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1900-2000百年美文:哲思卷(上下)[平装]
  • 共1个商家     44.30元~44.30
  • 作者:季羡林(作者,编者)
  • 出版社:百花文艺;第1版(2008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064928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1900-2000百年美文:哲思卷(上下)》所选,是百年来中国散文最经典的顶级作品,是值得您反复阅读的优美名篇,是诸多文学大师奉献的华章盛宴。传世名篇开卷有益,作者逸事雅俗共赏,展现出一道靓丽的文坛风景线……百年美文,浩如烟海,《1900-2000百年美文:哲思卷(上下)》为您挑选出了最为脍炙人口的经典篇章,让您尽情领略文学大师的笔下风光,学习他们的写作技巧,汲取他们的人生智慧,感受百年历史的文化底蕴。

    目录


    罗振亚 卷首语/001
    林纾 惜名/001
    严复 论中国之阻力与离心力/002
    蔡元培 文明之消化/05
    梁启超 敬业与乐业/007
    陈独秀 新青年/011
    鲁迅 灯下漫笔/014
    鲁迅 生命的路/021
    周作人 生活之艺术/022
    周作人 死之默想/025
    柳亚子 哀女界/028
    李大钊 今/033
    胡适 差不多先生传/037
    陶行知 学做一个人/039
    郭沫若 杜鹃/041
    俞平伯 中年/043
    陈衡哲 运河与扬子江/046
    许地山 落花生/048
    粱漱溟 三种人生态度/050
    叶圣陶 没有秋虫的地方/053
    林语堂 论解嘲/055
    林语堂 论性灵/057
    邹韬奋 高兴/061
    徐志摩 北戴河海滨的幻想/064
    茅盾 白杨礼赞/067
    苏雪林 当我老了的时候/069
    朱光潜 谈休息/076
    王统照 阴雨的夏日之晨/080
    朱自清 论自己/084
    朱自清 话中有鬼/087
    庐隐 吹牛的妙用/090
    郑振铎 鹈鹕与鱼/092
    丰子恺 敬礼/096
    老舍 鬼与狐/099
    闻一多 五四断想/102
    瞿秋白 生存/104
    冰心 绮色佳/107
    曹聚仁 节操/109
    王任叔 谈良心/111
    沈从文 时间/114
    石评梅 梦呓/117
    胡风 学者与文人/120
    梁实秋 旧/124
    梁实秋 谈时间/127
    聂绀弩 白兔/130
    林徽因 蛛丝和梅花/133
    朱湘 画虎/137
    巴金 爱尔克的灯光/139
    冯至 一棵老树/143
    施蛰存 独笑/147
    臧克家 炉火/150
    梁遇春 泪与笑/152
    吴伯箫 客居的心情/156
    柯灵 碰壁/162
    张中行 难得糊涂/165
    张中行 寿则多辱/172
    吴晗 说道德/177
    吴晗 人和鬼/180
    师陀 失乐园/183
    李长之 大自然的礼赞/187
    季羡林 成功/190
    何其芳 独语/192
    金克木 寂寞/195
    孙犁 黄鹂/197
    杨朔 荔枝蜜/200
    徐迟 枯叶蝴蝶/203
    陈敬容 痛苦——一个炼狱/204
    无名氏 说金钱/206
    琦君 人鼠之间/209
    张秀亚 花环/213
    泰牧 花蜜与蜂刺/219
    罗兰 唱一首简单的歌/222

    柏杨 奇语/225
    峻青 墓前的沉思/226
    何为 论时间/233
    牛汉 在悬崖边/235
    袁鹰 灯下白头人/236
    王鼎钧 脚印/240
    忆明珠 选择锁链/243
    宗璞 紫藤萝瀑布/245
    余光中 借钱的境界/247
    余光中 幽默的境界/251
    陆文夫 上山的和下山的/254
    李国文 淡之美/258
    王蒙 安详/261
    李敖 好人坏在哪里/263
    林希 石缝间的生命/266
    王充闾 绚烂·平淡/269
    张洁 我的四季/276
    范曾 新潮赋/279
    戴厚英 人,一本有趣而难读的书/282
    赵鑫珊 人生就是等待/287
    许达然 土/290
    雷抒雁 生长期的快乐/294
    冯骥才 时光/296
    董桥 说品味/299
    席慕蓉 生命的滋味/302
    席慕蓉 心灵的对白/306
    徐刚 风骨篇/310
    周国平 智者的最后弱点/315
    周国平 记住回家的路/319
    胡序知 位置/321
    余秋雨 废墟/327
    周涛 大树和我们的生浯/330
    肖复兴 死之随想/334
    张承志 高贵的精神/337
    张抗抗 牡丹的拒绝/344
    史铁生 我与地坛/347
    贾平凹 观沙砾记/366
    贾平凹 丑石/368
    毕淑敏 精神的三问小屋/370
    毕淑敏 性别按钮/374
    王小波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381
    韩少功 看透与宽容/384
    马丽华 渴望苦难/389
    林清玄 可以预约的雪/395
    刘烨园 榫/398
    张海迪 生命的追问/401
    王小妮 手执一枝黄花/405
    鲍尔吉·原野 音乐告诉我们人的位置/411
    马莉 疼痛/418
    韩东 性是牺牲/423
    王兆胜 水的感悟/426
    彭程 错位/430
    迟子建 一滴水可以活多久/435
    伍立杨 论拥挤/438
    王开林 站在山谷与你对话/441
    徐坤 灵魂在沉思默想中寻找光明/447
    祝勇 逝者如斯/449

    文摘


      惜名 森纾
      名为实宾,宾之主即实也。得实矣,奚息不名?顾因实得名,或名被天下,名乃愈不可恃。其败也,亦捷迅不逾一瞬。小儿之踬也,轻而委地,故不得伤。老至则否。若乘屋而骑危,登峰而造极,一坠而颅脊立碎。故名高者不宜踬,踬必莫救。身既为众所睊娼,方求其间而不得,一旦自授以隙,欲乞湔涤,谁复许之?君子之于名,未尝不尚。孔子之疾没世,虽圣人亦尚矣。
      余则以为得名易也,求所以保此名,则非易。不惟大不逾闲,即小德之出入,亦足为累。恃盛名而弛防,谓举世决无敢议我而轻我。即有轻而议者,有识之人尚为吾谅。呜呼,此念萌,大名随之而隳矣。王船山、胡致堂其议古人也无完肤,虽大人长德弗免。矧今之持议者,非船山复非致堂,蛆酷过于妒妇,科纲严密,君子值之其能免乎?人果知猝得大名为不祥,息息敛抑,坚持其不敢快意者,斯寡过矣。
      余非有名于时者也,笃念父母师保之恩,亦日患名之委堕以滋戾,为制斯文铭诸座右。
      论中国之阻力与离心力 严复
      西人之论物理者日:凡物成形之后,若无别力加之,则此物永不变异。然天下之物,点点密移,前后相续,无间变易者,则以有阻力与离心力也。阻力者,如此物有欲行之方向,而有他力阻之使不行,或阻力四面俱生,亦可使本物受其极大之逼迫,而更其面目。离心力者,由万物极微合成,内具向心力,若失其互相吸引之性,而每点各相推拒,则可使本物失其形性,而化为乌有。此二力均能改物,而离心力尤甚。因物遇阻力时,若无离心力,则物不过失其本形,而别成新形;设再加之以离心力,则此物遂灭而别为他物矣。尝持此说以论群学,则其验尤不爽。譬如有一家于此,本非富贵之裔,上无奥援,外无凭借,内无恒产,欲有所图,其力辄若有物以限制之。其限之者,即群中之阻力也。然若其家之父子兄弟,齐心耦意,沉毅有为,既不躁动,亦不馁败,将见如此久之,而阻力渐次变小,终至于无。家业之兴,其始若或限之者,其究莫之能御,此阻力终为向心力所胜也。若其家之父子兄弟,互相猜忌,借助外援,自相鱼肉,以取一时之快意,则其一家所成之离心力,外侮之来未迫,而内讧之势已不可支矣。即使家本富贵,亦不能久,况其为贫贱乎!故曰:离心力尤可畏于阻力也。
      今者中国幅员万里,人民数百兆,天下之人,举皇皇然若有不终日之势。问其何故,则必以为欧洲各强国之阻力也。从大至小,无论何事,考其情状,无不见屈于西人。谓为阻力,诚阻力也。然试思此阻力之何以行于吾土,而吾竞无拒力哉?则知吾中国有离心力之故也。夫离心力者,非权臣内奸,外藩跋扈,士民朋党,大盗移国之谓也。盖此数者,虽可使玉步迁移,神州板荡,势浪所及,或数十百年而后已,然其先必有数十人或数百人,同一心志,生死不渝,而后能成滔天之祸,其后则杀人既多,祸机渐弭,亦终有小康之一日,必不至无声无臭,全种沦胥。故仅可谓为阻力,而非离心力也。然则离心力之情状何如?其情状之可见者,朝野义安,除外侮之外,晏然无事,野无盗贼,即偶有,亦旋擒搜荡平之。士林无横议,布帛菽粟之谈,远近若一,即有佻达,亦其小小。朝士彬彬,从容文貌,威仪繁缛,逾于古初。听天下之言,无疾言也;观天下之色,无遽色也;察天下之行事,无轻举妄动也。而二万里之地,四百兆之人,遂如云物之从风,夕阳之西下,熟视不见其变迁,逾时即泯其踪迹,其为惨栗,无以复逾。究其本原,其细已甚。
      尝考欧人之富强,由于欧人之学问与政治。当其声光化电动植之学之初发端时,不过一二人以其余闲相论讨耳。或蓄一垆一釜,凡得金石,举加热以察其变化;或揉猫皮,擦琥珀,放风筝,以玩其相吸;或以三角玻璃映日以观其彩色;或见水化汽时,鼓动其器之盖,而数其每时之动;其尤可笑者,或蓄众微虫而玩之,或与禽兽同卧起以觇之。其始一童子之劳,锲而不舍,积渐扩充,遂以贯天人之奥,究造化之原焉。以若所为,若行之中国,必群目之曰呆子。天下之善政,自民权议院之大,以至洒扫卧起之细,当其初,均一二人托诸空言,以为天理人心,必当如此,不避利害,不畏艰难,言之不已;其言渐著,从者渐多,而世事遂不能不随空言而变。以若所为,若移之中国,又必群议之日病狂。其菲薄揶揄,不堪视听,或微词婉讽,或目笑不言,始事者本未有心得之真,观群情如此,必自疑其所学之非,而因以弃去。故不必有刀锯之威,放流之祸,仅用呆狂二字,已足沮丧天下古今人材之进境矣。人材既无进境,则教宗政术,自然守旧不变,以吉为宗。夫数千年前人所定之章程,断不能范围数千年后之世变,古之必敝,昭然无疑,更仆难终,不能具论。综其大要,不过日,政教既敝,则人心亦敝而已。人心之敝也,浸至合群之理,不复可言,不肖之心,流为种智,即他人之善政,而我以不肖之心行之,既有邪因,必成恶果,守旧之见,因之益坚。
      当斯时也,游于其野,见号为士者,习帖括,工摺卷,以应试为生命。当其应试,偶不如志,哗然称罢考。已而有贱丈夫焉,默计他人皆不应试,而我一人独应之,则利归我矣,乃不期然而俱应试如故。行于其市,实业之学不明,商隋日棘,亦尝奋然日齐行。乃又有贱丈夫焉,默计他人如彼,而我阴如此,则利归我矣,乃不期然而行之不齐如故。及观乎其朝,夫今日之卿大夫,即士子帖括之所换,市贾金钱之所买者也。当其少年,本无根蒂,一行作吏,习气益深,陈力就列,所治之事,彼此不相知,各凭私见,以为独断。若国之内政,无往非伪,以伪应伪,无从证其是非,但见事事合例而已。及猝有外交之事,则本无例之可援,万不能以己之伪,应他人之真,遂不得不互相推诿,互相蒙蔽,直至其事已临不能再缓之限,乃以一二志气颓唐,本无学问,而又互相猜忌之人,凭其影响之见闻,决以须臾之意见。其职愈要,则其见闻之来历,转展愈多,故其影响亦愈甚,而差谬愈远焉。此局一成,局中即有明哲人,亦必随俗迁流,无能为役。盖明知一立异同,则其身不能一日安,于事毫无所补,不如姑回翔以待之也,而此待遂千古矣。
      今日中西人士论中国弊政者,均沾沾以学校、官制、兵法为辞,其责中国者,何其肤廓之甚哉!夫中国之不可救者,不在大端,而在细事,不在显见,而在隐微。故有可见之弊,有不可见之弊,有可思及之弊,并有不可思及之弊。蒙等生长乡闾,见闻狭隘,三途六道,干诡万变,无由得知,仅就平日所闻于朋友者,而已若此。此病中于古初,发于今日,积之既久,疗之实难。无以名之,名之日离心力而已。夫中国实情,其或有不止于此者乎?或有不若此之甚者乎?非所知也。
      文明之消化 蔡元培
      凡生物之异于无生物者,其例证颇多,而最著之端,则为消化作用。消化者,吸收外界适当之食料而制炼之,使类化为本身之分子,以助其发达。此自微生物以至人类所同具之作用也。
      人类之消化作用,不惟在物质界,亦在精神界。一人然,民族亦然。希腊民族吸收埃及、腓尼基诸古国之文明而消化之,是以有希腊之文明;高尔、日耳曼诸族吸收希腊、罗马及阿拉伯之文明而消化之,是以有今日欧洲诸国之文明。吾国古代文明,有源出巴比仑之说,迄今尚未证实;汉以后,天方、大秦之文物,稍稍输入矣,而影响不著;其最著者,为印度之文明。汉季,接触之时代也;自晋至唐,吸收之时代也;宋,消化之时代也。吾族之哲学、文学及美术,得此而放一异彩。自元以来,与欧洲文明相接触,逾六百年矣,而未尝大有所吸收,如球茎之植物,冬蛰之动物,恃素所贮蓄者以自赡。日趣赢瘠,亦固其所。至于今日,始有吸收欧洲文明之机会,而当其冲者,实为我寓欧之同人。
      吸收者,消化之预备。,必择其可以消化者而始吸收之。食肉者弃其骨,食果者弃其核,未有浑沦而吞之者也。印度文明之输入也,其滋养果实为哲理,而埋蕴于宗教臭味之中。吸收者浑沦而吞之,致酿成消化不良之疾。钩稽哲理,如有宋诸儒,既不免拘牵门户之成见;而普通社会,为宗教臭味所熏习,迷信滋彰,至今为梗。欧洲文明,以学术为中坚,本视印度为复杂;而附属品之不可消化者,亦随而多歧。政潮之排荡,金力之劫持,宗教之拘忌,率皆为患想自由之障碍。使皆浑沦而吞之,则他日消化不良之弊,将视印度文明为尤甚。审慎于吸收之始,毋为消化时代之障碍,此吾侪所当注意者也。
      且既有吸收,即有消化,初不必别有所期待。例如晋唐之间,虽为吸收印度文明时代,而其时《庄》、《易》之演讲,建筑图画之革新,固已显其消化之能力,否则其吸收作用,必不能如是之博大也。今之于欧洲文明,何独不然。向使吾侪见彼此习俗之殊别,而不能推见其共通之公理,震新旧思想之冲突,而不能预为根本之调和,则臭味差池,即使强饮强食,其亦将出而哇之耳!当吸收之始,即参以消化之作用,俾得减吸收时代之阻力,此亦吾人不可不注意者也。
      敬业与乐业 梁启超
      我这题目,是把《礼记》里头“敬业乐业”和《老子》里头“安其居乐其业”那两句话断章取义造出来。我所说是否与《礼记》《老子》原意相合,不必深求;但我确信敬业乐业四个字,是人类生活不二法门。
      本题主眼,自然是在敬字乐字。但必先有业才有可敬可乐的主体,理至易明。所以存讲演正文以前,先要说说有业之必要。
      孔子说:“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难矣哉!”又说:“群居终日,言不及义,好行小慧,难矣哉!”孔于是一位教育大家,他心目中没有什么人不可教诲,独独对于这两种人便摇头叹气说道“难!难!”可见人生一切毛病都有药可医,惟有无业游民,虽大圣人碰着他,也没有办法。
      唐朝有一位名僧百丈禅师,他常常用两旬格言教训弟子,说道:“一日不做事,一日不吃饭。”他每目除上堂说法之外,还要自己扫地擦桌子洗衣服,直到十岁日日如此。有一回他的门生想替他服劳,把他本日应做的工悄悄地都做了,这位言行相顾的老禅师,老实不客气,那一天便绝对的不肯吃饭!
      我征引儒门佛门这两段话,不外证明人人都要正当职业,人人都要不断的劳作。倘若有人问我:“百行什么为先?万恶什么为首?”我便一点不迟疑答道:“百行业为先,万恶懒为首。”没有职业的懒人,简直是社会上蛀米虫,简直是“掠夺别人勤劳结果”的盗贼。我们对于这种人,是要彻底讨伐,万不能容赦的。有人说:我并不是不想找职业,无奈找不出来。我说:职业难找,原是现代全世界普通现象,我也承认。这种现象应该如何救济,别是一个问题,今日不必讨论。但以中国现在情形论,找职业的机会,依然比别国多得多;一个精力充满的壮年人,倘若不是安心躲懒,我敢信他一定能得相当职业。今日所讲,专为现在有职业及现在正做职业上预备的人——学生——说法,告诉他们对于自己现有的职业应采何种态度。
      第一要敬业:敬字为古圣贤教人做人最简易直捷的法门,可惜被后来有些人说得太精微,倒变了不适实用了。惟有朱子解得最好,他说“主一无适便是敬。”用现在的话讲:凡做一件事便忠于一件事,将全副精力集中到这事上头,一点不旁骛,便是敬。业有什么可敬呢?为什么该敬呢?人类一面为生活而劳动,一面也是为劳动而生活。人类既不是上帝特地制来充当消化面包的机器,自然该各人因自己的地位和才力,认定一件事去做。凡可以名为一件事的,其性质都是可敬。当大总统是一件事,拉黄包车也是一件事,事的名称,从俗人眼里看来有高下,事的性质,从学理上解剖起来并没有高下。只要当大总统的人信得过我可以当大总统才去当,实实在在把总统当作一件正经事来做;拉黄包车的人信得过我可以拉黄包车才去拉,实实在在把拉车当作一件正经事来做,便是人生合理的生活。这叫做职业的神圣。凡职业没有不是神圣的,所以凡职业没有不是可敬的,惟其如此,所以我们对于各种职业,没有什么分别拣择。总之人生在世是要天天劳作的,劳作便是功德,不劳作便是罪恶。至于我该做那一种劳作呢?全看我的才能何如境地何如。因自己的才能境地做一种劳作做到圆满,便是天地间第一等人。
      怎样才能把一种劳作做到圆满呢?唯一的秘诀就是忠实,忠实从心理上发出来的便是敬。《庄子》记疴瘘丈人承蜩的故事,说道:“虽天地之大,万物之多,而惟吾蜩翼之知。”凡做一件事,便把这件事看作我的生命,无论别的什么好处,到底不肯牺牲我现做的事来和他交换。我信得过我当木匠的做成一张好桌子,和你们当政治家的建设成一个共和国家同一价值;我信得过我当挑粪的把马桶收拾得干净,和你们当军人的打胜一枝压境的敌军同一价值。大家同是替社会做事,你不必羡慕我,我不必羡慕你。怕的是我这件事做得不妥当,便对不起这一天里头所吃的饭。所以我做事的时候,丝毫不肯分心到事外。曾文正说:“坐这山,望那山,一事无成。”我从前看见一位法国学者著的书,比较英、法两国国民性,他说:“到英国人公事房里头,只看见他们埋头执笔做他的事,到法国人公事房里头,只看见他们衔着烟卷像在那里出神;英国人走路,眼注地上,像用全副精神注在走路上,法国人走路,总是东张西望,像不把走路当一回事。”这些话比较得是否确切,姑且不论;但很可以为敬业两个字下注脚。若果如他们所说,英国人便是敬,法国人便是不敬。一个人对于自己的职业不敬,从学理方面说,便亵渎职业之神圣;从事实方面说,一定把实情做糟了,结果自己害自己。所以敬业主义,于人生最为必要,又于人生最为有利。庄子说:“用志不纷,乃凝于神。”孔子说:“素其位而行,不愿乎其外。”我说的敬业,不外这些道理。
      第二要乐业:“做工好苦呀!”这种叹气的声音,无论何人都会常在口边流露出来。但我要问他:“做工苦,难道不做工就不苦吗?”今日大热天气,我在这里喊破喉咙来讲,诸君扯直耳朵来听,有些人看着我们好苦;翻过来,倘若我们去赌钱去吃酒,还不是一样的淘神费力?难道又不苦?须知苦乐全在主观的心,不在客观的事。人生从出胎的那一秒钟起到咽气的那一秒钟止,除了睡觉以外,总不能把四肢五官都搁起不用,只要一用,不是淘神,便是费力,劳苦总是免不掉的。会打算盘的人只有从劳苦中找出快乐来。我想天下第一等苦人,莫过于无业游民,终日闲游浪荡,不知把自己的身子和心子摆在那里才好,他们的日子真难过。第二等苦人,便是厌恶自己本业的人,这件事分明不能不做,却满肚子里不愿意做,不愿意做逃得了吗?到底不能,结果还是皱着眉头哭丧着脸做去,这不是专门自己替自己开玩笑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