我彻夜难眠,奋笔疾书。
    第一章 遥远的南极
    古希腊人从他们的哲学出发,猜测出南方那个遥远大陆的存在。中国人则按照自己的想象,描绘了一个终年不见天日的幽都。然而,直到20世纪初,人类才真正踏上了这块缥缈而遥远的亘古荒原。中国人登上南极大陆,则要迟至20世纪80年代。探险、科考等活动也带来了各方利益的冲突,所幸的是,解决争端的方向最终回归和平利用南极。《南极条约》的签订和不断完善,将和平与科学事业永远带给了这片大陆。
    从猜测到探险
    亘古荒原
    南极洲,冰雪覆盖,亘古蛮荒。
    这里有着最独特的原始自然景观,有着与生命对立的冷酷的白色基调,冰雪在这里唯我独尊。它们拥有最大的数量和最高的权力。当白昼到来,太阳照耀冰原,反射光冷冰冰地将微不足道的热量无情地抛向天穹。到了午夜时分,太阳仍不肯放弃,在大地的边沿久久徘徊,好像是不愿意输给这一片荒芜的白色。没有什么地方比这里的光明更多,也没有什么地方比这里的温暖更少。
    那正是,让阳光凝定在这里的漫长极昼。
    另一些日子,这里却变成世界上最长的黑夜,浩瀚的星群在天幕上宛若永明灯,华美的图案来自几百万年、几千万年甚至更古老的岁月。这些永恒的图案意味着什么?它们坚持以这样复杂的符号告诉我们什么?或者说,它们在等待着什么?暗示着什么?或者是一则揭示万物的终极寓言?人们期待着智者的揭示。
    即便是那样漫长的黑夜,其实并不呆板。它丰富得很,甚至超过白天,你相信吗?那就是壮美的极光。以黄色、绿色、蓝色或紫色等组成的恢弘光带,从高空中倾泻而下,好像银河之水混合着天上的各种颜色浇灌到这块冰原上。它有时呈带状,有时呈弧状,有时则变幻成射线状或火焰状……它千姿百态,变化莫测。它有时快速跃动,有时又像巨大的软体动物在天空中缓缓蠕动。这是光的独幕剧,光的舞蹈,不断变换形象和步伐,展现出捉摸不定的惊艳之美。它到来之前,总是以更深的寂静作为前奏,借以反衬极光的高贵和华美。在古罗马的神话中,极光被称做极地的神明,它的名字来源于拉丁文,意为“黎明女神”,能够驱散大地上的黑暗,将人类的生活引向黎明。
    早在19世纪,一位探险家第一次看到瑰丽的极光,激动极了,他被这绝美的大自然景观彻底征服,在日记中感叹:“几乎整夜都是一幅南极光的美妙景象,时而像高耸在头顶的美丽的圆柱……以后又迅速卷成螺旋的条带,时而这条带仿佛就在我们头上,总共不过几码高。当然,这一切都发生在接近地面的大气层里,在我见到的种种景象里,再没有比这更壮丽的了。”
    事实上,太阳在100万摄氏度的高温中将自己的能量尽情地抛掷出来,日冕物质挣脱太阳的束缚以超音速向宇宙的各个方向喷射。太阳的内部和表面不断进行着各种化学元素的热核反应,产生无数带电粒子,这些带电粒子流,从外层空间疾驰而来,猛烈撞击地球南北极高空的稀薄大气层,将大气分子激发到高能级,发出耀眼的光亮。于是,极地上空就像宽阔的电影屏幕,开始播放充满激情的彩色图像。极光具有极大的能量,可以达到几千电子伏特。历史记载,1859年,极光产生的感生电流使美国的电报员不使用电池就可以将电报从波士顿发送到波兰。有时,一次极光的能量就可以超过北美的总发电量。而切换到美学角度来说,极光的出现也给寂寞的古大陆带来了华丽的盛会和无限的欢欣。

    猜想南极
    远在古希腊时代,人们就开始猜测这个古老大陆的样子。哲学家们认为,人们居住的大地是一个由陆地和包围着它的海洋构成的球体。对称是宇宙创造的基本美学,造物主是按照最美的方式建造我们的世界的。那么,按照这一法则,古希腊人认为,从作为“世界中心”的欧洲大陆一直向南,必定存在着另一个广袤的陆地。公元150年左右,希腊天文学家亚历山大和地理学家布特莱迈奥斯制作的世界地图上,已经标明了世界最南端的未知国。中国古代的人们则对自己的栖居地有着另外的看法。他们从自己的直觉出发,得出天圆地方的结论,认为大地必定有着自己的尽头。究竟大地之外是什么?古代中国的记载语焉不详,《山海经》所述的那个终年不见天日的幽都和不会飞的鸟,算是对极地的一个合理想象吧。
    据说,第一次试图接近南极的是波利尼西亚人,在他们拉顿加岛的传说中,大约公元650年左右,一个叫做维特兰吉奥拉的年轻部落长老和他的伙伴,乘着原始的独木舟航海,行进到南太平洋之后顺着暴风雨向南继续漂流,抵达了南极洲的浮冰区。传说的真实性难以得到确认,但是,人类在古代长距离航海的能力却不能低估。今天的新西兰是由白人移民和毛利族组成的,但是,毛利族却并不是这块土地上真正的土著,他们很可能是在公元8世纪到10世纪从波利尼西亚渡海而来的民族。那时,他们并没有先进的航海工具,只是依靠大型皮艇和出色的航海技术就越过了3000公里之遥的大洋,到达现今的栖居地。
    15世纪之后,文艺复兴又一次激活了西方人的科学精神,人类的好奇心被重新唤醒。从欧洲这一探险中心出发,杰出的航海家和探险家们从欧洲起航,向一个个掩藏在大海之中的陆地进发。他们的“代表作”是哥伦布对美洲大陆的发现。这意味着以欧洲为中心的地理大发现时代取得了辉煌成就。
    这时,布特莱迈奥斯作于1300年前的地理学教程已经被翻译成拉丁语,这些普及的地理学知识激起了许多人的兴趣,使无数试图探知未知国的探险者热血沸腾。之后的几百年间,人们不断地向地图上已经注明的南方国发起了冲击。然而,南方的大洋似乎是不可逾越的,南方的大陆蒙上了更厚的面纱,它的面孔隐藏得很深。人类一次次接近,一次次被恶劣的气候和巨大的冰障阻挡。
    第一次进入南极地区的是英国著名的航海家库克船长。他在第二次环球航行时,曾于1773年至1774年间三次越过南极圈。实际上,他的航船已经深入到南纬71度10分,距离人类2000多年来猜想的南极大陆仅仅差200多公里。然而,南大洋海域的浮冰区,巨大的冰山,低气压区不断生成的强风暴,挡住了库克船长继续南行的步伐。他不得不掉转船头,与南极大陆失之交臂。
    近半个世纪之后的1820年1月,另一位航海家、英国海军中校爱德华?布兰斯费尔德在南大洋绘制南设得兰群岛一带的海图时,隐约望见了南极半岛。这是人类第一次从远处看到南极大陆,它似乎近在咫尺,又仿佛远在天涯。同年11月,美国海洋捕猎者帕尔默驾驶捕猎船前往南大洋捕猎海豹,确认南极半岛陆地的存在,古希腊地图上的南方国终获证实,一个2000多年前的伟大猜想被一次远洋捕猎活动无意间证明了。
    翌年1月,俄国海军中校别林斯高晋率领两艘探险船进入南极圈,在半岛西侧的南极大陆附近发现了两个小岛,他以沙皇的名字将其命名为彼得一世岛和亚历山大一世岛。1840年1月,法国探险家迪蒙?迪威尔从澳大利亚南下,望见了南极大陆的一部分,他用自己妻子的名字命名了这块地方,阿德利地就这样开始标注在人类的地图上。差不多在同一个时间段,美国海军上尉查尔斯?威尔克斯也在海上看到了南极大陆冰雪覆盖的高耸陆岸……渐渐的,南极大陆被人们一点点地发现了,它神秘的面容开始显现。不过,时间要拖延到20世纪初,一艘挪威的捕鲸船才真正抵达南极,南极的冰雪上第一次踏上了人类的脚印,打破了远古的寂静。从此,一场旷日持久的竞争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