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贾平凹作品17:我是农民[平装]
  • 共1个商家     20.00元~20.00
  • 作者:贾平凹(作者)
  • 出版社:译林出版社;第1版(2012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472782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贾平凹作品17:我是农民》为贾平凹最珍视的自传。快乐与苦难最质朴的表达,贾平凹讲述了他过去在农村的生活经历,第一次向世人公开了他的两次恋情。

    作者简介

    贾平凹,原名贾平娃,陕西省丹凤县人。陕西作协主席,中国书协会员,当代著名作家。贾平凹是我国当代文坛屈指可数的文学大家和文学奇才,是当代中国一位具广泛影响的作家。代表作有《秦腔》、《高兴》、《怀念狼》、《废都》等,曾获多次文学大奖。

    目录

    我是农民 1
    老西安 110
    西路上 155
    观看二○○二年世界杯足球赛 239
    观看二○○六年世界杯足球赛 261

    文摘

    我是农民

    昨天下午,我把钥匙和电话本丢了。
    我原本一直将电话本装在上衣的口袋,钥匙也是拴在裤带上的,但一个朋友送给我手提皮包后,电话本和钥匙才装进去一天就丢了。电话本和钥匙怎么能不带在身上呢?这有什么难看的?现时的中国人,即便一个街头饭店择菜洗碗的小工、司机和妓女,甚或是政府大楼里的处长和厅长,谁不是电话本装在口袋,钥匙那么一嘟噜地挂在裤带上?!那个该死的出租车司机——我吃过许多出租车司机故意弄坏计价器乱收费的亏,我灵醒了,上车前看了一下他的车号尾数是12——我说去雁塔路八号。他说八号院,那是省委家属院呀,你家住在那里?我怎么能住在那儿,没脑子,住在八号院我能搭你的出租车吗?!我是为一个亲戚的就业去求助姓周的领导的。“我看你也不像八号院的人!”长舌的司机立即对我不以为然了,他开始哼着一首流行歌曲:“走呀走,走呀走,走过了多少年华……”车剧烈地摇晃了一下,险些撞着了一位骑自行车的人,他骂了一句“仄”,同时一口很稠的痰从车窗吐向那人。我知道这司机一定是城里的泼皮出身,就不做声。他却从此粗话再不离口,不停地指着路边的年轻女人说:“小姐!”“又一个小姐!”他看穿得暴露的女人都是小姐,开始骂妓女就是妓女,偏大名叫“小姐”!生殖器叫得再文雅还不就是个××吗?他骂贪官,又骂污吏,骂美国,也骂伊朗,骂下岗的工人多,骂街道的路不平,又骂股票下跌了,骂白粉也不纯,骂除了娘是真的什么都成了假的。他说他什么都不怕,只怕交通警察,“我要是不开车了,我须杀几个交警不可!”我害怕起来,赶忙让他停车,我就是急促促下了车而将皮包忘记了,待那辆出租车已经走得无踪无影,我才想起我的皮包还在车上!
    没了电话本和钥匙,我从八号院回来进不了门。明明是我的家,我不能进去,贴在门扇上的宋版木刻门神拓片,秦琼敬德不认我。直等到孩子从学校放学回来开了门才歇着,而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又都中断了。同事的老婆患病住院,我得去看望,不知道了医院的电话和病室的床号;熟人的孩子参加了成人考试,答应了替孩子去查查分数,忘记了自考办的同学的呼机号;一部中篇稿件邮递了北京一家出版社,收到了还是没收到;为盗版而引起的官司,需要通知律师商量出庭的事宜;家乡的父母官到了西安,住的是哪家宾馆哪个房间;单位出现人事内讧,急需向上级领导汇报而先要和领导的秘书约定时间……没有了电话本我一下子被这个社会抛弃了,是个瞎子、聋子、星外的来客,一条在沙滩上蹦跶的鱼。我大声地发着脾气,门却“咚咚”地被敲响,是市人事局送来一沓表格要填。我坐下来写:贾平凹,男,陕西省丹凤县棣花乡人,生于一九五二年农历二月二十一日,属龙相,身高一百六十五厘米,体重六十二公斤,一九七五年毕业于西北大学,分配于陕西人民出版社任文学编辑,一九八○年至今在西安市文联供职……这样的表格我至少是填写过一百多份,看样子我还得继续填下去。若论起官衔来,我也是有着相当多的官衔的,小到《美文》杂志的主编,大到全国政协委员。但我从未体会到“人上人”的滋味,把掌柜的当成了伙计我是有经验的。我想,它们对于我在活着的时候百忙而无一利,好处一定是会在我死后的追悼会上念出职务一大串的。但这样的表我得一份又一份填写着。又有人狼一样地叫喊了:
    “407——!4——0——7——!”这当然喊的是我。我走下楼,是邮递员送来电报。“你是407吗?”他要证实。我说是的,现在我是407,住院时护士发药,我是348,在单位我是001,电话局催交电话费时我是8302328,去机场安检处,我是610103520221121。说完了,我也笑了,原来我贾平凹是一堆数字,犹如商店里出售的那些饮料,包装盒上就写满了各种成分的数字。社会的管理是以法律和金钱维系的,而人却完全在他的定数里生活。世界是多么巨大呀,但小起来就是十位以内的数字和那一把钥匙!我重新返回楼上继续填写我的表格。在四楼的楼梯口上,隔壁的那位教授(他竟然正是数学系的教授!)正逗他的小儿玩耍。他指着小儿身上的每一个部位对小儿说:
    “这是你的头,这是你的眼,这是你的鼻子……”小儿却说:“都是我的,那我呢,我在哪儿?”教授和我都噎在那里,亏得屋里的电话急促地响起来,我就那么狼狈地逃走了。
    “谁呀?”
    “我找贾平凹!”
    “你是哪里?”
    “我是吉林人民出版社的编辑。您是贾平凹吗?”
    “是 ……贾平凹的哥哥。 ”
    “贾平凹还有个哥哥?”
    “是堂哥吧!”
    “哇!我终于找到啦!我寻不着贾平凹,我却寻着了0298302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