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龙城政界[平装]
  • 共2个商家     17.50元~18.30
  • 作者:杨川庆(作者)
  •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6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043733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作为一名正厅级干部,一个有着六百多万人口的地级市市委书记,犯下这样的错误,省委决不会无动于衷的。秦江涛知道林振亚,那个一身书卷气的省委书记,眼里决不容一粒沙子。秦江涛感到侥幸的是,当初坚决免了张海的职务。如若在黄宝祥的坚持下,保留了张海的职务或将张海提职,那么探究起与三万零五百元的前因后果,他秦江涛就有可能堕入万劫不复的政治深渊……本书是《中国新写实小说系列》的一册,全书汇集四篇优秀中短篇小说,反映当代官场和社会中的一些现实生活,很具有现实意义。

    目录

    龙城政界 界外情感 信访局长 新闻场

    文摘

    书摘
    黄宝祥刚刚与李一峰的秘书田捷东通完电话,打听完才结束的省委常委
    会关于龙城市委书记人选的讨论决定情况。当他得知秦江涛要来龙城时,一
    时惊呆了。他原以为自己能接这个书记。他也设想了几个竞争对手,但觉得
    都对自己构不成致命的威胁,他比他们的条件要好。前阵子去省城,看望自
    己的老领导李一峰,李一峰点化他说,要争取多出政绩,这样在他的升迁问
    题上才好说话。黄宝祥跟李一峰跟了五年,他太了解自己的老领导了。李一
    峰这样说,就是说明自己的一些政绩已被他看在眼里,而他对自己的工作人
    员是极为负责的。谁知,结果却是让人大跌眼镜。
    秦江涛怎么能来当这个龙城市委书记呢?这个人有点水平不假,可为人
    不活泛。黄宝祥对省委的这个决定愤愤不平。论资历,秦江涛也不如自己。
    他们都是省城那所综合大学“文革”后的一批大学生,自己学的是数学,秦
    江涛学的是中文。自己比秦江涛大两岁,入校前是一家千人工厂的车间主任
    ,带着工资上学;秦江涛是边远农村一个生产队的青年突击队长,所谓的青
    年突击队长,说到底就是一个农民嘛。大学毕业后,自己分到省计委,秦江
    涛分到当时还有的省委农工部,后来是一同进的省委组织部。进省委组织部
    前,自己是副处级,秦江涛是正科级。自己在省委组织部干的是一线处室,
    在经济干部处、党政干部处干过,秦江涛干的则是机关党委、教育培训处等
    二线处室。自己从党政干部处副处长任上到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李一峰身边
    当正处级秘书,秦江涛才提拔为教育培训处副处长。自己到龙城所属东堡县
    任县委书记,秦江涛下去挂职当一个县的县委副书记。自己担任龙城市委副
    书记时,秦江涛回到省委组织部任教育培训处处长,后来得到提拔任省委政
    研室副主任。自己当了龙城市市长一年多了,秦江涛才担任省委政研室主任
    。明摆着,自己的正厅级比秦江涛早了一年多嘛。省委这样安排干部,明显
    超出了常规,自己不能没有想法。
    另外,郝学义调离龙城,他黄宝祥是下了大工夫的。郝学义是土生土长
    的龙城干部,在当地有很大势力,工作上很霸道。三个月前,省委来考察龙
    城市领导班子,自己与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顾德律费了很大劲,才弄出一
    些反郝的声音。为此,郝学义在一次市委常委会上,指桑骂槐,拍了桌子。
    现在,自己种下的果实,倒让别人来收获了。黄宝祥的心情坏到了极点。
    车在龙城宾馆门前停下了,黄宝祥正要下车,手机响了。郝学义在电话
    里告诉黄宝祥,他刚接到省委组织部的电话通知,今晚七点,省领导找他谈
    话,他现在就去省城,市里的工作请黄宝祥主持一下。
    宾馆大堂里,顾德律正在等黄宝祥,他身边站着宾馆总经理高星娜。往
    常,黄宝祥见到高星娜,总要与她说上几句话,今天却一改往日的习惯,见
    面就问顾德律:“客人到了吗?”
    顾德律是一个大胖子,说话声音洪亮:“在楼上房间洗漱呢,一会儿就
    下来。开席时间定在十二点。”
    黄宝祥看看手表,还有十分钟,就去了一趟洗手间。在洗手间,他一边
    撒尿一边想着如何应对秦江涛上任的事。他突然对仕途感到绝望。二000年
    七月三日,是他黄宝祥人生路上的一个黑色星期一。想想看,自己今年四十
    八岁,如果陪着秦江涛干上三年,如能接上书记,也已经五十一岁了。五十
    一岁能接上书记,再干几年,年龄明显大了,往上进一步的可能已经很小了
    。这还得保证期间不出什么变故。李一峰年龄大了,往人大、政协挪是早晚
    的事,也就不能总指望这位老领导。若自己当不上书记,只当市长,就谈不
    上有什么光明的前景了。别看市长与市委书记是同级别的干部,但其重要性
    却不可同日而语。自己的前任被郝学义挤走,到省石油公司当了总经理,那
    个单位钱倒不缺,但也就是个企业嘛!自己前任的前任调离龙城,到省安全
    生产办公室当了主任。自己前任的前任的前任调离龙城,到省城那个副省级
    城市当了副书记。市委书记离开龙城,在使用上明显地与市长拉开了层次。
    郝学义的前任当了三年书记,调离时五十岁,任副省长。郝学义前任的前任
    当了一届书记,调离时四十七岁,任副省长。郝学义前任的前任的前任当了
    四年书记,调离时四十五岁,任副省长,现任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他们
    担任书记时的年龄分别是四十七岁、四十二岁、四十一岁,比自己现在还年
    轻呀!
    黄宝祥回到宾馆大堂,市经贸委主任已经陪着客人从电梯中走出来。他
    今天中午要陪的客人是南方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这家公司准备在龙城投
    资建一个大型乳品厂。最近几天,董事长一直在龙城所属的几个县里转,考
    察奶牛养殖基地,今天上午才回到市里。黄宝祥很看重这个项目,他认为如
    果这个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建起来了,可以促进全市农业结构的调整。他原
    定要好好陪陪这些客人的,由于今天心情不好,匆匆喝了几口酒,就借口还
    有客人,让顾德律在这里陪着,自己先从宴客的大单问里走出来。P006-008