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中国制造》三部曲3:中国制造[平装]
  • 共1个商家     19.10元~19.10
  • 作者:周梅森(作者)
  •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第1版(2001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02003154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电视剧《忠诚》根据《〈中国制造〉三部曲3:中国制造》改编。

    媒体推荐

    两位康熙握手《中国制造》 / 中国视网联
    两位康熙握手《中国制造》 / 中国视网联著名演员焦晃、张国立如今能被满胡同的老百姓喜爱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二人分别扮演了两位形象、性格迥异的康熙皇帝。《雍正王朝》中那位内敛、持重的康熙爷让观众领略了上海“莎剧王子”焦晃的风采;《康熙微服私访记》中玩笑、平民色彩的康熙帝让大伙喜欢上了张国立。而今年这两位南北影星首度联手打造了一部中国改革进程历经种种考验最终奋勇向前的现实题材大戏———《中国制造》。
      《中国制造》的导演胡玫在一口气看完周梅森的同名小说之后热泪盈眶。这部小说虽然和周梅森的其他作品一样文字平易,没有曲折离奇的情节,但依旧充满着作者直面现实、剖析中国现实生活的犀利文风;小说以明阳市两代领导人接班为切入点,一个老书记钟超林(焦晃),一个新上任书记高长河(张国立),二人都有高尚人格、宽广胸怀,都是为改革献身的好同志,但他们观念上的冲突,文化上的差距使得在许多问题上产生分歧,而此时几十年一遇的洪水来了……
      对于这部《中国制造》女导演胡玫也是首次染指主旋律题材电视剧,胡玫认为拍这部戏并不轻松,“我觉得爱情题材固然好,但就人生而言有点单薄。自从我拍了《雍正王朝》之后有点‘黄山归来不看山’的感觉,正好周梅森的小说十分宏大,也触及了中国将加入WTO的种种境界,我有责任把它忠实地记录下来。”
      说起张国立和焦晃这两位“康熙爷”,胡玫更是感慨万千。“两个皇帝在现代戏中交锋,一个是千古一帝,一个是天下第一皇帝小生,他们的表演路子不同,但正好融到了我这部戏的人物身上。我发现与张国立合作是心有灵犀的,我们谈的不多,但当他演出来的时候,我发现已经没话好说了。焦晃给了我很大帮助,焦晃在每一个坎儿上都和我认真争执,这种痛苦是有好处的。”
      对于自己扮演的高长河,张国立说下了狠劲才答应演这个角色。“我当时要筹拍《我这一辈子》分身乏术,但《中国制造》不仅剧本好,创作班子也强,所以“一身二用”地担下高长河。我觉得这个人物是新型干部,有七情六欲,有性格缺陷,通过《中国制造》我也想让观众知道,张国立不光会演古装剧。”
    摘编:中国视网联

    作者简介

    周梅森,男,1956年生,江苏徐州市人。当过矿工、文学编辑,1984年从事专业文学创作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一级作家享有国务院特殊津贴。著有长篇小说《人间正道》、《天下财富》、《中国制造》、《黑坟》、《原狱》、《重轭》等十余部;中篇小说集《沉沦的土地》、《军歌》、《国殇》、《大捷》、《中国往事》等二十余种;电影、电视文学剧本《人间正道》、《天下财富》、《共和国往事》、《阙里人家》等一百余部集,约六百余万字,并有十卷本《周梅森文集》出版。曾获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全国煤矿长篇小说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国家图书提名奖、中国电视飞天奖、中国电视金鹰奖、全国优秀电视剧本奖、优秀影片编剧奖等奖项三十余种。

    目录

    第一章 闪电划过星空
    第二章 最长的一天
    第三章 升起的是太阳还是月亮
    第四章 风云乍起
    第五章 你以为你是谁
    第六章 背叛与忠诚
    第七章 同志之间的战争
    第八章 意外的任命
    第九章 霓虹灯下有血泪
    第十章 当家方知柴米贵
    第十一章 别无选择
    第十二章 谁解其中味?
    第十三章 男儿有泪不轻弹
    第十四章 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

    文摘

    副厂长牛千里眼皮一翻:“好什么?文市长,工人们都在议论哩,说是与其这么不死不活地拖着,爹不疼娘不爱的,倒不如把咱的轧钢设备都当废铁卖掉,来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文春明气了,“呼”地站了起来:“这话是什么意思,啊?国家部委、省里和我们平阳三方十年累计投资十二个亿,进口了这么多先进的设备,一寸钢板没轧出来,就卖废铁?就落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当真我们是一帮疯子?一群败家子!”
    何卓孝说:“文市长,您也别动气,工人么,发两句牢骚也正常。可我们的干部也这么说,就不好了,起码你没良心!咱平阳轧钢厂的干部群众谁不知道,文市长抓了咱平轧这个点,那可真是为咱操碎了心!”
    牛千里听出了何卓孝话里有话,当即反驳道:“老何,我看你这话有问题呀,好像是对着文市长来的嘛!咱们平轧的现状与文市长有什么关系?你咋啥都赖文市长?噢,文市长操碎了心,厂子却搞成了这个样子,你什么意思?”
    文春明知道何卓孝和牛千里一直不和,便说:“行了,行了,你们别吵了!我已经够头疼的了!今天这么晚来,是想和你们打个招呼,明天下午跨海大桥通车剪彩是个大活动,你们平轧厂不能出乱子!绝对不能出现群访事件!我建议你们一层层往下抓,明天下午把厂里的干部职工都组织起来开会学习,可以先讨论一下,在这种企业困难的情况下如何进行生产自救。”
    牛千里当即汇报说:“文市长,我已经着手搞了一个生活服务公司方案,准备把大家先组织起来做点力所能及的事……”
    何卓孝马上说:“文市长,牛千里的这个方案,我们厂办公会还没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